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零三章 庆生大典

第二百零三章 庆生大典


  ps:  (ps:兄弟们,加群啊:237107431 ,现在很空!另外求订阅!)

  “嘎!”正准备抡起狼牙棒继续上的黄风怪,张大了嘴瞪着棒子上的一行小字,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。恭恭敬敬的对着身前的棒子行了一礼,道:“多谢陛下挂念,家师身体无恙!”

  清流子颇为奇怪的看着黄风怪的动作,正欲飞上前来探个究竟,却被赤芒子拉住了,道:“二弟,稍安勿躁!”

  也就在黄风怪躬身行礼的同时,那棒子上的金光又是一变,出现了另外几枚大道符文:“尔等且回黄凤岭,此地之事,贫道自有打算!”

  黄风怪再次躬身行了一礼,扭头对一众小妖道:“小的们,回山!”

  言罢,便带着手下一众小妖,浩浩荡荡的回了黄风岭。

  呆立在不远处的滕弘,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在虚空中乱飞的铁棒子,眸中带着深深的疑惑。

  这次的行动其实是滕弘的私自行动。祖巫们虽然并不担心滕弘的领导能力,却也明确告诉他有些地方是动不得的。比如四极之地的四灵宫,万寿山五庄观,东、西昆仑山以及这八百里黄风岭等等。可是这滕弘是个倔脾气,偏偏不信这个邪。所以就挑上了相对弱一些的黄风岭,哪知道这黄风岭的大王战力无双,怕是仅他一人就可以全灭了这数百万的地巫族人。

  那漂浮在虚空中的铁棒子,可没有那么多顾虑。自行飘飞了回来。对着滕弘的脑袋就是一阵狠敲。敲的滕弘是头晕目眩,眼冒金星。与此同时,在其耳畔还响起了天地道人那略带沙哑的声音:“你个臭小子,初入大罗就骄傲自满的带着数百万的族人,满洪荒地乱跑!此番若不是贫道,不说你,就连那数百万的族人都死了八百回了!”

  头昏脑胀的滕弘全身冷汗直冒,对着铁棒子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道:“天地大人,滕弘知错了!”

  棒子停了下来。自动飞回了滕弘的元神识海。天地道人的声音再次响在其耳畔:“给贫道滚回村落!”

  心中感觉对族人们有愧的滕弘,如丧考妣的挥挥手,道:“兄弟们,拔营回村落!”

  这些地无门虽然奇怪头领的行为。却依然井然有序的拔营而起。往不周山的方向而去。

  祖巫殿中的天地道人微微叹了口气。道:“还是本尊想的周到。早早的就在每一位大巫级别以上的巫宝中,附上了一丝神识。这样不仅可以及时联系他们,也可以明了他们的动态。不过。滕弘这小家伙真是太能来事了!哎!”

  而就在天地道人,在祖巫殿中唉声叹气的时候,数万里之遥的黄风洞中,清流子和赤芒子则是以审视的眸子盯着黄风怪,那**裸的眼神,叫黄风怪心里直发毛。

  “两位哥哥,这是何意?”黄风怪看着两位兄长,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  “说,刚刚那根棒子是什么回事?”青流子恶狠狠地盯着黄风怪道:“还有,为啥那巫族会撤兵?”

  黄风怪摊了摊手,道:“那棒子上的气息是清明子陛下的,他说他会处理此事,叫我等收兵回岭!至于巫族为何会撤兵,那我就不清楚了!”

  赤芒子疑惑的看了看黄风怪道:“北帝陛下乃是妖庭北帝,与这巫族有何干系?莫非陛下不仅是妖族天帝,还与那巫族有旧?”

  清流子面色一变,道:“大哥莫要多言!师尊曾言,北帝陛下是他有生以来最看之不透,也最不愿意得罪的大能者!此等强者,不是我们可以妄论的!”

  赤芒子苦苦一笑道:“也是!巫妖两族事实与我等何干?大劫将至,人人自危。我等还是好好地守护这一亩三分地吧!”

  黄风怪与清流子点了点头,只是他么俩可没有注意到赤芒子眸中乍现的精芒。

  东海蓬莱岛,莲池畔。

  李清明与一直赖在蓬莱岛不走的扬眉,在莲池畔的凉亭里喝茶、下棋。李嫣然以及望舒旧势力在一旁,面含微笑的看着两人针锋相对的各执一手。

  至于这棋嘛,乃是李清明剽窃后世华夏的象棋。阴凉冷玉做的棋盘,温润暖玉雕琢的旗子。整套棋不仅由极品先天炼材炼制而成,而且仔细观察,会发现棋盘与棋子当中,还隐隐泛着一股金黄色的光华,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畏惧感。

  “将军!”扬眉眉开眼笑的架起了炮,直直的对着李清明的帅位。

  “嘿嘿!”李清明秒了扬眉一眼,道:“老家伙,你确定不改了?”

  扬眉狐疑的看了看棋盘半晌,不屑地说道:“小家伙,就你还想诈我老人家!不改了,不改了,打死都不改了!”

  “好!跳马!”李清明一笑,隐藏在后方的马迅速跳了起来,吞掉了扬眉的大炮。

  扬眉顿时急得哇哇大叫,道:“不算不算,你把炮还给我,我要缓一步!”

  李清明笑眯眯的看着扬眉,道:“老家伙,你早干嘛去了!我一再的问你改不改,你愣说打死都不改。现在想缓一步了,门儿都没有?”

  扬眉像个老小孩似的跳着脚,道:“不管,我不管!反正你得给我把炮还回来,要不我就不下了!”

  李清明正欲调笑他几句,忽然感到蓬莱岛外传来轻微的震动,眉头微微一皱,旋即对不远处的六耳说道:“孙灵,岛外有人来访,你去将他们引入岛中,带来见为师!”

  孙灵搔了搔耳朵,手中快速的掐动印诀,走出了护岛大阵。只见岛外有着一群浑身散发着磅礴气息的道士,手中还捧着各种锦盒。

  为首的有两人,其一面白无须,长得英俊潇洒,修为有些低,不过也有大罗金仙的修为。另一人却是一袭明黄色龙袍,头顶还盯着一堆珊瑚角,想必当是龙王。

  这一行人于岛外找不到进岛的入口,正焦急间,见面前虚空忽然开裂,出现了一条金灿灿的通道。一名身形消瘦,却异常高大的青年正站在通道入口出,上下打量着这一行人。

  而那为首的龙王突然加到岛中出来之人,心中大喜,赶忙上前稽首道:“道友有礼了!贫道乃是东海龙王敖广。此番前来一是拜见北帝陛下,二是为天庭送来请贴一张。烦请道友代为通传一下,贫道感激不尽!”

  听说这家伙是东海龙王,孙灵瞪着眼睛再次看了半晌,道:“吾乃师尊门下大弟子孙灵,师尊命吾于前来接诸位道友入岛,请随贫道来!”

  “有劳道友了!”老龙王敖广回了一礼,一行人跟在了孙灵身后,踏入了蓬莱岛那冗长的通道。

  敖广听闻这孙灵乃李清明弟子,有心想要探查其修为,遂分出了一分神识飘到了孙灵身上。却惊骇的发现,那丝神识如泥牛入海一般,了无音信。

  孙灵似笑非笑的扭头看了敖广一眼,并未说话而是闷头继续前行。

  敖广眸中尽是震撼之色,他从未想过。李清明的弟子竟然也有如此强大的实力,简直是骇人听闻!

  孙灵引领者敖广一行人兴致了莲池畔,对李清明说道:“师尊,众位道友已经带到!”

  敖广和敖玉生前叩拜道:“东海龙王敖广,敖玉见过清明子陛下!”

  李清明轻轻拂袖,将两人托扶而起,道:“两位道友不必行此大礼!孙灵,看座!”

  孙灵闻言,从不远处的灵外几座凉亭中,摄来了两把石椅,摆在了凉亭中。

  敖广和敖玉略显拘谨的坐在石椅上,身子绷得笔直,似乎面对的不是李清明,而是什么洪荒猛兽。

  李清明不在意的笑了笑,道:“不知道两位道友此番前来,到底所为何事?”

  敖广笑了笑,从袖口中抽出了一张烫金的玉石请帖,道:“数个元会以来,由于小龙一直忙于龙族事务,所以未曾前来拜访过陛下。此番乃是恰逢其会,受帝俊陛下所托,特送来请帖一张,邀陛下参加三年后的庆生大典!务必要陛下亲自出席!”

  李清明接过喜帖,瞄了两眼,轻笑道:“看来这天庭的两位陛下,算是后继有人了!”

  一旁的扬眉抄起请帖看了一眼,撇了撇嘴道:“嘿嘿,这天庭的帝俊和太一还真他吗的能生!”

  敖广看了看这陌生的道人,心中一动,出生问道:”敢问这位前辈是?“

  李清明嘴角抽了抽,道:”这老家伙名叫杨眉,你不必在意他!“

  “臭小子!”扬眉暴怒的吼道:“我老人家说的是事实!谁都知道九乃数之极数,这帝俊和太一偏偏一人就弄了十个!在老道看来,这天庭必有一场祸事要应在这二十个小家伙身上。”

  李清明心中一动,暗道:“这老家伙倒是有些门道!尚未发生的事情,技能推测个七七八八,倒没有愧对这圣人的修为!”

  李清明笑了笑,道:“道友,离大典尚有些时日!你我何不论道一番?”

  敖广闻言忙不迭的点头,想他李清明是何等人物?他既然如此说勒,那便是有心指导自己的修行之路。岂有不喜之理?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