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十四章 昊天大婚 下

第十四章 昊天大婚 下

  天庭内部缭绕云雾,灵禽飞舞,丹崖怪石,飞瀑如练,峭壁上、绝崖下长有灵芝,绕霞叠瑞。

  这是此番准备举行地婚的赤明和阳天。此刻,不知有多少前来观礼的修士,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聊着各自的话题。

  整个赤明和阳天正中,有一片坐东朝西的方形场地,面积约有十里方圆左右,满铺着赤红色的天蚕丝。在场地正东尽头,摆着一张金丝星辰木的香案,其上镂空雕琢着“天地亲师”四个大道符文。

  香案之上摆放着人参果、先天星辰果、先天蟠桃……等等数不尽的先天灵根、灵果。三支冉冉冒着青烟的定神檀香,插在一尊九凤蟠龙鼎中。

  在香案下首,左右各有两把先天杏木太师椅,古色古香的先天杏木散发着一股沁入心脾的幽香。

  再往下看,在宾客席位,左右各有五只长长的蟠龙尊,上面满铺着一大片柔软似棉的蒲团。蒲团前方乃是一张玉石长桌,长桌上摆放着灵果琼浆、珍馐美味。

  再往后,便是百十来张比那玉石长桌略短的沉香木案,亦是蒲团铺地,满盛着灵果珍馐。

  再往后走,便是普普通通的长桌长椅,其上的酒水之物,与前面案上之物相比,却是相差甚远。

  这整个赤明和阳天的布局,层次分明,把整个华夏神州大地上的势力,细化的层次分明。如此手笔,以北斗小老头那半吊子的认知。根本就布置不出。如此一来,布局之人就呼之欲出了。除了李清明,还能有谁?

  在赤明和阳天的入口处,均是一袭大红色喜袍的孙灵、孙袁以及孙淼嬉皮笑脸的站在那里,高声吆唱着:

  “瀛台仙道,鲲鹏妖师到!”

  “西昆仑西王母銮驾亲临!”

  “阐教蓬莱门下清泉子师叔到!”

  ……

  随着一声声传音,一名又一名的大人物赶来,就是己身未到,也都是派人送来了厚礼。即便各大势力之间,曾经发生过一些不快。但是在这个日子里。也都献上了礼物,争取化解一些旧怨。

  这一日,出入天庭的大人物很多,不光是各族的精锐修士。就是幽冥地府都派来了崔钰来恭贺天帝大婚。这简直就像是一场盛会。各方巨头皆现。纷纷露面。

  “三清圣人老爷到!”

  随着一声高呼,原本静静站立在巨型香案旁的昊天与瑶池,神色一震。快步走了出去,激动的亲自相迎,他们没有想到在这个日子,圣人竟然真的肯赏面儿前来。这真是天大的殊荣!

  而那些修为低下,闻讯而来的散修小道们,更是心中激动的不能自已:“娘的,圣人啊!那可是自开天辟地以来,就站在整个洪荒顶端的人物!而今自己竟然有幸得见圣荣,虽死无憾矣!”

  李清明不知何时出现在赤明和阳天的入口,看着缓步而来的三清,李清明躬身叩首道:“弟子清明子,见过师伯、师尊、师叔!圣寿无疆!”

  见到李清明跪拜,三只猴子自然是紧随其后。渐渐的,洪荒的各大势力,大罗金仙们,散修小道们纷纷拜伏于地,口中高呼:“见过三清圣人,三清圣人圣寿无疆!”

  整个赤明和阳天中,除却昊天与瑶池碍于道祖鸿钧的颜面,不能下跪行礼之外,黑压压的不知多少修士,均都拜伏于地!

  三清身后,跟着各自的弟子。他们有的在天庭任职,三清到时,就直接就跟在了圣人身后。

  老子淡淡的笑了笑,挥手间扶出一股无穷的力道,将众修士全都托扶起而,口中道:“尔等毋须多礼!”

  李清明借着老子的托扶,顺势而起,道:“师尊、师伯、师叔请随弟子来!”

  言罢转身在偷钱带路,将三清引入了最前方的左侧的蟠龙尊上。

  散修小道们,兴奋地偷瞄着三清圣人,心中无比激动。

  ”兄弟,圣人啊!那可是圣人啊!”一名贼眉鼠眼的瘦小修士,紧紧盯着三清圣人,绿豆大的小眼中精芒四射。

  “嗤,又不是没有见过,你激动个毛啊!”旁边的一名长的孔武有力的大汉,不屑地嗤笑了一声,眸中的兴奋之色却呼之欲出。

  瘦小修士双眸放着绿光,期待的看着壮汉,道:“大哥,你以前见过圣人吗?”

  大汉幽幽一叹,道:“哎!那是很多年以前了,当年我还是一只小老虎的时候,曾经无知的想要吞吃通天圣人。通天圣人慈悲,怜我新生,放了我!后来,我才知道他竟然是上清通天教主,悔得我肝都碎了!”

  “大哥,大神,你好牛b!”瘦小修士崇拜至极的看着壮汉,道:“以后小弟我就跟你混了!”

  ……

  “幽冥地府之主,承夭效法后土皇地祗到!”

  “人族圣母,女娲娘娘到!”

  “幽冥神尊,冥河教祖到!”

  “地仙之祖,镇元大仙到!”

  一连数道高声的喝唱,白衣如雪的后土,粉色罗裙的女娲,血红色长袍的冥河,土黄色道袍的镇元子,四名圣人联袂而来。

  “哈哈哈,三清道兄却是比吾等要来的早啊!”冥河哈哈大笑着,整个人就像一朵燃烧的红色火焰,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靓丽的长虹。

  “呵呵!是啊,三位道兄怎生如此急切!”镇元子那如沐春风的笑容,感染了在场所有的修士。

  “好你个冥河!是尔等自己慢了一步,竟然还埋怨吾等早到了,你比那西方的准提还要无耻!”通天笑骂道,言语间毫无圣人风范。

  这也就是深知通天性情的冥河,若是放到别人身上,怕是早就提剑砍人了。

  冥河无奈的一笑,道:“西方那位,吾不如也!“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众圣闻言,尽皆哈哈大笑。

  “哇,这下我东方圣人,全都到齐了!”众修士大哗。

  许多曾参加过帝俊天婚的大能,甚至还浮想起了当年帝俊天婚的场景。这是何其的相似?只是时至今日,物是人非,又有多少人曾记得当年的妖族盛世呢?

  李清明看着酣畅大笑的众圣,突然有种很温馨的感觉。

  李清明从属于自己的蟠龙尊上站了起来,看了看满座的宾客,故意忽略了那空着的两尊蟠龙尊,拍了拍手说道:“好!既然宾客齐至,那地婚大典现在就开始!”

  满赤明和阳天的修士,都清楚东方与西方的矛盾,故此也下意识的不去想那西方两圣。

  可是就在此刻,赤明和阳天的入口处突然亮起了万丈金光,与此同时,蛊惑人心的梵唱亦响彻天际:

  “玲珑舍利超凡俗,璎珞明珠绝尘世。十二连台演法宝,八德池边现金芒。寿同天地言非廖,福精洪波语岂狂。修成舍利名胎息,清闲极乐在西方!”

  漫天的金光顿时满布整个赤明和阳天,一朵朵金色的莲花从虚空中衍生而出。许多修为低下的散修小道,全都目眩神迷的盯着赤明和阳天的入口处,身子不由自主的想要跪伏于地。

  昊天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无比!此次举行地婚大典,除了是想谋划些许功德,剩下的便是想要为天庭拉拢些手下。可是这准提、接引此番施为,明显是抢了昊天的果子,这叫他如何不怒?

  可是怒是一回事,爆发怒气又是另一回事!毕竟不成圣终为蝼蚁,即便他是鸿钧弟子,也打破不了这个不变的神话。

  “哼!准提师叔,接引师叔,既然来了,何不现身一见?”李清明冷哼了一声,属于圣人的元神威压,顷刻间如潮水般涌出,铺天盖地的撞向了那漫天的金光。

  “嗯?噗!”准提闷哼一声,从空间中挤了出来,嘴角还溢出了一丝鲜红的血丝。明显在刚刚的元神碰撞中,吃了暗亏。

  “西方的两位圣人,果然是好手段啊!”昊天强忍着怒气,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嗯?”准提大怒,心中暗道:“被清明子欺压也就罢了,反正也被欺压惯了。你昊天算什么东西?只不过是道祖鸿钧坐下,端茶奉水的一名小童子罢了,竟然也敢对佛爷我冷嘲热讽。是可忍孰不可忍!”

  想到底,准提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当下就聚集起全身的威压,猛然朝着昊天压了过去。

  三清见状,嘴角扬起了一丝不屑的冷笑,心道:”这准提当真是脑子被驴踢了,真当这昊天是泥捏的不成?”

  “哼!”昊天脸色骤然变得难看之际,鼓动起全身法力,手诀掐动间,一座巨型屏障出现在昊天正前方。

  这屏障之上烙印着山川河流,无尽苍穹。高耸入天际的不周山,顶天立地的从屏障中凸显而出。其上古松挺拔,老藤苍劲。其内飞禽走兽,栩栩如生。

  “苍穹印!”准提脸色大变,浑身的气息明显一滞,眸中神色更是惊疑不定。

  就在此刻,昊天狂暴的吼叫了一声,屏障中显化出的不周山,直接压向了准提。

  “轰!”

  “苍穹印!压,压,压!”昊天身上的大红色喜袍飞扬,头上的赤阳耀金冠掩饰不住那绝代的风华。

  李清明似乎又看到了当年在云梦大泽,那风姿卓卓的苍穹老祖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