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十二章 庖栖与网

第二十二章 庖栖与网

  五年之后,风兖部落。

  有意把庖栖培养成接班人的华胥之母,在两年之前就开始要求庖栖出席部落中的重大会议。

  这一日,阳光明媚,秋高气爽。

  伏羲正站在自己的外婆身边,听着族内的长者们,不断的讲述着这断时间部落中的大小事务。

  “首领,这断时间又有两个小型部落来到了我风兖部落。我风兖人口日益繁多,家家已经到了食不果腹的境地。”一名蓄满白须的老者,沉吟了半晌,开口说道。

  一直站在华胥身后的庖栖一愣,说道:“部落内的猎人们不是常常日出而劳,日落而归吗?怎么会窘迫到了如此地步?”

  长者苦苦一笑,道:“少首领有多不知!这附近的山岭中,小兽早就已经猎物可猎,而若想要猎捕到那些大型的野兽,每次都需要出动数百的青壮年,而且还要损失过半。长此以往,部落当中青壮年死伤殆尽,如何为继生存?”

  华胥之母闻言,道:“我风兖部落临近黄河,这条大河生生不息,纵使打猎凶险,捕鱼也是好的啊。”

  “捕鱼虽无凶险,但是鱼类躯体过于滑溜、娇小。不能足够我风兖部落的食用,而用鱼叉捕鱼又太过缓慢,我等亦是无法啊!”老者长长的叹了口气,言语间颇多无奈。

  庖栖闻听此言,眉头紧皱。

  是夜,月华初上。

  庖栖一个人来到了黄河之畔。静静地望着湍急的河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“咳咳!”

  忽然一声轻咳响起,庖栖回头一看,却见一名身着一袭苍茫熊皮大衣,身高九尺的耄耋老者,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身后。

  庖栖登时吓了一跳,再怎么说自己也有着即将踏破虚空的修为。这老者既然能够无声无息的来到自己身后。那就说明这老者定然有着高深的修为,如何使他不惊?

  庖栖平息了下心情,恭敬地对着老者行了一礼,道:“风兖部落庖栖。见过前辈!”

  “咳咳!”老者轻咳了两声。说道:“老头子我可当不起前辈之称!我只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东西罢了!”

  庖栖苦笑不得的摇摇头,道:“前辈又何必欺我呢?以前辈的修为,莫说百年了,就是再活千年都绝无问题!”

  老者不置可否的摇摇头。看似随意的问道:“小娃娃。大晚上的不休息。来黄河之畔所为何事啊?”

  庖栖没有想到老者会有此一问,沉吟半晌道:“现在,我人族打猎多是徒手或者凭借石棒、石锤等兵器。可是在与野兽的的战斗中。难免会遇到那些大型的兽类。这些兽类,往往需要我人族付出几十条族人的性命,才可以成功杀死或捕获。而这河中的鱼儿,身形娇小且顺滑,就算是依靠石器都越来越难以捕捉。我在想,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将这问题解决呢?”

  老者淡然一笑,道:“小娃娃,也不用你去打猎,你想那么多做什么?”

  庖栖呼吸一滞,豁然扭头,盯着老者看了半晌。浑身上下的威风不动,气势如山岳一样沉稳,激荡不已的浑身皇者之气勃发。他怒声道:“我等身为人族,自当为人族的发展,贡献一份力量。纵然是身死,亦无憾矣!“

  “哈哈哈,好一个纵然是身死,亦无憾矣!”庖栖话音刚落,老者就哈哈大笑起来。其声音清亮至极,澎湃的血气直冲霄汉。同时,一股浓郁的玉清仙气将这老者给包裹了起来。

  “咝!”庖栖倒吸一口凉气,这究竟是何人,竟然拥有如此威势?莫非是族中的先辈不成?

  当仙光散尽,露出了里面的人儿。

  只见其一袭**长袍,紫色华冠将满头的黑发,牢牢的束缚在脑后。两道剑眉之间,一抹紫色的闪电印记,熠熠发光。

  庖栖突然想起部落内那古老传承的时刻。这道人的装扮的青年,与圣父李清明的摸样一般无二。!

  一念及此,庖栖大惊失色,俯身就要下拜。

  不过未曾下身就被李清明托住了,他微笑着上下打量了庖栖一番,道:“庖栖,不错,不错!”

  庖栖手足无措的看着李清明,道:“不知圣父驾临风兖,有何要事?”

  李清明哈哈一笑,道:“其实贫道在数年前就曾经与你有一面之缘,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!”

  “啊?”庖栖一愣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  过了半晌,庖栖小心翼翼的看了李清明一眼,忽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道:“求圣父赐下法门,解我人族之厄!”

  李清明似乎早就防着他这一手,在庖栖下拜的一瞬间就跳到了一旁。随后单手扶起庖栖,道: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何必讲求那么多礼节呢!”

  随后,李清明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大树,道:“你须知人族的智慧和不屈的意志力,乃是登临华夏神州百族之巅的关键。至于人族此刻面临的问题,解决之法当在此树之间!”言罢,身形虚晃,消失不见。

  “圣父!”庖栖有些迷茫的看着李清明.消失的地方,旋即神色坚定的走向了那株大树。

  这大树生的粗粗壮壮,其上的枝叶更是苍翠欲滴。只是在某些照不到阳光的地方,有些白丝丝的东西,在月华的反射下熠熠放光。

  “嗯?这是什么?”庖栖眉头一皱,上前几步细细看了起来:“蜘蛛网?”

  “哈哈哈哈,我明白了!”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庖栖骤然哈哈大笑起来。丝毫不顾此时正是夜间,扭身就急匆匆的跑向了山林。

  要知道,夜间的山林才是真正凶险的所在。许多凶狠的野兽都是夜间出来觅食。看来,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!

  “吼!”

  “嗷!”

  “咝!”

  果然,不远处的山林中很快就充满了疯狂的咆哮声,整个山岭似乎都活了起来。受惊的飞鸟,扑楞楞的闪动着翅膀,成群结队的从树冠上飞掠而起,惊疑不定的望着热闹非凡的山林。

  当月下枝头,日上眉梢。衣衫褴褛的庖栖带着满脸的喜色,拖拽着无数的藤条从山林中奔了下来。

  来到那株大树之下,庖栖先轻轻捋了捋藤条,而后就仿照着蜘蛛吐丝织网的步骤,开始耐心的编制了起来。

  也就过了半柱香的时间,庖栖就织成了一张约有数十丈长宽的大网。他将那些剩余的藤条,一网给兜了起来,随后就兴高采烈的回了部落,直奔议事大殿。

  此刻,族中的长者们,正在议事大殿中唉声叹气的发着愁。昨天又接受了一个小部落,这叫部落中的食物,再次见底。

  而我们的子鼠大人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,竟然破天荒的来到了议事大殿。此刻,他正靠在门槛上抱着竹子狂啃!

  “娘,外婆,我找到解决食物问题的办法了!”大老远的,庖栖就扯开了嗓门大吼了起来。

  这仿如狮子吼的今吼叫声,吓得子鼠猛地打了一个激灵,口中刚刚嚼碎的竹子全都喷了出来:“我擦你个瓜娃子,叫个屁啊!你想吓死你鼠大爷吗?”

  众风兖部落的长者们,早就习惯了子鼠的语出惊人。可是当他们见到满身血污,显得狼狈不堪的庖栖的时候,还是震惊的无以复加。

  风兖部落的首领,也就是庖栖的外婆大惊失色,连忙上前,心焦无比地打量了庖栖半晌,道:“栖儿,你这是怎么了?为何弄得如此狼狈,还有这些血迹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庖栖混不在意的挥了挥手,兴奋的指着手中藤条编织而成的巨网,道:“外婆,你看这是什么?”

  “这是?”闻听庖栖之言,众人全都围拢过来,盯着那张巨网细细打量个不停。

  瞅着那一帮老头老太太们,在那里满脸疑惑的指手画脚。子鼠不屑的一笑,道:“切,你们难道就没见过蜘蛛网吗?”

  “蜘蛛网!”众长者们闻言全身一震,眸中渐渐亮起精芒。

  其中一名长者哈哈大笑,道:“若是拿此物铺展开来,放在浅水口,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,就可以捕到肥美肉嫩的鲜鱼?”

  “何止于此啊!我等还可以用着藤条多编织一些大网,等我们入山围猎野兽之时,若是以此网兜住,想必定会马到功成!”另一名长者亦是开口说道。

  庖栖虽然心情愉悦,可是他并没有众人那么盲目。而是从容的说道:“众位爷爷、奶奶莫急!此物刚刚制成,尚未试练效果!今天日头刚刚升起,何不就用此物围猎一天,看看到底效果如何,可好?”

  众长者纷纷点头附和道:“少首领说得对!”

  于是,整个部落都动了起来。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涌入山林,用石刀切割藤条,带到部落中编织成巨网。而后交与另一波经验丰富的中年人,由他们去捕捞河鱼,围猎野兽。

  很快,忙碌的一天就过去了。

  当夕阳西下,部落中的狩猎团队也回来了,他们全都满载而归。

  狩猎队的队长,是一名孔武有力的中年汉子。他兴奋的拖曳着手中的野猪,道:“少首领真不愧是神人转世!依靠这些巨网,今天一天的收成,足够整个部落吃三天而有余了!”

  庖栖微微一笑,轻呼了口气:“我人族,终究脱离了食物之厄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