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十章 伏羲终降世

第二十章 伏羲终降世

  蔚蓝的天空之上,艳阳普照,朵朵白云飘荡,让人感觉身上暖洋洋的。可是风兖部落,却如陷入了寒冬腊月一般,部落中的老一辈们,一个个面色难看的立在玄都面前,全身冷汗直冒。

  玄都看着这帮老家伙们那风云突变的脸色,就知道事情不对,厉声道:“人族共主当出在成纪山脉,而华胥此时的状况,十有**便是怀的人皇!此事事关重大,尔等岂敢拖延?”

  一众部落中的老者们面面相觑,最终还是华胥之母苦涩的开口道:“不敢欺瞒上师!由于华胥不堪忍受部落中族人们对她的侮辱,一气之下,直接离开了部落,搬到了黄河之畔,雷泽之侧!”

  “嗯?”玄都立时大怒,怒斥华胥之母,道:“你这母亲怎么当的?连自己的儿女都保护不好,如何可以管理好一个部落!依我看,你这首领也不要当了!”

  华胥之母全身疲软的瘫倒于地,失声痛哭道:“上师说得对,我不配做华胥的母亲,我不配做这风兖部落的首领!我不配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多年来积压在胸口的悲苦之气上涌,华胥之母猛地喷出一口漆黑腥臭的逆血,昏迷了过去。

  “首领,首领……”风兖部落的族人们登时大惊失色,慌慌张张的呼唤着华胥之母。

  而那些部落中的长者们,则是“砰砰砰”地叩着响头,悔恨万分的说道:“上师息怒。上师息怒……此均是我等之过,与首领无关。还请上师看在首领多年来为部落操劳的份上,放过首领!我等愿以死谢罪!”

  “哎!”玄都眸中闪过一丝不忍,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尔等需知道,人族共主乃是大贤者转世。先天便有紫薇帝王之气护身,一旦发怒,尔等一个也别想逃!好了,此事就此作罢,还不赶紧带我去寻华胥!”

  一众长者们战战兢兢的站起身来。恭敬地说道:“谨遵上师之命!”

  很快。玄都就在众人的引领之下来到了黄河之畔,雷泽之侧。

  此时华胥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身前的长毛鼠,这长毛鼠抱着一枚硕大的黄皮西瓜跑向了华胥。

  子鼠大人在黄河之畔待的实在是无聊了,所索性直接显出了身形。

  每日上午便拖着灵果来到茅草房中。而后就窝在华胥的房子里。或是玩耍或是睡觉。一待就是一天,晚上就回到雷泽中安睡,日日如此!

  此刻正赶上子鼠前来送灵果。子鼠人立而起。毫不费力地抱着比他的身型还要大上一圈的黄皮西瓜,“噌噌噌”的跑动着。

  不远处的一众人族,看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。心下暗暗惊呼:“我草,这什么情况?那通体白色,彷如精灵一般的小家伙,成妖了不成?竟然像人一样直立而起,抱着将近五斤的大西瓜还健步如飞?”

  跟在众多人族身后的玄都,双眸闪亮无比得盯着子鼠看了半晌,忽然想起了当年妖族屠戮人族之时,那十二只修为通天的巨型妖族大圣。

  虽说那只白毛老鼠比那十一只妖族大圣去得晚了一些,却也救了不少的人族,对人族可是有着天道的恩惠。

  这只白色的长毛鼠,与当年的巨型白毛鼠是何其相似!

  华胥从子鼠的手中接过西瓜,突然瞥见族内的几位长者前来,连忙艰难的站起身来,行礼道:“不知道几位爷爷今天驾临这里,有何要事?”

  为首的长者尴尬的笑了笑,和蔼可亲的说道:“华胥,太清圣人门下的玄都上师想要见你!”

  华胥一愣,心中顿时忐忑不安了起来:“莫不是圣人都不容我腹中的孩儿?”

  “哎!”华胥悲戚的叹息了一声,怜惜的摸着鼓起的腹部,自语道:“我的孩儿,母亲愿与你共生死!”

  那眸中的坚定与决绝,令道心坚似磐石的玄都都为之动容。

  玄都走上前来,却没有搭理华胥,而是先对着子鼠躬身行了一礼,道:“太清圣人门下弟子玄都,见过子鼠前辈!”

  子鼠虽说被李清明封了法力,口不能言。但还是神色倨傲地冲着玄都摆了摆手。那呆萌的样子,简直看傻了华胥。

  而那些风兖部落的人族,则是傻愣愣的看着玄都在那给你一只白老鼠行礼。更令人惊愕的是,那小白鼠竟然还人模狗养的摆着谱。这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!

  华胥见到白衣胜雪的玄都,犹豫了半晌,还是躬身行礼道:“风兖部落华胥,见过玄都上师!还请上师看在我行动不便的份上,免去我跪拜之礼!”

  心中已经笃定玄都就是来除灭她腹中孩儿的华胥,索性也放开了言语,管他敬与不敬,全都见鬼去吧。

  生生受了华胥一礼,玄都顿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,心道:“人皇之母,果然非同凡响!”他却不知,这人皇之母虽说是**凡胎,却日益受体内胎儿的紫薇帝气滋养。这紫薇帝气对普通人无效,却对人族的修道者有一种天然的威慑力!

  玄都将华胥扶起,道:“华胥,你腹中胎儿可是在雷泽之中,感雷神掌印而突然孕育?”

  其实当玄都见到子鼠的时候,就已经知道了这华胥就是那人皇之母。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他特意再次问了出来。

  华胥坦然的点了点头,道:“上师明鉴!可是,他不是妖孽,他真的不是妖孽!

  慈母之心,人皆有之。

  华胥虽然不明白为何会突然怀孕,可是她并不想自己的孩子被族人们称之为妖孽,被族人们消灭。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,保下腹中的胎儿!

  玄都看着华胥那平静无比的表情,突然感到一股深深的悲哀。他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自然,他并不是妖孽!非但如此,他还会是日后我人族的共主,我人族的人皇!”

  华胥登时有些错愕,不知所措道:“上师莫不是在诓骗华胥?”

  玄都颇有些苦笑不得的说道:“自然不会!人教教主太清圣人亲自所言,岂会有错?此后你就安心在的此地休养,将腹中胎儿生下来。日后自会有人前来接引人皇,传下人皇印玺。我人族大兴之日,当近在眼前!”

  周遭的人族,全都小心翼翼的盯着华胥看,似乎生怕华胥出事一般。

  “好了,诸事已毕!贫道就在这黄河之畔寻一处居所,尔等各自回部落去吧!不过尔等要记得看顾好华胥,万不能让其出事!”玄都忽然看了看身后的一众人族,说道。

  “不敢违背上师之命!”众人族齐齐相视一眼,躬身说道。

  “好了,尔等退下吧!”玄都挥了挥手,腾空而起,自寻住处而去。

  而子鼠呢,不知从那里又掏出了大铁棒子,“嗤嗤嗤”地磨着大板牙,口中含含糊糊的自语道:“这娃子,硬是要得!”

  从此之后,华胥就这样一直安静的住在黄河之畔,静心的等待着自己腹中的小生命的降生。

  而玄都亦时不时的来到黄河之畔,探望华胥。

  从玄都与华胥的交谈中,子鼠发现这小女娃不仅性格纯真善良,而且很有想法。相信若是日后华胥之母将风兖部落交到华胥手中,风兖部落一定会有长足的发展。那样的话,更有利于伏羲的人皇之路。

  很快的,华胥梦中那名道长所说的三年之期就已经到了。

  这天傍晚,华胥吃了枚硕大的仙杏之后,就慵懒的坐在茅草屋外,看着夕阳的余晖发呆。

  子鼠亦懒洋洋的趴在华胥的身侧。虽说被李清明封印了法力,令他有些蛋疼,但是他现在突然很享受生活,甚至有些乐不思蜀。

  “啊!”突然华胥痛苦的惊叫了一声,抚摸着圆鼓鼓的肚子,俏脸煞白。

  “嘎?”子鼠一惊,噌的跳起身来,焦急的围着华胥转起了圈。

  恰在此刻,玄都驾祥云自东方而来。看到此景,眉头先是一皱,旋即狂喜道:“终于要生了!”

  可是这问题也紧跟着来了。华胥此刻仍是完璧之身,若想诞下麟儿,却是要先受破瓜之痛。到时候自身先天阴气外泄,外界先天阳力涌入,两相叠加,纵然是华胥那长期受灵果滋养的身体,亦是会承受不住狂暴的灵气波动,爆体而亡。

  玄都在天上冥思苦相,而子鼠那边可是急的要骂娘了。他“吱吱”的鸣叫声,显得很是狂躁。

  “轰!”

  忽然,一团灿金色的光华,自华胥的腹部腾空而起。

  那光华中满蕴着蓬勃的生机之力。只听见“哇”的一声婴儿的啼哭之声响起,一名小婴儿从金光中显现而出。

  见这小婴儿生来便是人首蛇身,双眸闪亮,眉毛浓密,看上去神采奕奕。只是令人略感惊异的是,这婴孩生下来居然怀抱着一把巴掌大小的琴。

  在婴孩露出身形的的那一刻间,黄河之畔的天空之上,突然霞光大作,异香腾空,神龙东来。

  风兖部落之中的族人们,曼联震撼的抬头望天。

  他们何曾见过这等异象?

  在这一刻大家都明白了过来,华胥所怀的孩子哪里是什么妖孽!分明印证了玄都上师之言,乃是大贤转世!他们纷纷拜伏于地,不断的朝着雷泽的方向叩拜。

  远在东昆仑山三清大殿中的老子睁开双眸,淡淡的笑了笑到:“看来我这把老骨头,是时候动一动了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