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周天星斗困五庄

第二百二十八章 周天星斗困五庄


  镇元子回过神来,对下方的人族示意自己没事。转而怒目向天,道:“帝俊,尔乃堂堂妖帝,竟然偷袭于吾!端得不为人子!”

  “哈哈哈,道兄莫说废话,这淌混水你趟不得。还是速速交出人族为好!”帝俊大笑,拉起太一退后了几步说道。

  “尔等做梦!”镇元子凶狠的看着帝俊和太一,黑白分明的眸子,似乎染上了血色的光华。

  “大哥,和他废那么多话干什么!他既然不同意,那便直接平了他万寿山!”太一眸光闪烁,手中的混沌钟叮叮当当作响。

  “如此,镇元道兄就莫怪我等了!”帝俊闻言微微颔首,道:“二弟,运转小周天星辰阵!”

  “是!”太一应了一声,闪身来到了帝俊身侧。

  “去!”就见帝俊将手中的河图洛书往上一抛,银亮的光华突然从天而降。

  “星移斗转,星辰聚!”帝俊高喝了一声,手中不断变换的法诀一转,星辰之力被河图洛书尽数吸引了过去。

  古朴的混沌中散发着银亮的光华,烙印其上的星辰、陨石一阵爆闪。当星光凝聚到极点之时,最终使钟上的陨石有若实质,从混沌钟上飘荡而出。

  无穷无尽的太阳精火在这些小型陨石上熊熊烧灼,每一枚都有人头般大小,带着炙热的高温。

  突然,太一双眸爆睁,声如雷霆:“落!”

  “轰!轰!轰!”

  陨石划破天际的轰鸣声响彻天地间,令整个饱受创伤的万寿山。再次变得疮痍满布。

  刚刚变得凝实了一些的先天戊土大阵,在星辰之光的轰击下,颜色渐渐变得灰暗了起来,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。

  大阵内的一众人族,死死地盯着带领妖族屠戮人族的伏羲、帝俊以及太一。似乎想要永远把这三张面孔,深深的烙印在灵魂当中。

  “轰!”一次次巨大的爆炸声响过,原本被星辰之力砸的暗淡无光的大阵,再也承受不了混沌钟的爆裂轰击,“喀嚓”一声脆响的低鸣,彻底崩溃。

  镇元子大惊。身形电闪。不待帝俊太一反应过来,便飞入了五庄观中。先天三书之一的地书,浮在他脚下,似托着他一般。镇元子面色肃穆。双手打出道道法决。形成一个个玄奥异常的符篆。印入地书之中。

  地书有了镇元子的支持,光芒大盛,绵延上千里!凡是被地书光芒所照之大地。无不颤抖两下,然后喷出一道道土黄色的气息,瞬息间融入地书那黄蒙蒙的光华之中。

  “乾坤颠倒,天地借法,起!”镇元子嘴中发出一声轻叱,整座万寿山突然剧烈晃动了起来。原本就高有千丈的人参果树,再次猛然拔高。无尽的绿意从人参果树上涌出,融入了黄色的地书光芒当中。

  镇元子托着地书,眨眼便飞上了人参树的顶端,青、黄两色光芒交替,将整个五庄观彻底覆盖了起来。

  “大地胎膜,现!”

  “轰!”一座仿佛蛋壳一般的光幕,从地底升腾而起。黄、绿亮色光芒交替,呈现出深绿色的光华。光幕所过之处,但凡妖族直接被两色光芒吞噬,化作飞灰。

  这大地胎膜从外表看去是一个防护大阵,可若要稍有刺激,就会顷刻间转变为一座拥有无尽杀机的攻伐阵法。

  虚空中,帝俊等妖族眼睁睁的看着大阵成形,却无法做出任何反映。

  “大哥,看我去砸了这个龟壳!”太一脸上狠色一闪即逝,祭起混沌钟就冲向了大地胎膜。

  混沌钟与那青色光罩相撞,一股庞大的排斥之力马上就返了回来,把太一给狠狠的弹回了虚空。

  帝俊拖住倒曳而回的太一,手中光华连闪。金灿灿的金属片激起一道金色的金芒,划破天际,直劈向光罩。

  金色的剑芒从金属片上爆射而出,竟是直接刺入了光罩之中,可马上其光罩内便亮起一阵青色光华,与那金灿灿的剑芒一绞,剑芒却是瞬间崩碎。

  “两位道友,依贫道看来,还是直接运用周天星斗之力,直接以力破之!”伏羲阴沉着面孔,突然上前两步说道。

  “以阵破阵,倒不失为一个良计!”帝俊点点头,示意众妖准备布阵破敌。

  伏羲闻言,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众妖,右手托着周天星辰盘,厉喝道:“众妖听令,布周天星斗大阵!”

  三百六十五位大罗金仙闻言,马上开始了行动。操演了不知多少次的战阵,不到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布置而出。每一位大罗金仙手中,都持着一柄星辰幡。番上散发出耀眼的银色光华,显得神秘而诡异。

  慢慢的,三百六十五位金仙全部都消失了,原地只剩下银色的星星点点,就好似一个个娇小的星辰一般,丝丝缕缕的玄奥气息,开始在星辰间串联开来,星光所过之处无不化作黑暗,遮蔽了苍穹,掩埋了星力。

  帝俊接过伏羲手中的周天星辰盘,连同河图洛书往虚空一抛,口中大喝道:“周天星斗大阵,起!”

  话音落地,漫天的黑暗顷刻间遮蔽了整座万寿山,只有三百六十五颗星辰遥遥挂于天际。

  大地胎膜保护下的五庄观,在无尽黑暗中隐泛黄色光华,点点星芒似欲摇摇欲坠,好似暴风雨中的灯塔一般。

  镇元子面色有些苍白的支撑着整座大阵,毕竟刚刚的争斗他也有损损耗。曾经见识过周天星斗大阵威力的镇元子,自然知道这大阵的可怕。若是没有这大地胎膜守护,打死他都不会去碰触这恐怖的阵法。

  “星辰,落!”帝俊眸光连闪,手中的星辰盘滴溜溜的旋转起来,漫天的星辰随着星辰盘的旋转,散发出朦胧的星光,当他们汇聚于一点之时,形成一颗硕大无比的星辰。

  压缩到极点的星辰,在帝俊的指挥下狠狠的撞向五庄观。

  “轰!”

  两道刺目的光华从漆黑的夜空中扩散开来,散发破灭的气息,五庄观摇曳不已,土黄色光芒忽明忽暗,阵中镇元子掐起法决,青色光华自人参树中升腾而起,化作万千剑雨,刺裂星辰。

  太一见镇元子挡下第一波攻击,冷冷一笑,抬手一指头顶的周天星辰盘,轻叱道:“万星陨落!”

  三百六十五颗星辰,骤然爆发出滔天的杀机,一股无形的压力,无孔不入,丝丝绫缕,沉坠下来,直压的苍穹崩裂,乱石穿空。洪荒天际的星辰投射下万丈星芒,汇聚到大阵之中,使得大阵中的星辰越发刺眼。

  这是一种惊人的威势,简直堪比亚圣的全力一击,还未降落就已经造成如此声势,激射的星辰光华,四散迸射。

  “轰!”三百六十五道闪亮的星华,从大阵中迸迸射而出,轰向了大地胎膜。

  镇元子面色剧变,轻拍头顶现出万丈庆云。除却最中央的人参果树,其左侧现出了一只明晃晃的黄金葫芦。这硕大的黄金葫芦猛地从庆云上跳了下来,向着大地胎膜外压去,威能极其强大,堪比一座金色的山岳!

  “咔嚓!”就在葫芦出得大地胎膜的这一瞬间,下方的大地突然崩裂开一大片,完全是因为天空中的黄金葫芦太沉重了,那庞大的气息直接将大地压的开裂。

  “轰!”三百六十五道星华,准确无误的击打在了黄金葫芦上。

  星芒如针刺,将黄金大葫芦直接打压的,紧紧地贴在了大地胎膜之外。五庄观连连摇动,仿若随时都会崩塌!

  “噗!”死死地支撑着大阵防御的镇元子,猛地喷出一口鲜红的血液,整个人都显得萎顿了几分。

  “哈哈哈,有效果!”太一几乎兴奋的手舞足蹈了起来。不停地催促着帝俊再次运转周天星斗大阵之力。

  帝俊扫了阵中的镇元子一眼,冷声道:“道兄还坚持否?”

  镇元子苍白的脸色泛起一丝异样的潮红,猛地大声喝道:“妖族小儿,要杀人族就先破吾之大阵!想要贫道放出这些可怜的人族,尔等简直就是做梦!”

  青华山一脉的人族皆痛哭流涕,族长上前叩首道:“镇元大仙,请您放开护山大阵,将我等交出去吧!就算我青华山一脉人族全部死绝,也尚有东海之滨一脉的族人,来延续人族血脉!我等怎能为苟且偷生,而累及大仙性命呢!”

  其余的人族全都拜伏于地,口中齐呼:“大仙慈悲,不敢累及大仙性命,请大仙放开大阵,将我等交予妖族!”

  镇元子全身一震,满脸震惊地看向了一众人族。黑白分明的眸子中,有欣慰,有感慨,有钦佩……

  良久,镇元子用仅青华山一脉人族才能听到的声音,说道:“数万年前,清明子道以重宝许之,央求贫道在尔人族有难之时护持一二。贫道既然答应了清明子道友,就定然不会弃尔等而去!”

  青华山一脉的人族全身一阵,眸中泪花闪现,口中呢喃道:“圣父还记得我等,圣父还记得我等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