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二十七章 庖栖一朝复本身 中

第二十七章 庖栖一朝复本身 中


  西海水域之地,有一条银色长河,横贯南北,宽有数千万里,长更是不可度量。

  而在这西极水域极北之地,却是有一片汪洋冰海,无际无涯,名曰小北冥。乃是道祖下令妖族归隐方丈、瀛洲两岛之后,妖师鲲鹏与东皇太一联手使用**力,强行将北冥之海水引渡至西极水域而造就。

  这小北冥一路北去,气候渐寒,纵是地仙都难以抵挡。

  此刻北冥汪洋之上,只见那三千冰岛之中浮起两座巨大的宫殿,万丈台阶,寒气深深,青光耀目,浑然一体,在汪洋浮冰之中浮沉上下。其中一座名曰“妖师宫”。而另一座,那金光闪闪的硕大牌匾上分明刻着“太阳宫”三个大道符文。

  太阳属阳,玄冰属阴。在这如此严寒的玄冰岛屿上,怎么会有一座太阳宫?

  原来,当日太一回归方丈岛之后,心灰意冷。便与太阴星归来的常曦细细商议一番之后,于鲲鹏的小北冥之地建了一座太阳宫。日日参悟大道,不理世事!

  空荡荡的小北冥上空,一袭青色长袍的李清明,斜躺在熊大宽阔的脊背上,悠然自得的哼着小曲。

  熊大那略显臃肿的身躯,虽然看似飞得很慢,却于一瞬间踏破虚空,再次闪现已是百丈开外。

  过得约有一刻钟的时间,熊大背负着李清明凌空虚立在冰岛上空,大声咆哮道:“东皇陛下,古人来访。烦请出来相见!”

  “轰!”

  只听闻一声玉磬。妖师宫与太阳宫同时宫门大开。两名深色冷漠的道童分立在宫门左右,很是恭敬,中间则空出一条冰路。

  在两座宫门的正中,却是各自走出了两名道人。

  一人神色阴鸠,审阅八尺;一人丰神俊朗,潇洒异常!正是那要是鲲鹏与东皇太一。

  李清明下了熊大,稽首道:“两位道友,经年未见,风采更胜从前啊!”

  李清明是谁?那可是独斗西方两圣的大能者,太一二人如何肯受李清明如此之礼。连忙闪到一边。齐齐稽首道:“道兄却是多礼了!”

  李清明混不在意的摆摆手。道:“两位道友,我等相识数个元会。如此拘礼,我等之间的关系岂不是越走越远了?”

  太一闻言先是一愣,旋即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哈。既然如此。那朕就不矫情了!道友。里面请!”

  说着就把李清明拉向了太阳宫内。

  李清明示意鲲鹏跟上,随着太一的指引走进了太阳宫。

  这里的太阳宫承袭了原来太阳星上的一切,这也间接地表明了太一对于当年某些事情的怀恋。

  “哈哈。道友见笑了!朕看到这太阳宫中的布置,就可以时常想起皇兄,倒也算解了思念之情!”太一间李清明环顾四周,不免有些尴尬的笑了两声。

  李清明微微一笑,道:“道友且放宽心,一个量劫之后,自有尔等欢聚之时!”

  “嗯?”太一闻言先是一愣,旋即狂喜道:“道友之意,莫非我皇兄尚有脱劫之时?”

  李清明伸出手指了指天,道:“有些事情天注定,却并非不能改变!”

  太一激动的虎目通红,双拳时松时握,神情亢奋至极。

  鲲鹏无奈的摇了摇头,上前问道:“不知陛下此番前来,所为何事啊?”

  太一这才清醒过来,说道:“对啊!不知道友此来所为何事,朕若能相助,定当尽力。”

  李清明正色道:“贫道此番前来,正是有要事劳烦太一道友!”

  太一一愣,以清明子此时的修为境界在神州大地上都可以横着走了,怎么会有事要求到自己?这倒是奇哉怪也。

  想到这里,太一稍稍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,道:“道友有何要事不妨道来,朕定拼尽全力也要为道友办成此事!”

  李清明微微一笑,道:“眼下有一场功德,不知太一道友要是不要?”

  “哦?”太一好奇地说道:“不知是何功德?”

  “当年吾等的袍泽伏羲,入人世重修道果,欲证那人族天皇圣位!然此场功德却需要河图洛书相助。当年帝俊道友化身暗日金乌之前,曾将此二宝留与道友。故此贫道特来相请道友,借手中的河图洛书一用,完此功果。不知道友意下如何?”李清明将此事说完之后,就淡淡的看着太一那变幻莫测的脸色,不再言语。

  妖族与人族之间,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。虽说伏羲曾为妖族羲皇,但如今他转世人族,待其得成天皇之位,谁知道他心向何方?

  “道友,不是朕小气不肯借出河图洛书,而是人妖之间血仇根本无可化解。若是人族大兴,这神州大地之上岂不是再无我妖族容身之处?”太一脸色难看的皱着眉头,沉吟半晌说道。

  李清明叹了口气说道:“唉,人族大兴,乃是天道所趋!道友若是仍然沉浸在以往的仇恨中,怕是我妖族离灭族不远矣!”

  太一与鲲鹏周身巨震,相互对视一眼,齐齐说到:“道友此言何解?”

  “想必两位道友亦是清楚,那西方准提一直对我妖族有所图谋,若是此番道友不肯借出河图洛书的话,那准提大可以用河图洛书关乎人皇证道的理由,对妖族动手。而女娲师叔还不能因此而怪罪准提!没办法,谁让伏羲道友是女娲师叔的兄长呢!”李清明淡淡的瞥了太一一眼,说道。

  “也罢!”过了半晌,太一落寞的从怀中取出河图洛书,递到李清明手中道:“唉!想我妖族当年是何等的威风。如今不仅偏安一隅,还要强自忍受那西方两圣的鸟气!为之奈何啊!?

  李清明接过河图洛书,道:“道友请放心,此后自有我妖族崛起之时!”

  “呵呵,但愿如此吧!”太一苦苦一笑,权把这句话当作了安慰之言。

  而李清明的嘴角则是划过一抹淡淡的笑意,这其中包含了太多的含义。

  ……

  这些年间,华夏神州大地几次三番的发生地震、洪水,庖牺为此苦恼不已,总是想着要如何避免这些损失。

  老子给予他的仅仅是最基础的先天算术,若想预先测得这些灾难,他必须采用更高一级的算法。

  可是这些年来,他已经用掉了老子赐予的那三只檀香,若想求恩师赐法,却是有些不太现实了。

  无奈之下,庖栖便开始游走神洲大地,遍察各地的山川河流走势,以及太阳、太阴、星辰的运行轨迹,以期找到这些天灾发生的规律。

  但如此庞大的工程岂是短期内可以完成的?想当年合帝俊、太一、离清明以及伏羲四人之力,耗费无数年才研制出周天星斗转灵大阵,将周天星斗管理完全。

  如此转眼又是数年过去了,庖牺仍是毫无头绪。

  这一日,庖牺行到了南瞻部洲的洛水之畔。数日的连番奔波,纵然是天仙之体的庖栖都有些疲惫不堪。他正打算在此地稍事休息,突然水中骤然波浪翻滚,水花一溅数十丈。

  片刻之后,只见两头异兽从河水中一跃而出,一头龙首马身,后背之上驮着一块巨大的石头,石头上面刻画着奇怪的符号。这龙兽马身者乃是龙马。

  龙马者,天地之精,其为形也,马身而龙鳞,故谓之龙马,龙马赤纹绿色,高八尺五寸,类骆有翼,蹈水不没。

  而另一头,却是一玄龟的模样,其玄黑色的龟壳大有方圆五丈,上有神秘符文烙印。

  龙马对着庖栖伏地点头三下,背上之物骤然腾空,升而化图落到了庖栖手中,正是那河图。

  玄龟匍匐于地,背上龟壳自行飞起,化为了一卷繁复的图刻落到庖栖手中,正是那洛书。

  庖栖见异兽消失,手中却多了两图,不禁甚感惊异,遂低头朝手中之物看去。

  就见左手的河图之上,排列成数阵的黑点和白点,蕴藏着无穷的奥秘。

  而右手的洛书上,则是诸多的神秘图刻,二四为肩,六八为足,戴九履一,左三右七,中间为五,甚是奇妙。

  从这两张图中,庖栖隐隐看到了那无尽的天地法则之力。这叫他一时之间是欣喜若狂。

  有了这河图洛书,庖栖再次仰望星空、参照星辰运转轨迹之时,竟然依靠星辰之力推算出了三月之后,成纪山脉会有一场连下三天三夜的暴雨,而雷泽之畔的黄河之水亦会泛滥成灾。

  这则天象登时吓了庖栖一跳。焦急之下,庖栖顾不得那么许多,骤然腾空而起,朝着风兖部落而去。

  一个多月之后,当庖栖回到这阔别已久的家乡的时候,轻轻松了口气。他匆忙的要求黄河之畔的族人们,搬迁到更高的地点上。

  虽然居住在黄河之畔的族人们很是不解,可是依旧听从共主的安排,搬到了成纪山的另一侧,远离了雷泽之畔。

  两个月后,暴雨如期而至。磅礴的大雨,如同银河倒灌般,倾泻而下!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,黄河水位急剧上涨,很快就蔓延出了黄河河道,涌入神州大地之内。

  黄河之畔原本残存的房屋尽皆坍塌,那些来不及逃走的山林小兽,眨眼的功夫就淹死在了黄河水中。那恐怖的威势,简直骇人听闻。

  此刻一众人族,才明白了庖栖为何要他们搬离黄河水畔。

  这简直就是一场天灾,一场无与伦比的大灾难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