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零四章 南天门的那件小事

第二百零四章 南天门的那件小事


  ps:  (ps:兄弟们,加群啊:237107431 ,现在很空!另外求订阅!)

  三年之后,平育贾弈天,天庭。

  如今的凌霄宝殿中可谓是热闹非凡,羲和为帝俊诞下十只金乌太子,嫦曦为太一产下十只月兔公主。两位陛下为庆贺金乌一脉有后,特在凌霄宝殿中大摆宴席,宴请洪荒中的诸位大能。

  只不过与天帝举行天婚时有所不同的是,这次天庭为太子与公主准备的庆生大典,只限在妖族内部。其余的,像三清、西方两圣以及其他大能者,全都不在邀请之列。

  这一日里,凡是妖族数得上号的大妖,皆备好礼物赶来了天庭。

  这次搞接待的可不是白泽的儿子白星了,那家化早被李清明收走了元神,封存在了一件灵宝中。

  这次站在南天门大门口的,是一名叫胡四的狐族老者。没有谁知道这老家伙是何时出现在天庭的,更没有谁知道为何他可以得到帝俊、太一的器重。反正每一个与他接触的妖庭臣子,似乎都对胡四感官不错,口中的赞美之言,更是不绝于口。所以,帝俊就把接待众位妖族大能者的工作,交与了胡四。

  当李清明协同东海龙王敖广,以及龙太子敖玉行至南天门时,已然是日照西头。虽说天庭中没有黑白昼夜之分,可来得如此之晚,不知道的人难免颇有微词。

  而都到了这个时间点了,胡四根本就没有再守在南天门口。而是暂时性地把这项工作,留给了心腹手下胡刚。

  胡刚本体乃是狐族中的异种,穿空狐。顾名思义,穿空狐的天生神通,便是穿梭空间。然则此妖性格颇有些飞扬跋扈,再加上他的主子胡四,最近在帝俊跟前颇为受宠。这也让作为仆人的胡刚,自认为高人一等,除了个别的几位妖族大能者,这天庭之中没有谁可以管得了他。

  可巧的是。李清明来天庭一向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。这胡刚根本就没有见过他。就连四海龙王,他都不放在眼中,实际上他也没见过四海龙王。所以,当李清明与敖广、敖玉出现在南天门的时候。胡刚正瞧着二郎腿。斜躺在一个柔软的蒲团中。

  李清明走在当先。根本连看都没看胡刚一眼就往里面闯。这可气坏了胡刚,谁不知道他胡刚的规矩,雁过拔毛。就是铁公鸡都要挤出一个蛋来。李清明三人就如此不管不顾的往里面闯,这叫胡刚如何不怒?

  “嗨!你们仨儿,过来,这天庭可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!”胡刚猛地一跃而起,声音尖细、刻薄。他长的肥肥胖胖,圆鼓鼓的脸相倒是与弥勒有些相似。

  李清明停下脚步,饶有兴趣的看着身后的胖子,道:“哦?你是在叫我们吗?”

  胖子嚣张的摸了摸圆滚滚肚皮,道:“废话,大爷叫的就是你们!我问你,你们是那个族群的?族长是谁?有请帖吗?”

  敖玉见李清明笑嘻嘻的,知道其并不把这个小人物放在眼里,遂上前一步道:“大胆,你可知你身前这位是谁?”

  “我草,到了本大爷的一亩三分地儿,还敢跟你大爷我嚣张?”胡刚好像碰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哈!我管你是谁,是龙你得给我盘着,是虎你也得给我卧着!”

  敖玉这个怒啊,心说:“这该死的家伙怎么如此不知好歹!我先前提醒于你,就是为了让你逃过一劫!没成想你竟然还如此嚣张,真是天作孽犹可活,自作孽不可活啊!”

  想到这里,敖玉踏前一步,身上雷芒爆闪。“昂!”的一声长吟,化为了九爪雷龙本体,居高临下的看着胡刚,道:“本太子就是龙族!今日,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让本太子盘着!”

  李清明原本以为这家伙在敖玉现出雷龙真身的时候,肯定会吓破胆子。可谁知,这家伙竟然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衣衫,道:“我吐你一脸的!不就是条龙吗,甭说是太子了,就算是那老龙王来了,也得给大爷我乖乖地盘着!”

  “昂!”又是一声龙吟,暴怒的敖龙原本还保持着淡淡的微笑,此时再也忍不住了。猛然腾空而起,化成了九爪金龙真身,淡金色的眼眸怒瞪着胡刚道:“本王乃是东海龙王敖广,你意欲何为?”

  与此同时,那准圣巅峰的威压尽数压在了胡刚身上。

  “嘎!”这下胡刚可是傻了眼,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。虽说他的主子受宠,可并不是说他也能够入得天帝法眼。

  两股磅礴的法力波动,早就惊动了刚刚入得内殿的老狐狸胡四。

  高坐于金乌御座上的帝俊,疑惑的扫向了胡四,道:“胡四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胡四赶忙起身,叩首道:“陛下,想必是有不开眼的来我天庭捣乱。老奴出去看看,很快就能把此事平息!”

  帝俊微微颔首,挥手示意胡四退出大殿。环顾四周,朗声道:“众位道友稍待,等清明子道友到席,马上开宴!”

  在座的众位妖族大能,齐齐称喏。

  而这头,胡四刚刚到得南天门口,就看到一紫、一金两条狰狞恐怖的巨龙盘旋在空中。心中又惊又怒的胡四,快走几步,大喝到:“敖广陛下且助!此乃天庭门户,岂是可以轻易动武之地?”

  胡刚借机从地上一跃而起,急速喘息了一口气,道:“主人,就是这两个家伙,还有门口的那家伙!他们没有请帖,就笔直的往里面闯。小的只不过劝说了他们几句,谁知那门前的道士,竟然唆使敖广老贼化为龙身,不仅想要杀了我,还要毁了这南天门的门户!真是其罪当诛,其心当灭啊!”

  “昂!”听闻这胡刚的叙说,天际的敖玉疯狂的咆哮了一声,道:“好个巧舌如簧的无耻小妖!如此的搬弄是非,就不怕遭天谴吗?”

  “正所谓帝王好惹,小妖难缠!玉儿,在为父看来,这主仆两妖都不是什么好鸟!和他废那么多话干嘛,直接杀了了事!”敖广疯狂的摆甩着兽身,气势狂飙。

  胡四脸色颇为难看,自入得天庭以来,还从来没有谁敢如此对他。再加上他心中对胡刚的话已经信了个**不离十,故此,他选择性的忽略了李清明这个重要角色。

  “敖广,你枉顾天庭威严,竟然欲毁我南天门门户!今日我就替陛下,除了你这逆臣!”胡四深色狰狞,一股并不比敖广弱多少的庞大威压,顷刻间弥散开来,将整个南天门填的满满的。

  “轰!”

  敖广龙眸大张,双目射出两道火炬般的光华,腹下前端的两只龙爪探出,闪烁着锋锐的寒芒,直接抓向了胡四。

  胡四手持一杆暗金色长枪,法力涌动间,猛然灌注到手中的暗金色长枪当中。

  “当!”

  龙爪与长枪相撞,淡淡的空间波纹涤荡开来,呈圆形往天地间的各个方向扫去,划出一道道不朽的神性光辉。

  “噗!”这第一次相撞,胡四嘴角溢出一丝鲜血,身子一震摇动,差点被余波砸进地面,急忙倒退数以百丈远,方才止住这阵阵冲击。只此一击,不难看出,两人实力上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。

  “哧!”而恰在此时,一道如毒蛇般的光华突兀的刺向敖广的后脑,那股天崩地裂间威势,恐怖至极。

  “卑鄙!”敖玉看到有人偷袭他义父,一个神龙摆尾甩出,硕大的龙尾闪烁着点点紫色的电弧,猛然抽向了偷袭敖广的胡刚。

  “晦气!”看到敖玉的动作,胡刚低声骂一句,一击成空之后,一闪而没消失在空中。当再次出现时,已经到了数百丈开外。

  一直默不做声的李清明看到胡刚那灵活的动作,以及熟练的空间穿梭,不由得眸中一亮,心下暗道:“好流畅的空间法则运用。这胖子也并非一无是处嘛!”

  “死肥猪,竟然搞偷袭,本太子要将你千刀万剐!”敖玉恶狠狠地看着胡刚,显然被这胖子的卑鄙行为触怒了。

  “昂!”这边敖广愤怒的发出一声长吟,周身血气滔天,腹下龙爪散发出一阵阵蓝莹莹的光华,迸射出一只只嗜血吞魂的蓝色箭矢,隆隆声响彻天地,一下子就将前方的虚空给淹没了。

  胡四脸色大变,手中暗金色长枪画出一个圆圈,一黑一白两条阴阳鱼被其凭空勾勒而出。两条鱼儿上下翻腾涌动,演绎着道的韵律。一丝丝的阴阳之力,被两条鱼儿引动出来,在胡四身前交织成了一层又一层的黑白光幕。

  “轰!”

  湛蓝色的箭矢将虚空划出一道道的裂缝,迅猛无匹的扎进了胡四神前的光幕中。薄薄的几层光幕似乎蕴含着某种伟力,竟然抵挡住了一支又一支的箭矢,甚至还将他们给尽数折返了回去。

  “噗!”敖广神色淡然的看着迎面而回的箭矢,轻轻吹了一口气。那看似锋锐如刀,迅如闪电的箭矢就此消失无踪。

  就这样,两名大妖你来我往的相互对攻着,敖广胜在修为高卓,而胡四却胜在法术众多。在这南天门外,两名大妖都有所顾忌,一些禁忌招式根本就不能施展。所以两妖谁都奈何不了谁,就这样僵持了起来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