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十三章 天道之下有生机,切勿赶尽杀绝!

第二十三章 天道之下有生机,切勿赶尽杀绝!

  随着“网”的发明,风兖部落变得日益强盛,在人族中的名声也越来越大。而方圆百里内的部落,风闻庖牺乃是圣人弟子,而且是上天注定的人族共主之后,便纷纷迁来风兖部落,与其合并在一起。

  而华胥之母亦是慢慢放权到了华胥与庖栖手中。

  华胥原本想要将部落中的权力全部放给庖栖,可是却被庖栖以年龄尚小,不足以担当重任的理由给挡了回去。甚至还连其外婆给他的一切权力,都推到了华胥的身上。这叫华胥感到无奈的同时,又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后来随着庖栖的年龄慢慢增长,方圆千里内的所有人族,亦被风兖部落纳入了管辖范围。伏羲已然从翩翩少年郎,成长为了英气勃发的青年。

  在这成长的几年中,庖栖见族人们身上的兽皮衣,有时候并不能很好的御寒,便用动物的骨头磨成了骨针,以动物的筋做线,将兽皮衣紧紧地缝制在一起;他见族人们,用绳记事的方法,不能很好的记录发生过的事,便又创造了一种简单的符号来记录过往之事……

  最终,庖栖难敌母亲的絮叨,从华胥手中接手了部落。

  这些年来,风兖部落中食物丰裕,族人们的生活也开始殷实富足起来。食物有的时候根本就吃不完,甚至是有些浪费。

  庖栖看到此景,顿时感觉心中像是压了块大石头一样,沉闷不已。他不明白为何自己会有这种突如其来的压抑感。

  他跑到了母亲在雷泽之外的茅草屋。轻轻叩响了房门。

  “咚咚咚!”

  “吱呀”一声轻响,房门打开。二十多年未曾生长半分的子鼠,不满的看着庖栖,道:“庖栖,你小子不在部落内处理事物,来这雷泽之侧有何事?”

  庖栖看着眼前的子鼠,心中感慨万分。多年的相处中,他可是相当了解这长毛鼠。谁能想到子鼠这小小的脑子中,竟然蕴藏着海量的天地信息?天文地理、精石草木,世间万物似乎没有他不知道的。

  庖栖对着子鼠深深鞠了一礼。道:“子鼠前辈。近日来庖栖总感觉心口压抑、沉闷,总感觉忘了点什么东西。不知这是何故,特来请教!”

  子鼠微微一怔,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精芒迸射。半晌之后。幽幽开口道:“庖栖小子。不是鼠爷我不告诉你!而是有些事情。不能从我口中说出!”

  庖栖一愣,旋即再次行礼道:“还请子鼠前辈告知!”

  子鼠看着庖栖,突然想到老子当年赠与华胥的三只檀香。开口道:“庖栖,当年你出生之际。你之师尊太清圣人却是留下了三支檀香,言道你若是有解决不了的问题,可点燃那檀香。此事的个中缘由,你可以去询问太清圣人!”

  “多谢前辈提心,庖栖这就前去请教师尊!”庖栖哪里知道这事,闻言大喜。再次朝子鼠行了一礼,转身就走。

  “唉,我说,别走啊!”子鼠郁闷的看着庖栖越走越远的背影,愤愤地说道:“这杀千刀的,活该你白跑一趟!谁叫你不听我说完就走,那檀香就在茅草屋里供着呢!”

  果然,过了约有一炷香的时间,庖栖又匆匆赶了回来。

  子鼠戏虐的看着庖栖,满嘴跑火车的说道:“瓜娃子,白跑了吧!告诉你,以后改掉你毛毛躁躁的性子,如此性情如何管理好人族!”

  庖栖惭愧的羞红了脸,道:“前辈教训的是!庖栖此后定会戒骄戒躁,不负前辈的期望!”

  子鼠踱着四方步,慢悠悠的走进了院子,没好气地说道:“还傻站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?”

  估计整个华夏神州大地,敢如此和未来人皇说话的,我们的子鼠大爷是独一份。不过这也和李清明有些关系。毕竟这十二地支乃是自李清明的灵魂当中分裂而出,子鼠的一切作为作为,甚至所想,李清明都一清二楚。

  要不然给子鼠八个胆子,都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呵斥庖栖。

  庖栖尴尬的笑了笑,匆匆跑进了茅草屋。先是对着屋内石案上的老子石刻,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跪拜礼。随后便捻起一支檀香点燃之后,静静的等待着老子的到来。

  没过多久,屋外传来阵阵仙乐,屋内却是异香扑鼻。一袭阴阳道袍的老子幻影,从石刻中踏步而出,慢慢出现在了庖羲的面前。

  “弟子庖栖拜见师尊,师尊万安!”庖栖对着老子幻象恭恭敬敬的叩首道。

  老子微微一笑,道:“徒儿免礼,此番唤为师前来所为何事啊?”

  庖栖便将最近心中的压抑之感与老子详细到来。

  半晌之后,老子叹了一口气,道:“徒儿,你心中的压抑沉闷之感,乃是天道警示!”

  “嗯?”庖栖皱了皱眉,道:“天道警示?”

  老子点了点头,道:“想必你曾经听说过,多年前人族曾经险遭灭族之祸!你人族而今疯狂的捕猎野兽、鱼儿,却是与当年的妖族屠戮人族之行为,一般无二!天道降下警示,却是告知尔等。天道之下当有一线生机,切勿赶尽杀绝!”

  庖栖闻言周身巨震,只觉得耳畔响起震天轰鸣,脑际混乱一片,种种画面纷沓而至。有无数的妖族手持兵刃,在人族之中肆意劈砍;有数不尽的举行猛兽死在巫族手中……

  老子叹了口气,口中快速的念动着清心决:“清心如水,清水即心。微风无起,波澜不惊……”

  良久,庖栖睁开双眸,只是那眉宇间似乎多了点什么特别的东西,让人很难琢磨。

  “谢师尊!”庖栖盯着老子老子看了半晌,最终还是恭恭敬敬的跪地叩首道。

  老子眸中精光爆闪,最终化为了一抹赞赏。他微微摆手,深深的看了庖栖一眼,道:“庖栖,你日后当为人族共主,且好自为之!”

  庖栖周身一震,道:“弟子庖栖,谨遵师尊之命!”

  老子淡淡的笑了笑,化为了一缕青烟,消失不见。

  见庖栖出得茅草屋,子鼠晃晃悠悠的走上前来道:“庖栖,这天道之下终有一线生机。莫走妖族的老路!”

  庖栖一愣,眸中射出复杂的神色,最终化为一声深深的叹息。他向着子鼠躬身行了一礼,道:“庖栖必不负道友厚望!”

  言罢,转身消失不见。

  子鼠从他称呼的改变中明白了些什么。他望着庖栖的背影,大眼睛中再也没有了先前的轻浮……

  回到部落中,庖栖立刻召集部落内所有的长者齐聚议事大殿。

  庖栖坐定大殿正中,满脸肃容地向部落中最年长、也是最具智慧的长者华丰,说道:“华丰爷爷,近几年来我风兖部落的族人们过的如何?”

  华丰眉开眼笑的说道:“自然是好,人人吃得饱,穿得暖!”

  庖栖自嘲的笑了笑,道:“华丰爷爷此言却是有些小觑了我部落内的族人们。如今,我部落的族人们岂止是吃得饱,穿得暖,简直是日日歌舞,年年有余啊。”

  华丰从庖栖的话中,听出了明显的嘲讽之意,连忙不解的问道:“首领,而今我部落人口众多,族人们生活富裕,这有什么不好吗?”

  庖栖盯着手中的陶杯看了半晌,叹息了一声道:“华丰爷爷可曾听闻过当年妖族屠戮我人族之事?”

  华丰脸上闪过一抹痛楚,点了点头,道:“首领所言之事,华丰自然听闻过!那次的屠戮,险些使我人族面临灭顶之灾!”

  庖栖继续道:“当年我人族人口何止亿万,同样被妖族吞血食肉。而今我等疯狂地围猎山林、捕杀鱼儿,与当年的妖族的行为是何其相似尔?我人族数量庞大,且绵延不息,仅仅依靠着黄河中的鱼儿,以及越来越少的山林野兽,如何能够让人族兴盛?我等风兖部落的族人们天天打渔,日日围猎山林。若日后山林之中再无野兽,黄河之中再无鱼儿,我人族该当如何?”

  “这……”华丰等一众族中的长者们,听闻庖栖此言,尽皆全身冷汗直冒。华丰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,焦急的问道:“首领,这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  庖栖见众人全都神色紧张,不禁轻笑道:“我等现在已经吃喝不愁,能松就松些!此后族人们去黄河之中捕鱼,若是捕道身怀子鱼的,便放它们归去,那些小鱼也尽数放掉。而那些山林中捕捉到的,吃不了的山鸡、野猪以及其他性情温驯些的小兽,便全都圈养起来,等到缺少食物的时候再食用。如此一来,不仅不必担心会食无可食,又储存下了食物。岂不是一举两得之事?”

  众长者闻言,连连点头道:“首领所言在理,我等这就吩咐下去!”

  就这样,取大鱼而放小鱼,圈养山鸡、野生小兽而食,风兖部落终于在几年之内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富有部落。

  风兖部落的人们也不用再为食物发愁,渐渐的方圆万里范围内的部落,闻听风兖部落庖栖之大能,生而有圣明,是以纷纷举族来投!

  如此,风兖部落日益强大,名气渐渐的往其他三大部洲扩散而去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