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零五章 被一眼瞪死了

第二百零五章 被一眼瞪死了


  南天门外的激战正酣,李清明却悠闲地半躺在胡刚的柔软蒲团上,津津有味的看着四人斗法,甚至还时不时的搞点下动作。

  另一边,胖子胡刚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虽说胡刚有一手令敖玉都颇为羡慕的空间穿梭之力,可是这家伙毕竟只有太乙金仙的修为,对上大罗金仙顶峰的敖玉,根本连一点胜算都没有,也就撑了不到十招,之后就开始节节败退。

  现如今,更是被压着打,没有丝毫还手中之力,只能靠着穿梭空间,来回逃窜、闪避。

  而此刻凌霄宝殿内的帝俊、太一以及一众群妖也在纳闷。胡四自从退出大殿之后,南天门外就不断的传来阵阵法力波动,以及一声声嘹亮的龙吟。这胡四到底在搞什么鬼,只是叫他出去探探情况,怎么把场面闹得如此之大。

  再者说了,今日乃是妖族大喜的日子,若真要搞出些什么事情来,这叫帝俊与太一的面子往哪搁?

  “这胡四到底是怎么搞的?”帝俊微微皱眉,对侧桌的太一说到:“要不,为兄出去去看看吧!”说着就要起身。

  “大哥不可!”太一连忙拉住帝俊的袍袖,道:“如今洪荒天地间,有头有脸的妖族大能都被我等请了来,大哥若是此时缺席。这些家伙表面上不说什么,暗地里肯定也会说我兄弟不懂待客之道!”

  帝俊满脸的为难道:“那可如何是好?”

  就在这时,一直注意着帝俊和太一的鲲鹏。见两妖嘀嘀咕咕,神色间颇为怪异。再加上南天门外传来的阵阵法力波动,鲲鹏顿时明白了帝俊与太一的顾虑,因此长身而起,道:“两位陛下,臣下忽然想起有样东西没有拿出来,需要回去一趟,马上就会赶回来!”

  帝俊和太一一愣,当扫见鲲鹏眸中的那一抹了然的时候,相视一笑。帝俊道:“那妖师速去速回!”

  鲲鹏含笑点头。当他飞遁至南天门时。就见李清明悠闲的半躺在蒲团上,虚空中敖玉和胡刚,敖广与胡四各自为战,正斗的不亦乐乎。

  正持着长枪拼命防守的胡四。骤然见到鲲鹏。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。急躁的大喊道:“妖师大人,这敖广并其子敖玉,还有蒲团上的贼道。欲要毁我南天门门户。烦请妖师大人速速签发‘缉妖令’,将此三者抓至凌霄殿,听候两位陛下发落!”

  那骤然从空间中穿梭而来的胡刚,跳着脚指着李清明道:“妖师大人,这贼道乃是主谋,一定不要放过他!”

  鲲鹏闻言,颇为无语的看了看正在苦苦防御的主仆两妖,突然单膝跪在了李清明身前,道:“臣下鲲鹏,救驾来迟,还请北帝陛下赎罪!”鲲鹏的声音虽然并不大,可在场可都是修道有成的修士,想要听不到都难。

  “啥?”这下胡四与胡刚这主仆俩算是彻底傻了眼,千算万算,没有算到这主儿竟然是北帝清明子。洪荒传闻中,北帝清明子为玉清圣人门下大弟子,玄门三代首徒。且自身修为惊天,独斗准提圣人而不败。其人对待朋友颇为谦和,对待敌人却似狂风骤雨,睚眦必报。

  此时胡四在心里可是恨死了胡刚,明白了自己盲目的听信手下言语,进而得罪了整个洪荒天地间,所有生灵最不想得罪的主儿。

  而那胡刚呢,早就吓得面如土色,悔的肠子都青了。也是,人家贵为北帝,什么时候进天庭还需要请帖,还需要禀报?不就跟回自己家一样吗!可笑他还飘起来了,跟北帝叫板,那真是打着灯笼上厕所,找死!

  敖广和敖玉见管事的来了,不疾不徐的重新化为人形,迎向鲲鹏道:“东海龙王敖广、太子敖玉见过妖师大人!”

  鲲鹏笑着摆摆手,道:“哈哈哈,都是自家人,何必如此拘礼!”

  可是当他扭过头看向胡四和胡刚的时候,却是满脸的阴鸠,冷声道:“胡大人,好大的官威嘛!”

  胡四浑身打了个哆嗦,对于这位鲲鹏妖师,他可是了解的一点都不少。不说那功参造化的修为,单是那妖师的身份就够他喝一壶的。这里的妖师可不仅仅局限在天庭中的妖族,而是扩散至整个妖族范畴。鲲鹏造妖文,自然受天地间,诸天万界所有妖族的尊敬。

  所以胡四忙不迭的跪地俯首,道:“此事都怪老奴胡乱听信手下之言,未曾查问清楚便动用武力,老奴愿意接受处罚!”

  “哼!”鲲鹏冷哼一声,道:“冒犯陛下,认错认罚就想揭过此事?哈,笑话!简直是天大的笑话!”

  胡四全身发颤,却不敢有丝毫异动,只是不停的磕着响头,道:“都怪老奴有眼无珠,烦请妖师大人与陛下,看在老奴忠心耿耿这么多年的份上,可以绕过老奴一命!”

  李清明示意鲲鹏闪到一旁,没有搭理胡四,而是对趴在后面瑟瑟发抖的胡刚说到:“你刚刚说,你是谁大爷?”

  胡刚激凌凌的打了个冷颤,道:“小的,小的说您是我大爷!”

  李清明淡淡地说道:“我可没与您这样的侄子!不仅口出狂言,还搬弄是非,颠倒黑白!您这可是大才啊!”

  胡刚这里都快哭了,心说:“大爷,爷爷,祖宗!您这么大个陛下,可别玩我啊!”

  没办法,这些话他都无从反驳,做都做了,纵是后悔也于事无补。故此,他只得将头深深的埋在腹下,恨不得整个人钻到坚实的玉石地面下。

  “鲲鹏道友,以下犯上是何罪责啊?”李清明无味的挑了挑眉毛,对鲲鹏说道:“待会直接封了这胡四和胖子的修为,将他们丢到水牢!每日里灌他们以铁水铜汁,让他们活够七七四十九天,再让他们魂飞魄散!”

  “不,你不能这么做!”李清明话音刚落,那胡四就跳了起来,浑身气息澎湃,表情狰狞的厉吼道:“我是帝俊陛下的人,你们没有权利对我进行处罚!”

  李清明双眸如电,森冷的杀意顷刻间透体而出。原本就心身疲惫的胡四,从李清明的眸中,看到了尸山血海、血浪滔天。无边无涯的凶兽尸山,被一只看似憨厚的黑白巨兽踩在脚下,那股睥睨天地的无匹气势,眨眼的功夫就让胡四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干瘪了下去。

  “噗!”吐出一口浓黑的鲜血,胡四很光荣的不省人事。

  胡刚试探着将元神扫向了胡四,却见胡四浑身冰寒至极,没有一丝生机的波动。不禁彻底傻了眼,嘴中喃喃自语道:“死了,死了……被一眼给瞪死了!哈哈哈……”

  其实胡四在与敖广争斗之时,就已经受了不轻的伤。再加上此刻的精神异常,这也就给了李清明可趁之机。仅仅用出了一丝天道威压之力,就把这悲催的胡四,给活活瞪死了。

  鲲鹏很是同情的瞅了胡四一眼,嘴中轻声嘀咕道:“笨蛋,竟然敢在这个时候触怒陛下,不是找死吗!”

  摇了摇头,鲲鹏单手拖起疯疯癫癫的胡刚,入得南天门后交给了手下妖兵,此等小事并不值得鲲鹏亲自动手。随后才复又返回南天门口,引领着李清明等人入了凌霄宝殿。

  至于那已经被死亡的胡四,鲲鹏并没有在意。每天都会有执勤的小妖、力士打扫南天门,胡四的尸首自然有专人会处理。

  孤零零的胡四就那么半躺在南天门外,灼热的高温炙烤着白玉地面,突然胡四的尸体竟然动了动。这毛骨悚然的画面,若是被一个胆子小的看到,那还不被活活给吓死。

  渐渐的,一条毛绒绒的尾巴,从胡四的椎骨处飘荡而出,紧接着便是第二条、第三条……直到第九条。只是令人感到诧异的是,这前面七条颜色都是很正常的深黄色,而后面两条则是变成了淡黄色。

  “咻!”尾巴骤然收敛,此时地上的胡四早已经形貌大变。虽说其样貌还是一个老头子的形象,可是他却是一个精神健硕的老头子,身长七尺,着一袭月白道袍,上面绣着锦绣青山,颔下山羊胡洁白如玉,细若蚕丝。

  若是那些曾经参加过青丘山战斗的巫族再此,定会夸张的大叫道:“凃青山!”

  没错,此妖便是那九尾天狐一族的族长,凃青山!

  九尾天狐一族,一生可存九命。一尾抵一命!一命比一命付出的代价大!复活一次,损失一尾,修为下降一个小台阶;复活两次,损失一尾,修为下降两个小台阶……以此类推。这也就能解释得通,这凃青山为何不是那敖广老龙王的对手了。

  重新复活过来的凃青山,摸了摸胸口,很是顺了几口气,道:“太恐怖了,简直是太恐怖了!这得灭杀多少生灵,才能造就如此恐怖的修罗地狱!北帝清明子,绝不可以轻易招惹!”

  恐惧的看了看天庭的方向,凃青山化为了一缕清风,消失在原地。

  也就在这个时候,最擅长隐匿,长得贼眉鼠目的子鼠从玉石地板下遁了出来,说道:“本尊说有好戏看,原来就是这么一只骚狐狸啊!本尊的口味真重!嘿嘿!”

  循着凃青山的气味,子鼠重新遁入了玉石地面,瞬间远去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