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一百九十七章 炼妖壶

第一百九十七章 炼妖壶

  银鸿飞将头顶的阁楼放大,牢牢的保护着一众族人。飞身上前,依银启天的吩咐,猛地一击往胸口拍去。

  “咔嚓!”随着一声清脆的骨骼碎裂声,一滴银色的闪烁着莹莹光泽的鲜血,被银鸿飞喷吐而出,紧接着便是第二滴、第三滴……直到五滴血液全部被逼出,原本太乙境界的银鸿飞,早就掉落到了玄仙境界,而且脸色苍白如纸,不见丝毫血色。

  勉强撑着重伤之躯,银鸿飞微微抬手,将这五滴银白色的鲜血弹射向水域的五个方位。

  以银鸿飞此时的状态来说,莫说将血液弹射出数千里,便是五里都有些困难。可不知是何缘故,五滴鲜血随着银鸿飞弹射之后,竟然迅若急电的奔袭向远方,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消失不见。

  “哗啦啦!”

  约莫过了盏茶的时间,四方水域突然传来锁链摇动的声音。这声音诡异至极,在这混乱的能量潮汐中,其声音竟然清晰可闻。

  就见一条漆黑的河流,无声无息,平静的流淌,从不知里许长的海沟之上腾空而出。如一条黑色的深渊一样,几乎要将众生灵的心神与灵魂全部吞噬进去。

  它很平静,在这湛蓝的深海水域中,没有起一丝的波澜,甚至没有一朵水花,可是却黑的让人心悸,久望之下,元神几欲透体而出!

  化为猫熊原型的李清明,早就已经发现了银鸿飞的小动作。只不过不明所以之下,李清明并没有在意。直到此时,李清明才反应过来。此等异象,定然是银鸿飞所为。

  “轰哗!”滔天黑色水雾汹涌,无尽杀机弥漫,天地被镇封,黑色的河流突然毫无征兆的流动了起来,这由极静到极动的场景,深深的震撼了在场的所有生灵。

  “嗖!”长河涌动,滚滚黑色浪潮。迅猛如电的向着悬停于水域中的壶盖与铜壶激荡而去。

  整个海沟中的能量潮汐。似乎被某种力量给牵制住了。黑色的能量长河,缓缓地灌注到那壶盖与铜壶之中。小巧的壶盖与铜壶,似乎内有乾坤,愣是将这长不知里许的黑色河流。给整个屯吞了进去。

  那绿锈斑澜的壶壁上。还犹自“滴答!滴答!”的滚动着水珠。黑色的水珠上流动出五色光彩,落在海底清脆动听,如妙音在弹奏。让这处神秘的海沟显得更加的幽静。

  静静的飘浮在玄龟宫废墟之上的银鸿飞,颇有些震惊的看着静止不动的铜壶与壶盖。心中甚至认为父亲有些小题大做,什么叫收服过程会凶险异常。在如今看来,不仅一点危险都没有,还彻底使海域平静了下来。这不是好事吗?

  “轰!”

  就在银鸿飞想到这里的时候,那悬停不动的壶盖与铜壶猛然相合。赤橙黄绿青蓝紫,七彩华光自这完整的壶形异宝上绽放开来。那璀璨的霞光,比之烟花都要艳丽百倍。那种磅礴的,仿佛要毁天灭地的气息,直压的在场的众生灵喘不过气来。

  此时那上方的铜壶气机越来越盛了,沉闷的压抑感,如面对一座高耸入云的魔山一样,阵阵的心悸,有窒息的感觉。

  正所谓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。银鸿飞脸色巨变,不仅暗暗责骂自己不小心。在喷出精血的同时,就应该狠心放出部分元神,如若不然,何至于如此的被动!

  心中暗恨的银鸿飞,将元神遁处,小心翼翼的分出部分元神,让被分出的部分元神,迎着那七彩的花华,直奔向了铜壶,自其壶嘴遁入其中。

  “银华转生,妖壶封镇,静!”银鸿飞面色苍白,话语冷漠,如冰窖中的回音,几个字响彻南海水域。

  在其头顶上方,一轮小巧的圆月出现了,从他的体内飞出,照耀己身。那股强横的太阴之力,竟然直接洞穿了虚空,洞破了天外天,将无际无涯的太阴星之力,滚滚的接引了下来,映衬的殷鸿飞好似要飞仙而去。

  而那把铜壶,却也在银鸿飞的太阴光华照射之内。模糊的壶体,烁烁放光的大道符文,疯狂的闪动了起来。可始终未能逃脱那股神奇的太阴星力。

  此刻的李清明就算再傻,也明白了这银鸿飞是在收取这件灵宝。同时也想通了那玄龟为何要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捕杀、吞食银鱼一族的原因。

  从此宝不断散发出的强烈波动来看,这件异宝即便不是先天至宝,也至少和十二品造化青莲处在同一个级别。这样的异宝自己都会动心,就更不要说那玄龟了。

  “轰!”铜壶只是微微一顿,顷刻间又再次生龙活虎的上下抖动了起来。旋即,一个转身,猛地向银鸿飞冲击而去。这一下若是被撞实了,以他现在的小体格,铁定会当场被撞的魂飞魄散。

  李清明此时是恨死了那些空间通道中的凶兽虚影们,若没有那些凶兽捣乱,自己何至于掉落圣人修为!何至于在面对区区一件灵宝的时候,法力将然有些不支!

  “吼!”胸中恼怒万分的李清明,仰天怒吼了一声。右爪前探,乌黑的吞噬之力包裹在蹄爪之上,恶狠狠地猜想了那枚铜壶。

  “砰!”的一声巨响,如汪洋般的力量汹涌而下,密布每一寸空间,像是一片宇宙星河崩溃了。

  这铜壶似乎早有所觉,七彩光华中的蓝色华光,慢慢变的模糊与暗淡,方圆数里的水域似乎都被凝结了,淡蓝色的光泽却璀璨如骄阳,它化成了盾牌,横档在李清明的蹄爪之下,光幕上出现各种符文,反射无尽光华。

  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,那光幕在前方铺天盖地,压下来的巨型蹄爪被反了回来,这铜壶竟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,这种表现简直让人惊悚。

  李清明瞳孔一缩,又再次甩出了一爪,将第一爪彻底摧毁,消散于无形。

  脸色惨白的银鸿飞,见到李清明为了保护自己,竟然与威能无限的铜壶又拼了一击。心中突然升腾起无限的斗志与崇敬。咬了咬牙,银鸿飞再次以秘法催动壶内的元神,十根手指仿佛不是他的一般,变换着万千指印。一尾尾银鱼状的大道符文,欢快的游弋着身子,从银鸿飞的指缝中流出,齐齐的涌向了那把铜壶。

  铜壶晶莹闪闪,由一寸高快速变大,眨眼间便长大了数十倍,高近百丈,湛蓝的光华冲天。感受着那遁入壶体中的部分元神,已经压制了铜壶的磅礴力量。银鸿飞试探着右手掐诀,左右微微上台。

  “嗡!嗡!嗡!”随着银鸿飞的动作,铜壶开始剧烈的摇动了起来,如海啸般的声音突然发出,非常巨大,让人双耳嗡嗡作响。铜壶上面的盖子光华闪闪,虽然是铜质,但却如五彩琉璃般近乎透明,里面熊熊燃烧的烈火清晰可见。

  “咔”铜壶之盖迅速移动,五彩琉璃光闪耀,壶盖一下子滑开来。顿时间,火光冲天,一片炽盛的紫色火焰,卷到了万丈水域之上,将这一片水域直接蒸腾成了水汽。

  心中颇有些欣喜的银鸿飞,重新命铜壶划上盖子。百丈高的铜壶,瞬间缩小至巴掌大小,飞落在银鸿飞掌中。

  只见银鸿飞掌心的这把铜壶依然形貌大变,整体样式就和茶壶差不多。而且壶身上满布的金纹早已经消散无踪,原本的绿锈斑驳,变成了现今的莹润光泽。

  李清明有些好奇的看了看银鸿飞手中的茶壶,身形一转化为人形。

  银鸿飞托着手中的小壶,正了正衣襟,脸色苍白如纸的踱向了李清明。

  “陛下,这把小壶原本是我族老祖沉于南海之底,这原本的海沟以及能量潮汐,便是由此壶所致。”银鸿飞单膝跪地,讲小壶高举过头顶,道:“上个月十五日,能量潮汐发生异变,不经意间把这壶盖崩飞了出去,恰巧被在这沟边游弋的玄龟缩得。为了得到完整的宝壶,玄龟丧心病狂的屠戮我银鱼一族。如今,宝壶出世!我银鱼一族自认保不住此等异宝。愿将此宝赠予陛下,以谢陛下解救我银鱼一族之恩!”

  李清明摸了摸光洁的下巴,定定地看着银鸿飞。对于银鸿飞所说的话,莫说自己心中不动心,那是假的。可若是凭着一个莫名的恩情,便收下此等异宝,不仅自己心中过不去这道坎。如果宣扬出去,那自己的名声岂不是更要臭不可闻?

  想到这里李清明扫了眼脸色惨白的银鸿飞,以及不远处的银鱼一族的族人,一时间不由得眸中一亮,有了主意。

  托扶起银鸿飞,李清明道:“鸿飞道友,正如你所言。如此异宝,贫道确实很动心。可若是平白接受了这宝壶,那洪荒天地间的众位道友会如何看待贫道?”

  银鸿飞惶恐不已,在此叩首道:“晚辈并无此意,只是想还陛下解我银鱼之厄的恩情!”

  李清明无奈的搔了搔头,掏出了一葫芦七转金丹,道:“这样吧!这宝壶我收下,这里有一葫芦七转金丹,你且拿去分与众族人,当可使他们的修为恢复如初。说来还是贫道占了便宜哩!”

  银鸿飞狂喜的接过葫芦,道:“谢陛下所赐!”

  李清明笑了笑,仔细的端详着手中的铜壶,却偶然间发现在铜壶底部,银钩铁划地刻有三个大道符文,曰:“炼妖壶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