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二十三章 人族的精血与魂魄

第二百二十三章 人族的精血与魂魄


  如今距离西土荒漠之战,已经过去了上百个年头。此刻的洪荒天地,陷入了一种诡秘的平静中。

  洪荒天地间的诸多大能者们,仍在谈论那所谓的逐道者,而那枚被鸿钧毁掉的精致石器,也成为了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  平育贾弈天,妖帝宫。

  “大哥,你真要这样做吗?”太一满脸忧色的坐在宝座上,问道。

  “这巫族杀我孩儿,断我金乌一脉传承,此仇深似海,大如天!怎能不报?”帝俊脸色平静,言语虽然冷淡,却含着一种深入骨髓的阴森。

  “可是此事太过重大,虽说会让他他巫族损失惨重,可是就连我妖族都会伤亡过半啊!”太一脸上闪过犹豫之色,始终无法相信,一向以妖族大业为重的大哥,会想出如此疯狂的报复计划。

  “后羿该死,巫族该死,准提也该死!”帝俊冷冷一笑,道:“就算我妖族要退出洪荒主角争霸,我也要让准提和巫族付出血的代价!”

  “可是这个代价是否过于惨烈?”太一摇摇头,道:“那巫族世居不周山,祖巫大殿更是如铜墙铁壁,就算是圣人也难以攻破,我等能胜利吗?”

  “到时为兄自有计较!”帝俊眸中神光一闪,周身突然涌起浓郁的杀气,直逼霄汉。

  “两位陛下,喜事,大喜事啊!”就在帝俊刚刚收起气势之时,白泽轻摇着羽扇。满脸轻松写意的笑容,从宫外走了进来。

  虽说帝俊十子皆亡,可是在天庭一众臣属面前,却始终是冷面威严。此时看到满面笑容的白泽,帝俊强自压下悲痛的心情,挤出了一丝笑容,道:“哦?白泽道友,不知是何喜事啊?”

  白泽收起羽扇,道:“前些日子,贫道手下的妖字密探。前往巫族属地捕食。偶然间发现。那些人族枉死的族人们,精血竟然凝而不散,拥有极为强大的腐蚀力。而且其死的越惨,所蕴含的精血力量越是强大。这几名妖字密探竟然突发奇想。将收集到的人族的精血。尽数炼制进了几件法宝当中。”

  “哦?那人族的精血竟然能够炼入法宝当中?”太一神色微动。问道。

  白泽点了点头,道:“正当这几个小家伙想要回返天庭之时,没成想。竟然碰到了几名地巫!按照常理来说,这些妖族的小家伙们仅是天仙级别,肯定不是那几名地巫的对手。所以当一众地巫现出巫族真身,想要扑杀他们的时候!这些小家伙们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竟然选择了硬拼一途。还别说,真叫他们居然凭借着人族精血祭炼的法宝,破开了巫族真身,逃出升天!这可就值得我们推敲了!”

  帝俊闻言,激动的一拍御座,立身而起道:“真有此事?”

  众所周知,妖族没有巫族那么强悍的肉身力量。只有依靠术法或者远程操控法宝,来与巫族争斗。可是巫族肉身强悍,普通的术法与法宝很难伤其肉身。若是白泽此言当真,那妖族便有了足以制胜的武器。

  白泽明白帝俊之所以如此激动的原因:巫妖争斗,高层战力中,除却帝俊手中的神秘金属片、河图洛书以及太一手中的混沌钟,无有伤害祖巫肉身的灵宝。现在发现了此法,若是用大量人族精血来熔炼几件灵宝的话,那斩破祖巫之体,便不再是梦想。

  想到这里,白泽微笑道:“陛下若是不信,自可取那人族精血试上一试!”

  帝俊闻言,点头同意。几经验证之后,确实发现了人族精血可以克制巫族真身,当然要想克制祖巫真身,所需的人族精血也是惊人的,帝俊极为兴奋。不过待其转念一想,人族与诸位圣人的关系,就让帝俊心头忍不住的发寒。

  女娲娘娘造人成圣,三清中的老子更是凭借人族立教成圣,就连北帝李清明都在人族挂了个圣父的名头。自己若是贸贸然对人族下手,恐怕不仅诸圣震怒,就连北帝清明子都要和自己翻脸啊。

  一念及此,帝俊刚刚兴奋起来的面庞顿时垮了下来,喟然一叹道:“即便如此又能如何,这人族我等动不得啊!”

  白泽闻言,轻轻一笑道:“陛下的担心虽说有些道理,可这何尝不是一次机遇。洪荒众生灵都认为我妖巫两族,要么一族胜出,要么两败俱伤!所以他们都在如那准提与接引一般,眼巴巴的盼着我们相互争斗!而且妖巫两族乃是量劫主角,只要我等答应留下人族血脉,想必太清圣人与女娲娘娘定不会阻拦我等行事!如此,大事可期矣!”

  帝俊与太一眸子一亮,双双点了点头,帝俊道:“既如此,我等尚需去那娲皇宫一趟,将此事告知女娲娘,。却是不可落了圣人面皮!”

  白泽颔首道:“理当如此!”

  事不宜迟,帝俊两兄弟心下焦急,没有半分耽搁,便齐齐来到混沌天外天的娲皇宫。当到得拱门之时,却是发现大门紧闭,不见有有仙童迎门。

  帝俊与太一对视一眼,朝宫门行了一礼,恭声道:“帝俊、太一前来朝见圣人,望娘娘赐见!”

  话音刚落,便见宫门“咿呀”一声打了开来。从里面走出一名身着五彩绫缎仙衣地娇俏女子,赫然正是那女娲娘娘身旁的侍女金凤儿。

  金凤儿朝两位妖族帝王施了一礼,道:“凤儿见过两位妖皇陛下!两位陛下所求之事,娘娘尽以知晓。圣人娘娘有言‘人族毕竟乃吾所出,不当灭绝于天地间!’忘两位陛下斟酌行事。”

  金凤儿言罢又施了一礼,返回宫内关起了宫门。

  太一颇不解,正欲上前叩门再次询问,帝俊忙拉住了他道:“这娲皇宫毕竟乃是圣人道场,我等不可在此地放。待回去之后,再细细分说。”言罢便拉着太一离了混沌,回返天庭。

  而在娲皇宫云床之上的女娲,却是清泪流两行,泣声道:“人族啊人族!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!”

  却说帝俊和太一刚刚回到天庭,尚未坐定,太一便满含焦急的问道:“大哥刚刚为何拉住小弟,何不让小弟上前问个明白?”

  帝俊摇摇头,道:“贤弟稍安勿躁,圣人娘娘却是说清楚了,贤弟细思便知!”

  太一闻言想了片刻,忽然展眉笑道:“不错,我等不必灭绝人族,只要将人族的人口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,保其不至于灭亡,如此我等便无忧矣!”

  帝俊点了点头,道:“看来娘娘终究还是心向我妖族,这也注定了我妖族定会胜利。桀桀,后羿、巫族、准提……”

  说道这里,帝俊眸中凶芒连闪,那森然的寒芒让人心悸。

  无独有偶,当白泽,将用人族精血炼制法宝的消息,呈报给帝俊的时候。巫族同样发现了一个克制妖族的方法。

  在时间之祖巫烛九阴所掌控的时间之村落里,有一名特殊的巫族名曰青拓。他是与后羿等一同出世的二代巫族,一出生便是低阶大巫的修为。但是他自出世之后却是不修肉身,不修本族之神通。单单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,尤其是对灵魂的研究,更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  有一天,他走过一个人族小村落时,发现有一队妖族,在村落当中疯狂的屠戮人族。这些妖族吸食人族的精血与肉身,或是生吞,或是撕裂,或是以真火焚烧,或是强奸一番,诸般杀戮,尽皆残忍不堪,天地动容。

  就在青拓义愤填膺地想要上前狙杀这些妖族的时候,异变陡生。他发现,每当一名人族的族人被那些妖族杀死,在其其尸体上便会腾起都一缕成淡青色的阴森烟雾,飘飘荡荡而起。

  这股烟雾神秘而诡异,剧烈地扑腾翻滚,隐隐发出阵阵暴戾的吼声,似野兽般,张牙舞爪地冲向那杀人的妖族。每每遇到扑面而来的奇怪烟雾,妖族就会露出厌恶的神色,随即施法,消去烟雾。有时烟雾过于庞大,或是有那似要凝聚出实质的烟雾,众妖族往往会措手不及间,被这些烟雾围困,随着一阵阵的惨叫后,元神泯灭,惨叫而死。

  而这些烟雾竟然还不放过那些死亡的妖族,齐齐扑上前去,环绕其周身,阵阵戾吼声中,吞噬着尸体上残留的元气。

  青拓见得此番凶残景象后,在心中震撼的同时,却是对那些绿色烟雾状的魂魄起了兴趣。

  通过多年的研就,青拓渐渐弄明白了这个中缘由。

  这人族虽然若小,却是天生的先天道体。自出生只是三魂七魄便是完整的一体,待其死后更是凝而不散,可以化作鬼魂。其死的越惨烈,化成的厉鬼越是厉害,不施法术,专伤元神。一两个鬼魂力量或许有些弱小,但若是成千上万的厉鬼之力,却是骇人听闻。心内有些想法的青拓,回了村落之后,便来到了巫族圣地祖巫大殿,想要求见众位祖巫。

  来到了祖巫大殿外,青拓发现这次负责巡逻的乃是大巫安麒。安麒在巫族当中夙有名望,虽说及不上夸父与后羿,却也算得上是顶尖的大巫了。

  “安麒兄弟!”青拓笑着上前打了招呼。

  “啊哈哈,原来是青拓兄弟啊!”安麒哈哈大笑着,示意手下大巫继续巡逻,走上前给了青拓一个熊抱,道:“你小子又研制出了什么玩意?来和兄弟我说说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