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臭柳条,你输了!

第一百九十九章 臭柳条,你输了!

  两个家伙恐惧的看了李清明一眼,眸中的崇敬之色大盛。

  火焰身影和银白色身影齐齐跪倒在李清明身前,道:“炼妖壶之灵,拜见主人。”

  李清明将微微颔首,抬手一点。就见壶盖自然打开,两枚鲜红色的血液突兀的飞了进来,径直点在了两道身影的额头之上,勾勒出了两只憨态可掬的猫熊印记。自此,炼妖壶被彻底打上了李清明的烙印。

  李清明说道:“这把壶名为炼妖壶。你们二者又为炼妖壶所化生而出。自此你为赤妖灵、你为白妖灵!”

  两只器灵跪地沉声道:“赤妖灵、白妖灵拜见主人!”

  李清明点了点头,突然间与海量的信息,灌注到李清明的元神识海当中。这些信息杂乱无章,浩如烟海。有横行鸿蒙时代的混沌神魔,有千奇百怪的恐怖异兽,有彩光烁烁的灵宝至宝,更有数不尽的禁法、阵法、术法……

  说实话,修行这么长时间以来,李清明还从来没有得到过如此庞大的信息量。这也从侧面表明了后世传说中,炼妖壶乃是女娲娘娘所炼制的传说,纯属子虚乌有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画面流转到最后盘古开天辟地。这股庞大的信息也戛然而止。

  “没想到,这炼妖壶竟然还是一件开天至宝。只不过后来盘古开天之时受了些损伤,这才降到先天至宝的行列!”李清明睁开双眼,抚摸着手中的炼妖壶。很是感慨的说道:“放心吧,若是我能够超脱大道,定教你复归开天之列!”

  “嗡!”炼妖壶发出阵阵嗡鸣声,莹润光泽的壶体放出淡淡的赤红色光华,似乎在回应李清明一般。

  李清明轻笑,将炼妖壶收入庆云之中,便起身往水晶宫大殿走去。行走了约莫盏茶功夫,尚未走进水晶宫大殿,李清明就听到里面乱糟糟的,不由得停住了脚步。侧耳倾听起来。

  好嘛!挺大个圣人。好歹在洪荒世界中也是顶尖的存在,竟然喜欢听墙角!

  此刻大殿中,四海龙王齐聚一堂,坐在龙案旁吃吃喝喝。好不热闹。

  东海老龙王敖广。轻捋颔下长须。神色颇有复杂的说道:“老二,这次清明子陛下可是帮了你大忙啊!我龙族虽说是在陛下的威逼之下加入妖族,可我龙族几次三番的遇到困窘之事。全靠清明子陛下仗义出手相帮。这个恩情,我龙族怕是无论如何也还不清了!”

  “是啊大哥!”敖钦灌下一杯酒,道:“那玄龟长期盘踞在南海海底,未曾有半分效忠龙族之心。前些日子更是屠灭了银鱼一族,若不是清明子陛下出手,我等未必是那玄龟的对手!”

  敖广点点头,突然扭头对北海龙王敖顺说道“老三,那玄龟和你北海的那位有些渊源!此番诛杀这厮实属无奈,我等就算是粉身碎骨,也绝不能让那位对清明子陛下出手!”

  “哈哈哈,北海的哪位啊?”听到这里,李清明哈哈大笑着从殿外走了进来,豪爽的说道:“难不成是那只金鳌?”

  四海龙王吓得一个哆嗦,手中的酒杯差点就此泼出去。

  敖广苦笑着站起身来,道:“陛下,您是何时出关的?”

  李清明戏虐的看了看四海龙王,道:“你们刚刚说的,我都听到了。你说我什么时候出关的?”

  敖顺将李清明让到诸位上,为其斟上美酒,说道:“陛下莫非还认识北海的那位金鳌前辈?”

  李清明端起酒杯,感受着琼浆顺着喉咙流下的舒爽感,对几位龙王说道:“不认识!”

  听闻此言,敖顺脸色一暗,心道:“看来此事,终究是无法善了!”

  “只是那老家伙在前些日子,竟然托我一个长辈给我带了句口信,莫名其妙的说要见我!”李清明瞅了瞅四海龙王的脸色,道:“就在我赶往北海的途中,就碰到了这档子事!”

  敖顺被杯中的美酒噎的一口气没上来,整个给喷了出去,苦笑道:“陛下,咱能一口气把话说完吗?既然那位前辈想要见您,以他的本事,定然早就算到了他那同族有此一劫,当不会怪罪与您!”

  李清明无所谓的耸耸肩,道:“好了,贫道此次前来是和诸位道友辞行的!在这也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,想必那老龟早就等急了!众位不用送了,贫道认识路!”

  李清明可不想没完没了的和这几个老家伙墨迹,干脆架起一道长虹,直往北海行去。

  “大哥,你说那位找清明子陛下所为何事?”敖顺盯着已经消失在眼前的李清明,对身旁的敖广说道。

  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!”敖广叹了口气,道:“以陛下的神通,想必即便是金鳌前辈出手,也拿之不下吧。毕竟现在已经是洪荒世界。可没有那么多的混沌之气供金鳌前辈修炼!”

  年龄最小的西海龙王敖闰看着几位哥哥,轻声说道:“但愿吧!”

  ……

  辽阔的北海水域,有一块奇峰挺拔的陆地。这块陆地,乃是方圆亿万里灵脉汇聚之所。在这陆地上凶兽嘶吼,白兽喧腾。数不尽的鸟儿,在密林之中穿梭飞舞,轻吟歌唱。可令人奇怪的是,这么一座方圆数百万里的陆地,竟然没有被修道之士据为道场,这可算是天地奇闻。

  李清明立在这座岛的正南方向,感受着从小岛上散发的磅礴生机,以及那股堪比圣人的巨大能量波动,心下不禁暗自点头道:”到底是未曾陨落的混沌魔神!开天一个量劫以来,修为竟然仅仅掉了一成左右,当真是恐怖如斯!“

  想到这里,李清明运起玉清真元,朝着海底大吼道:“金鳌前辈,晚辈李清明应前辈之邀而来,烦请前辈现出原身,出来一见!”

  “嗡!”

  就在李清明话音落地之后,一股奇异的波动以小岛为中心缓缓扩散开来。宽广无比的陆地,竟然开始抖动了起来。惊得无数的花鸟鱼中、凶猛野兽,惊慌失措的拼命奔逃。

  “哗啦!”一颗巨大无匹的金鳌头颅从海底之中探出,那张绿色斑纹遍布的老脸上,满是沟沟壑壑的褶皱。巨大无匹的头颅,与星辰相较都不差一二。

  “你便是嫣然丫头的儿子,鸿钧老鬼的徒孙,李清明?”金鳌巨口微张,庞大的气流从其口中溢出,就好似刮起了十二级台风,张狂而恐怖。

  李清明不动声色的挪了挪身子,稽首道:“正是!”

  “你可知吾与那北海玄龟是何关系?”金鳌深邃似宇宙万空的双眸,似有无限星云流转,紧紧的盯着李清明。

  李清明微微皱眉,道:“先前尚且不知!后来偶然间听闻那玄龟,乃是前辈的同族,甚至是前辈的子嗣后代!”

  “那,你可知罪吗?”金鳌双眸微眯,点点的凶煞之气猛然喷薄而出。一股滔天的威压,直接挤压向了李清明,沉闷的压抑感笼罩了上千里方圆。

  “哼!那玄龟为了一己私欲,屠戮银鱼一族数亿的生命。若将他留存于世,也是徒然祸害洪荒天地。贫道诛杀此獠,何罪之有?”李清明冷哼一声,毫不退缩的盯着金鳌的双眼,眸子锋锐如刀,厉似闪电。

  “找死!”金鳌眸中凶芒大盛,滔天的威压顷刻间弥散开来,将李清明身周的虚空彻底崩碎。滚滚的混沌之气自李清明身周划过,激起一条条灰色的匹练,如一条条真龙一样,竟发出了响彻九霄的龙吟,九条青龙真实浮现,摇头摆尾,狰狞凶狂,扑向李清明。

  “昂!”李清明神色一凛,浓郁的玉清真元在其周身聚集,震人发聩的龙吟此起彼伏,他双手捏龙印,足足化出以十八条青龙,比金鳌控制的多了一倍,且每一条都粗大了很多,如十八道山岭横贯长空,气势压人。

  “昂!”二十七条青龙莽莽无际,雄壮有力,还未冲撞在一起,海域就已经被崩裂开了成百上千道裂缝。每一道大裂缝都长达数里,景象吓人,这片广阔的水域似乎都要沉陷、彻底不复存在了,一幅末日降临之兆。

  “轰!”十八条玉清真龙与九条空间青龙相撞,一股强大的气机激荡开来,发出万道神光,如一扇世界之门打开了,成千上万道的混沌气劲,狂猛的侵袭进了洪荒世界。

  那种旺盛的威势,如一片星河在涌动,淹没天地,恐怖绝伦,光华遮天蔽日,难以正视。

  圣人之战,果然是天崩地裂,日月无光。仅仅是一个试探,就能够产生如此威势,不得不说这圣人的恐怖。

  金鳌面上神色不变,硕大的头颅中,突然冲出了一只完全由元神之力化成的金色小人,盘坐在虚空中,张口吞吐混沌精华,璀璨夺目。而一时间,他的四周也出现几大异象,一片壮丽河山沉浮,一尊壮汉高举神斧,一株青莲相伴左右。

  李清明神色凝重,身躯一震,高可参天,雄壮无匹的吞天猫熊幻影,虚浮在李清明身后。那凶蛮的杀机,牢牢的锁定在了那三大异像之上。

  一熊一龟,就这样相互对峙了不知道多久。

  忽然,那金鳌忽然主动散去了异象,收起了威势,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,吾就说嘛!吞天的后代怎么可能是脓包?臭柳条,你输了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