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一十九章 金乌暴怒战帝江

第二百一十九章 金乌暴怒战帝江

  “巫族小儿,安敢如此欺我妖族!纳命来吧!”只听闻天际传来一声暴喝,均是一袭明黄色皇袍的帝俊与太一,直接撕裂了苍穹,出现在陆压身侧。

  “当!”

  太一猛然敲击混沌钟,古朴的混沌钟嗡嗡颤抖着,发出一道道强大的波纹,钟声所过,无尽空间尽皆坍塌。

  此时后羿虽说尚有余力,可毕竟心力消耗过多,想要逃离这处空间确是困难至极。

  “他娘的,畜生!”就在这时,自从后羿开始射杀金乌之时,就一直作壁上观的夸父,猛然挥舞着手中的桃木杖,一棒子把后羿给扫了出去。同时强大无匹的土系法则之力喷薄而出,于半空中化为了一柄厚重无比的重锤,朝着混沌钟轰然砸下。

  “哼!”太一冷哼一声,随手一招,无尽的星辰之力从虚空中倾泻而下,化作一道惊世刀芒,向着那柄巨锤斩去。

  “噗!”沉闷的轰响划破天际,巨锤仿佛纸糊的一般,被刀芒轻而易举的撕裂。锋锐的刀芒去势不减的冲向夸父。

  “该死的!”夸父愤怒的低吼了一声,将手中的桃木杖横亘在前方,想以此尽量抵消太一的攻击,从而减小对身体的伤害。

  能够修到大巫境界的,没有一个是傻子。夸父可没有想过能挡住帝俊的攻击。太一乃是亚圣强者,实力堪比祖巫,亚圣的含怒一击,根本不是他这个大巫所能够抵挡的。

  “嘭!”尽管已经尽力去阻挡那道攻击了。但是后羿依然喷出一口逆血,壮硕的身躯,被那股强大的冲力给弹出了数十里远。

  此刻不周山下,祖巫大殿中,十二祖巫围坐在石桌四周,目光凝重,气氛略显沉闷压抑。

  沉寂半响,帝江率先打破了沉默,开口道:“诸位兄弟,量劫将至。天道之下注定我巫妖两族相争于洪荒。胜者可得洪荒天地。败者退隐洪荒。而今,妖族大军调动频繁,恐大劫近在当前!”

  其余众祖巫下相视一眼,烛九阴点头道:“大哥所言正是我等所思之事。我等巫族虽说得道祖鸿钧法旨。掌管洪荒大地。可毕竟还有个妖族统领洪荒天界。数个元会以来。我巫妖两族争斗不休。而今天地煞气凝结的越来越浓郁,大劫当临啊!”

  “草他乃乃的!脑袋掉了碗大个疤,就和他们妖族死磕到底了!”生性暴躁的祝融。狠狠地一拍桌子说道。

  “大哥!”句芒站起身来,道:“我巫族战天斗地,何曾怕过他人?莫说是区区妖族了,便是身死大地,魂归父神,小弟也不会后悔!”

  帝江满脸苦涩,扫了一眼在座的众位祖巫,叹息道:“现在仅差一个争斗的契机,契机成时,我巫妖之间终会见分晓!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远了!”

  “嗯?不好!”帝江眼神一凝,豁然起身。来不及向众人解释,徒手撕裂了空间而去。

  西土荒漠之上,太一怒视着倒飞出去的夸父,道:“巫族的小儿,给朕去死!”

  话音刚落,又是道道的无尽刀芒,带着磅礴的气势和滔天的杀气再次向着夸父斩去,眼见这夸父就要陨落在此,这时,夸父身前却是突现祖巫帝江的身影。

  “破!”刚刚从祖巫殿中赶的帝江口中出一声暴喝,便见其前方突显道道空间裂缝,将那数道刀芒给尽数吞噬。

  应付完太一的攻击之后,帝江脸色阴沉的看向了太一,质问道:“太一,你个扁毛畜生!这是何意,难道想以此挑起巫妖大战吗?”

  顶着河图洛书的帝俊,此刻脸色冷然,眸中凶芒闪动,上前道:“后羿射杀我九个儿子,父报子仇,这有何错?”

  后羿扶起深受重创的夸父,恨声道:“你儿焚天燃地,使亿万洪荒生灵魂归天地,早就已经罪孽滔天!更何况,这些畜生竟然狂妄的到我巫族属地,尽屠我土之村落妇孺老幼。杀便杀了,有何不可?”

  帝江闻听后羿之言,勃然大怒。原本他以为,这后羿与夸父仅是无意中碰到了帝俊与太一,以巫妖两族之间的仇恨。碰到落单的大巫,这妖帝能够放过?故此,才起的争斗。

  哪里知道,这妖族小儿竟然放任其子屠戮土之村落,这叫身为祖巫的帝江如何忍得?

  “妖族的小混淡,今日我就叫你魂飞魄散!”帝江双眸赤红的盯着金乌十太子陆压,暴吼了一声。猛地现出祖巫真身,气势如虹的攻了过去。

  帝俊眼神阴鸠,没想到这帝江说打就打,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。

  “大哥,和这家伙废什么话!敢杀我侄儿,直接灭杀就是了!”太一倒没有想那么多,提钟就冲了上去。

  “当!”帝江出手如电,银白色的空间之力闪烁不定,被其砸在混沌钟之上。

  太一全力激发混沌钟,其上的花鸟鱼虫闪烁不定,一圈圈的金色符文随着钟鸣,向四周涤荡开来。

  帝江与太一于虚空中叮叮当当的争斗个不休,却始终难分伯仲。到得后来,连帝俊也加入了战圈。两妖一祖巫,从地上打到天空,又从天际返回大地。真个斗得是天崩地裂,日月无光。

  躲在一旁的陆压看的是心驰神往,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前去,杀了这祖巫帝江。

  不过在场的除却李清明,没有人注意到,后羿正悄悄的前往一只只金乌的尸体旁,将散落在四周的阴寒箭矢尽数收了回来。

  “嗯?这小子想要干啥?”李清明颇为疑惑的看着后羿,搞不明白这家伙想要干什么。

  当最后一支箭矢被后羿收起来后,后羿裂开大嘴笑了起来,嘴中还暗自嘀咕着:“待我恢复过来,这么多的箭矢齐发,就算不能重伤这俩扁毛畜生,也得把那只逃生的小畜生给射杀!如此,才对得起村落中的族人们!”

  目睹这一切的李清明心中一寒,心道:“这家伙报仇的执念太深了,不过都死了也挺好!更有利于我下一步计划的实施。”

  帝江躲过太一混沌钟的轰击,猛然一拳砸在了太一的河图之上。

  “轰!”强大的气劲,直接崩塌了不远处的山丘,四散涤荡的法力乱流,更是直接撕裂了苍穹。

  “二弟,布小周天星辰阵,今日务必让帝江留下命来!”帝俊头顶着洛书,手执河图,面目阴沉。

  太一闻言将混沌中收回,倒提在手中,道:“好,大哥!”

  一声怒喝从遥远的天际传来:“哈哈哈,你们这些瑶族的扁毛畜生,当真无耻!想以多欺少吗?那我们就比比人数吧!”

  却见空间一阵凝固,一袭黑色长袍的天地道人直接撕裂的空间,踏了出来。紧随其后的乃是共工、祝融、拿兹、奢比尸以及烛九阴。

  刚刚准备接引周天星斗之力的帝俊脸色一黑,看着身前这一溜的身影,心中的愤恨难以言喻。

  “呦!”共工夸张的看着满地的金乌尸体,道:“这些畜生怎么了?怎么和死猪似的躺在地上,难道死了不成?”

  太一被气的脸色铁青,狂暴的怒吼道:“共工小儿,你当真以为我妖族好欺负吗?”

  言罢就要祭起混沌钟。帝俊大骇,赶忙拉住太一,心道:“这夯货脑袋被门夹了不成?那巫族数名祖巫齐至,再加上境界不明的天地道人,这仗有的打吗?”

  “巫族小二,此事朕不会就这么算了的!”帝俊冷哼了一声,挥手间将九只金乌的尸体收起,拉着太一与小金乌太子陆压,扭头就走。

  “屠了我巫族一个村落就想一走了之?给你后羿大爷我留下命来!”

  闭目回复心神的后羿,猛然睁开双眸。探手将一旁的破穹弓取过来,足足三十五支箭矢,尽数被其撑在弓弦之上。

  后羿眸光似电,单手虚引,将破穹弓完美的拉成了满月。弓上融刻的蛮兽疯狂的咆哮着冲了出来,化为了完全由白色寒气构成的虚幻存在。一头头凶悍异常,散发着滔天的威压。

  “咻!”后羿轻叱了一声,右手一松,三十五支箭矢伴随着风雷之音,如道道惊虹,直取三只金乌的咽喉、心脏、天灵等要害部位。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,仿若一尊尊地魔神扑了出去,声势浩大。

  原本想要阻拦后羿的烛九阴,望着这漫天的箭矢,无奈的叹了口气,喃喃道:“哎,看来时间长河所示有误啊!”

  “咚!”原本就怒火滔天的帝俊与太一,豁然转头。

  看着飞临近身的三十五支箭矢,太一眼中神芒乍现,双手捏印,状若三足金乌横空。猛地超前一划,整片空间都扭曲了,将他与外界隔绝,身影都一阵模糊。

  “嘭!”七八支箭矢受到这层空间的阻碍,骤然被崩飞了出去,化为道道流光,四散向洪荒大地。

  而帝俊看向后羿的眼神无比的冷漠,像是在看死人一样。他单手甩出河图卷起了七八支箭矢,随手抛向了几名祖巫与后羿。

  “嘭!”的一声轻响,剩余的十九支箭矢穿破了空间裂缝的阻碍,仍然执着地射向三只金乌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