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七章 九首龙?九头虫!

第七章 九首龙?九头虫!

  “哼!就凭你?”有巢低哼了一声,手中的后天功德灵宝有巢屋舍,顷刻间飞临九首龙头顶。

  巴掌大的小房子,迎风而涨,闪烁着无匹的金色光华,数不尽的灵气被其疯狂的吸纳进来,兜头将九首龙给扣了进去。

  “哐哐哐!”

  金光灿灿的小房子,在九首龙钻进去之后,就开始疯狂的左右摇晃了起来。

  “哈哈哈,小小的一间破屋子就想困住本座吗?”九首龙在灵宝之中张狂的大叫着,随着其叫声,这灵宝被撑的忽大忽小,大时饱如满月,小时细弱针尖。

  想想也是,能够纵横东海之滨,肆无忌惮的吞噬人族的家伙,会是简单货色?

  “轰!”

  突然,原本小若灰尘的灵宝顷刻间膨胀到了数万丈高下,那鼓囊囊的感觉,似乎随时都要暴裂开来。

  “不好!”有巢脸色苍白,突然惊叫一声,道:“大哥!这畜生的修为堪比准圣中期,我这灵宝无法长时间困住他,你们做好迎击的准备!”

  “轰!”

  一道粗大的龙息宛若一道黑色的山峰,从有巢屋舍中横扫而出,那抹璀璨的幽光划破长空,直袭有巢。

  “有巢小心!”燧人大惊,探手间取出燧人钻往前一划,前方登时烟火冲天,瑞气喷薄。一道灼热至极的火墙顷刻间弥散开来,挡在有巢身前。

  “嗤!”龙息与火墙相撞,刹那间相互抵消陨灭。

  “昂!”九首龙九首齐吟。那恐怖的声波如海浪,直震得人心神颤动。

  四人抬眼望去,只见这九首龙身长约有百丈长,身上鳞片金光闪闪,让人望之很是惹眼。九对巨目如同探照灯一般,闪烁着幽蓝的光泽。周身上下,无不散发着恐怖的血煞之气。

  九首龙舞动着长躯,四爪轻抬,无数的山岭被他从海底拖曳而出,径直甩向了燧人等人。

  “轰!”

  “畜生!”陶纹娇叱了一声。一股颇为恐怖的气息突然爆发。天际突兀的多了一枚七彩的陶瓮,泊泊的混沌之气如同瀑布一般,从陶瓮中喷薄而出。粉碎了真空,截断山岭。阻断其前路。

  “轰隆隆!”

  山岭硕大。却若纸糊的一般。难以经受混沌之气的冲刷,不是被吹的如稻草般飞起,就是被化为灰烬!

  紧接着。七彩陶瓮摇动,碧霞澎湃,如一片宇宙在开辟一般,无穷的混沌之气铺天盖地,构建了一座桥梁,直逼九首龙的头颅而去。

  “大哥!”陶纹娇叱一声。

  “嗨!”燧人爆射而起,直上桥梁。手中的燧人钻烧灼着磅礴的火焰,那火焰呈枪形,锋锐的枪尖绽放无量光,让周遭的海水沸腾,光芒贯冲霄汉。

  九首龙一声暴吼,声音震天动地,激荡的周围浓郁的天地灵气不断跳动!

  接着九首龙九张龙口大开,每只龙首都喷吐出一色光华,最终汇聚在一起,仿佛是扭麻绳一样的相互缠绕,相互追逐,渐渐的化成一个十分玄奥,十分莫测的形态,宛如一个繁复的大道符纹一般。

  猛然,龙吟声爆起,无尽的黑白两色光华,瞬间从那数道龙息交织成的大道符文中爆发而出。

  阴阳之光过后,那九道龙息已经化为一柄长达丈许的硕大剪刀,呈现黑白之色,就像一头恐怖的阴阳龙,张牙舞爪的向着长枪腾旋而去。

  “刷!”热浪喷薄,燧人钻喷吐的火焰长枪,瞬间抵达了九首龙的身前。那恐怖至极的高温,瞬间将空间带出了道道裂缝。

  “哼,雕虫小技!”九首龙轻蔑的笑了笑,九只龙头疯狂的晃动着。前爪操控着大剪刀,猛然往前一划。

  “咔嚓!”两者相交,空间泛起层层波澜,熊熊燃烧的火焰长枪应声而断。

  “可恶!”燧人脸色一变,浑身升腾起浓郁的玉清真元。双手变幻间,无数法诀闪现而出,双眸锋锐,暴吼道:“玉清仙法,紫煞罡风!去!”

  “嗡!”无穷煞风起,腾腾的青芒裹挟着洞破苍穹的力道,席卷向九首龙。

  龙本属水,掌控葵水之力。在这大海之上争斗,这九首龙本就占尽了先机。燧人等若想讨得便宜,怕是难上加难。

  “金蛟,给本座断!”九首龙轻哼了一声。再次抬起前爪,划向虚空。

  硕大的阴阳剪刀,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,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,当头迎向了紫煞罡风。

  “咻!”可惜这次九首龙的算盘算是落空了。风儿无形无质,即便有颜色可循,也无法单凭物理攻击而湮灭。

  “咚!”冷冽的紫煞罡风直接吹向了九首龙的龙躯。一时间,“噗吱”之声不绝于耳,硕大的龙躯顷刻间被吹的皮开肉绽。

  “嗷!”没想到大剪刀会失去作用的九首龙,尝到了恶果。平时仗着剪刀之威,这条恶龙横行东海水域,无人敢摄其锋芒。这也叫他疏于肉身的修炼,那森寒至极的阴煞罡风,却是在此时让九首龙吃尽了口头。那无比凄厉的惨嚎之声,响彻云霄!

  这也是事急从权了,在燧人想来,既然物理攻击以及一些有形有质的攻伐之术,无用,那何不单纯的使用法术攻击。

  还别说,真让他歪打正着了!

  “这家伙除了那把阴阳大剪刀,根本就没有别的能力!有巢,陶纹、缁衣,用法术招呼他!”燧人双眸一亮,大声喝道。

  其余几人闻言,尽皆点头。

  一时间,紫煞罡风、玉清神雷、太阳之火、玄阴煞雷仿佛不要钱似的,疯狂的朝着九首龙砸下。

  “嗷!”悲催的九首龙,根本就没有防备燧人等会如此施为。原本金光闪闪的龙鳞被轰击的焦黑无比,四肢龙爪上光秃秃的,没有一丝光泽。再加上那不断滴血的龙躯,以及同样萎靡不振的九颗龙头。当真是凄惨至极!

  “吼!”九首龙悲吼一声,竟然收起大剪刀,“噗通”一声跃进了深潭中,激起一道滔天的水柱。待水柱落到海面,水雾消散,海面之上哪里还有九首龙的身影。

  “该死的!竟然被他给逃了!”有巢愤怒的低吼了一声,轻抚着手中破损的灵宝,满目的不甘。

  “大哥,难道就叫这家伙逍遥法外吗?”陶纹抹了把发迹的水珠,问道。

  “追!”燧人话音刚落,就直接钻入了海中。

  这出深潭乃是东海不知何时形成的一处深脉河流。很奇怪对不对?为何海底深处竟然会有河流存在?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,由不得众人不相信。

  九首龙钻进水中,本就打着以龙族天生驭水的神通,彻底玩死燧人等几人。

  燧人等四人在海中速度不慢,很快就追上了九首龙。

  感受着身后不断卷动的水波,九首龙大恨,其中一只龙头疯狂的左右晃动着,一道旋风卷起深脉河流当中的谁,带着汹汹的气势迎着四人而去。在海底望去,只见一巨型龙卷风带着滔天的水势,咆哮着迎向四个渺小如蝼蚁般的身形。

  “轰!”

  燧人面色凝重,紫煞罡风瞬间甩出,与那道龙卷风相互碰撞,一声强烈的爆破之声响彻海底,使深脉河流中不断的泛滥,向着外围扩散开来。

  河中,海中数不尽的生灵都遭了无妄之灾,被这股力量冲击而死。

  爆破之后,首当其冲的燧人身上满是细小的伤口,一丝丝殷红的鲜血从伤口中溢出。本就水流通畅的深脉河流,顷刻间就被染的通红。而那九首龙亦是不好过,长长的龙尾直接被炸断,断口处还在泊泊的留着鲜血。

  “嗷!该死的爬虫,竟然敢伤了本座,本座要你们死!”九首龙疯狂的咆哮了一声,在海水中翻腾盘旋着冲向了燧人等四人。

  只见九首龙所过之处,海水之势滚滚而去,一道道海底漩涡被带起,那仿若凌厉水刀似的海水,彻底变得狂暴起来。

  “斗!”

  紧跟在随人身后的有巢裂开大嘴,猛地咆哮了一声道竭,人头大小的“斗”字金色符文骤然漂浮在海中。一枚葵水阴雷从金灿灿的符文中迸射而出。

  深蓝色的葵水阴雷刚刚出得符文,便化为了一顶深蓝色的盖子,罩向了爆射而来的九首龙。陷入暴怒的九首龙根本就没有闪躲,瞬间就被罩了进去。

  几乎是同时,九首龙在入得罩子之后,就翻腾撞击了起来,海底被带起一片波澜。

  “大哥,终究是困不了这畜生多时,我等还是早作决断的好!”陶纹看着光罩中的九首龙,说道。

  “哎!都怪我等学艺不精,若是师尊在此……哎!”燧人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,言语中存在太多的无奈。

  “呵呵,小家伙莫要妄自菲薄!”就在此时,燧人耳边突然想起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  “师尊?”燧人大讶!

  “刷!”众人只感觉眼前一亮,四周的环境已然大变。

  幽幽海面,晴空之下的太阳,散发着无穷的热量,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。

  一袭青色道袍的李清明,微笑着凌空虚立于海面之上,其身侧一个藏蓝色的罩子中,九首龙正张狂的咆哮着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