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三十五章 后土寻机缘

第二百三十五章 后土寻机缘


  ps:  (ps:推荐朋友九天亦井的新书《我的美女主人》。悲催的高飞被一枚石卵带到了异界,成了一只幻兽。这家伙有一个呆萌、迷糊的青春美少女主人!“啥?敢欺负我主人?我扁你扁的你玛都不认得你”。“敢调戏我内定的媳妇?我把你一剪刀给喀嚓了”!“嘎嘎,主人你就从了我吧”!……这是一个有点小清新的幻兽逆袭养成计划!《我的美女主人》敬请诸位书友的收藏、阅读!)

  遥远的洪荒大陆南部,充满了孤寂月空旷。

  后土出了不周山,便一路南行,想要去血海一探究竟。

  沿途,原本不少的山山水水,灵草仙根都毁在巫妖两族的征战之中,洪荒大地又贫瘠了不少,不过倒是四处都有野兽奔袭,偶尔还能看到一些逃过劫难的人族,在安详的生活,也是别有一番趣味。

  感受着冥冥中的那一丝牵引之力,后土一直奔着南方而来,一路上不时见到冤魂恶鬼四处飘荡,被阴煞之力引导着,往幽冥血海而去。

  也不知走了多久,当后土心中的悸动消散,眼前的情景却是骤然大变,一副迷蒙的幻象,展现在其眼中。

  不周山下,巫妖两族大军正在激战。两股大军,如同铁血洪流,狠狠地拼杀在一起,满是血红之色。血雨腐蚀着大地,无数的巫妖一起陨落,赤红色的血染红了天地,无尽的修士临死前的哀嚎。震动着大地,天地同悲,万物也一同哭泣。

  一名巫族的修士,胸口被一件法宝贯穿,这名巫族一声暴喝,将自己的巫族真身爆炸开来,连同周围的妖族一同拖下了深渊,同归于尽。

  广阔的战场之上,这仅仅是一个缩影,更惨烈的战斗还在继续。

  天际。无尽的星辰之上。乃是巫妖两族统领之间的争斗。一座空旷的大阵,黑洞洞的散发着无尽的威压。一尊肌肉虬结,周身散发着强悍气息的魔神,手持巨斧。疯狂的劈砍着虚空。

  恐怖的星辰之力。如瀑布般倾泻而下。很快魔神就浑身浴血,手中的巨斧亦是嗡鸣声不断。突然,太一头顶混沌钟突兀的出现在这尊魔神的脑后。硕大的混沌钟散发着灿紫色的光华。径直砸在了魔神的天灵盖上。

  这尊魔神怒吼一声,手中的巨斧轻甩,狠狠地劈在了阵法之上。

  “轰!”的一声巨响,阵法破裂,魔神的身躯一分为十二,化为了十二祖巫。

  十二名祖巫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,而是幻出除了祖巫真身,再次与帝俊、太一战在了一起。一时间打的是天昏地暗、日月无光。

  突然,帝俊手中的神秘金属,砍在了一尊祖巫的身上,凄厉的嚎叫,震撼着后土的心,她知道这就是兄长祝融的祖巫真身,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痛楚,弥散在其心间。

  天崩地裂,大雨漫天。战斗仍在继续,血雨仍在不停的下。

  后土眼角挂着一点清泪,她想闭起眼睛,想要躲过这种折磨。可是喊杀声仍然响在耳畔,浓郁的血腥味依旧刺鼻。闭目中,脑海便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一幅幅恐怖的图卷。

  久久之后,幻象渐渐消失,一袭大红色道袍的冥河,出现在后土的身前。

  只见冥河身前飘荡着一面红光闪闪的镜子,此镜名曰修罗灭仙镜,其内蕴含禁制法则,能够破禁解封。而且还能够产生幻象。冥河正是借用在这个镜中世界,推演巫妖争斗的局面,引导后土进入其中。

  后土身为巫族,虽然无法修习大道,但身为盘古精血所化,自然就对这方天地有所感悟,对冥河所展示的巫妖结局,隐隐有所察觉,想到现在巫族和妖族乃是何等的强势,日后竟然要尽数陨落,心中难免凄凉。

  后土看着身前的道人,行了一礼道:“巫族后土,见过幽冥圣人,圣人万寿无疆!”

  深知李清明脾性的冥河,可不敢受后土这一礼。万一日后后土成为李清明的道侣,李清明这家伙再前来找兑自己,那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。

  冥河闪过后土的一礼,道:“后土道友无须多礼!不知道友对刚刚的画面有何看法?”

  后土迷茫的摇了摇头,清泪顺着娇美的面庞而下,再次俯身行礼道:“敢问幽冥圣人,此局可有解?”

  冥河无奈,单手轻托将后土扶起,道:“天道运转,量劫已至,自有定数。妖族虽有微薄贡献与洪荒,却不修德行,妄图屠灭下一量劫主角,此为因。巫族本为盘古大神所出,与族争夺天地气运数年,致使洪荒天地间生灵涂炭,此为果。两者相和,巫妖两族难免陨落。就算你巫族想要收手,妖族不会答应,诸位圣也不会答应的。这便是一个难解的局,一个死局!”

  后土闻言,心中很是凄凉:“天道就不肯放过我巫族?我巫族身负盘古开天之功德,难道还不足以保全部族么?”

  冥河闻言,思忖了半晌,道:“盘古大神开天之功德,自然能够庇护你巫族不至于灭绝。可是大道之下自有一线生机,巫族自己不去争取,即便有这开天功德又能如何?”

  后土默然无语,低头思索了半晌,想起沿途看到的荒寂景象,心中虽略有感悟,却始终感觉有一层迷雾,未曾拨开。

  冥河见状也不催促,只是双眸中闪过一抹亮光,伸手指着后土背后道:“后土道友,你看那是谁?”

  后土闻言扭头一看,只见天际飘来一道人。这道人身着青色道袍,眉目清秀儒雅,胯下的坐骑乃是一头飞熊,闪动着一对小翅膀。肥肥胖胖,憨态可掬。

  “清明哥哥!”后土颇为欣喜的叫道。

  李清明微微一笑,轻轻拍了拍熊大硕大的头颅。熊大会意,骤然加速,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后土身侧。

  李清明随手布下一个结界,点头道:“冥河,后土妹子!”

  冥河轻笑,附身行礼道:“小弟冥河,讲过兄长!”

  李清明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你这家伙还是如此拘礼!”

  后土轻掩朱唇。惊讶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。怎么也没有想到。堂堂的修罗教主,幽冥圣人竟然给李清明行礼,还口称兄长。这也太匪夷所思了。

  李清明不去搭理冥河,对后土说道:“后土妹子。若想解决巫族症结。你还需去那幽冥血海走上一遭!”

  后土一愣。心中的悸动再次升起,顾不得其他,展开身形就直奔血海而去。

  看着厚土的背影。冥河轻声道:“兄长,这样好吗?”

  李清明道:“这是大道的选择,也是盘古大神遗留下来的使命。后土必须去完成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冥河迟疑了一下,欲言又止。

  “我明白你的顾虑,放心!我可不会让后土轻易陨落!”李清明眸光闪动,脸上泛起难言的温情。

  ……

  后土一路疾行,当到得幽冥血海之时,只见滔天的血海上空,飘荡着无数的凶魂唳魄,那些魂魄无声的嘶吼着,相互撕咬、吞噬着,冤魂恶鬼们苦苦挣扎,终不得出路。自这些魂魄身上,荡起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黑色光波,沿着血浪,直奔向天际。

  李清明站立在后土身侧,温言道:“妹子,你可曾想到了什么?”

  后土神色悲苦,泣声道:“洪荒亿万生灵的魂魄齐齐聚集于此,便是人族的都有数百亿之巨,这些魂魄整日里在血海之上游荡,愚昧的相互吞噬。如何才能够为他们找到合适的居所呢?”

  李清明神色有些冷漠,淡淡的说道:“你可知盘古大神以身化天地,洪荒天地虽成,却并未演化完全。唯独缺了一个灵魂转化、重生之所!巫族乃盘古大神精血所化,秉承天地气运而生。当为盘古大神正统后裔,有责任完善天地,以建灵魂重生之所!”

  后土周身一阵,眼含泪花,道:“清明哥哥,这灵魂重生之所为何?”

  李清明眸中神光一冷,舌绽莲花:“六道轮回!”

  后土闻言,心中如同海浪翻腾一般,无尽的天地感悟轰然砸在心头。

 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,后土从恍惚间清醒过来。神色间虽仍有伤感,却透着股坚毅。

  “清明哥哥,后土已经明了巫族因果。此后再也不能再守候巫族,还请清明哥哥能够护持巫族血脉,不让巫族血脉断绝!”后土神色凄凉,晶莹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,滴落而下。

  李清明神色微动,看着后土说道:“妹妹当真是想好了?”

  后土看着李清明的样子,幽幽的说道:“看来清明哥哥早已知晓了,为何不告知小妹呢?”

  李清明顿时默然不语。

  后土叹了口气,道:“哥哥不说,我也明白!可是我巫族需要这份机缘,需要这一线生机。若是能以小妹一人之身,换得巫族气运不断。即便是化作飞灰,又有何妨!”

  “既然妹妹已经做出决定,那么哥哥自会鼎力支持。”李清明言罢,从储物空间中掏出一枚玉瓶,正色道:“妹妹,这里有一尊亚圣级别的元神化身,乃是哥哥在数个元会之前偶然所得。巫族虽不修元神,但是巫族肉身强悍,当可轻易熔炼此尊化身。待你融入己身之后,便自然明了此间之道!”

  后土颇有些惊喜的接过李清明手中的玉瓶,心中欢喜:“他还是在乎我的,她还是在乎我的!”

  看着陷入欣喜中的后土,李清明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多愁善感了起来,低沉的吟道:“鬼门关,人两双;断桥畔,孟婆汤;彼岸花,三生石;奈何,奈何,今生无缘又来渡;生死轮回,怎渡往昔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