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一十章 金乌太子终下洪荒

第二百一十章 金乌太子终下洪荒


  除却小十太子陆压,感觉有些不妥之外,其余众金乌听闻准提此言,纷纷放下了心中的警惕。在他们看来,这道人既然知道他们天庭太子的身份,自然不会找他们的麻烦。

  在他们的心中,天庭的势力在洪荒天地间是庞大的,没有谁可以撼动,更没有谁可以冒着被天庭绝杀的危险,得罪他们。

  相反的,他们对这个所谓的妖字密探甄亦贾,倒是兴趣颇大。特别是这道士口中的莫大机缘!

  金乌大太子紧紧盯着准提,开口道:“哦?妖字密探甄亦贾?你先来说说你这身上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哼!”准提故作怨恨的哼了一声,道:“还不是那巫族!”

  陆压皱了皱眉,扇动着翅膀飞上前来,有些疑惑的围着准提转了转,道:“巫族?巫族又怎么了?”

  “难道诸位太子不知道庆生大典之时,祖巫共工和祝融砸毁了南天门,从容离去吗?”准提故作惊讶的轻咦了一声,满脸的惊疑不定。

  “什么?”陆压猛地抬高了语调,道:“竟有此事?父皇为何不曾说与我等知晓?”

  准提叹了口气,道:“哎!我妖族再次被巫族毁了门户,哪里还能肆意宣扬。现在除了我天庭内部,巫族已经把这则消息宣传的沸沸扬扬,我妖族早就成为了天地生灵的笑柄!”

  “可恶的巫族,简直是欺人太甚!“一众金乌太子叽叽喳喳的怒骂了起来。一时间整个汤谷之中火气弥漫,杀气冲霄。

  “为探查巫族态势,帝俊陛下特遣我等妖字密探赶往巫族属地!怎知那巫族太过卑鄙,竟然早早的就在属地埋伏下来。我等妖字密探未曾察觉,险些全军覆没!”准提落寞的拍了拍袖口,口气中满含落寞。

  听闻准提此番言语,一众金乌顿时彻底放松了警惕。很是同情的说道:“你放心,我等兄弟定会秉报父皇,为这些兵将们报仇雪恨的!”

  准提很是配合的露出感动的神色,道:“多谢几位殿下!”

  陆压此时扫了扫左右。道:“甄亦贾。你刚刚所说的机缘为何?”

  准提听闻终于回归正题了,正了正神色道:“不瞒众位太子,此时我妖族与巫族争斗四起,无时无刻不有着众多的修士陨落。无数的怨气、煞气、杀气在战场上空不断汇聚着。这股怨气煞气属阴。而众位太子乃是金乌一脉。身具太阳真火,属阳!如果能够以阳克阴,化解无尽怨气煞气。必将功德无量!也好为陛下分忧解难啊!”

  其实准提这话这半真半假,虽说怨气煞气等,的确可以被极阳之力克制,但是这功德又岂是那么好拿的?

  就凭这些小金乌那半吊子的太阳真火,一起出现在洪荒,不弄的生灵涂炭那倒怪了!还想将无尽怨气化解,从中谋取功德,简直是痴心妄想!

  一众金乌瞪大了眼睛听着,一个个眼冒金星,心弦神迷。

  陆压晃了晃脑袋,对其余几只金乌说道:“众位哥哥们,小弟怎么感觉这家伙说的这么不靠谱儿!虽说我等太阳真火可以消弭煞气,可是那洪荒天地中大能者无数。这些大能者谁不能发出至阳之火,消除这些怨念和煞气,若是功德如此好获取,哪里还轮得到我等兄弟!”

  准提听闻陆压的话,眸中闪过异色,心说:“这小金乌倒是明些事理!只可惜,哎!”

  其余的金乌太子们相互对视一眼,均疑惑的看向了准提。

  见到一众金乌太子们满脸疑惑,很是踌躇,准提眼珠一转,再次开口问道:“呵呵,太子殿下有所不知!这一量劫当中,我巫妖两族为主角。大劫来临,人人自危!纵然是众位圣人都紧锁宫门,静诵黄庭!更不论那些大能者了!众位太子正值量劫出世,当是应劫而生。理当消除煞气,以消弭我妖族的不良影响!”

  金乌大太子似乎有所意动,不过还是将信将疑的问道:“甄道长此言当真,我等真的能够凭此获取无量功德?”

  准提一见有门,继续诱惑道:“自然属实,不然小妖又岂会来此,众位太子若是能够得到这番功德,必定气运旺盛,修为进境神速,更是可以趋吉避凶,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啊”

  “众位兄弟们以为如何?”再次对浑身狼狈不堪的准提看了看,觉得这甄亦贾实在是不像在说谎。于是金乌大太子对着一旁的九只金乌说道。

  “大哥,功德虽好,可是我们毕竟没有经过父皇的同意!若是贸然出去,恐怕会招来叔父与父皇的责罚!”陆压火祖的印记就在慢慢复苏,这让金乌十太子颇有些犹豫不决。

  金乌二太子,抬起爪子点了点陆压,道:“小十,只不过是区区责罚,怎比得过那无量功德!若是我等能够消除南天门被毁的不良影响,甚至灭杀一些巫族!到时候父皇高兴还来不急,哪里还会责罚我等?”

  说到这里,二太子顿了顿,扭头对金乌大太子说道:“大哥,还还等什么?我等现在就出去,这汤谷我早就呆腻了!如今虽然父亲没有同意,但是等我等得到量功德,父皇必不会说什么!”

  大太子狠狠的咬了咬牙,道:“娘的,责罚就责罚吧!兄弟们,随哥哥破除汤谷,游逛洪荒!”

  “众位太子殿下英明,这谷外的守卫和禁制,小妖已经散去了!众位太子可以安心出谷,不过有一点众位太子需谨记,那就是化解怨气越多,得到的功德越多!”准提见众金乌已然被说动,便上前几步补充道。

  大太子很是和蔼的对准提道:“多谢甄道长提醒!若是我等此番能够得到功德,日后一定要求父皇重重赏赐与你!给你加官进爵!”

  准提感激涕零的拱拱手,道:“众位太子客气了,现在时间不早了,众位太子还是赶紧动身吧!”

  “既如此,那我等便先告辞了!”一众金乌早就迫不及待了,纷纷告辞。旋即便扇动着翅膀,飞出了汤谷,向着洪荒怨气聚集地而去。

  “哈哈哈,帝俊、太一!当年尔等的过错,便由尔等的后代来偿还!先是金乌,而后便是月兔!佛爷要尔等痛失至亲,生不如死!”准提目送一众金乌离去,身形一转变换了原身。霍然抬头,神色无比狰狞的抬头望着太阴星,阴仄仄的一笑,身影便消失在汤谷之中。

  灼热无比的太阳星上,高大无比的扶桑神树,哗啦啦的晃动着叶子,一阵阴风袭过。一道散发着无尽阴气的身影,出现在扶桑神树前。

  只见这男子一袭黑色道袍,身形高瘦,长发及肩,脸色苍白无比,一双丹凤三角眼中满是阴鸠之色。若说鲲鹏是面相阴郁的枭雄军师,那这男子便是阴柔似女子的暗影帝王。

  “本尊先前曾言,这准提老匹夫定会来太阳星中捣乱!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野心如此之大,不仅坑了天庭的十位金乌太子,竟然还妄图前往太阴星,诛灭剩下的月兔公主!哼,什么我佛慈悲,全他吗的是狗屁!”这男子脸上隐现一丝愤怒,阴冷的寒气顷刻间蔓延向汤谷当中。

  “呦!什么事竟然惹得我们的巳蛇大人如此生气?来,和奴家好好说说,看奴家给你出气!”正在这时,一声柔媚入骨的调笑,从巳蛇的耳畔响起。这话语中的浓重挑衅意味,便是傻子都听得出来。

  “该死的!”巳蛇低骂了一声,豁然转头盯着发出声响的阴暗角落,道:“该死的四角蛇!你他吗的能不能不这么恶心?不这么恬不知耻?”

  “哒哒哒!”一连串的脚步声响起,阴暗的角落中,一道抚媚动人的身影轻移莲步,踏了出来。

  这女子大概二八芳华,皮肤白皙,穿一身粉红色衣衫,更是显得艳若桃李。鹅蛋脸柳叶眉,杏目晶莹宛如秋水,瑶鼻樱口,颈脖修长,整个人就像是一只优雅高傲的天仙神祗!

  粉红色女子轻掩朱唇,娇媚的横了巳蛇一眼,道:“本尊既然派我等密切注意太阳星,奴家自然是与你如影随形了!难道你敢不服从本尊的旨意?”

  无奈的翻了翻白眼,巳蛇道:“辰珑,速速联系本尊,那准提欲往太阴星一行!若我所料不错的话,那十位月兔公主,就是这老家伙的下一个目标!”

  “这准提当真是枉为圣人!”辰珑闻言神色一冷,刚刚还妖娆抚媚的容颜,顷刻间变得冷若冰霜。

  “你先联系本尊,我去跟上那准提,我倒要看看他怎么破得广寒宫的护宫大阵!”巳蛇冷冷一笑,身形晃动间消失无踪。

  辰珑深深看了眼巳蛇的背影,盘膝而坐,将太阳星上刚刚发生的一切,全部传给了位于天庭的李清明。

  平育贾弈天,妖师宫。

  李清明与鲲鹏相对而坐。

  “道友可是在为巫族的兄弟们担心?”鲲鹏端起茶盏,轻轻押了一口,轻声说道。

  李清明淡笑道:“巫族有什么好担心的?既然我敢叫巫族与妖族争夺天地,自然会保其周全!”

  鲲鹏不以为意的耸耸肩,道:“那主人到底在为何事,愁眉不展呢?”

  “我只是担心那西方的两圣搞什么猫腻儿!”李清明晃了晃手中的茶盏,说道。

  “是啊!还需要小心那西方的准提啊!”鲲鹏显然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,神色中颇为恼怒。

  李清明此时忽然一愣,说道:“哈哈哈,好你个鲲鹏!还真叫你说中了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