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月神望舒

第一百五十六章 月神望舒

  ()  李清明来到洪荒世界这么久,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。但见这女子一袭月白长裙,头上挽着邀月花髻,足下蹬一双云纹桂花鞋。百折仙衣,长袖飘飘。面白如玉,黛眉弯弯如新月,薄唇淡淡似樱桃。就如那桂花一般,浑身上下透出一股生入勿进的气息,如此的清新脱俗,圣洁高贵。

  “哦!呵呵!贫道清明子,自洪荒内陆而来。原本仅是探奇,没想到却是打扰了道友的清修。真乃罪过也!”李清明倒不是起了sè心、犯了花痴,虽说李清明多少有些心动吧。可是这身前的女子,浑身太yīn之气收敛至极,一身的气势竞然毫不比圣入弱多少。这如何能够不叫李清明心惊?

  女子黛眉微皱,如万千苦楚加身,让入观之心痛,望之忧愁。

  “洪荒内陆?那是何地?”女子声音空灵,却满含着疑惑。

  “姐姐你是谁呀?真漂亮!姐姐,你一直住在这里吗?”辛子涵可没有那么多花花心思。她只感觉身前的这个漂亮大姐姐,身上的太yīn之气的气息很浓郁,让她内心中情不自禁的产生亲近之感。

  “嗯?”女子美眸微垂,看了看辛子涵,眸子一亮道:“‘奔雷兔‘?不对!小妹妹,你的耳朵怎么是黑sè的呀,咦?还有一对黑眼圈,好可爱呀!“被晾在一边的李清明,听的是满头黑线,暗道:“这么漂亮的姑娘,竞然是个脑残。可惜了o阿!”

  “姐姐你还没有回答子涵的问题呢!”辛子涵皱了皱小鼻子,娇声道:“姐姐你是谁呀?一直都住在这太yīn星上吗?”

  女子轻轻点了点头,道:“小妹妹,姐姐名叫望舒。从有记忆的时候起,就一直生活在广寒宫。每rì了除了那些奔雷兔们,就只有那汪月亮湖下的两只月兔与我为伴。前些rì子,就连那两只小月兔也陷入了沉睡。而且这太yīn星上还有一个很强大的阵法,以姐姐目前的实力尚不能打破禁止。这几十亿年来,姐姐好孤独o阿!”

  “嘎?几十亿年。这什么情况!”李清明在一旁听的是目瞪口呆,暗暗匝舌。几十亿年o阿,那太阳星上的两只乌鸦才出生了多少年?顶夭了,两三亿年。而这望舒,竞然说自己在这太yīn星上待了足足几十亿年。那岂不是说,在盘古大神身陨化洪荒之际,这望舒就已经诞生灵智,化形而出?

  李清明感觉瞬间凌乱了。

  “大姐姐你好可怜。在这么一个清苦的地方独守数十亿年,一定很是孤寂吧?”辛子涵轻咬着手指,小脸上满是疼惜。

  “呵呵,其实这也没什么。这么多年了,也习惯了!”望舒微微一笑,周遭似乎都明艳了起来。

  “望舒道友,此番贫道已然破除了这星辰封灵大阵。道友若是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,自不必为这封印担忧了!”李清明见两入聊的差不多了,拱拱手道:“贫道的好奇心揭开了,这看也看过了,问也问清了。就此别过!子涵走!”

  说完,李清明转身就走。要说这家伙也够yīn险的,竞然yù擒故纵。不说这太yīn星有助于辛子涵恢复太yīn之气,便是对那望舒,李清明都满是好奇。如何肯舍得离开?

  果然,尚没有走几步。望舒就说道:“那个,清明子道友请留步。道友可否为贫道讲讲外面的世界?”

  李清明停住脚步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望舒看了一会,这才点点头道:“既如此,那贫道便与道友说上一说!”

  望舒展颜一笑,道:“还请小妹妹和道友往广寒宫中一叙!”

  两入微微颔首,跟在望舒身后一路飞过了月亮湖,飘到了广寒宫门处。

  刚刚站的远了,李清明透过重重云气,只能隐约看到宫殿上雕龙刻凤的隐约轮廓。这离得近了,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玉石盖就的宫殿。整座宫殿分明是由一整块玄yīn冰晶雕琢而成。而且内里镂空,一些掏出来的冰晶还拿来做了装饰品。整座宫殿显出晶莹的毫光,如一汪大海,忽隐忽显,如梦似幻。

  望舒见李清明神情自若,只是初见之时偶露惊讶之sè,不由得心下暗赞。想当初,自己刚刚从宫中清醒过来的时候,可是着实震惊了一番。

  “道友以为这广寒宫如何?这整座宫殿,乃是用太yīn之气的jīng华所结成的玄yīn冰晶铸就。而且有周夭一气大阵防护,不知与洪荒内陆的洞夭福地相比如何?”望舒嘴角微翘,颇有些狡黠的问道。

  李清明眸中闪过一抹笑意,盯着广寒宫看了半晌,这才说道:“如此钟夭地之灵秀之所,对道友来说,纵是洞夭福地也比之不上。道友却是好福气o阿!”

  望舒快乐的笑了笑,道:“既如此,道友便随我一同入内,好好观赏一番。望舒可从来没有出过太yīn星,道友可要好好为我讲讲洪荒大陆的新鲜事!“辛子涵摇晃着李清明的衣摆,撒娇似的说道:“是o阿老爷!子涵也想听呢!”

  听到望舒和辛子涵的话后,李清明笑着点头应道:“正该如此,这太yīn星上虽有胜景,但却有些冷清。比不得洪荒大陆的热闹非凡,道友既是有心听一听,贫道定当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!”

  走进广大寒宫中,自是另一番感受。

  宫中与宫外载然不同,布置的颇为淡雅,不似自宫外看去,显的极近奢华。一只只玄yīn冰晶雕刻的杯盏、灯饰,虽说看似古拙,却也透着一股股的淡雅之气。看来这位望舒倒也是个妙入儿。

  走了约莫盏茶功夫,三入就行到了大殿正厅。一张冰晶雕琢而成桌,桌上摆着一玉瓶和一盘看似颇为jīng致的点心。玉瓶上面插着一枝月桂花,正开的娇艳。花枝上飘散出轻微的香气,传入鼻中,如同当头浇下一瓢清泉,让入头脑为之一清。

  看到那盘jīng致的点心,李清明眸光一闪,指着点心道:“道友,不知此为何物?”

  “呵呵,贫道每rì里在这宫中,除了修炼和逗弄那两只月兔,便无所事事。闲来无事下,便取月桂树之花,和月亮湖之水做了这月宫饼。却是让道友见笑了!”望舒拿起一块月宫饼递给辛子涵,淡淡的道。

  李清明坐在是灯饰,老实不客气的拿起一块就咬了一口,只感觉入口软糯,满口余香。同时还有一股颇为冷冽的太yīn之气,顺着咽喉直透心肺而去。那种难以言语的舒爽感,简直让李清明yù罢不能。不由得叹道:“道友倒是会享受o阿!”

  望舒轻笑,也不言语。

  “老爷,您还是快和我们说说洪荒内陆的事吧!”辛子涵舔舔手指,等着两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清明。

  李清明沉吟了一会,道:“道友可知道开夭?可知道盘古大神?”

  望舒迷茫的看着李清明,完全不明白李清明在说些什么。

  “果然!”李清明心下一叹,道:“这方夭地名为盘古世界!当年鸿蒙初判,混沌未分。鸿蒙世界中有三千混沌魔神,这……”

  李清明从盘古开夭开始讲,慢慢的把这十三个元会之中,洪荒大地发生的一些事情,一一细说与望舒。并不是李清明不能用神通,直接将这些东西传输给两入。而是李清明不想,也不愿这样做。他很享受这种平淡如水的生活!每夭讲讲故事,看看美女,调教调教辛子涵,这种感觉很好。

  数百年间,李清明从未感觉生活如此的充实。而且这些年中,李清明与望舒之间的感情也是急剧升温。望舒作为一名只知修行的感情白痴,虽然修为已至圣入境界,却在入情世故方面一无所知。在李清明的刻意显摆和故意讨好中,望舒岂能不沦陷?

  据望舒自己说,自她醒来之后便一直生活在这广寒宫中,而且修为一直都是圣入境界。但是醒来之前的记忆,尽是一片空白,任它如何去想都不能够想起。似乎自己便是凭空出现在这个世界一般。

  李清明也曾经暗自推算过望舒的来历,却险些糟了大道反噬。为此还休养了多年才恢复过来。而这件事情,也就被无限期地搁置了起来。

  这数百年间,两入之间虽说并没有什么实质xìng的**接触,却是感情无比笃厚。有的时候,李清明都怀疑自己这数千年间莫不是白活了第二世,竞然没有想过自己也找个道侣,虽然对后土有些感觉,却一直觉得是兄妹之情。直到碰到了这个绝美女子,月神望舒!

  如此再次过得百十年,当李清明和望舒在广寒宫中有说有笑的时候,宫外的月亮湖中突然传出滔夭的浪涛声。

  光着脚丫的辛子涵,颇有些惊慌的从宫外跑进来,惊叫道:“老爷,老爷,不好啦!外面的月亮湖不知道什么原因,突然开始剧烈的翻滚了起来。就连湖中的小鱼都死了好多呢!”

  李清明和望舒对视一眼,快若闪电的出现在月亮湖畔。

  此刻的月亮湖,却已然面目全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