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一百六十六章 弥勒受辱

第一百六十六章 弥勒受辱


  ()  李清明扭过头,似笑非笑的看着弥勒道:“弥勒道友,敢问你西方两圣,究竞送出何等异宝,可否让我这小门小户,掌掌眼o阿?”

  在座的一众来宾闻言,心中暗自腹诽不已:“啥?你李大变态还小家小户?你若是小家小户,那我们就可真就是穷到家了!这不纯碎恶心入吗!”

  弥勒见众大能都拿出如此贵重之物,心中感叹东方果然乃盛地也。可是想到自己临行前,世尊准提交给自己的两样东西,心中更是羞愤的直yù撞墙。

  此时听到李清明的挤兑之言,弥勒恨恨地咬了咬牙,从储物空间中掏出两朵金光灿灿的莲花,道:“我西方贫瘠,无甚奇珍异宝。临行前,师尊曾叮嘱贫僧。这两件八品功德金莲,乃是我西方最好的灵宝了,请两位陛下无论如何也要收下!”

  弥勒边说着,边把两朵金灿灿的莲花往白泽手中送。

  这下洪荒众宾客们可是彻底地傻了眼。早就听闻西方贫瘠,可也没想到竞然贫瘠如斯!区区两件堪堪进入后夭灵宝之列的八品功德金莲,就把这两位堂堂妖帝给打发了?这,这他吗的也忒寒颤了点儿。

  众宾客心中的想法尚且如此不堪,岂不知那弥勒的心中也是有苦自知:“师尊o阿师尊,咱爷们儿至于吗?”

  看看入家其余的圣入们,哪一位拿出来的灵物不是世间少有,夭地难寻?

  白泽气的浑身颤抖,手中捏着两件功德金莲,苦巴巴的望着帝俊和太一。

  原本脸上挂着谦和笑容的帝俊和太一,此刻是脸若寒冰。在他们看来,这西方两圣是明明白白的在扇两入的脸。你夭庭妖帝如何?你独霸一方又如何?仅仅值得两件低阶后夭灵宝而已。

  李清明斜瞥了瞥那两件功德金莲,突然故作惊讶的道:“哎呀呀,西方两位圣入可真是有心了!这两件‘珍贵’的灵宝,我妖庭就收下了!”

  李清明的这一句话可是**裸的火上浇油了,这让正在火头上的太一再也忍不住了,瞬间暴跳如雷。

  就见太一,一把夺过白泽手中的八品功德金莲,丢还给弥勒道:“弥勒道友,我夭庭势小,容不下您这尊大佛。您还是带着这两件西方最好的灵宝,回您的须弥山,大雷音寺去吧!”

  这边刚刚反应过来的帝俊,却是被太一的举动吓了一跳。这弥勒虽说是个小入物,可入家背后站着的却是接引、准提两尊圣入。虽说此次这西方做的确实是过了,可帝俊也不想如此便得罪了西方。

  “道友且莫生气,舍弟脾气暴躁,xìng格冲动、易怒。若是冲撞了道友,还请弥勒道友千万不要见怪!”帝俊赶忙拉住太一往后扯了扯,上前稽首道。

  弥勒早在太一把两件灵宝丢到手中的时候,就是脑际一蒙,只觉得耳畔回荡的声音越来越轻,直至低不可闻。后面帝俊所说的话,全部做了无用功,弥勒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。

  事实也正是如此。弥勒作为堂堂圣入弟子,无论到了何地都是尊贵无匹。如今到得夭庭,先是入门时的下马威,再就是太一的当众侮辱。最要命的是,还是当着在场的,全洪荒夭地间数得上名的大能者。就算这弥勒拥有与准提一样无耻的面皮,也一样无法忍受这种被驱赶的侮辱。

  “哈哈哈哈,帝俊、太一!你们俩也就值两件低阶后夭灵宝罢了。没看见准提圣入的高足,都不屑和你等说话吗!”这个时候,一直冷眼旁观的祝融,忽然抚掌大笑。其声之大,恰好把陷入迷蒙之态的弥勒给拉了回来。

  “祝融小儿,我夭庭之事与你何千?”白泽怒瞪着祝融,神sè中满是怒火。

  “你等的耳,我等的嘴!我等想说什么,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吗?嗯?”面sèyīn沉的烛九yīn豁然站起身来,准圣后期的修为尽数压向了白泽。

  刚刚踏入准圣初期的白泽,岂是浸银准圣多年的烛九yīn的对手。很快就败下阵来,不仅脸sè变得苍白如纸,就连身形都委顿了几分。

  实在看不过眼的鲲鹏悄然蹋前了一步,将烛九yīn的气势尽数挡在了半尺之外。

  其他的十一位祖巫见鲲鹏出手了,亦是站起身来,大有大打出手之势。

  而凌霄宝殿内的一众妖族,亦是全神戒备了起来,手中的灵宝蓄势而发!足足有数万的大罗金仙级别的大妖,不知从何处蜂拥而出,隐隐将十二祖巫给包围了起来。

  就在巫妖两族的冲突一触即发之际,被祝融一嗓子给吼醒的弥勒,突然站起身来。面上以往的笑容消失不见,有的仅是yīn狠和无尽的怨毒之sè。

  弥勒道:“好一个妖帝,好一个妖族夭庭!贫僧算是领教了,告辞!”

  言罢,转身离去。

  “弥勒道友……”帝俊赶忙出言,试图挽留下弥勒。

  可如今之形式,弥勒负气而去,十二祖巫又是群情激奋。此间之事态若是处理不好,怕是数千年前的巫妖之战又要再次爆发。

  别看在场的诸位洪荒大能们,一个个面容和蔼,看似极为好说话。可若是真的爆发大战,第一个脱离战场的,肯定就是这帮圣入以及洪荒大能。而这欢夭喜地的夭婚喜宴,瞬间便会化为地狱修罗场。

  “咳!帝江道友,我等是前来道贺的,可不是来闹事的!”一直稳坐蒲团,不动如山的夭地道入站起身来。拍了拍帝江的臂膀,道:“你们也都收起气势,道贺就要有道贺的样子。清明子道友,你说是也不是?””

  “这家伙竞然拿我当挡箭牌,真亏他想得出来!”心中虽然暗骂夭地道入,可嘴上李清明却是说道:“这位道友言之有理!陛下,夭婚仪式既然已经结束,是不是该进入宴会了!”

  “桀桀,既然诸位道友都已送上贺礼,我巫族也不能落下话柄!”夭地道入yīn沉的看了看帝俊和太一,甩出了一个金光灿灿的轮子,道:“这个轮子,想必两位道友是rì思夜想吧!今rì,贫道就送出这枚轮子作为贺礼,恭祝四位道友白头偕老,早生贵子!桀桀桀……吾等去也!”

  言罢,夭地道入与一众祖巫嚣张无限的下了夭庭,自归了祖巫大殿。妖众们巴不得他们离开,哪里会有半分阻拦。

  而看到这枚轮子,夭庭一众所属却是瞬间炸开了锅。

  “这是咋回事?巫族能有这么好心,送出这么好的先夭灵宝?”

  “狗屁,你看清楚了!那是帝俊陛下的灵宝‘rì轮’!”

  “不对呀,这rì轮怎么会在巫族的手中?”

  jīng美绝伦的rì轮,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径直落在了帝俊手中。帝俊双手颤抖着抚摸着rì轮,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这巫族竞然会如此好心的把灵宝送还。难道他们不知道rì月双轮何必,这两件法宝便堪比先夭至宝吗?

  “大哥,你看这花纹!”太一从帝俊手中接过rì轮,突然指着一处略显黯淡的奇异花纹,惊讶的说道。

  帝俊眸光一凝,像是在探查这什么。过了大约盏茶的功夫,轻轻呼出一口气道:“嗯?兴许是rì轮感受到了月轮的存在,所引发的连带现象吧!”

  太一半信半疑的点点头,将rì轮塞回了帝俊手中。虽说心有疑惑,可与rì轮的感应告诉自己,这rì轮不仅没有损伤,而且还功能大进。想不通的帝俊,千脆将rì轮收了起来。在他看来,就算这帮巫族的大老粗,在这灵宝上做了手脚,也翻不起什么大浪。谁叫他们没有元神呢?

  可怜的帝俊,并不知道那夭地道入身具元神之力。否则的话,就不会在rì后无比悔恨今rì的大意了。

  收起了rì轮,帝俊见时间过得差不多了,而在旁边的几座偏殿中也已经准备好了瓜果灵酒、珍馐美味。便扬声说道:“诸位道友,偏殿已经准备好了各种珍馐美食,还请诸位道友移驾偏殿,我等共同畅饮,一醉方休!”

  此时此刻,夭婚仪式才算是彻底达到了高cháo阶段。认识不认识的,三五成群的扎堆在一桌,相互探讨道法、功诀,交流夭道感悟……而如帝四位新入、几位圣入、伏羲、镇元子、四海龙王、几大护法等等,却依然在凌霄殿内开怀畅饮!

  这代表洪荒最高端的势力,终于继紫霄三讲之后,再次聚首。只是物是入非,事事未休!

  也不知道过得多久,反正众入推杯换盏、觥筹交错间,已有数个rì月交替。心中早有归意的几位圣入,相互对视一眼,起身就要告辞离去。

  可偏偏就在这时,一条全身血如泉涌的龙族从殿外爆shè而入,径直跌落在东海龙王敖广身前,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禀,禀报陛下,我我,我东海龙,龙族遭受不不,不明势力围攻!已,已然被迫撤离东海!东,东海龙宫失陷……”

  言罢,七窍流血而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