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一十五章 金乌落算计,洪荒灾劫生

第二百一十五章 金乌落算计,洪荒灾劫生

  “哼!”虚空中传来一声冷哼,一只灰扑扑的大手凭空出现,直接卷走了接引与准提。刚刚还纷乱不堪的混沌虚空,顷刻间归于平静。

  李清明并没有阻拦大手的归去,凭借那只大手主人的实力,虽说不至于强大到可以灭杀李清明。可若是想要遁走,还是轻而易举的。

  收回悬停在半空中的乾坤尺,李清明摸着下巴,眼神阴鸠地看着大手消失的方向,久久不语。

  巳蛇满脸震撼之色的从太阴星中腾空而起,来到李清明身侧,道:“本尊,那只巨手?莫不是道祖鸿钧?”

  李清明缓缓摇了摇头,道:“不可能是他!虽说我已经修炼到了圣人中期,可是仍然看不透鸿钧的实力。若是鸿钧的话,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,完全可以悄无声息的带走那西方二圣!这大手主人的气息,虽然强横,却远不及鸿钧要来的强大!奇怪,这到底是谁呢?”

  巳蛇道:“那这西方两圣伤愈归来,岂不是还要找本尊麻烦?”

  李清明轻笑: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更何况这俩家伙这一次可是被我打怕了!那里还会主动来招惹我,岂不是徒惹不快?”

  巳蛇点点头,看了看疮痍满地的太阴星,道:“那本尊,这太阴星?”

  李清明叹了口气,祭起乾坤鼎,滚滚的生机之力被李清明引导而出,将太阴星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。扭头对巳蛇道:“想必此时金乌太子们已经在洪荒大地中肆虐了,我等还是速回洪荒!与辰珑他们汇合。救助洪荒生灵吧!”

  ……

  花开两朵,各表一支。

  话说十大金乌太子在准提的花言巧语下,下了太阳星就一路急行,来到了洪荒大陆。

  想想准提的嘱托,金乌大太子看着一众弟弟们,道:“甄道长说,我等的太阳真火可以消弭天地间的煞气以及无尽的怨念!可是这洪荒大地何其辽阔,我等如何能够寻得那煞气浓郁之地?”

  金乌三太子歪着脑袋想了半晌,道:“众位兄弟们!我等自出世这数年间,从未游历过洪荒天地。此次我等好不容易到得洪荒天地。何不利用这次机会好好地逛一逛洪荒大地?”

  其余一众金乌“呱呱”的鸣叫着。身上升腾起更为炙热的太阳精火。每一只金乌的眸中,都闪烁着兴奋的神色,对这金乌三太子的提议颇为异动!

  就连小十太子陆压,也是兴奋的闪动着翅膀。道:“众位哥哥们。我等还是速速游逛洪荒天地吧!”

  商议完毕。十只金乌太子身上烧灼着淡蓝色的火焰,像一只只的小太阳一般,高悬于长空!方圆十里的天地温度陡升。炎热难捱,淡黄色的土地龟裂,青碧的草木迅速焦枯,无尽的野兽哀号,漫天的飞禽嘶鸣,一片世界末日的情形。

  平日里,天上的太阳长久的停留在一处,就足以造成旱灾!眼下十只仿佛小太阳一般的金乌,横贯长空,简直就是将整个洪荒天地,炙烤的似火炉一般。

  之间洪荒大地上处处开裂,树木瞬间被焚烧、河湖被蒸干,飞禽走兽一只只的被烧成焦炭。一些修为低下的巫族,以及人族之人猝不及防下,瞬间被烧成灰烬。

  一些修道有成的修士,拿着弓箭想要射杀这些金乌太子。可是金乌身居太阳真火,乃至太阳精火。却是箭矢未曾近身,便被火焰烧灼殆尽。金乌过处,当真是鸡犬不留,寸草不生!

  金乌划破长空,流过十道火焰,拖起长长的一条。无数的流焰坠落雨滴,燃起熊熊不灭之火,焚山煮海,无数的洪荒生灵枉死。金乌们只顾着消弭天地间的煞气以及怨气,却不知自己的行为已经落入了他人的算计。不仅搞的洪荒怨声载道,更是使妖族气晕暴跌!

  东海之滨人族的居住地,李清明的几位人祖弟子。早就遵从李清明的嘱托,用提前炼制出的先天灵宝“太阴玄水罩”护住了东海之滨的人族领地。

  而其他洪荒大陆上的生灵,则是死的死、伤的伤。幸运一些的,碰到在外搜救人族的十二地支,或许可以活得一命。不幸的,只能痛苦地等待着太阳精火,那无情的烧灼!

  这一路上,十大金乌太子们也遵从准提的吩咐,将自身的太阳真火或者太阳精火提升到了极限,尽力的燃烧蒸腾着无尽的煞气以及怨念。

  金乌本就是至阳之物,循着心中对煞气、怨念的感知,十大金乌太子有意无意的朝着天地间,煞气最为凝聚的地方不周山,巫族领地飞去。

  巫族本身乃是盘古精血融合天地浊气而生。整个洪荒天地间的阴煞之气,便是洪荒巫族的修炼之根源。所以不管是人巫、地巫还是祖巫,当他们出世之时,自然会有一股冲天的煞气喷薄而出。

  而在这数个元会的时间里,巫妖两族争斗不休,巫族更是打杀了不知多少妖族的修士,更是弄得族地中怨气冲霄。现在,脑中只有玩耍与无尽功德的金乌,自然而然的被其吸引了过来。

  本着柿子要捡软的捏的真理,十只金乌太子来到了巫族部落中,怨念最少却煞气最重的土之村落。

  面对浓郁的犹如实质的煞气云团,一路赶来的十大金乌太子,仿佛看到了无尽的功德一般,相视一眼,纷纷全力施展开自身的太阳精火,顿时整个土之村落上空,被浓郁的太阳精火覆盖了起来。

  此时正是白天,土之村落中的大巫们都外出打猎去了。此时村落中,都是一些老弱妇孺,以及一些人族的族人们。突骤然受到这太阳精火的攻击,很多人族的族人以及一些巫族的小孩、老人们,瞬间便被烧成了灰烬。坚实的巨石屋舍,被烧的像是烤红的炭火一样。蒸腾着浓浓的黑烟,滋滋作响!

  几只金乌太子,张狂的大笑着。残忍地看着人族、巫族在烈火中悲惨的嘶嚎。甚至还飞起鹄落,将一些逃过烈火的巫族,用尖锐的利爪,撕得粉碎。其嗜血、凶残的天性,可见一斑。

  不远处的山林深处,一名身材壮硕的汉子**着右臂与肩头,下半身裹着一件兽皮战衣,手持一根粗壮的棕色桃木杖,如野兽一样低吼着,冲向了土之村落。

  “哪个敢来犯我土之村落?”这壮汉拖着一条长有数十丈的大蛇,踏在坑坑挖挖的土丘之上,如履平地。

  “呔,哪里来的莽货?竟然敢管我妖族的闲事!”金乌大太子言语中嚣张无限,眸中的神光更是睥睨一切。

  “我打你个泼皮畜生!”这汉子眸中凶芒连闪,丢下手中的大蛇,一手轮动桃木棒,一手猛然向前拍来。

  “唳!”就在这一瞬间,桃木棒与大手同时临身。金乌大太子呲牙咧嘴,整只臂膀都快断了,出现一条条肉眼可见的血痕,幸亏他退的快,一沾即避,没有真正的硬接,不然半边身子都会被尽数拍烂,这条小命算是交代在这里了!

  “点子扎手,兄弟们一起上!”金乌二太子见大哥受伤,狂叫一声。身形爆闪,足足爬高了数十丈,同时翅膀一扇,大片的太阳精火朝这壮汉烧去。那汉子满脸的凶煞之气,见太阳真火烧来,竟然不躲不闪,提起自己的桃木杖就像向烧来的太阳精火击去。

  “轰!”两者相交,桃木杖瞬间将太阳精火击散,火花四溅,又燃起一片大火。

  金乌二太子见势不妙,道:“众位兄弟们,还不动手?”

  “呱呱!”其余的一众金乌太子,狂叫了几声。原本丈许来高的进屋之身,像打了鸡血一样,瞬间膨胀了起来。深蓝色的太阳精火,仿佛不要钱似的,疯狂的甩向了那汉子。

  “巫!”这壮汉眉头紧皱,大吼一声,显出了巫族真身。只见其身高数百丈,两耳各穿一条腾蛇,两臂之上亦各缠一条黄蛇。棕色桃木杖似乎能随其心意变化,此刻更是长及一百多丈,紧紧地被巨人握在手中。

  “吼!”

  就在一众金乌,打算从这汉子手中讨回面子的时候,远方传来长啸声。群山似乎都在抖动。成千上百个披头散发的壮汉,**着上半身,穿着兽皮衣,或拎着桃大棒,或挥舞着硕大的砍刀,嗷嗷咆哮着,似一群脱笼的野兽般呼啸而来,大地震动,所有的山脉似乎都要崩塌了。

  “我去你吗的,妖族的畜生们又来骚扰我巫族吗?全他吗的给我死出来!夸父老大,给我留一个!”

  “妖族的畜生们,你们他吗的就会挑没人的时候来!现在老子们回来了!竟然敢毁我村落,杀我族人,揪下来你们的脑袋来,当球踢!”

  这是一群极其彪悍的大巫,简直比一众祖巫们还要来的生猛!

  没错!正与一众金乌太子们缠斗的,正是后世中赫赫有名的夸父!夸父乃是这土之村落的大长老,统领土之村落的所有事宜。今次出了这么大的篓子,夸父自然是一马当先的冲了回来,誓与妖族不死不休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