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一十七章 后羿出手,先射杀一只

第二百一十七章 后羿出手,先射杀一只

  ps:  (ps:好久没有来求订阅了!每天都是机械性的码字,这次重新来求订阅!跪求订阅!)

  “你们这些扁毛畜生,休伤我夸父兄弟!”随着一声暴吼,不远处,一道魁伟的身影出现在西土荒漠边缘,来人正是后羿。

  后羿自从得天地道人亲自教导之后,不仅实力臻至大巫巅峰之境,浑身更是颇有磅礴之势,其浓眉大眼,骨架粗大,非常的雄壮,手臂足足抵得上旁人的大腿那么粗。

  而今,他修炼了羿神射术,整个人都多了一股特别的气质,强大而锋锐,双目炯炯有神,更像是一尊祖巫临尘。他黑发披散,雄姿挺拔,眼神犀利,非常神武,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  隐遁在暗处的李清明双眸一亮,心道:“这小子,到底是天定射日的神箭手!这才多长时间不见,这一手射术竟然就修到了如此地步,当真是匪夷所思!”

  “轰!”借着此次机会,被困在火祖魔神阵中的夸父,举起桃木杖狂野的砸着阵法,不到片刻的功夫,就从阵中钻了出来。夸父夸张的喘着粗气,骂骂咧咧地道:“他乃乃的,累死我了!这什么破笼子,竟然如此坚固!”

  “夸父,你小子没死吧!”后羿飞身上前,狠狠地朝着夸父的胸口捶了一拳。

  “你死了,大爷我都死不了!”夸父揉了揉胸口,朝着后羿的脑袋恶狠狠的打了一拳。道:“你他酿的就不能轻点,我可是重伤员!”

  “哈哈哈!”两名大巫皆哈哈大笑。

  “可恶!”陆压眸中闪过熊熊烈火,语气阴森,道:“你们这俩巫族的小辈,竟敢如此欺我!今日,尔等就留下命来吧!”

  其余的一众金乌,早就被后羿的惊天一箭给吓蒙了,哪里还会在意陆压话语中的不对劲。

  倒是夸父哈哈大笑,道:“你等扁毛畜生,自从出生到现在尚不满千年。竟然喊我等叫做巫族的小辈?也不怕大话太硬。崩了你那一口好牙吗?”

  想他堂堂的火祖陆压,纵横鸿蒙无数年,哪里遭受过如此侮辱,顿时被气的火冒三丈。怒斥道:“小辈找死!”

  言罢。扇动翅膀。三只细长的足上,探出一只只锋锐的利爪,一爪子就抽了过去。打向夸父的大嘴,仰仗着自己早已熟识的火之法则,以及金乌肉身的强横,要直接把夸父的嘴给撕扯下来。

  “十弟!”刚刚从震撼中清醒过来的金乌大太子,大声叫喊了一声,却并未能拦住陆压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压飞向夸父。

  “啪!”

  夸父以土黄色的巨手迎击,发出一声响亮的声音,顿时金色血液飞溅,陆压的几只爪子四分五裂,被打了个粉碎。

  他一声长啸,断爪重生,化成一道金光冲了出去,留下地面一片金色的血液。

  “哈哈哈,竟然敢和我巫族比肉身,这只扁毛畜生的脑袋,是不是被门给夹了!”不远处的后羿抚掌大笑,粗旷的面庞上,满是掩饰不住的嘲弄。

  陆压闻言,身形暴胀,口中吞吐着太阳精火,勾动了太阳之力,倾泻下漫天的深蓝色太阳精火,化成一片无疆的火海,烧灼着这片西土荒漠,倾覆了乾坤天地。

  后羿的话倒是提醒了陆压,他再也不敢以肉身迎击,不再近身搏杀,而是单纯以法力镇压。

  但是,夸父却怡然不惧,一道黄蒙蒙的土系法则之力打出,丝丝缕缕,将太阳精火都浇灭了,不仅温度骤降,那道土系法则之力吞得太阳精火,更是威势暴涨,悍然击向了陆压,气贯长虹,日月无光。

  “啊!”陆压大叫,再一次遭受重创,一只臂膀被击打的粉碎,成为金色的血泥,碎骨坠落,惨不忍睹。

  “该死的!”陆压乱发飞舞,自重生以来何曾吃过如此大的亏,连遭重创。他张口长啸,再次祭出火祖魔神宝旗,八十杆黄金色的大旗猎猎,遮天蔽日。

  宝旗飘展,黄金色的神光淹没虚空,成为了八十道大门,关闭了此地,封镇虚空,演化一方天地。

  “哥哥们,以太阳精火为引,三足金乌之体为基,遁入其中一门。火祖魔神火起,焚尽万物。”陆鸦低声喝道。

  其余的九只金乌太子对视一眼,虽然觉得小十已经变得陌生,可是为了存活性命,只得照做。遂驱动周身太阳之力,各自挑选了一门,遁入其内炼火,入虚极,火祖魔神之火普照四方,烧灼万物。

  八十杆黄金色的大旗哗啦啦作响,如撑天之柱一般,天边游荡的那八十片金色云朵,混杂着火祖魔神之火,粉碎一切!

  “妖族的三腿乌鸦们,吃你夸父爷爷一杖!”夸父混不在意这漫天的魔神之火。在他想来,自己的本属性为至重之土。火生土,凡是天地间的火焰,只能强化自己的肉身,助长自己的土系法则之力。殊不知,人力有时穷,切不能盲目自信。

  “轰!”滔天的火焰在这石林神。金黄色的光华闪烁,将整个西土荒漠,映照成了金灿灿的黄金之色。这火焰看似没有丝毫温度,却是恐怖至极。稍稍沾之一点,便如附骨之蛆一般,蚀骨污魂,当真是歹毒至际。

  夸父大步向前,不闪不避的迎向了魔神之火。坚如精钢的大巫之体,散发着黄蒙蒙的光泽。

  “噗!”出人意料的,夸父一直引以为傲的大巫之体,竟然第一次产生了剧烈的疼痛感。夸父全身毛发卷曲,躯体着火,兽皮战裙刚刚接触魔火,就被烧成了灰烬。他整个人都成了一个火人,却诡异的没有散发丝毫高温。

  “夸父!”后羿大惊失色,随手取出箭壶中的一只箭矢,飞身而起,塞到了夸父的大手中。

  “嗤!”箭矢到手,其内散发的地煞之力,瞬间灌注到夸父的肉身当中。这熊熊燃烧的滔天烈焰,顷刻间就湮灭于虚无当中。

  “咝!”再看此时的夸父,全身焦黑,头顶上光华如镜,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,咧嘴抽着冷气。

  “哼,任你手段滔天,断空为牢,无疑是自缚手脚。”见好友受伤,心下暴怒的后羿单手持弓,引弓虚拉。一条阴气森森的光箭,凭空出现在破穹弓的弓弦之上。

  “嗡!”银光闪闪的箭矢发出一声强烈的魔音,震颤虚空,光芒炽烈。竟然压过了魔神火的光华,让所有的金乌都不得不闭上了眼睛,无法正视,如十万颗恒星汇聚而成,永照日月乾坤。

  “咔嚓!”清脆的裂帛声响起。八十扇大门中,一道看似最为普通的,彻底损毁。

  一道血光飞起,金乌大太子一声大吼,坚硬的翅膀被洞穿,根本避无可避,躲无可躲,灿烂的金色血液于虚空中落了下来。

  “嗡!嗡!嗡!”后羿弯弓搭箭,一气呵成,一箭接着一箭的射出。这八十杆火祖魔神大旗根本就挡不住他的箭矢,箭矢如虹,在一扇扇大门中杀进杀出,要在里面射杀众位金乌太子,一身的杀气,青天震颤。

  “走!”陆压脸色狂变,明白此时的自己根本就不是这大巫的对手。暂时的断空为牢,只能是饮鸩止渴,或许可以挡住擅长近战的夸父。但绝挡不住杀气冲霄的后羿,为今之计,只有逃命一途。

  “呱呱!”一众金乌匆匆的从大门之中遁出,疯狂的嚎叫着,奋力煽动着翅膀往不周山方向飞去。

  “逃?尔等逃得掉吗?”后羿冷冷的一笑,从箭壶中抽出了一支散发着森冷寒意的箭矢。闭目半晌,猛然睁开双眸,弯弓搭箭,银白色的箭矢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点点寒芒,其上似有无数鬼头在疯狂的跳动着!

  “杀!”后羿眸中凶芒一闪,右手猛地松开,箭矢破空而去,直射向天空中逃窜的金乌三太子。

  “嗖!”耳畔响起强烈的破空声,金乌三太子疑惑的转头,眼角的余光偶然瞥见了一抹银白色的光影,其上森冷的寒意,更是让他遍体生寒。三太子大骇,身形陡然加速,飙射向前方。

  而那支箭矢似乎薀有灵智一般,紧紧地跟随在三太子身后,大有不灭金乌誓不还的气势。这是一场速度的比拼,金乌三太子拥有极速,天下几乎没有几人可追上,这是种族上的优势。

  若是说起来,也唯有鲲鹏可以与之媲美,超越凡尘!但是那枚箭矢也不是省油的灯,在被后羿的心神加持之下,不仅威能大增,更是速度无双,眼见着两者间的距离是越来越近。

  “唳!”金乌三太子大急,口中不断的朝箭矢喷吐着炙热的太阳精火,却始终不能阻得箭矢半刻。

  “呱!”终于,金乌三太子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惨叫,箭矢从金乌三太子的胸口上,穿胸而过。森冷的的煞气,顷刻间融入其体内,并瞬间爆炸开来,没有血肉洒落,鲜血横流,有的只有那一丝一丝的太阳精火在天空中飘洒。

  广阔无垠的西土荒漠上,多了一大片金色的血渍与一具完整的金乌尸首,触目惊心,这便是后羿射杀的第一只三足金乌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