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十八章 偷入禁地,华胥终受孕

第十八章 偷入禁地,华胥终受孕

  雷泽,这个满蕴着神秘色彩的禁地,于今日被人揭开了神秘的面纱。整片雷泽大地,地势磅礴,如龙横卧。灵气充裕,似真仙圣地。

  华胥继续沿着黄河往前走,却发现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大片松林,一株株的古松,也不知道生长几多年了。那处于松林正中的松木,更是高大、粗硕的吓人,跟一座小山似的。

  令人称奇的是,这高高大大的树王的冠顶上,竟然长满了紫色的小花。扶风阵阵,那深深浅浅的色泽不断的飘落,在苍翠的松叶映衬下,显得异常的魅惑人心。

  “好奇怪的树啊!”华胥满脸惊叹的围绕着树王转了又转,努力的想要截住几枚飘落的小花。一袭绸缎子一样光亮的白狐兽皮裙,在紫色花朵的陪衬下更加晶莹。她兴奋的在树下跑来跳去,追逐着漫天飞舞的花朵,银铃般的笑声,传遍松树林,就像一只可爱的精灵。

  “嗖!”

  忽然一抹白光从华胥背后划过,直接窜上了古树王。

  “谁?”华胥心中一惊,骇得整个人都一蹦三尺高,惊疑不定的看想了高大古松的一处小树洞。

  到底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,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,又碰到莫名其妙的事物,当然会害怕、会心惊。

  时常跟着狩猎队的大哥哥们出入密林的华胥,看得出这树洞很是干燥,也很圆润。圆圆的拳头大小的门户,都给磨的亮倘倘的。一根粗壮的枝杈半堵在洞口旁,可以遮风挡雨。

  “骨碌碌!”

  华胥可以清楚的看到,洞中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既有些怕怕的又有些好奇的,滴溜溜的转动,偷偷打量着自己。

  这是一只小生灵,在空荡荡的雷泽中,竟然有这样一只生灵,这让华胥感到很是不可思议。

  华胥试探着看向了树洞,怯怯地道:“小家伙。出来吧。”

  树洞中的小东西。明显的懂得修行之道,甚至可以说已经修出了妖力。它从这名人族的小女孩的话中,感受到了真诚、好奇以及欣喜。

  它有些怯怯的探出头来,扑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。很是有些底气不足的。伸出一对小爪子握成拳。对着华胥用力的挥了挥。好似在显示自己的强大,宣誓自己不怕她一样。

  华胥被它深深的吸引住了,小家伙长约半尺。浑身白光闪烁,白色的皮毛长而柔顺,简直华顺的有些过分。很明显是一只变异的白鼠。

  华胥试探着对它张开怀抱,白皙的小手甚至还往里勾了勾。

  小东西明显的一愣,那呆萌的表情,看傻了华胥。

  随后,就见这只白鼠呲牙咧嘴的对着华胥做了个鬼脸,一溜烟的下了树王,径直往雷泽南侧跑去。

  “喂,别跑啊!等等我!”什么回家,什么好奇,全被华胥抛诸脑后。她现在唯一的想法,就是要逮住这个小家伙,好好的摸摸他的皮毛。

  华胥在后面追,殊不知那前面的白鼠亦是有苦自知,甚至心下还在暗自咒骂:“杀千刀的本尊,这么卖萌的、装可爱的事情,竟然让我一大老爷们儿做。气煞我也!”

  没错,这家伙就是被李清明,强行化做白鼠之身的子鼠大人。

  至于这雷泽,也是李清明搞出来的。他司职勾陈上宫夭皇大帝,统御万雷。虽说现在天庭并没有多少人手,可是雷之一部硬是人员充足,被李清明一声令下,从妖族给整整拉来了一个族群的部属。

  这个族群名曰雷兽,天生便懂得运用雷系法则之力。雷兽外形狰狞恐怖,其肉身强悍生猛,但却性情温良。他们这一族曾经在龙汉大劫之时,受李清明庇护,逃得一难。因此,当他们的族长听说李清明任天庭勾陈上帝,统管雷之一部。便主动赶到了李清明身前,自愿成为雷部法神。

  千年之前,李清明便打发他们下界,让他们到成纪山附近住了下来。要求他们时常到附近的人族部落中转上一转,还不让他们幻化人身,必须用出本体。

  还好雷兽一族秉性纯良,对李清明也是崇敬有加。若换另一个种族,早就气的骂娘了。

  就像此刻这满含怨念的子鼠一样,就因为他的本体尚算可爱,当时亦只有它闲来无事。便被李清明封住了全身法力,下放到了成纪山脉,好生等候人皇之母的到来。

  数百年的时间,终于让他给等到了!他激动的都快哭了,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。

  可谁曾想,李清明竟然千里传音,让他装萌扮可爱,吸引华胥到雷泽南侧的山谷,去丈量雷兽的大脚印。

  这一瞬间,让子鼠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!

  “杀千刀的本尊,杀千刀的传说!到底是哪个吊死鬼想出‘华胥踩雷泽脚印而孕’的!杀千刀的……”子鼠嘴碎,极尽恶毒的诅咒着开创那则传说的人。

  过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,南侧的小山谷清晰可见。子鼠朝着娇喘吁吁的华胥,轻蔑的摆摆爪子,转身钻入了山谷。

  “可恶的小东西,我一定要抓住你!”华胥小手插腰,娇俏可人的粉嫩面庞上,隐含着怒气。

  这山谷上宽下窄,呈现一个漏斗的形状。华胥刚刚步入山谷,就见山谷当中有四个很明显的巨型脚印,而在巨型脚印上方还漂浮着一团闪烁着七彩光华的云团。

  这个时候,华胥才突然想起进雷泽之前的那抹流光。

  “哦?原来在这里啊!”华胥警惕地看了看山谷四周。“呜呜”的风声从小小的入口传来,在山谷中经过回声,来回激荡。让这原本就光线昏暗的小谷,凭空多了一丝阴寒。

  “吱吱!”突然,两道似嘲讽的叫声,从前方传来。

  华胥定睛看去,顿时气的俏脸通红。

  就见子鼠扭动着屁股,在一个巨大的掌印中来回地跑动跳跃着。细细的小爪子,还不时的对着华胥摇摆着。

  这叫华胥感到无比的羞愤!你道为啥?堂堂风兖部落的少领主,竟然被一个畜生给鄙视了。是可忍孰不可忍!

  “可恶小家伙,别跑!”华胥娇叱一声,“蹬蹬蹬”地跑了过去。忽然,身形一矮,却是掉到了巨大的掌印中。

  这是怎样一个掌印啊,不仅深陷地底三尺有余,而且还硕大无匹。惊奇之下,华胥开始便用她的双足,来丈量这个巨大的脚印。

  当她把一个来回走完的时候,并没有注意到,在她身后的那多云团,慢慢的缩小,径直从华胥的后背融入了其腹中。这团七彩光华,正是被平心送入轮回的伏羲真灵。

  “呼!”华胥猛地呼出一口浊气,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轻了好多。这个时候才想起,方才对自己不断挑衅的那只白鼠。

  当他抬头望去,哪里还有什么漂亮的白鼠,就连凌空虚浮的那团彩光也消散于无形。

  再次寻了半晌无果,华胥微微叹了口气,道:“唉!多可爱的小家伙啊,怎么就让它给跑了呢?算了,现在天色早就晚了,等以后有机会再来吧!”

  言罢,扭头就跑出了山谷,直奔雷泽之外而去。

  当华胥的身形彻底的从山谷中消失之后,子鼠从墙缝中噌噌噌的窜了出来。

  他人立而起,懊恼的拍了拍脑袋,自语道:“坏了!咋就没有了解清楚这女娃的情况,就把伏羲的元灵给投进去了呢!万一,这女娃生活条件不好,那岂不是要伏羲吃一辈子苦!唉,杀千刀的本尊,看来只能再劳累鼠爷我一番了!”

  ……

  当天晚上,华胥先是将黄河边的兽皮衣送去老人家里,而后便蹑手蹑脚的往家里赶去。当然,这么晚的时间回去,华胥自然被其母亲给训斥了一顿。

  当天晚上,华胥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梦中有无数的金色莲花从天而降,天际仙乐喵袅袅,无边的七色光华包围着一个小小的身影,从天而降,径直钻进自己的腹中。

  第二天醒来,华胥便将这梦境告知了其母,那只却被其母笑骂她是陷入了魔障,此事就此不了了之。

  可是随后的一个月里,华胥的反映越来越不对。先是出现恶心、呕吐的症状,后来更是日日疲倦、嗜睡。

  这可急坏了华胥的母亲。

  华胥就在焦躁不安中度过了第一个月,从第二个月月末开始,华胥的腹部就有了明显的凸起。这明显是一副孕妇的样子!

  华胥之母大惊失色,喝问华胥这是怎么回事。

  不知所措的华胥,战战兢兢的将两个月前,偷入禁地的事情告诉了母亲。

  其母亦是不信,认为肯定是女儿在外面偷尝了禁果。可是身为人妇的经验告诉自己,女儿尚是处子之身。这个偷尝禁果的解释无论如何也行不通啊!无奈之下,她只有相信了女儿的解释。

  以后的日子里,华胥足不出户,一日三餐均是由其母亲自送到屋内。

  可是这天地间,没有不透风的墙,华胥不孕而育的事情,还是在几个月之后传遍了整个部落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