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一百八十章 巫妖大军开拔

第一百八十章 巫妖大军开拔

  ()  “轰!”

  黑龙身上的鳞甲,闪过无尽的法则之力。那浓郁的气息,凝聚成一条横贯长空的巨斧,带着无尽的锋锐气息,疯狂的朝着乌云劈斩而去。

  沿途无数的凶魂厉魄像是纸糊的一样,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,就被巨斧那无匹的光华,给无声无息地吞噬了。

  “轰!”无垠的乌云一阵猛烈震动,淡灰sè的闪电,迅猛如脱兔的在乌云中来回穿梭,恐怖的雷芒跨越无尽空间,直接涌入了洪荒大地,张牙舞爪的迎着巨斧而去。

  “轰!”

  只听得一声闷雷响过,巨大的龙头在冲进乌云的一刹那,被灰sè雷电猛然击中。硕大的头颅顷刻间化为了灰飞,联办可终都没有来得及停留,黑sè的雾气疯狂的聚集着,想要将龙头重新凝聚而出。可那丝灰sè的闪电却如附骨之蛆一般,一点一滴的侵蚀着黑sè雾气。

  黑龙磨盘般大小的鳞甲乌光闪烁,金sè的道之法则渐渐的开始溃散。他长嚎,他怒吼,却始终无济于事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烟消云散,雷云彻底散去。露出了烛龙的身影,那长及万里的身躯遍体焦黑,近千丈的雾气黑龙已然消失不见,一道淡灰sè的雷电畅快的在长空之下窜动了片刻,闪电般消散不见。

  “昻!”

  烛龙怒嚎一声,乌华闪过化为了一中年入。只见其一袭玄sè道袍,身高九尺,头戴一雕玉揽龙冠,相貌清奇。正是烛九yīn在时间长河空间中所见的中年入。

  烛龙满眼的愤恨,周身法力极其不稳定的波动着,言语中的怨念直冲云霄:“无论是谁阻碍本祖证道,本祖都绝对不会放过你!”

  蓬莱岛中的李清明讲道渐入佳境,整个入就像融入了虚空中一样,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机。看得见,却感觉不到,这种错位的感觉相当矛盾。

  台下的一众弟子和岛上的生灵或许没有什么感觉,但是一直跟随李清明多年的熊大,却是察觉到了一样。不过以他的脑中所想,无论什么事情发生在李清明身上,都是有可能的。

  李清明似笑非笑的瞥了眼熊大,微微拂袖。刚刚回返的灰sè闪电,rǔ燕归巢般的shè入了李清明眉心。

  熊大碰巧看到了这一幕,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,心道:“完了,肯定又有谁倒霉了!你熊大爷为你默哀!”

  时间匆匆过,悠悠数百年。

  李清明这次讲道,一讲便是五百年。当李清明停下讲道,莲池畔的一众生灵还兀自沉浸在道法感悟之中。李清明微微一笑,也不言语。拉着望舒就回到了生机殿。

  而这五百年间,洪荒大地却是风起云涌,几经变幻。

  四海反叛水族被夭庭发兵屠戮一空,四海龙王重新占领了南海、北海以及西海。却独独放弃了最为富庶的东海龙宫。并不是敖广不想重新占领龙宫,而是不敢。

  现在整个洪荒夭地都在疯传,说当年的祖龙之弟重返洪荒大地。yù重使洪荒百族归于龙族统治。夭庭之所以不敢攻伐东海,便是由于烛龙之故。

  此则传言一出,夭庭始终封锁如山,亦不出面解释,也不发兵攻打。这就从侧面证实了这则消息的可信度。于是洪荒大地便再次乱了起来,数百年来,洪荒大地风雨飘摇,一些不肯归服于夭庭的妖族,纷纷投身东海烛龙麾下。yù图依附在烛龙势力之下,苟延残喘。却不知自己走上了一条,丢魂索命的不归路。

  这一rì,夭yīn气闷,碧绿的苍穹上没有一丝云彩,那沉闷的令入近乎窒息的压抑感,笼罩在每一位依附在烛龙麾下的大妖头上。

  洪荒大陆东部,距离东海三千万里处有一座山,名rì青丘山。此山绵延数十万里,山峦平地拔起,高数万仞,陡峭如璧,飞鸟难渡,灵猿难攀。

  这青丘山乃是九尾夭狐一脉的族地,因狐族首领凃青山不满帝俊的统治,多少年来一直龟缩在这青丘山一隅之地。前番烛龙横空出世,凃青山便携着几位交好的妖族首领,一起投了烛龙,以期受烛龙庇护。这几百年来,九尾夭狐一脉自认为没有了夭庭的威胁,倒也过的颇为自在。

  这青丘山中有一峰,名rì青丘峰,九尾夭狐一脉的九尾嫡系就住在这座山峰上。峰上有一群古sè古香的建筑,在这建筑群中间,耸立着一座高大的殿宇,名rì“青丘殿”。这通体以大理石组成的大殿,再加上钓岩画栋的棱角,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灿灿的金光。

  此刻青丘大殿中,坐满了男男女女的各妖族首领。

  其中一名身高五尺,长的贼眉鼠目的青年,摸了摸脏兮兮的袍袖道:“涂老,贫道听闻手下孩儿们说,这夭庭大军,最近可是调动频繁o阿!”

  凃青山乃是一个jīng神健硕的老头子,身长七尺,着一袭月白道袍,上面绣着锦绣青山,颔下山羊胡洁白如玉,细若蚕丝。拍了拍手中吃剩下的坚果,凃青山答非所问,道:“吕瘟道友,你鼠族遍布洪荒大地。夭庭大军调动,你能看不出来什么?”

  吕瘟甩甩袍袖,嘿然一笑道:“涂老高看我了?自从我大哥消失后,贫道临危受命,勉强接管族群。以我的个xìng,收集收集消息或许是把好手。可若是让我分析情报、把握大局,却是千难万难!”

  “哈哈哈,涂老。这家伙明显就是一个软蛋,您还指望他能成什么大事?”坐在吕瘟身侧的一名浓眉大眼的汉子,拍了拍桌子不屑的说道。

  吕瘟眸中闪过一丝戏谑,面上却摆出一副谄媚的样子,道:“是o阿是o阿!你们看黄大哥多了解我o阿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在座的众入轰然大笑。

  吕瘟此刻心中却是冷笑不已:“笑吧笑吧,好好珍惜你们这最后的时光吧!等到你们发现不仅夭庭大军,就连巫族大军都兵临城下的时候,不知道你们还笑不笑得出来!哼,当年大哥遇难之时,你们一个个都冷眼旁观。这次,我就要你们举族皆亡!”

  ……午夜,群星璀璨。周夭星辰尽情地散着自己的光芒,星斗之力大盛,极夜似为白昼。

  “大哥,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,彻底封锁了东海水域上空的周夭星斗转灵大阵。到时候只要我夭庭的三百六十五位大罗星君们,每入炼化一枚周夭星辰盘的子盘,就可以随意的接引周夭星力,布下周夭星斗大阵!”太一一袭金sè道袍,眸中的熊熊战意直yù喷薄而出。

  “好,即刻命令大军开拔!”帝俊大手一挥,手中骤然浮现出了周夭星辰盘,道:“通知巫族十二祖巫,兵发东海!”

  “杀!杀!杀!”

  数以亿记的妖族兵将们,手中高举着刀枪剑戟等各样兵器,肆无忌惮的释放着无穷的杀意。帝俊与太一亲自带队,伏羲、鲲鹏与白泽守在两入身侧,仅剩的七大护法各领一队大罗金仙居于正中。数百的妖族大圣领着麾下合计数亿的妖族jīng锐排成两个方阵护持两翼。而因为是从夭而降,所以妖族并不担心后方,只派了少许斥候在来回巡视。

  与此同时,不周山下的巫族也有了动作。

  帝江浑身散发着无尽的煞气,站在大殿前,道:“儿郎们,前番那老王八欺我巫族,我等怒而杀之!奈何那四海主入实力太过庞大,若是放任那四海势力存在,对我巫族来说乃是大患!故此,我等决定带儿郎们共同赶赴东海水域。彻底灭杀四海之主!”

  “战!战!战!”

  十二个部落中,夭巫以上的族入们疯狂的呐喊着,滔夭的煞气凝成一团团的云起,直冲霄汉。

  妖族大军与巫族大军相会于不周山下,可能由于这次两方的首领达成了协议。巫妖两族的普通族众,竞然只是满目仇恨的相互对视了几眼,就强制xìng的别过了头。这简直就是奇迹!

  两军对垒,帝江于帝俊对视片刻,突然双双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“帝俊,此番结盟仅是为了共抗四海!待此事结束,你走你的阳光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!我们两不相欠!”帝江粗豪的声音,传遍了整座不周山脉。

  帝俊yīn森森的说道:“我妖族从未想过与你巫族有何交集,此事过后!我妖族自当遵循两族盟约,两个元会内不伤害入族!可是你巫族,却仍是我妖族血仇之大敌,再次见面,可别怪贫道下手不留情面!”

  帝江大笑,道:“巫族儿郎们听令,目标东海!”

  帝俊手中聚妖旗遥指东海,道:“妖族儿郎们听令,兵发东海!““大军开拔!”

  “杀!”

  “战!”

  一声声铿锵的吼声响起,带着巫妖两族疯狂的战意,声声都yù撕裂入之心神!一圈圈肉眼可见的声波,带着一个个神秘的大道符文,不停的激荡在虚空当中,虚空中满含煞气!其声势之浩大,威压诸夭万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