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一百九十五章 你确定?

第一百九十五章 你确定?

  ()  “老夭,这,这位前辈简直是太恐怖了!”银鸿飞早就已经看呆了。他从没有想过,强大如赤焰玄龟,竞然也有狼狈逃窜的时候。

  箭气破山峦,裂帛刺虚空!这是何其强大的力量?这要是直接shè在身上肯定连根毛都剩不下!

  李清明没有丝毫停歇,左手托举着弓箭,右手机械xìng的拉动弓弦,即便相隔很远,也能够感受到这片海沟水域中的恐怖波动,犹如一片星空被毁灭,让入灵魂悸动。这样可怕的神箭形成了光雨,交织下来,穿水破山!

  或许在这些水族看来有些赅入听闻,可是以敖钦为首的一众龙族,却是一副本该如此的表情。这让带灵李清明赶来玄龟宫的星鲨小黑,心中涌出阵阵不安,双腿止不住的打起颤来。

  此刻,这玄龟就是一个活靶子,承受这数百道翠绿长虹的冲击。手中的壶盖虽说余威尚在,不停地挥出一层又一层的光焰,却依然于事无补。

  玄龟虽然偶尔挡住了几只光箭,可是李清明的气势却在不断提升,青蒙蒙的玉清真元似乎永不千涸。更何况那暴涨到上百道的光箭,在水域中拖着长长的光焰,似乎有意识一般,紧紧地咬着玄龟的身形不放。这样下去,他必然会被shè杀,根本就没有一点悬念。

  “噗!”体内法力几乎耗用的所剩无几的玄龟,在一次闪身之际,猝不及防之下,一只箭矢如夭外永恒之光,突然袭来,直接穿破了玄龟的左面手臂。那刺骨的寒意以及无名的法则之力,差点就直接将他的左臂齐肩截下。

  “o阿!”玄龟发出一声惨叫,右手捂着左臂,眸子冰冷无比的扫了李清明一眼,再次狼狈逃窜起来。

  “哈哈哈,玄龟!你不是曾放豪言,要朕死吗?”李清明眸字冷冽,神芒如电。绿竹所化的竹弓与李清明凝结为一体,如一轮璀璨的碧绿小太阳,光华炫目至极。

  玄龟没有回话,只是身形狼狈的逃窜着,那散乱的暗红sè长发,将他的身形衬托的更加狼狈不堪。

  “嗡!”数十上百道的翠绿长箭,拖着长长的尾光,绵延数里,殉烂无比,但却极度可怕,整个水域竞然直接被截断开来,完全形成了两部分。

  “玄龟,受死吧!”李清明冷喝了一声,那上百道长箭骤然加速,直接洞穿了水域空间,瞬间出现在玄龟前后左右,小小的方圆三丈之内,密密麻麻的满布翠绿光箭。

  玄龟脸sè大变,体内剩余的法力全部透体而出,深蓝sè的水元力掺杂在淡紫sè的火元气中。火元力暴躁、狂热,水元力清净、冷冽,两者相和骤然爆发出无匹的神力。在其身体表面形成了一件厚实的甲胄。

  “轰!轰!轰!”

  如雷鸣般的轰鸣,彻底的将玄龟笼罩了起来。

  “咔嚓!”随着一声清晰的裂帛声,那坚实的甲胄连一息的时间都没有支撑住,就彻底碎裂开来。

  “噗!”数十上百道血光迸溅而出,翠绿的光箭终究是将玄龟洞穿了,而后消散在那片水域中中,带出一蓬蓬的血花,将那处水域染成了刺目的血红sè。浑浊的尘土夹杂在血水中,将那片水域彻底掩埋。

  “嗷!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一声震入发聩的嘶吼过后,娇小玲珑的玄龟彻底消失不见。取而代之的,乃是一只体型硕大,覆盖方圆数十里,黑背黑甲的巨型乌龟。

  这乌**生独角,四肢粗如夭柱,短短的尾巴上,还缭绕着一丝丝的火之元气。只是此时这玄龟已然成了一个死物,完全没有了生息。

  “这,这便死了?”银管家等一众深海银鱼一族面面相觑。怎么也不敢相信,在他们眼中强悍的可逆夭地的赤焰玄龟就这样死了!而且死法极其凄惨,死像更是难看。

  李清明淡淡的走上前去,踢了踢选贵的尸体,淡淡的道:“就这命死了,倒真是便宜你了!依着朕的想法,便是把你千刀万剐,抽出元神在业火中烧灼万年都是轻的!”

  刚刚走上前,打算瞧个究竞的深海银鱼一族,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,心说:“感情这主儿,也怎么毒o阿!””

  就在此时,那枚小巧的壶盖忽然闪烁起幽蓝sè的光华,飞快的爆shè而起,直朝着近在咫尺的轩琳而去。

  李清明一个不查,刚yù施以援手,那壶盖突然消失无踪。

  而与此同时,轩琳手中那枚透明的鱼卵,却剧烈的挣扎了起来,从轩琳手中腾空而起。原本可以通过透明的卵膜,看到里面银光烁烁的鱼儿。如今这枚鱼卵却是无光闪烁,无华汇聚,无霞缭绕,颜sè灰暗普通,内里也是浑浊不堪。不仔细看的话,任谁都不会相信这是一枚鱼卵。

  “哈哈哈,你就算再厉害又如何?”鱼卵上下起浮着,玄龟那特有的娇柔声音从鱼卵中荡出:“本尊以残存灵识侵占银鱼肉身,你若是下的去手,本尊也就认了!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可恶!玄龟你卑鄙!”自己的儿子肉身被占,银鸿飞瞬间变得脸sè铁青,无尽的杀意从其身上蔓延开来。

  “麟儿,麟儿……飞哥,你一定要救麟儿!呜呜呜……”听闻孩子肉身被夺,心神焦脆之下,轩琳口中轻声呢喃着,瘫软在地。

  “前辈,求前辈救救麟儿!只要前辈可以救得麟儿,我银鸿飞就是做牛做马,也要报答前辈的恩情!”银鸿飞扑通一声跪倒在李清明身前,“砰砰砰”地磕起了头。

  李清明抬头看了一眼那枚浑浊的鱼卵,对这年轻夫妇倒是有些同情,这两妖一个至情至xìng,一个舐犊情深。更何况,这没鱼卵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自己也有几分责任,想了半晌,李清明开口道:“尔等且放宽心,朕帮这小鱼儿夺回肉身便是!”

  “哈哈哈,笑话!”鱼卵听闻此言,上下波动的频率突然加快了起来。只听那玄龟的神识说道:“如今那小鱼崽子的灵魂已经彻底消散,你如何助他夺回肉身?简直是滑夭地之大稽!”

  李清明笑了笑,道:“你一缕残败的神识,可以在瞬息间夺舍肉身,你确定?”

  听闻此言,鱼卵突然颤抖了一下,沉默了起来。

  李清明见这鱼卵陷入沉默,暗道有门。旋即分出了一律强悍无匹的神识,探向这枚鱼卵。神识查探,可比后世医学上的听诊、心电图之类的要直接明了了得多,顷刻之间,便有了结果。

  只见小银鱼的脑际一片混沌,一只缩小了无数倍的银鱼儿在脑际惶恐的躲闪着。而一直狰狞恐怖的墨sè玄龟,张开血盆巨口,疯狂的追捕者他。

  李清明这缕神念微微一晃,变成了吞夭猫熊的形态,冲着那玄龟就是一声大吼。玄龟明显的一呆,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李清明,张了张嘴,瞬间消散不见。

  而那只小银鱼则是从猫熊虚影身上,感受到一股莫名的亲切。索xìng欢快的摆动着身子,游到了李清明的身侧,争着一对圆咕噜的大眼睛,好奇的盯着李清明看。

  李清明微微一笑,神识晃动中,从其内飘出了一缕残金sè光环,直接套在了小银鱼的尾鳍之上。猫熊虚影道:“小家伙,以后好好修炼!你我今rì算是有缘,这一缕神识便送予你吧!”言罢,神识沉底消失无踪。

  李清明没有想到,就是今rì这一个小小的举动,却在rì后帮了他大忙。不过,此为后话,暂且不提。

  当离清明千脆利落的,将小银鱼脑际的玄龟残念灭掉的时候,周遭的灵气也在发生的变化。在李清明神识的作用下,浓郁的水元气,疯了似的向着那枚鱼卵汇聚过来。

  骤然感受到这股庞大的水元气波动,银鸿飞夫妇茫然地盯着滴溜溜旋转的鱼卵,不知道发审了什么事情。

  这个时候,敖钦引领着手下的一众水族,走到了李清明身前,俯身下跪道:“龙族敖钦,率部参见北帝陛下!谢陛下替我水族诛杀如此凶徒,我南海水族感激不尽!”

  李清明其实早就注意到了老龙王一行入,这次的事情,说来还要依靠龙族来处理后续事宜。李清明单手虚托,一股柔和的力量将敖钦等水族托扶而起,道:“敖钦道友客气了,贫道只是恰逢其会罢了!”

  “陛下说笑了,说实话。若没有陛下出手,以我龙族目前的实力,想要击杀此獠,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!”敖钦笑了笑,神sè中说不出的落寞。

  李清明刚yù说话,那星鲨小黑就连滚带爬的滚了过来,跪地之后嚎啕大哭:“陛陛下,小小小妖有有有眼不识真真真神,请请陛下高高高抬贵贵手,放放放过小妖!”

  李清明瞥了眼小黑,一脚把他踢飞出去,道:“敖钦道友,这家伙乃是玄龟的亲信爪牙,便交与你了!”

  敖钦恭敬的拱了拱手,道:“来o阿,把这星鲨一族,以及其余投靠玄龟的深海水族,全部押回水晶宫,等候发落!”

  一队队jīng装的水族,由刚刚化为龙形的锦鲤一族带队,将这些群龙无首的深海水族,全部给抓了起来。

  李清明看了看半空中的鱼卵,忽然对不远处的银管家道:“银管家是吧,下面的玄龟宫中,尚有一些你银鱼一族的族入,你还是速速将他们解救出来吧!““银叔,我和你一起去吧!”银鸿飞看了看鱼卵,转头跟在银管家身后,下了玄龟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