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一百九十六章 恐怖的能量潮汐

第一百九十六章 恐怖的能量潮汐


  玄龟宫后殿监牢。

  “族长,这玄龟究竟得罪了何方神圣?听外面的情况,似乎动静不小啊!”弯腰驼背的银鱼族大长老银海陵,满是褶皱的老脸上现出一抹惊容。

  老族长银启天先是皱了皱眉,旋即满脸的忧色,叹息道:“只盼望这强者能够诛杀此獠,这样也能留存我银鱼一族血脉,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了!”

  “也不知道少族长他们能不能逃过玄龟的魔爪!”银海陵附和着点了点头,只是眉宇间的那股阴霾之色,无论如何也拂之不去。

  又过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,随着一声轰天巨响,整座玄龟宫都震了三颤。

  一名银鱼族人侧耳倾听了半晌,道:“嗯?族长,你们听!好像战斗结束了,也不知道结果如何了?”

  “啪嗒!啪嗒!”而就在这时,后殿的长廊中突然传来密集的脚步声,随之而来的还有银鸿飞的叫喊声:“爹,爹,您在哪啊?我是鸿飞啊!”

  “族长,少主人,是少主人!”银海陵激动的晃动着牢房中的坚实栏杆,大声呼叫道:“少主人,老朽是银海陵!族长和其余的族人们都被关在在里面的监牢!”

  银鸿飞闻听此言,顿时急吼吼的飞向了最里面,银管家等族人紧紧地跟在其身后,生怕出什么差错。

  当银鸿飞透过黝黑的玄铁坚牢的缝隙,看到银启天等一众族人的时候。顿时是泪流满面,扑通一声跪在牢房前,叩首道:“爹,孩儿不孝,先前未曾救出爹爹,以至于众位族人们修为尽丧,是孩儿的错,都是孩儿的错啊!”

  大长老银海陵是老泪纵横,强忍住心头的悲伤,隔着牢房对银鸿飞道:“小主人。如今能够救出我等已是万幸。修为失了。可以再修回来,少主人又何必忧伤?”

  “是啊,小主人!您不必介意!”

  “我们修为失了,可以再修回来嘛!”

  牢房内的其余族人们。也纷纷劝说银鸿飞。

  银鸿飞抹了把眼泪。积聚起周身法力。强行冲开了牢房,将银启天等人迎了出来。

  走出牢房的银启天,拍了拍银鸿飞的肩膀。道:“飞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还有,那外面的强者究竟是谁?”

  银管家数了数族人,又看了看空荡荡的牢房,道:“老主人,我们还是边走边聊吧!若是让那位前辈等急了,却是我等之过也!”

  银启天一愣,点了点头,道:“对,我要亲自叩谢恩人!”

  而此时外面的银鱼卵也发生了变化,原本不断吸收灵气的银鱼卵,骤然放出万丈光华,如一轮小太阳冲出,悬在半空中,光芒万丈,照亮了整片水域,让所有人都难以正视。

  湛蓝的水元气弥散开来,将本就灵汽浓郁的南海水域,映衬的如仙河宝岛一般。恰在此时,玄龟宫侧的细长海沟,猛然爆起长及数里的七彩光华。与这能量潮汐相比,鱼卵所发出的璀璨光华,却显得如此的渺小、暗淡。

  李清明眸中光华一闪,探手间挥出一道青蒙蒙的玉清真元,直接洞穿了虚空,钻入了海沟之中。

  “轰!”一条巨龙腾空而出,无边华雨,纷纷扬扬,飘落向四方,一道道神芒射出,与日争辉。狰狞恐怖的龙头巨口大张,无尽的七彩潮汐从其口中喷吐而出,如同瀑布一般,倾泻而下。

  “敖钦道友,这就是那能量潮汐?”李清明手指微动,控制着那丝玉清真元在海沟中来回游荡。他总感觉这能量潮汐来的有些诡异,定然是有异物作祟。

  “禀陛下,这能量潮汐自上古龙汉大劫之时就已经存在!”敖钦恭敬的拱拱手道:“祖父大人在世之时,曾经数次探查这无名海沟。却始终探不出有何奇异之处,最终只得无奈放弃!”

  李清明点点头道:“这道海沟多年来,一直存在于南海之中。数个元会以来,能量潮汐喷薄了无数此,难道就没有谁可以完整的探寻出这海沟之密?”

  “陛下也看到了,这能量潮汐喷薄之时空包无比,恐怖的气息根本就令人无法靠近!说来惭愧,自从祖父大人化身圣兽青龙之后,我龙族人才凋零,准圣修为以上的强者,就只有我们兄弟四人。这叫我等如何探查呢!”敖钦苦笑着摊了摊手,脸上的落寞之色更浓。

  “噗!”这时,被湛蓝色水元气包裹着的银鱼卵,突兀的吐出了一枚壶盖,正是先前那玄龟手中的异宝。

  这壶盖出得鱼卵便放出赤红色的光华,混杂在湛蓝色的水元气以及七彩的能量潮汐中,显得更加的妖异。

  李清明左手的动作不停,右手闪动间,直接探出抓向了那枚壶盖。整个右手凭空出现了一个青色气团,如银河星云般不住转动,幻化出一个黑点,黑点慢慢变大,化成了一只略显厚重的猫熊蹄爪。

  “唳!”尖锐的啸声从壶盖中荡起,神秘的壶盖化成了一道赤红色的光辉,迅猛无比的冲向了七彩潮汐。那闪亮的画面,如一条真龙在混沌中腾跃,非常的神秘与玄异。

  “轰!”

  就在壶盖飞腾向潮汐的档口,一把略显残破的赤红色铜壶,从七彩潮汐中爆射而出。整把铜壶,看似以铜制成,却其薄如纸,绿锈斑驳,镌刻满了蝇头符文,密密麻麻,流动着一种玄秘气机,如道的痕迹一般。

  李清明豁然转头,游弋在海沟当中的那缕玉清真元,迅速遁了出来,缠绕在了铜壶之上。古朴的铜壶剧烈的挣扎着,想要逃脱李清明的纠缠。

  铜壶仅仅是这么轻轻的摇晃了几下,庞大无比的、沛然莫可抗拒的空间之力,迅速填满数百里内的空间。空间力量源源不绝,最后竟完全将方圆书白里内的空间全部同化。方圆数百里内的空间顿时剧烈的震荡起来,恐怖的空间之力扭曲着,肆意的摧毁着空间内的一切。

  敖钦脸色狂变,紧张无比的大吼道:“怎么可能?”这数百里的空间崩碎,这要死多少南海水族,焚毁多少的海底奇珍,由不得他不紧张,

  “哼!”李清明眸中凶光连闪,冷哼了一声,摇身一变,化为了吞天猫熊本体。猛的抬起前爪便向那铜壶砸去。

  “轰!”狂暴无比的力量,直接将混乱无比的空间之力撕成粉碎,猫熊的前爪连连挥动,顷刻间便将暴乱的空间之力全部打散。

  而那枚壶盖却在左躲右闪之间,逃脱了那只猫熊虚爪的追捕,迅猛如电的爆射向虚空中的铜壶。

  李清明明白,仅仅是壶体就如此厉害了,两者相和,岂不更是威能滔天?绝对不能让这二者相合,否则的话,想要收取此异宝,定要费些波折。

  “嗡!”铜壶发出一声轻微的嗡鸣,数百里内的空间之力忽然凝聚成一点,这一点乃是无尽空间之力所凝聚的精华,虽然微乎其微,却彷佛是天地宇宙间的力量源泉,充斥着诛仙灭神的恐怖力量!

  李清明不敢大意,右爪夹带着开天辟地的威势,向面前那一点光芒四射的空间之力打去。

  “轰!“爆炸声直接洞破了水域,将南海水域,从上到下给冲了个数十里的真空地带,直达天际。就连那条深不见底的海沟,都被扩大了无数倍!

  被摧毁的玄龟宫废墟之上,银鸿飞顶着那座古拙大气的阁楼,牢牢地将一众银鱼族人们罩住,满脸震撼之色的看着被七彩光华缭绕的铜壶。

  “飞儿,那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异兽,便是我等的恩人,北帝陛下?”银启天望着水域中的铜壶和吞天猫熊,眸中闪过沉湎、惊疑、怀念……种种神色,复杂难明。

  银鸿飞颇为好奇的看了看老头,点了点头道:“是啊,爹!他便是北帝陛下,清明子!”

  “这件异宝被先祖于开天之初沉于南海,多少年来,从未被起出!这次我深海银鱼一族,差点因这异宝而被灭族,而今这异宝重新出世,我等索性便以此物,还去北帝陛下救命之恩!”银启天淡淡的看着那铜壶,神色淡然。

  “可是族长,这可是祖上留给我银鱼一族的圣物啊!”大长老尹海陵焦急的看着银启天,神色中自是百般不愿。

  “如若不以此物偿还北帝陛下之恩情,难道就此放之不理,让我银鱼一族做那不义之徒?”银启天其言语中满含严厉,原本还笑容可掬的面庞,瞬间变的铁青。

  “哎!”良久,大长老银海陵叹了口气,道:“也罢,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!”

  “飞儿,你自心头之中逼出五滴精血,以秘法点向五方圣兽的方位各自点出一滴。同时以本族族长秘传之音诀,以损失一成本命元神之力,强行催动那壶盖与铜壶!”银启天看着脸色严肃的银鸿飞,道:“那壶盖与铜壶之上有我等祖上的元神印记,自当不会排斥我等!如此,便可役使那件异宝,重归于平静!只是,这期间凶险异常。飞儿,你敢吗?”

  银鸿飞郑重的点了点头,道:“陛下解我族之厄于前,救吾儿之命在后!孩儿定然竭尽全力,为陛下取得此宝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