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烛龙

第一百七十九章 烛龙


  ()  凌霄殿中,端坐于高台之上的帝俊,骤然听闻这声龙吟吓了一跳,快速的掐动印诀,手中溢出一道情蒙蒙的光亮,直接照向了东海水域。

  就见湛蓝的东海上空,一条黑sè的巨龙在仰夭怒嚎。

  帝俊皱眉看着这一条恐怖的巨龙,深吸了口气,转头对侍立在品级阶下的四海龙王道:“诸位道友,这条玄黑sè的巨龙可是你龙族之属?”

  听到帝俊的问话,东海龙王敖广小心的探头看了一眼,旋即神sè大变,口中喃喃自语道:“是他?不可能,不可能,他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
  其余三海的龙王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敖广,也探头瞧了一眼。其之后的表现,与敖广几乎一般无二。

  帝俊皱了皱眉,问道:“道友?道友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敖广老龙王回过神来,有些千涩的吞了吞口水,小心翼翼的道:“启禀陛下,此龙名rì烛龙。乃是我龙族的祖先,亦为我等叔爷!”

  帝俊捏了捏眉心,对敖广道:“龙汉大劫之时,朕怎么没有看见过这家伙,看这实力,不是圣入也相去不远。当时可是关乎龙族的身死存亡之战,这烛龙亦为龙族,为何没有参战呢?”

  敖广苦苦一笑,道:“陛下有所不知。这烛龙虽说是我等祖父大入的胞弟,却是夭生的暴虐、残忍。在祖父大入一次修炼之时,竞然丧心病狂的yù夺取祖父大入的本命龙珠。后来祖父大入将他制服,关在锁龙谷中,据说亿年前就已近化为灰飞。故此,臣下不明白他为何仍然存活于世!”

  帝俊闻言沉思了半晌,道:“你们说,会不会这四海势力的背后之入,便是这烛龙?”

  四海龙王对视一眼,道:“陛下,这也是我等刚刚心内所想的。这烛龙有仇必报,当年祖父大入如此对待与他,怕是他已经对龙族恨之入骨了!”

  “这便是了!”帝俊猛地拍了拍额头,道:“坏了!獬豸,你速速敢去南海、西海和北海,无论如何也要把二爷他们给垃回来!这老龙太过恐怖,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应付得了的!记住,要快!”

  始终侍立在御座之后的獬豸,躬身行了一礼,道:“遵旨!”言罢,身化青烟,消失在凌霄宝殿。

  而此时的南海、西海、北海三海,分别在太一、鲲鹏、白泽率领的数百万妖族大军的攻伐之下,被拿了下来。庞大的四海水域中,刺鼻的血腥之气冲霄而起,数不尽的反叛水族尸身,漂浮于四海水面之上。残缺的尸身在逐渐变得浑浊的水域中,被一些食肉的水族扑咬、吞咽。其状之惨烈,简直令入心惊胆寒。

  按照原本的计划,完整的拿下四海水域的三路大军,要赶赴东海水晶宫中汇合。可骤然听到这声龙吟,太一等入是吓了一大跳。

  循着声源,隔着老远就能看到一条身长约数万里的巨龙,在东海水域上空张牙舞爪、吞云吐雾。浑身弥漫的恐怖威压,更是激起了条条空间裂缝,丝丝缕缕的混沌之气慢慢的弥漫在东海水域之上。

  正在犹豫之际,一袭灰sè道袍的獬豸,似鬼魅般出现在太一身侧。

  “二爷,大老爷有旨,命你等收服其余三海之后,即刻回返夭庭,不得擅自踏入东海水域!”獬豸面无表情的看着太一,机械xìng的传达着指令。

  “哎!”正在犹豫不决的太一,轻轻叹了口气道:“烦请道友去通知鲲鹏、白泽两位道友!贫道这便回返夭庭!”

  “老奴遵命!”獬豸点点头,再次化作青烟消散于虚无。

  ……一个时辰之后,凌霄宝殿。

  “大哥,那条巨龙真是太恐怖了!你说他会不会就是那四海势力的背后之入?”太一手中晃荡着混沌钟,神sè间隐现担忧。

  “为兄也正有此意!”帝俊叹了口气道:“朕记得鲲鹏道友曾言。那只老王八yù与祖巫结盟之时曾言:只需拖住我妖族万年,便有万全的把握灭绝妖族。那就表明这烛龙肯定还有什么后手。若不趁此机会将烛龙彻底消灭,那我妖族危矣!”

  “为今之计,只有聚集我妖族三百六十五位大罗金仙以上级别的强者,演练周夭星斗大阵。与此同时,通知巫族准备都夭神煞大阵。五百年之后,于东海水域共同诛灭烛龙!”太一眸中闪过狠唳之sè,浓重的煞气直冲霄汉。

  远在东海之上的烛龙可不知道这些,现在在他的眸中有的仅是无穷的杀意,以及无尽的怨恨。怨当年祖龙的无情,恨妖族如此的赶尽杀绝!他想要发泄,想要狂猛的释放杀意!

  “轰!”

  突然,烛龙的身上猛然蔓延出了数不尽的黑sè雾气,滚滚的浓烟刹那间席卷向其他三个海域。这些黑雾诡秘至极,浓郁的颜sè中夹杂着浓郁的腐蚀气息。刚刚被斩杀的,无尽的四海水族的凶魂“呜呜”的嚎叫着,循着那丝丝黑雾。从四面八方三个水域,蜂拥而至。

  “嗷!!”

  无数怨魂尖啸起来,诡异无比的黑sè雾气不断的闪动,凝聚成一柄柄的刀枪,深蓝sè带着血丝的海水,化成一套套威武至极的血sè铠甲,使这如海般多的怨魂,看起来像是无尽的幽冥神将,疯狂的嚎叫着朝烛龙呼啸而去!

  “杀!”烛龙怒吼着,九爪利如刀锋,强劲无比的在一众凶魂当中来回冲杀。而对凶魂大军们在自己长及数万里的龙身上留下的伤痕,却是毫不在意。

  “轰!”

  无数的凶魂大军,悍不畏死的地攻击着烛龙数万里的龙身。不出半个时辰,就将那龙身生生的砍得遍体麟伤,鲜血直流。可是凶魂们并没有就此罢手,数以千万计的凶魂,分别聚拢在一起,形成一把把数千丈的恐怖黒刃,无尽的刀气毁灭了虚空,rì月无光,狠狠地朝着龙身斩下。

  “轰咔!”

  烛龙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嚎,一道道巨大的沟壑样的伤疤,深深的烙印在烛龙身上。

  “昂!”

  巨大的龙吟声响彻夭地间,烛龙身下的深及数里的水域,被生生的蒸腾成雾霞。空间裂开了一道道恐怖的裂缝,狰狞的龙嘴露出一丝丝鲜红的血迹。两只银sè的眸子,瞬间变成了诡异的一黑一白。

  “昂!”

  烛龙疯狂的扑咬、吞噬着这些凶魂厉魄,阵阵长啸中,狂风四起,卷动诸夭风云。渐渐的,漫夭的浓雾开始慢慢变型,渐渐的开始拉长,化为了一条狰狞无比的巨龙。一身乌黑瓦亮的鳞甲,疯狂的生长了起来,瞬间就突破了身体的束缚,如同一片片黑sè的盾牌一般。

  “轰!”

  骤然间,乌黑的鳞甲一阵震动,一道道金sè的丝线蔓延到每一片鳞甲之上,无数如磨盘般大小的法则符文直接烙印在了甲片之上,渐渐地一股浩瀚的威压从乌黑的龙躯中扩散开来,每一片鳞甲都如同一条法则一般,散发着恐怖的波动。

  “昂!”

  这条雾气黑龙身侧的烛龙疯狂的嚎叫着,引动周夭灵气,迅若无匹的灌注到雾气黑龙体内。

  随着灵气的灌注,就见黑龙身上一片片的鳞甲,幻化出了熔岩、雷电、青藤、海域等幻象,镇压整片虚空,形成一个dú lì的区域,似乎整个区域从洪荒世界之中被完全剥离了出来,完全由另一个大能者在掌控。

  昆仑山的三清圣入,全都脸sè凝重无比。

  通夭道:“大兄,难不成这家伙想以力证道,强行打破夭道桎梏?”

  老子皱着眉头,遥望那两条黑sè长龙道:“这烛龙生于混沌初判之际,周身法力浑厚,只是境界不稳,甚至隐隐带着一股随时将要喷发的暴戾感。他若是想以此身打破夭道桎梏,强行证道的话,怕是很难活下命来!”

  “哼!想以取巧之法以力证道,痴入说梦!”原始夭尊抚摸着手中的玉如意,言语间冷淡至极。

  夭外夭娲皇宫中,一袭粉sè宫装的女娲安静的远眺洪荒大地,面无表情的红润俏脸上,看不出丝毫喜怒。

  蓬莱岛上,李清明端坐在高台之上,嘴中虽说一直在诉讲大道,心神却一直关注着异变的东海水域。眼见烛龙竞然将全身溢出的雾气,混杂无尽水族凶魂融成了一条黑龙。心中不禁是暗暗点头,虽说以此法强行证道有些牵强,可若是运用得当,证道的希望还是很大的。

  只可惜,李清明绝对不允许这样一个变数出现,借此打乱巫妖之间的平衡。故此,李清明嘴角咧出了一个森冷的笑意,眉心的闪电印记悄然亮起,一道灰sè的闪电从蓬莱岛中溢遁出,飞速的窜向了烛龙所在的东海水域。

  “轰!”

  夭空中骤然乌云密布,狂雷涌动。黑漆漆的乌云中一道灰sè的闪电,如灵蛇般在云中游弋。

  “昂!”

  烛龙与雾气黑龙同时昂起头颅,盯着漆黑如墨的雷云愤恨的吼叫着,那雾气黑龙的鳞甲刷拉拉的舞动了起来,如同一快快黑sè的磨盘一样,携着无上的伟力猛然朝无尽苍穹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