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伏羲斗镇元

第二百二十六章 伏羲斗镇元


  当初帝俊与太一准备行屠戮人族之事时,女娲就已经权衡了利弊。

  女娲身具人族和妖族两族气运,在强大的气运支持之下,让她在诸圣之中的道行进展绝对不慢。可是随着修为的精进,也让女娲觉察出了妖族和巫族这场量劫,需要一个解决的契机!随之感应到的人族劫数,就恰好弥补了妖族的欠缺之处。

  女娲前思后想,这场劫数要想让自己得利最大,就必须让妖族获胜。如果妖族仅仅杀掉千百万的人族,就能有对付巫族的利器,这个买卖还是划得来的!毕竟现在人族有数万亿之多,论起人数已经逼近了妖族,远远超过巫族,成为洪荒第二大种族。

  不过女娲也在担心,如果这次量劫之中,巫族获胜,或是两败俱伤的话。人族定然就会趁势而起,自己既然坐享人族气运,自然不能允许妖族屠戮人族。这可是合则两利的大事!但偏偏女娲仅知道要有大劫,凶险异常,但却难以推测准确的结果,所以这才让帝俊、太一有了可乘之机,行事肆无忌惮。将原本数量庞大的人族,屠戮的仅余三千多万。

  这叫原本就心有不愿的女娲,一度生出了阻止之心。如今听闻镇元子的话,更是心如刀绞,哽咽出声。

  伏羲脸色骤变,他想不到这镇元子竟然如此凶悍,诋毁圣人的话竟然随口而出。而且这被诋毁的圣人,还是他的妹妹。这叫他如何不怒?

  伏羲眸光冰冷的看着万寿山,缓缓祭出了伏羲琴,浑身杀气毕露,语气森然地厉喝道:“众妖皆战,剿灭人族,一个不留!如有其余阻拦者,格杀勿论!”

  镇元子哈哈大笑,随手甩出一把豆子。金色的豆子落地,一个个全身金甲、斜挂金色长剑的黄巾力士凭空而出,足有数十万之众。赫然与李清明的金甲卫士如出一辙。

  “哈哈!”镇元子仰天长啸。大手一挥。金甲大军马上迎了上去。“伏羲,你枉顾天道,于吾这万寿山上肆行杀戮。就不要怪贫道下手不留情了!金甲卫士听令,留下一部分维持大阵。其余的随贫道杀出大阵!遇妖者。杀无赦!”

  众金甲卫士闻言。齐齐单膝跪地口中喝道:“诺!”

  那强大的气场波动,直冲霄汉!

  “哈哈哈,贫道隐匿数个元会。今日便以你妖族之血,祭吾手中浮沉!”镇元子一马当先,首先冲入妖族大军中,手中的银色浮沉划出一道闪亮的长虹,绚烂间便带走无数妖族的性命。

  伏羲冷哼一声,凌空盘膝而坐,手抚伏羲琴,一声声琴音荡起,无形的音刃荡起一圈圈淡紫色的光华,从四面八方向着镇元子袭来。

  “呵呵,雕虫小技,破!”镇元子轻笑,轻甩手中浮沉,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幕,把伏羲的攻击尽数挡在了数丈开外。

  按理说,伏羲与镇元子同为紫霄宫中客,修为就算有所差距,也应该距离不远。可这伏羲多年来精于天庭政事,每日里为天庭奔波。虽说有布置周天星斗转灵大阵的功德临身,可却没有那么多的时日来炼化。这也就使得他修为仅仅突破到了亚圣初期。

  而镇元子却是不同!数亿年来,他整日里醉心于天道法则,精心打熬肉身、法力。修为早已臻至亚圣中期,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踏入亚圣后期行列,岂是他伏羲所能比的?若不是镇元子对伏羲背后的女娲圣人有所顾忌,早就一个袖里乾坤甩出,把他晃得气晕八素、口吐白沫了!

  “伏羲,接吾一找。三千烦恼丝!”

  镇元子手中的浮沉,名曰天地浮尘。其丝,乃是其取极南冰原中生存的洪荒异种极地雪蚕之丝,混合星辰精金、龙族颈须,熬炼七七四千九百年而成。其柄,乃是取自先天建木硝制而成。

  这三千烦恼丝,乃是镇元子从大地胎膜,地书当中领悟出的无上法则。内蕴周天三千法则之力。浮沉甩出,天塌而地陷。刚悟出这一甩,镇元子并不能做到大乘,打出的力也是分散的,可这么多年过去了,镇元子早就已经使能够做到得收放随心。

  此时,镇元子轻飘飘的一浮尘甩出,其上各色光华一闪而逝,看上去没有丝毫威力可言。可是对面的伏羲却感觉到一种致命的危机,他脸色一变,随手抛撒出一张丈许长的图卷,快速展开,挡在了自己身前。

  只见此图,上绣万里山川,无尽长河。更有数不尽的小兽,却是奔跑跳跃,动作之间都在转化。湖泊,河海之中亦在随风起伏。隐隐有浪涛之声从画卷之中传出来!

  “嗯?山河社稷图!”镇元子见到此图眉头微皱,心道:“这女娲竟然把自己的先天至宝交给了伏羲防身。想来她也明白此番大劫的凶险,生怕其兄陨落于量劫之中。唉,这女娲倒真个是用心良苦哇!”

  天地浮沉威力虽强,可也不可能打烂这种至宝级别的法宝,但其巨大的威力也不可小视。

  伏羲披着江山社稷图,结结实实的挨了镇元子一浮尘,虽说其上蕴含的法则之力被吞噬,但是那巨大的力道却是直接轰在了伏羲的身上,一下子就把他给砸飞了出去。

  “伏羲,女娲娘娘倒是很在乎你这个兄长啊!竟然把自己的至宝都交给你护身之用。”镇元子满脸的讥讽,他微微甩了甩浮尘,将一些即将冲到万寿山护山大阵前的小妖打飞,冷声道:“贫道倒要看看,是你的山河社稷图厉害,还是贫道的天地浮尘威能强大!”

  “哼!道友既然想要试上一试,就莫要说那些大话!”伏羲抹了把嘴角溢出的鲜血,重新擎起江山社稷图,使其覆盖自己周身,然后再次盘坐于虚空之中,将伏羲琴横于双膝之间。

  “叮叮咚咚”

  一曲悠扬的琴曲自伏羲的指尖飘荡而出。曲意流畅柔和,从震颤变成了轻柔地寂静。似乎是在静静的聆听着那泉水落石的叮咚,柔和地水波荡漾。轻柔的紫色法力包裹在伏羲身体周围。

  就在众人都沉浸在这柔美的意境当中时,“铮!”的一声轻吟,圆转的曲调一变,它们由原本地柔弱似乎变得刚强起来。就像是泉水滴落石上,溅起无数水花,但那冲击力却源源不绝。

  “嗡嗡嗡!”一圈又一圈的金色符文荡漾,一缕缕的法则道痕出现,虚空扭曲,像是一面天鼓在擂动,轰鸣作响。天地间虚空裂开,这一刻天地气息紊乱,地水火风如狂潮般涌动。四头完全由法则之力勾勒而成的蛮兽,疯狂的甩动着虬结的身躯,爪牙锋锐的冲向了镇元子。

  “轰!”镇元子果断出手,他双眸爆睁,身如一头龙豹,矫健而迅疾,横空而过!凌空一脚踏来,手中的天地浮尘携着无尽的伟力,径直甩向了一头蛮兽。

  两者碰撞,如天地交泰,初时祥和气息惊夭,但紧接着便是金芒四射四溅,天地浮尘上的每一根浮尘丝,都闪动着银白色的光华,他动用了极尽的力量,将成千上百招浓缩在这一击中!

  “噗!”随着一声轻响,一头蛮兽彻底崩碎,金色的法则丝线疯狂的甩动了两下,不甘的消失不见。

  另外三头蛮兽从不同的角度,对镇元子进行夹击。那腥臭无比的气息,似乎真个是凶神猛兽一般。

  镇元子周身法力涌动,一只闪烁着淡黄色光华的竹简样事物,凭空出现在镇元子头顶。只见其长约尺许,通体青黄。黄蒙蒙的光华中,似有无穷道韵。竹简大开,临近右面卷首的位置,却是有两个古朴的大道符文,曰:“地书!”

  原来,这便是那赫赫有名的先天三书之一的地书。

  地书散发出的光芒,将三只蛮兽抵挡在了尺许开外。

  “轰!”旋即便是一股洪水滔天的气机从镇元子身上狂暴的倾泻而出。显然,伏羲三番两次的挑衅,早就让镇元子打出了真怒。

  “三千烦恼丝!”

  镇元子又一次甩出了浮尘,无尽的气机顷刻间宣泄到了浮尘之上。此一次,三千烦恼丝的威压完全强于上一击,其汇聚万里天地法则之力,浮尘甩出,天地为之变色!

  伏羲看着袭来的七彩浮尘,脸色微变,他一面撑住江山社稷图,一面把手搭在琴上,一次拨动了全部七根琴弦。口中轻叱道:“混沌之音,衍生太极!”

  随着伏羲话音落地,两条黑白分明的阴阳鱼,从空间中游荡而出。凭空横亘在伏羲身前!两条鱼儿相互嬉戏、痴缠,最终化为了一张巨大无比的阴阳太极图。

  此图上的阴阳眼如两个无底的洞穴,拥有无尽吸力,把镇元子甩来的三千彩光,死死的吸在太极图上!很快,伏羲的额头之上便隐见汗水,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。

  “轰!”恰在此时,一只金色的巨爪凭空抓来,将镇元子的攻击彻底涤荡开来。

  镇元子面无表情的收起浮尘,盯着苍碧的天穹道:“帝俊陛下远道而来,又何必藏头露尾呢?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