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六道轮回开,地府成

第一百三十八章 六道轮回开,地府成


  阴森森的轮回空间,骤起寒风,雾霄飘渺,浓郁的灰色雾气剧烈的翻腾着,骇人的煞气从拱门之上飘荡而出。

  看着这件先天至宝被李清明毫不在意的抛出,冥河颇有些羡慕的说道:“兄长倒是身家丰厚,如此珍贵的先天至宝,兄长都弃之如敝屣,真是羡煞小弟啊!”

  李清明笑了笑,不理这个闷骚的冥河。又从储物空间中拖出了六件器物,这是一条条颜色各异的长桥。只见李清明大手轻挥,六条桥梁径直洞破了虚空,直连那已然隐去的六道圆盘。

  “六道通达,天地轮转!起!”李清明猛地低叱了一声,无穷的玉清真元疯狂地激荡了起来。灰蒙蒙的阴煞浊气像煮沸的开水一般,剧烈翻滚着。六道长桥闪烁着刺目的光华,将整个天地渲染的流光溢彩。

  “轰!”

  六道起,长桥架!

  第一道为金桥,直连天之道,以升仙或成道,得享长生;第二道为银桥,直连人之道,以之为人,得享人族百十来年岁月;第三道为玉桥,直连修罗道,以转世为修罗族,享修罗气运;第四道为石桥,直连畜生道,成牲畜以抵前世之罪孽;第五道为木桥,直连饿鬼道,以成饿鬼,受尽刑罚,终不得成人;最后一道为竹桥,直连地狱道,以罪孽之身堕入十八层地狱,受万世折磨方可脱劫。

  至此,六道彻底架设完全。天、人、修罗、畜生、饿鬼、地狱,从此各自为政,六道通达!

  几人走近六条桥边,却见一位老婆婆坐在一方小板凳上,正煮着一锅香茶,茶香四溢,让人闻之倍觉清爽。冥河疑惑的看了看后土和平心,上前几步道:“敢问道友,尔为何人?”

  老婆婆见身前有人,只往锅里舀了一碗香茶。递过来道:“黄泉路上辛苦。六道轮回难过,且喝一碗孟婆汤,前尘往事尽皆化为云烟!”

  冥河见这老婆婆满脸皱纹,老态龙钟。再低头看了看递过来的香茶。眉头一拧。扭头看向了后土和平心。

  平心见冥河神色狐疑,轻启朱唇道:“这孟婆乃是大道自然化生而出。其目的是要让诸天生灵忘却今生,投胎来世!这也是用来维持天道平衡的一种手段!”

  冥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道:“若是带着前生记忆转世投胎,确实会妨碍天道运转!”

  “贤弟,如今六道轮回并不完善!你是不是贡献点力量啊?”李清明突然打断了冥河的思路,对着冥河眨了眨眼睛,开口道。

  “哈哈哈,既然兄长都佘得诸多灵宝,那我冥河也不好太过寒酸!”冥河闻言哈哈大笑着,轻甩袍袖。赤红色的道袍抖动了两下,不断的抛洒出一枚枚的黑色尘烟,挥向整个轮回空间。

  只见广阔无比的轮回空间,直接被分成了两部分,万分之一的空间直连洪荒接口,一座万丈断崖拔地而起,无穷的阴煞之气自高山上弥散开来。

  断崖之上,有一处硕大无匹的拱洞。拱洞中冒着袅袅的黑烟,不停地被呼啸的山风吹散,显得深遂无比,诡异得令入胆寒。再看拱洞正中,“鬼门关”三个阴惨惨的大道符文飘然其上!

  再往前看,灰蒙蒙的天穹之下,乃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山峰,山势险峻,奇峰无数,处处直入云宵。李清明见此高山,嘴角咧出一个揶揄的笑意,凌空抓起了一块硕大的石头,三两下削成了一块石碑,并指成剑在其上勾勒出三个大道符文:“度朔山”!

  而那一半剩余的大陆,则直接凌空飘荡。其上一座座的城池拔地而起,高耸的城墙,华丽的宫殿,无不彰显着这些城池的威严。

  冥河看着情景大变的轮回空间,袍袖再抖,飞出一物,却也是桥型。古朴的长桥散发着黑黝黝的光华,阴气浓重。

  冥河轻轻一点,长桥落于鬼门关与虚空大陆得接口处,开口轻吟道:“奈何桥边两相忘,一过奈何分阴阳。奈何桥,起!”

  “刷!”

  长虹闪过,古朴的奈何桥直接将另一端,搭载了虚空漂浮的巨型大陆之上,

  桥下乃是三千黄泉水,鹅毛飘不起,芦花定底沉。

  后土见两位圣人为了地府如此大动干戈,心中颇为感动。忽然降下身形,一步跨过奈何桥。立于另一面的桥畔,然后回头一望,轻轻说道:“三生石,来生望前世生。了却前世,忘却今生。”

  后土言罢一步踏前,赫然留下一块石头,正是那开启前世记忆的三生石。

  看着景色大变的轮回世界,后土仰天长叱:“大道在上,今六道轮回几经完善,当并入大道运转,以全洪荒生灵之道!六道轮回,开!地府,成!”

  此言话罢,洪荒震动,天地功德降世。整个轮回世界的天幕,都被金色的功德海洋所笼罩。

  这些天地功德一分为四,其中有两成的功德直奔李清明的身体而去,李清明微微一笑,抛出乾坤鼎将这两成的功德金云收了起来。有两成的功德降到了冥河的身体之中,两成的功德降到了后土的身上。剩下的四成功德,则直接洒向了轮回空间。

  轮回空间再变,原本灰蒙蒙的阴煞浊气逐渐收拢,遁入了地底。天际开始变得清明,一轮皎白如月的球体突兀的出现在虚空,散发着白蒙蒙的光华,将整做空间都映衬的纤毫毕现。

  平心初时建立的那座城池,在天道之力的作用下迅速变换了形貌。千丈高的城墙猛地拔高至万丈,城门上多了“酆都”两个黑黝黝的大道符文,散发着犹如上古凶兽般的威压,观之令人心悸。

  在黄蒙蒙的功德庆云笼罩下,无数的城池崛起,慢慢的布满了整个轮回空间。阴兵们在城池中进进出出,押送着魂魄前往六道投胎转世。

  自此,幽冥地府正式并入大道运行轨迹。

  “哈哈哈,昔日紫霄宫中客,今朝道门座上宾。后土道友,故人来访,烦请出来相见!”就在众人静静地看着地府的变化怔怔出神时,轮回空间中突然荡起层层声波。

  李清明听道者熟悉的声音,咧嘴一笑道:“出去看看吧,没想到这老几位竟然也来凑热闹了!”

  冥河大笑道:“呵呵,太清道友倒是风趣!”

  “走!远来是客,我等理当出外相迎!”后土神色微动,似乎有些明白了三清为何而来。

  四人微微颔首,化为一道清风消失在轮回空间。

  血海之外依然如故,血海依旧污浊,依旧泛着一股血腥的恶臭味道。只是少了那数万亿的凶魂厉魄,显得有些单调。

  碧空之下,老子斜跨青牛,弟子玄都在左侧牵着缰绳,满脸的淡然之色。在老子右侧的是原始天尊,再往右是通天教主。这三清从开天到现在,一直是形影不离,倒是兄弟情深。

  “清明子见过师尊、师伯、师叔!”李清明初得地府,见到三清俯身便拜。

  精于天道神算的老子,早就算出了地府之事定于李清明有关,所以表现的倒是还算淡然。但是原始天尊和通天的表情就颇不淡定了。

  原始心下虽然震惊,面上却淡淡的笑了笑,道:“清明子,你这小猫熊倒是不安生的很啊!”

  “清明子,怎么哪都有你小子?”通天的语气虽说略显调侃,嘴角却噙着笑意。现在他算是明白了,老子为何会说后土建轮回乃三清之幸了。

  李清明摸了摸光洁的下巴,说道:“师叔说笑了,弟子只不过碰巧来到了幽冥血海罢了!”

  “三位道友,经年未见风采依旧啊!”冥河甩了甩大红色长跑,哈哈大笑。

  对于冥河,三清一直抱着一种莫名的态度。虽然冥河自成圣开始,就一直对三清表达了一种友善的态度。可是生逢洪荒世界,一切以利益为先。搞不准这冥河,什么时候就会在三清身后捅一刀子。故此三清对冥河,一向是若即若离。

  “哈哈哈,道友也是好福缘啊!自此不用再为修罗族的繁衍问题忧愁!”老子打了个稽首,呵呵笑到。

  冥河满脸的笑容,道:“此番还要多谢后土道友慈悲啊,若不然我修罗族当有灭族之祸啊!“

  后土微微一笑,刚欲答话,便听闻远处突然放歌:

  “盘古生前我便生,紫霄宫中得传承。西方须弥得圣位,安享逍遥万世身!”便见西方遥远的苍穹之下金光四射,一袭佛祖长袍的接引与准提,携一青年僧人踏歌而来。

  三清以及冥河脸色一变,这西方两圣一项见便宜就上,此番前来,怕是又要生出什么妖蛾子。不过到底是圣人,如若不上前打个招呼,倒是显得自己小气了。

  “两位道友安好!”

  接引和准提不敢怠慢,赶忙还了一礼,道:“见过诸位道友!”

  李清明双眸盯着接引与准提看了半晌,上前行了一礼,说道:“清明子见过两位师叔!自混沌天外天一战之后,便不曾见过两位师叔。不知两位师叔圣体安否?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