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十九章 玄都寻人皇

第十九章 玄都寻人皇

  算不上太大的风兖部落,什么事情都瞒不住。

  很快,风言风语就以华胥为中心,像瘟疫一样传播开来,一传十、十传百,百传千……一直到最后的人尽皆知。

  虽说华胥的母亲乃是风兖部落的族长,素有威望。可是当族人们经过华胥家门口的时候,还是会下意识的观望两眼。有的甚至驻足不前,小声的嘀咕两句。

  这让腹部日渐臃肿的华胥,时常暗自垂泪,感叹自己的多灾多难。

  不过,他们谁都没有发现。在离华胥家百米开外的小树林中,有一只呆萌可爱的小白鼠,在一从灌木中,咬牙切齿地看着这所有的一切。

  没错,正是放心不下华胥的子鼠大人。

  “娘的,这些无知的人族太可恶了!竟然敢质疑鼠爷我的决定!”子鼠恨恨地磨着那对白光闪闪的大板牙,气愤的哼哼道。

  “这小女娃也真是的,他们如此嘲讽都能忍下去!若是鼠爷我,早就抓花了他们的脸了。”子鼠忽然眼珠一转,嘿嘿一笑。闪电般的窜向了风兖部落。

  从这天起,风兖部落的每一户人家当中,每天晚上都会出现一些诡异的事情。

  不是自家的水缸被凿了一个破洞,就是家里储存的食物被啃得一口一口的。搞得整个部落都人心惶惶的。

  不过,这些都和华胥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就在族人的冷嘲热讽,以及腹部剧烈疼痛的双重煎熬中。华胥又渡过了漫长的九个月。人族自出现一来,都是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,就算有例外,也不过是前后几天的事。按理说,华胥就早就应该到了预产期了。可是而今十个月都过去了,她仍就挺着个圆鼓鼓的大肚子,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,这下可急坏了华胥的母亲。

  后来华胥的母亲从游走在部落中的方士口中听说,在距离风兖部落三十里外的一个村落中。有一些巫妖大战时期就留下来的巫人一族的长老。

  他们拥有鬼神莫测的神通。便是游历神州大地的方士们,都对这些巫人族的长老们尊崇有加,赞不绝口。

  华胥之母大喜过望,日夜兼程的跑到了那个名为“小巫界”的村落。特意请村落中的大长老。来到了风兖部落。为华胥医治。

  这大长老身着一袭苍茫熊皮大衣。高有近九尺,看似耄耋之年,却是虎背熊腰。鹤发童颜,看上去精神拨备。

  大长老和蔼可亲的看着华胥,脚下像是跳大神似的晃动着,同时一股股的天地灵气,被大长老手腕上带着的细小铜铃吸引而来,投放到华胥的身上。

  过了约有盏茶的功夫,大长老皱着眉头停止了动作,道:“这位姑娘是不是去过什么诡异的地方?”

  华胥闻言心中一惊,脸上的神色惊骇莫名。

  看到华胥的表现,大长老笑了笑,说道:“小娃子别害怕,你倒是好福气!若是老夫没有猜错的话,小女娃应该是不孕而育!”

  华胥之母有些欢喜的点点头,说道:“大长老,小女之病症可有解法?”

  大长老摸了摸颔下长须,半晌摇了摇头,道:“华胥腹中孩童,乃是大贤转世。天降福缘之人托生此世。首领大人且安心,将来自有分晓!”话罢,转身就出了屋子。

  子鼠从院墙的角落中露出头来,疑惑的看着那名老者,嘀咕道:“什么情况?这老家伙怎么看着这么眼熟?”

  刚刚走到栅门外的大长老,似笑非笑的瞥了墙角一眼,眸中闪过一抹笑意。

  “我草他娘的!”子鼠赶紧一个转身回了洞穴,暗骂道:“吓死鼠爷我了,这老家伙绝对有问题!”

  ……

  此后又是两年过去了,族人们都渐渐有些害怕了,皆以为华胥腹中所怀乃是妖怪,要求华胥把孩子打掉。

  华胥心地良善,再加上作为女子的强大母性,誓死不肯打掉孩子。好在“小巫界”的大长老,出面解释了一番,这才留住了孩子。

  又是几年过去了,“小巫界”的大长老早就回了部落,可是华胥还是没有生产。

  这让族中的老一辈们,认为华胥肚子里面的孩子必定是一个妖孽。数年未曾生产,这已经明显超越了如今人族的认知范畴。

  再加上现今的华夏神州大地之上,妖怪遍地,鬼神满天飞。人族对于神明敬畏,但是对于未知的事情,总会灌以妖孽的名义。

  华胥这下终于崩溃了,她受够了族人们的质疑。她独自出了部落,在靠近雷泽的黄河边上,搭了一座茅草屋,就此生活了下来。

  部落内的族人们知道后,便用高高的围栏,将华胥的茅草屋围了起来,不许他在部落附近寻找食物。

  于是,华胥就自己孤身一人的生活在雷泽外,且身怀六甲,挺着个大肚子,一时间变的孤苦伶仃,回忆往事,时常痛声哭泣。

  远在蓬莱岛的李清明,将这一切都通过子鼠的双眸看在眼里。

  “哎!”李清明放下手中的茶盏,幽幽的叹了口气。

  “清明,怎么了?”倾国倾城的月神仙子望舒,看着李清明那略显阴郁的面庞,心中隐隐一痛,温婉的问道。

  “自巫妖大战之后,早期的人族先民们几乎尽数陨落。人族现在虽然有了长足的发展,但是在人文礼仪上,却是茹毛饮血!可悲,可叹啊!看来这人皇之母,注定了要多灾多难了!”李清明皱了皱眉头,低叹到。

  望舒主动挽起李清明的大手,轻柔的说道:“人族毕竟是一个种族,需要自己的发展!有些事情。不是我等想要改变就能够改变的!”

  李清明快速扭头,亲吻了下望舒洁白的前额,道:“呵呵,我不担心,反正有人会去操心此事的!”

  被李清明偷袭,望舒那娇媚的俏脸,瞬间变得通红。嗔怪地白了他一眼,探出白皙的小手,掐了李清明一把,道:“你这坏家伙。总是没个正形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雷泽之外。华胥自从搬来这黄河之畔已经两日有余。却是颗粒未进,无有食物果腹。

  当天下午,华胥一个人窝在茅草屋中暗自垂泪,慢慢的进入了梦想。

  在梦境中。华胥见到了一位身穿青色道袍。长发披肩的青道人从天而降。

  他只感觉这道士看着好生面熟。却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。

  这道人走进自己的屋子,对华胥说道:“小女娃,你肚腹中的孩儿。乃是人族的大贤者。三年之后自会诞生,此后必有异兽为你送来食物果腹!且自珍重!”言罢,便转身出了茅草屋,踏空而去。

  华胥见状,猛然追出茅草屋。待其出得屋外,却哪里还有那道人的身影,

  心中悲戚的华胥,猛然从梦中醒来。见刚才的种种又是梦境,不禁暗自垂泪。

  突然,她看见不远处的草堆上,放着一枚粉嫩诱人的桃子。

  想到梦中那道士所说的话,华胥迟疑的捡起桃子咬了一口。只感觉肉质甜美,下肚之后便升起一股热气,瞬间贯穿周身。立时觉得浑身暖洋洋的,饥饿之感亦是一扫而空。

  华胥知是有仙人相助,忙向四方叩拜不已。

  她可不知道,在距离茅草屋的不远处,我们的子鼠大人,正疯了似的用大铁棒子磨着大板牙。看那样子,似乎与爪中的铁棍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。

  只听他口中还含糊不清的诅咒着:“他娘的,本尊你这个瓜娃子!明明是属于我的灵果,你非要我送出去!我的蟠桃,我的先天杏果、你个瓜娃子……”

  从第二日开始,每天华胥醒来都能吃到各不相同的,但却无疑列外,散发着浓浓香气的果子。渐渐的,她开始相信梦中到人所说的话。甚至还隐隐希望,见一见那道人口中的异兽。

  位于风兖部落正中的议事大厅中,部落内老一辈的长者们正在商量着什么。忽闻天上雷鸣闪耀,蔚蓝的天空之中紫气东来三千里,一道乳白色的华光,自天际飞来,瞬间就来到了风兖部落上空。

  其中一名丰神俊朗的青年道人,出现在众多的部落长者以及首领面前。

  众人颇有些惊讶的望着空中的道人,风兖部落的首领,也就是华胥之母上前几步,道:“人族风兖部落首领见过上仙。不知上仙驾临我风兖部落,有何事吩咐,还请上仙示下?”

  这道人面色淡然的看了看众人族,道:“吾名玄都,家师太清太上老君!”

  众人哗然,尽皆拜伏于地,道:“风兖部落,恭迎玄都上师!”

  玄都随意的扶了扶手,将众人都托扶而起,降下祥云,问道:“你风兖部落可有奇异之事发生?”

  原来老子当年送伏羲去了六道轮回之后,就不停地掐算了起来。希望算出复习的具体出生之地。

  可是多年的努力,竟然让他仅仅算出了人皇当出世在风纪山脉,却算不出具体的降生地点。故此,才命玄都来到成纪山脉的人族部落中查探。

  华胥之母迟疑了半晌,偷偷忘了玄都一眼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却有一异事!”

  玄都双眸一亮,看着风韵犹存的华胥之母,说道:“是何奇异之事?”

  华胥之母微微沉吟半晌,叹了口气,道:“上师有所不知!我有一女名曰华胥,七年之前因偷入雷泽禁地,感雷神脚印而孕。至今已有七年,却是不见生产……”

  “好,快带我去见她!”刚刚说到这里,玄都的双眸中就骤然爆出摄人的精光,连忙打断了她的话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