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百五十七章 地仙之祖,镇元子成圣

第二百五十七章 地仙之祖,镇元子成圣

  虚空震颤,功德之气的灌输骤然加速。

  “哈哈哈,幼稚,幼稚!”李清明哈哈大笑道:“鸿蒙紫气虽说称为大道之基,可那不过是个笑话罢了。鸿蒙紫气只不过起到一个加快法则领悟的作用,尔困于亚圣后期之境多年,只差临门一脚,何需鸿蒙紫气?”

  “这,这……”此番见解当真是超出了镇元子的认知,他面色煞白,混身颤抖不已。

  李清明无奈摇头,舌绽莲花,声如钟磬:“镇元子,此刻机缘已至,此时不悟,更待何时?”

  “轰!”

  镇元子闻听此言,只感觉自己感悟天地法则的速度猛然加快。

  属于地书的那一部分戊土法则之力,像刀刻斧凿一般,深深的烙印在元神之上。

  “哈哈哈!”蓦地,镇元子大笑出声,五庄观上空的功德金云,被镇元子吞噬一空。先天三书之一的地书,先天十大灵根之一的人参果树,飘飘悠悠地伴随在镇元子左右。

  “大道在上,因天道有缺,故天地有量劫!今有道祖座下弟子镇元子,愿守护大地,以补天地之缺。地仙,立!”此言话罢,镇元子冲霄而起,天际散去的漫天功德金光竟然再次聚集,铺天盖地而来。比之刚刚的守护人族之功德,还要浓厚无数倍。

  镇元子身上,紫气腾飞数万里,一抹浓郁的戊土之气自其元神之内闪现,转瞬即逝。

  与此同时。天边由远及近的飘来一片,完全由信仰之力构成的乳白色云朵。

  当年在妖族屠戮人族之时,受到镇元子庇护的青华山一脉的人族部落,都在供奉着镇元子。此刻,巫妖量劫结束,镇元子功德圆满,积攒了无数年的信仰之力,全部向五庄观涌来。

  在功德和信仰之力的共同加持下,镇元子多年未动的修为也开始松动。以前在他眼里非常神秘的戊土法则,在这一刻全都为他敞开。多年的积淀。在这一刻瞬间爆发!

  天际忽然钻出一条张牙五爪的金龙。那金龙身形优美,周身鳞甲闪烁粼光,张扬的巨口中,衔着一枚圣人道果。摇头摆尾的直奔镇元子眉心而去。

  “轰!”莫大的威压降临洪荒。镇元子凌空虚立。身周的圣人气势无可匹敌。

  “此后吾为地仙之祖,当永镇洪荒大地!洪荒尚存,镇元不死!”镇元子仰天遥望虚空。放声狂啸。

  洪荒之上,无数的生灵跪伏于地,口中高呼:“镇元子圣人大德,圣人圣寿无疆!”

  而洪荒之上的人族,则是在青华山一脉的带领下,朝着西牛贺州的方向叩拜,同时口中高呼:“镇元子圣人圣寿无疆,吾等恭迎圣人成就地仙之祖果位!”

  此刻,不周山。

  接引与准提脸色铁青,没想到东方竟然又多出了一名圣人,看来想要实现西方大兴的愿望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老子遥望西牛贺州的方向,道:“看来我等尚需去五庄观一行,好恭贺镇元子道友成就圣人之位!”

  原始天尊满含威严的眸子中忽然闪过一抹笑意,只见他对准提说道:“准提道友,如此天地同庆的喜事,何不同去?”

  准提面露愤恨之色,冷哼了一声道:“道祖曾言,玄门之下当有圣人为七。三清道友,女娲道友,冥河道友,还有我等师兄弟二人!这多出来的三尊圣人,后土、清明子、镇元子,难道就真的当为天道所容吗?”

  准提这话却是有些阴狠了,以准提的意思来看,鸿钧门下当有七圣,前者均有鸿蒙紫气。后三者却是莫名其妙的得成圣人,理当为天道所不容。

  李清明不屑的笑了笑,道:“准提,你与接引早已脱离道教玄门,若真论起来,亦不为道祖门下。你一旁门左道之徒,有何资格在我玄门正宗面前指手划脚!”

  “你,清明子,你端得不为人子!”准提的脸色瞬间憋得通红,手指着李清明,气的浑身颤抖。

  “对,你真聪明!”李清明轻笑道:“大爷我本体乃是吞天猫熊,怎么可能是人子!”

  “噗!”准提须发皆颤,仰天吐出一口气闷的淤血,不省人事。

  李清明轻轻抛着手中的乾坤鼎,自语道:“哎,这家伙还是如此的脆弱啊!”

  接引面皮翻腾,扭头就走,只是匆匆丢下了一句:“此间之事已了,众位道友,紫霄宫中见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通天再也忍不住了,仰天哈哈大笑!

  西牛贺州,万寿山五庄观。

  三清等一行七名圣人,站立在五庄观外感慨万千。

  数年前,帝俊仗着妖族的周天星斗大阵,围攻五庄观,险些将整座万寿山彻底摧毁。现如今,万寿山脉,崇山峻岭无数,连亘不绝。山间郁郁葱葱,林木高耸,山涧之中,更是流水潺潺,鸟语花香。各种珍禽销售在山野之间嬉戏奔跑,犹如仙境!

  山巅的五庄观,高高耸起的院墙似蜿蜒的灵蛇,翠绿的瓦块闪烁着琉璃的光芒。无尽的星辰之光从天际飘洒而下,亦有彩虹搭乘的拱桥横贯在虚空中,无数祥云汇聚,灵泉喷涌!

  高大的道观门户之处,有一副天道赋予的大道符文对联,上联书:“长生不老神仙府!”下联书:“与天同寿道人家!”金灿灿的横批盘亘于门楣之上,曰:“与世同君!”

  李清明笑看着这幅对联,道:“天道也搞这些虚头八脑的噱头,狗血,真他吗的狗血!”

  三清中,通天与李清明一向是每个尊卑。听闻此言,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狗血,这和狗血有什么关系?”

  李清明颇有些无语的翻了翻白眼,道:“在这洪荒世界,实力才是硬道理!话说的再满,也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!”

  通天闻言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好了!”原始天尊无奈的瞪了李清明一眼,道:“镇元子道友的这幅对联,乃是天道所赐,哪里轮得到你们妄加谈论,小心天道惩诫!”

  李清明搔了搔头,心中暗自嘀咕道:“天道,它敢吗?”

  “哈哈哈,我就说今日喜鹊临枝头,当是贵客临门!没想到竟然是诸位道友联袂而来,真是稀客啊稀客!”就在李清明想要前去叫门之时,漆红的观门已然大开。

  清风明月两名小道童,有些怯生生地看了众人一眼,齐齐躲到了镇元子身后,露出两对古灵精怪的大眼睛,好奇的打量着众人。

  老子带头,当先走上前去稽首道:“老道恭贺镇元子道友洞破天道桎梏,得成圣位!”

  其余诸圣纷纷有样学样,亦上前行礼。

  镇元子赶忙托住众圣,道:“众位道友却是折煞贫道了!快快里面请!清风,速去取来金击子,敲下二十个人参果,为师要宴请贵客!”

  清风没有答话,只是快速的点着小脑袋,身形似风地往观内跑去。

  “诸位道友请随我来!”镇元子看着清风的背影,无奈的摇了摇头,领着众人行至后院的园子中。

  看着这熟悉的参天巨树,李清明调侃道:“大仙可曾及得当年贫道所说之言?”

  镇元子闻言,细细的想了想后,道:“哦,道友指的是哪句话?”

  李清明仰天大笑道:“当年吾等出得紫霄宫,大仙邀请我等前来观中,品一品人参果。临走之时,贫道曾言‘我若是常来,你那万年才得三十枚的人参果,可就会皆入吾之腹中啊!’大仙可莫要反悔啊!”

  镇元子明显的一愣,旋即笑道:“哈哈哈,道友说笑了!只要不抗走我的人参果树,便是把果子全部予了道友,又有何妨?”

  众圣全都露出会心的微笑,心中暗道:“有多长时间没有如此的放松了,貌似很久很久了!”

  坐在树下的石桌旁,清风将一枚枚笑逐颜开的人参果摆在桌上,便欲退下。

  谁知冥河却一把从桌子上抓了两枚人参果,抛给清风明月,道:“小家伙,再瞪,你的眼珠子就要出来了。拿去吃吧,你们师尊的东西就是师叔的,他不敢拿贫道怎么样的!”

  清风明月显然已经熟悉了冥河的心性,接过人参果就往后面跑去。“嗖嗖嗖”的,小短腿跑得飞快,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踪迹。

  镇元子无奈的摇了摇头,道:“冥河,这俩小家伙都让你给惯坏了!”

  冥河毫无所觉的摊摊手,道:“没办法,谁让你这么多的徒弟中,贫道只单单喜欢这俩小家伙呢!”

  三清与女娲颇有些疑惑地看着镇元子与冥河,旋即想到鸿钧紫霄三讲之时,这俩家伙便同进同出,想必关系非同一般。如此,也便释然了。

  “道友,此番我等前来,除了恭贺道友证道成圣之外,还要带给道友一则讯息!”老子放下手中的人参果,盯着镇元子说道。

  “道兄有何话,但说无妨!”镇元子见老子神色有些严肃,不禁正容说道。

  “也无甚大事!先前师尊曾言,要我等处理完巫妖战后事宜,便赶往天外天紫霄宫!而今,道友亦为圣人至尊,此事道友亦算在内!”老子捋了捋胡须,淡淡的说道。

  镇元子思考了半晌,道:“本以为成圣了,就可以跳出这方天地的束缚,得成自由之身!没成想,似乎进入了一个更大的局!也罢,贫道便与诸位同去紫霄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