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三十一章 风云乍起

第三十一章 风云乍起

  伏羲历一百二十二年,人族陈都,人皇圣殿。

  这座人族的圣地,经过多年的精修雕琢,已然与伏羲登位人皇之时大不相同。

  圣殿以金色琉璃瓦为材,晶莹闪烁,光华烁烁,亦真亦幻。满地的玉阶流光溢彩.没有一丝阴气,所有的器物都是精雕细琢而成。

  伏羲身着一袭略带着些灰色的阴阳八卦衣,坐在偏殿正中的八卦天盘中。

  偏殿之内只有一只巨大的八卦天盘,闪亮的四壁上烙印着数不尽的金色符文。坐在太极八卦天盘上抬头望天,可以透过露天的殿顶清晰的看到万千星辰!无尽的月华洒下如瀑般的清泉,丝丝缕缕的周天星斗之力透人心脾。

  整个八卦天盘像是直接镶嵌在地面上一般,外围的乾、兑、离、震、巽、坎、艮、坤等卦之符印条理分明的烙印在八卦天盘之外。黑白双色阴阳鱼疯狂的旋转着,连带着伏羲的身形亦是不停地转动了起来。最终只剩下一抹阴阳双色的幻影。

  良久,八卦天盘停止了转动。伏羲满脸凝重的从天盘上站起身来,道:“洛河,你进来!”

  “是,师尊!”随着一道清朗的声音,一名年轻的道人从大殿外走了进来。只见其高有八尺,身着一袭月白长袍,一枚玉华闪烁的道冠,为他那丰神俊朗的面容,添上了一丝飘渺出尘。

  伏羲看着身前这于二十年前收下的弟子,心中感慨颇多。

  “师尊。不知叫弟子前来有何事吩咐?”洛河恭敬地对伏羲行了一礼,说道。

  “近日为师夜观星相。发现这西极苍穹的数颗星辰黯淡无光,其上满是污秽之气!你可知这西牛贺州,最近发生了何事?”伏羲掐了掐眉心,说道。

  洛河低头思忖了半晌,道:“师尊。这西牛贺州乃是临近佛门之地,莫非又是佛门弟子在搞风搞雨,蛊惑人心?”

  妖、人两世,伏羲对于西方佛门一直怀着很深的戒意。虽说前番西方下了大力气来向伏羲示好,可是上一世中准提的所作所为。已经彻底恶了伏羲。若想要他对佛门有所改观。怕是任重而道远。

  “这样吧,你与你师兄凌晨一起去趟西牛贺州,务必将最近西牛贺州发生的所有事俱都探查清楚,而后回来告知与我!此番之事甚为重要。切记莫要张扬!”伏羲看了看天际西陲那杂乱的星辰。言语间有些凝重。

  “弟子谨遵师尊之命!”洛河领命。自寻凌晨往西牛贺州行去。

  ……

  “洛河,你个臭小子!铁定是你非要拉上我,扰了我的清梦。你拿什么来补偿我!”西牛贺州高空之上,一名貌若少年的道人跳着脚,对洛河狂吼着。

  洛河无奈苦笑道:“凌晨师兄,你又不是不知道师尊的脾气!你若是有胆子,现在就回去吧!”

  少年郎的气息一滞,泄气的哀叹一声,道:“唉,我怎么这么命苦啊!”

  “轰!”

  忽然一声滔天巨响,从两人正下方的万里山林之中传来。随后就见无边的黑色光华闪动,无量的灵气疯狂的被吞噬一空。

  少年郎凌晨闻听此声,精神大振,道:“师弟,定是有灵宝出世!且待为兄下去一探!”

  “师兄,师尊要我等莫要张扬,若是贸然下去探宝,岂不是暴露了我等的行踪?”洛河一急,一把拽住了凌晨。

  “去!”凌晨拍掉洛河的手道:“哪来的那么多规矩!我是你师兄,听我的!”

  凌晨言罢,一个纵跃跳下了祥云。洛河无奈的摇了摇头,紧随其后而下。

  下方山岭长及数万里,由于这突然爆发的黑色光华所致。此刻山林当中乌漆麻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不过对于已经修到玄仙之境的两人来说,就算是漆黑如墨,亦是亮如白昼。

  “师弟,看到那山岭正中的浓郁乌光没有?我敢肯定,这灵宝定是刚刚出世,此刻尚无人收取。我等还是速速前去取了宝物,再来仔细探查西牛贺州也不迟?”凌晨双眼放光的盯着正前方数百里的空间,简直称得上是望眼欲穿。

  “好,师兄你要说话算话!”洛河清楚的知道凌晨的性子,凡事只是三分钟热度。过去这个当口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  “嗖!”在洛河话音刚刚落地之际,凌晨就如离弦的箭一样,直奔向山岭正中的浓郁乌光中。

  “轰!”

  突然,又是一声擎天巨震,天宇摇动,一张古卷从乌光当中飞出,悬停在半空中,直接遮盖了苍穹与大地。

  这张古卷,上绣山河万里,那雄伟奇壮的山川河流仿若真实的一般。其内里更是包容天地万物,收纳三千大世界,可将一切镇压与炼化!

  “什么?万里山河图?”洛河失声惊呼,言语中满是不可置信。

  凌晨闻言脚下不停,疑惑的问道:“万里山河图?那是什么玩意?我怎么没有听说过?”

  洛河颇有些无奈的耸耸肩,道:“师兄每次在师尊讲道之时都是偷懒打瞌睡,哪里会在意师尊在讲些什么!”

  “哦?”凌晨丝毫不感到尴尬的大笑了两声,道:“哈哈哈,那你给我说说,这万里山河图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这万里山河图传说中的灵宝,据传它是秉承人族气运而诞生的人道至宝。只要得之就可以得到华夏神州大地的人族江山。整个人族都会被其掌控在手中。”洛河眨了眨干涩的眼睛,继续说道:“但是传说毕竟是传说,当不得真!我曾经问过师尊,师尊和我说,这万里山河图其实是人族气运长河孕育而出。得之可得享整个人族百分之一的气运加持,人族不灭,万里山河图之主不灭!”

  “我草,这么厉害?”凌晨眼冒绿光,搓了搓手掌,道:“那得到他,岂不是整天睡觉都会增长修为了?不错,不错!”

  洛河无语的翻了翻白眼,暗自低叹道:“感情在师兄眼里,这万里山河图只是个睡觉的工具啊!”

  “哈哈哈,师弟,你一定要帮我抢到这万里山河图!”凌晨下定了决心,哈哈大笑道。

  “轰!”

  万里山河图骤然光华大方,一条远古巨龙从图中钻了出来,发出高昂的长吟,似乎贯穿了古今未来。

  巨龙一口将万里山河图吞入腹中,破开空间就欲远去。

  “不好,这万里山河图想要遁走!”洛河脸色一变,挥手间一到无暇的匹练甩出,径直打向了巨龙。

  而凌晨这边亦是不甘示弱,他掏出了一只黄皮葫芦,匆匆喝了一口葫芦之中物,就脚步虚浮的飘向了那空中的巨龙。

  他手中握着一口青虹长剑,飘渺的太清之气直接激荡出一道道锋锐无匹的剑气,直袭巨龙。

  “轰!”

  天地灵气骤然暴动,长逾百丈的巨龙周身雷光烁烁,猛地一道龙息喷吐而出,直射向两人的面门。

  两人骤然一惊,齐齐闪躲开来。开玩笑,若是被这龙息扫中,纵然是不死也得腿层皮。

  “嗤!”

  只见那恐怖的龙息,裹挟着毁天灭地的阴极之力,摧枯拉朽的将一片山地炸平,使之成为了一片不毛之地,烟尘弥漫。

  “嗷吼!”巨龙仰天长啸,漆黑如墨的鳞甲熠熠发光,骇人之极。

  “砰!”

  洛河积聚起浑身的真元,尽数倾注到了手中的匹练当中,徒手裂天,划出一道长达十几丈的空间裂缝,隔断了巨龙的后路。

  而少年郎凌晨,则是从怀中取出了一张杀伐之气肆意的阵图。正是当年伏羲登位人皇之时,截教多宝所赠。

  整张阵图内含有上千道诛仙剑气,阵图铺开,纵然是大罗金仙进去,都得殒命当场。

  “阵图,去!”凌晨以自身太清真元催动阵图,直接洒向了半空中的巨龙。

  巴掌大的阵图,见风而涨,很快就超过了五百丈,直接吞向了巨龙。

  巨龙发出不甘的咆哮,却退无可退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阵图当头罩下。

  “轰!”

  恰在此时,一道通天的乌光从西南方向直袭而来,贯通了天上地下,一下子就冲到了百丈阵图下。在阵图落下的一瞬间,将巨龙笼罩了进去,消失无踪。

  眼见宝物即将到手,却被一道乌光半路截走,这叫凌晨与洛河心中是惊怒万分。

  “鼠辈,安敢如此欺我?”凌晨暴怒着踏上长剑,身化流光直奔向了西南方向。

  “哼!”一道冷冽无比的声音在凌晨耳畔响起。与此同时,大袖遮天,乌黑大手乍现。它如一道流光,五指齐张,五条粗大无匹的黑色光柱射出,在虚空中演化成为一把乌光闪烁的蒲扇,比山岳还大,直接朝着凌晨扇了下来。

  “嘶!”

  看着那蕴含着无尽毁灭气息的五指山,站在不远处的洛河倒吸了一口凉气。这是何等的伟力,竟然可以衍化如此威能!而且那看似像是阴极之力的力量,却似乎又蕴含着某种生机。

  洛河咬了咬牙,将临行之前伏羲交于自己的河图抛了出去,护住凌晨。

  “轰!”

  即便有河图保护,凌晨亦如流星一般,被大手直接扇飞了出去。

  洛河强忍住心头的怒火,嘶声吼道:“敢问前辈到底是何人?”

  半晌之后,一道清冷飘渺的声音从西南之地传来:“告诉伏羲,此后西牛贺州脱离他人皇管辖!至于本座是谁?哼,本座阴阳圣主,李千秋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