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章 武碑

第二百章 武碑

  仅仅是一瞬,李清明的气势就彻底垮了下来,实在是金鳌的前后反差太意外了。先前还杀气腾腾、凶威滔天,仅仅是一转眼的功夫,就收敛了气势,甚至还夸张的仰天长笑。这他吗的算怎么回事!

  “呃,前辈!”李清明晃了晃脑袋,道:“金鳌前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金鳌兀自得意的对李清明说道:“扬眉那个臭柳条给吾说。吞天那家伙的后代里,有一个偷奸耍滑且生性胆小无比的小家伙。哦,对!你不用左右看了,他说的就是你!”

  李清明的额头青筋暴起,道道黑线迅速的盘上了额头,咬牙切齿的嘀咕道:“该死的老家伙,我就知道他不会有什么好事!”

  金鳌没有理会李清明,继续说道:“他还说,若是你能在吾的压力下坚持一刻钟,而不逃跑的话。他就把自己的本体空心杨柳树,劈吧劈吧,当柴火烧!”

  李清明心中这个恨啊:“该死的老柳条,大爷我就这么不堪吗!”

  金鳌看了看李清明,道:“小家伙,这方天地间仅存的老伙计们,除了吾便是那吞天。只不过吞天在开天之初就已经洞破混沌晶壁而去,故此洪荒大地中并没有留下吞天的信息!”

  李清明闻言,疑惑的问道:“前辈从先前开始就一直在说吞天,这吞天到底是谁啊?”

  金鳌一愣,随即说道:“难道嫣然丫头没有告诉你吗?吞天便是吞天猫熊一族的老祖。也就是你的祖先!”

  李清明对于吞天猫熊一族并不了解,仅仅从鸿钧那里听来的只言片语,又怎么可能了解到太多。此次终于碰到了机会,自然不会放过。

  于是,李清明继续问道:“先前道祖鸿钧曾言,吞天猫熊乃是一洪荒异种,此兽本为天地所生灭天之兽。何以成为了未曾陨落的混沌魔神。莫非是道祖之言有误?”

  金鳌哈哈大笑道:“那老泥鳅说话总是只言片语,会多告诉你一分才怪哩!”

  李清明神色微动,想起鸿钧的言行举止,明白金鳌之言并没有错。那鸿钧的确是一个闷葫芦。

  “吞天在盘古开天之际。不小心被盘古斩落了一截尾巴。这尾巴蕴含着吞天十分之一二的吞天属性。这截尾巴落于洪荒天地之后,就一直泡在盘古精血中亿万载,化形而出之后便成了洪荒世界的吞天猫熊!嘿嘿,没想到这吞天的子孙后代里。竟然有你这样的奇葩妖孽!想必吞天要是知道了。就算睡觉也会偷着乐吧!”金鳌颇有些羡慕的将吞天猫熊的来历细数了一遍。末了。更是带着**裸的艳羡之意。

  李清明总算弄清楚了多年的疑惑,可是同时更加迷惑鸿钧的当年的行径。若说只是为了偿还时空错乱的因果,完全没有必要把自己投放到猫熊的腹内。随随便便的把自己丢到洪荒大地上。给些法诀、灵宝,也就算了了因果。看来这鸿钧,所图甚大!

  想到这里,李清明不禁苦笑着摇摇头,心中感叹道:“不成圣终为蝼蚁!可是我他吗的都已经成圣了,为何感觉仍是棋子!鸿钧,你这该死的老泥鳅!”

  “小家伙,吾把你叫来,是不是感到很奇怪?”沉默了半晌,金鳌盯着李清明,突然说道。

  李清明很诚实的点了点头,道:“晚辈出得蓬莱仙岛一路北行,途中突然去到南海,将那玄龟诛杀!恐怕以前辈的神通早就在晚辈出行之前,就已经掐算的七七八八了。平白损失了一名后代子嗣,难道前辈就不愤怒吗?”

  激恼闻言叹了口气,道:“哎!那玄龟本是吾元神分化而生,天生悖逆且行事极端,迟早会在这方天地中,惹下滔天大祸。此番为了一件区区灵宝,他竟然屠戮数亿生灵。即便没有被你斩杀,那后续的业火之力也不是他能够承受得了的!罢了,死了便死了!”

  李清明肃然起敬,稽首道:“前辈大德,定会受大道眷顾,堪破大道!”

  金鳌嗤笑一声,道:“大德?嘿,这话你自己信吗?受天道眷顾更是无稽之谈,最终还不是得在量劫之中做了那撑天的柱子,亿万年苦修徒为画饼!”

  李清明心中一惊,霍然抬头看着金鳌,道:“前辈,莫非你已经?”

  金鳌点点头,道:“吾等混沌魔神,必然会尽数陨落在洪荒天地间。这是大道规则之力,铁的定律!吾老鳌活了这么多年,早就放弃了超脱天道。可是吾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天道竟然会让吾死的如此凄惨!”

  “轰!”金鳌彻底的愤怒了,滔天的气势冲霄而起。那恐怖的威压,直接将虚空天地彻底崩碎。四肢晃动间,更是天昏地暗,滔天的骇浪倒卷而起,直击长空!

  李清明默然,他清楚的之道整个洪荒天地的走向。十二祖巫怒战天庭,共工发狂撞断不周,天柱折断,女娲斩北海金鳌四肢以为天柱,炼七彩混沌石填补天之漏洞。世人都在传诵女娲娘娘补天之功德,谁又能记得那北海金鳌,为撑天斩断了四肢?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发狂中的金鳌忽然停滞了下来,定定的望着长空慢慢回复起来,道:“小辈!吾并非那迂腐之生灵。天道想要平衡,吾就孕育出了玄武一族,让其成为五方神兽;天道想要水之法则,吾就将水法斩出融入天地。可是吾得到了什么?最终还不是身死洪荒。”

  “前辈错了!”李清明神色肃穆的看着金鳌,道:“玄武一族守护一方,自有无限功德。水之法则融入天地,自然增长洪荒之气运。只要天地间谁知法则存世一天,前辈就不可能陨灭!”

  金鳌空洞洞的眸子中突然亮起了一抹亮光,道:“那撑天之事,作何解释?”

  李清明双眸锋锐,紧紧地看着金鳌,一字一顿的道:“这混沌魔神之躯虽然强悍,却终究限制了前辈的修行。这洪荒天地比不得鸿蒙世界,唯有先天道体才是最适合修炼的形态。前辈正可以借天道之手,舍弃肉身,不仅可以通过四肢撑天获得无量功德,更可以转世重修!难道前辈还没有信心重新修道虚空圣人?”

  都说越老越糊涂,其实金鳌就是陷入了这样一种惯性思维。是啊!谁规定斩去了四肢与肉身就不能修炼的?

  “哈哈哈,小辈!原本把你找来,只是向看看吞天那老家伙的子孙后代,没想到却是被你给说教了一番,不错,不错!”金鳌老脸微红,量劫终了之时,何尝不是自己突破的一个契机。只是这转世之后的事,还需要细细谋划一番。

  李清明有些古怪的看着金鳌道:“前辈若仅仅是为了此事,那晚辈就告辞了!”言罢,转身就与飞遁而去。

  “且慢!”金鳌急急的叫到:“小家伙,你等等!”笑话,如果现在让李清明跑了,那自己转世之后的事情谁来给办?所以金鳌赶紧叫住了李清明。

  “我说金老头,你到底有完没完了?”神仙尚有三分火,更何况李清明这么个大活人呢!为了一个看似荒诞的理由把自己叫来,又喋喋不休的说教一顿,到最后了竟然还赖上自己了。这算什么事啊?

  “那个,先给你看样东西!”金鳌似乎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,粗长无比的尾巴狠狠地怕打了下海面。

  便见北海水域突然猛烈的震动了起来,一块巨大无匹的碑影慢慢的从海底露出了头。这个碑影在不断的变得真实,一个滔天石碑出现在李清明面前,石碑呈混沌之色,碑上仅仅雕刻着一枚古拙的大道符文:“武”!

  石碑之上一股玄奥的纹络,在不断的衍化,心神被这石碑吸引的李清明,早就眼神迷离的盯着纹络不停地感悟。

  石碑随着纹理不断的出现,却是显得更加的完美,整个碑体也显得更加的古朴,充满了沧桑之感。“武”字符文随着纹理的完整,渐渐变得充满生机,金灿灿的符文仿佛在不断的跳动,演绎着某种说不出的道。

  当整座石碑彻底的化为实质,那股滔天的气势犹如洪水滔天,一股血气贯穿霄汉!磅礴的威压弥漫,远远望去,如一尊金色的天柱,一下子将整片水域给覆盖住了。

  这股威压,乃是圣威,圣人之威!

  金鳌见李清明眼睛都看值了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小家伙,这‘武碑’乃是吾取自天外天混沌精金炼制而成。虽说它没有什么攻击力和防御力,却可以直接用来传承武道!毕竟大道的传承不是言语可以说明白的。只要吾在这碑上刻下自己的道,无论是谁皆可感悟!”

  李清明上前敲了敲这是被,感受着上面那誓可破天的武道之力,道:“老家伙,你这是在诱惑我吗?”

  金鳌微微一笑道:“只要你可以保证,吾在量劫之中成功褪去魔神之躯,转世重生!那这块‘武碑’就是你的了!”

  李清明想了想,顺手收起了武碑,道:“好!成交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