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十五章 人婚立

第二十五章 人婚立

  第二天一大早,庖栖就跑到了给傲罗部落安排的屋舍中。教导他们怎样结网,怎样以字符急事,甚至就连自己的音律之道都倾囊相授。

  可是当他准备将圈养之术教给他们的时候,却惊奇的发现傲罗部落中的每一个人,似乎都可以很好的将野猪、山鸡以及更难驯化的野牛,给收拾的服服帖帖。明显比风兖部落做的好要好。

  这不禁引起了庖栖的好奇心,他来到傲罗身前,行了一礼道:“傲罗族长,我见你这部落当中,几乎人人都会圈养之术,不知是何人教导?烦请族长大人引荐一二!”

  傲罗闻言,哈哈大笑道:“首领不是早就已经见过了吗,怎么还来相问?”

  庖栖一愣,不解地说道:“不知傲罗族长所言何人?”

  “正是小女华凌!”傲罗止住笑意,满怀骄傲的说道。

  “是她?”庖栖恍然大悟,若非此人,还真想不出这部落之中还有谁有如此能力。

  “爹,你们在聊什么呢,这么开心?”这也是说曹操,曹操到。刚刚谈到华凌,她就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  庖栖闻听此言,不禁扭头看向了华凌。

  看着眼前那丰神俊朗的青年,想到昨晚梦中的情景,华凌不禁心中一荡,俏脸瞬间变得通红。慌慌张张的对着庖栖行了一礼,道:“华凌见过庖栖首领!”

  庖栖被华凌那娇羞的模样惊呆了,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华凌看了起来。哪里还有心思去听得她说些什么。

  “首领,首领?”傲罗见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轻轻推了推庖栖。

  庖栖这才“啊”的一声清醒过来,颇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,道:“你刚刚说什么,傲罗族长?”

  傲罗眸中划过一抹笑意,道:“我刚刚在说,我想把小女下嫁给你,不知首领大人意下如何?”

  “爹!”华凌没想到父亲会有此一说,不依地跺了跺脚。那甜得发腻的声音。令庖栖骨头都酥了。

  想到昨晚梦中的场景。庖栖不禁再次看了看华菱,见其虽然神色娇憨,却罕见的露出一抹欣喜与期待之色。便扭转过头,对傲罗说道:“若是傲罗族长真有此意。那庖栖亦有娶华凌之意!”

  “啊?”傲罗大喜过望。原本只不过是一句玩笑话。没想到却成为现实,这令傲罗很是欣喜。

  再看那华凌,早就已经“嘤咛”一声跑出了屋舍。

  “瓜娃子。还不快追?”子鼠似幽灵一般的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,嬉笑着对庖栖说道。

  庖栖虽然恢复了部分前世的记忆,但是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,他完全就是一个爱情白痴,哪里懂得女孩子的心思。此时闻听子鼠之言,嘿嘿笑了两声,这才追了出去。

  “人婚,嘿嘿,人婚!”子鼠掏出大铁棍,磨着大板牙,嘴中喃喃自语。

  这一日,天际万里无云。整个风兖部落都张灯结彩,处处透着喜意。

  几天前,伏羲从上门提亲、订婚一直到下聘,近乎神速的完成了所有大婚的准备工作。这些繁复的礼节,在华夏神州大地上的人族部落中,是从未曾有过的。

  而首领庖栖大婚,自然是整个部落的喜事。

  成纪山的某一处山崖上,庖栖与华凌相依而立。

  “凌儿,你此时反悔尚来得及!”庖栖抚摸着华凌那略微泛着红芒的长发,柔声说道。

  “那栖哥哥你后悔吗?”华凌两只小手交叉在一起,显示着其内心当中的不平静。

  庖栖淡淡的笑了笑道:“就算不为了我自己,我也要为整个人族着想。所以我不后悔!”

  “嘻嘻!”华凌狡黠的笑了笑,手中光华连闪,出现了两根长长的檀香。她拉着庖栖的手,将一根檀香郑重其事的放到他手中道:“栖哥哥,我站在此处,你去到另一端的山崖之上,同时点燃手中檀香!若是两烟相合,便注定了你我之间乃是天定姻缘。若烟不相合,你我之间便解除婚约,你看可否?”

  庖栖哑然失笑,道:“两崖之间相隔数十丈。而且山风虽然细微,却足以吹散这檀香之烟,两者定然不能相合。凌儿,莫非你后悔了不成?”

  华凌固执的轻摇螓首,道:“哥哥莫非是不信你我乃是天定姻缘?”

  “好,都依你便是!”庖栖无奈的摇摇头,手中抓着檀香一跃数丈,直接跳到了悬崖对面。

  华凌看着庖栖,道:“栖哥哥,点香!”

  庖栖无奈的点点头,屈指轻弹,檀香无火自燃。

  袅袅的淡紫色烟尘,起先是直冲霄汉,而后竟然不惧山风,缓慢而坚定的向着两崖正中间前行。不到盏茶的功夫,两缕紫烟,一化神龙,一化紫凤,奇迹般地缭绕到了一起。一时间龙吟凤鸣,好不壮观!

  华凌兴奋的挥动着小手,道:“栖哥哥,你看!”

  庖栖盯着眼前的异象,眸中精芒爆闪,半晌叹息道:“看来你我之间果真是天定姻缘。我二人当结为夫妇,以正人族婚娶之风气,定天地之人伦!”

  混沌天外天,娲皇宫中。

  女娲招来了小凤儿,道:“凤儿,你去神州大地一趟。此刻风兖部落人皇即将大婚,你代我送上一份礼物,以表我之心意!”

  “是,娘娘!”小凤儿一听可以去神州大地,登时兴奋的双眼冒光。

  东昆仑山,三清大殿。

  “大兄,却是要恭喜你了!”一袭玄色道袍的通天笑嘻嘻的看着老子,言语中颇多调侃之意。

  原始瞪了通天一眼,皱眉道:“大兄,庖栖乃是你之弟子,弟子大婚,师尊焉有不去之理?”

  老子无奈的看着这俩兄弟一个唱黑脸,一个唱白脸,颇为无奈。

  ……

  平育贾弈天,凌霄宝殿之上,昊天单手托着脑袋,看着下面的群臣,道:“而今天降祥瑞,神州大地之上人族未来的人皇即将大婚。同为皇者,朕自然要略表心意。”

  说到这里,昊天道:“北斗星君!”

  仍是那身骚包的大红色道袍打扮的北斗小老头,手中拿着玉牌站了出来道:“老臣在!”

  昊天摆摆手,道:“你去人族的风兖部落走上一遭,带上九颗凡人可以承受的三千年蟠桃,前去祝贺庖栖大婚!”

  “老臣领旨!”北斗小老头恭敬地点点头,圆滚滚的身子一时间倒是有些矫健了起来。

  其实,一名小小的人皇未必会放在昊天眼中。但是重要的是,人皇关系到整个人族的教派传承。人族乃是天地主角,又关系到各方气运,所以交好人族,是昊天早早就定下的战略!

  更何况这庖栖乃是妖皇伏羲转世,本就是大能之人。其背后的圣人女娲娘娘,更是不好相与。他可不想为了一点点小事,而得罪了圣人。

  整个风兖部落很快就热闹了起来,其他几大部洲的人族,几乎全都派出了代表或者首领亲临,前来参加庖栖的婚礼。

  如此盛大的场面,纵是当年的三位天帝两次大婚,都没有而今如此大的声势。

  而这次相对来说比较滑稽的就是,主持婚礼的竟然是子鼠这家伙。他外面套着一件红狐狸兽皮,就连尾巴上都缠上了赤红色的绒毛。整个身子像极了后世当中的米老鼠。

  此刻,一对新人立在楠木雕琢的香案旁,子鼠则站在一处高高的木桩上。

  就在仪式即将开始之时,两道紫气东来,天地间金莲遍生,异香扑鼻。一袭大红色长袍的冥河,与阴阳道袍的老子齐齐现于虚空当中。

  一众人族见圣人降临,大喜过望。纷纷拜倒于地,口中高呼:“拜见太清圣人、幽冥圣人,圣人圣寿无疆!”

  老子与冥河相视一眼,齐声道:“尔等免礼!此番吾等前来,仅是旁观,尔等继续就是”

  庖栖却顾不了那么多,他恭敬地上前行礼道:“弟子庖栖见过师尊,师尊圣寿无疆!”

  老子微微颔首,从怀中掏出一枚闪闪发光的石头,道:“庖栖,此番你大婚在即,些许俗礼能免则免。这一套先天算术,乃是最基础的演算之道。便作为贺礼,送于你吧!”

  庖栖虽然并不明白老子为何送他一部,完全看不懂的东西,但还是恭恭敬敬的接过,叩首谢恩。

  冥河看着华凌,暗暗感叹这丫头终于得偿所愿,悄悄一挥手,将一道幽冥血煞之气打入其体内,低低的叹息道:“希望日后大劫当众,可以保你一命!”

  再看子鼠,这家伙装作不认识两人一般,水汪汪的大眼睛中,满含肃穆。

  “一拜天地!”

  ……

  “夫妻对拜!”

  “礼成!”

  子鼠没有那么多弯弯绕,在他的想法里,反正人婚他有功德可拿,早点结束,早点可以获得功德,突破李清明的封印。所以典礼仪式上,仅有寥寥数句话,就已然收场。

  不过,庖栖却没有做完后续工作,他踏步前几步,仰天说道:“今有风兖部落庖栖、华凌。有感华夏神州大地之上人伦无常。愿以此身成就人婚,理清人伦,镇压人族之阴阳之气,望天道鉴之!人婚,立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