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三十三章 红绸

第三十三章 红绸

  ()  荒茫无崖的东海,万里无云。

  碧波无澜的海面之上,一名身着淡粉sè罗裙,生的明眸皓齿,颈项纤秀,若出水芙蓉,清丽绝世的女子正踏波前行。她正是奉了伏羲的命令,前来东海收取先天建木的红绸。

  “东海西南水域如此之大,我如何才能找到这先天建木呢?”红绸微皱着黛眉,思绪如cháo的在东海之上飞行着。

  “轰!”

  忽然前方响起一声滔天巨响,海水像煮沸了一般剧烈翻腾了起来,随后就见一蓝面鱼尾,高有丈许的丑陋汉子带着一队虾兵蟹将,拦在了红绸身前。

  “姑娘来我东海地界,不知有何事?”这丑汉满脸银邪地看着红绸那凹凸有致的身姿,大声喝道。

  红绸微微皱了皱眉,以她太乙金仙巅峰之境的修为,本想一袖将这无耻的好sè之徒灭杀。但是思及东海乃是龙族属地,这才强压下心头的羞恼,道:“贫道前来东海,自然是有要事!还请道友莫要挡我去路,放我前行!”

  “哈哈哈,姑娘要去哪里,不妨说出来看看。或许哥哥我还可以指点你一二呢?”丑汉哈哈大笑着,单手轻轻一扬,跟在其身后的虾兵蟹将们会意,成合围之势将红绸困了起来。

  红绸眉头紧皱,道:“道友这是合意?”

  “何意?”丑汉张狂的哈哈大笑道:“小娘皮,这东海水域乃是我家主人敖广陛下的地盘。本夜叉现在怀疑你是外族派来的jiān细,你还是和我一起回龙宫吧!”

  丑汉乃是东海三太子敖丙的夜叉手下,名曰青三,平素就好sè如命,时常侵扰水族中的美人鱼一族。而众水族畏惧这青三背后的主子,均是敢怒不敢言。

  今天,他正在洞府之中打算调教一下新掳来的美貌少女,却突然听闻属下来报,说是东海之滨突然出现了一名美貌至极的女子。sè中饿鬼的青三,匆匆将这名少女关在洞府之中,就一路出了洞府前往东海之滨。

  当他看到红绸之后,登时就被她那倾城绝尘的倩影给吸引了,就一路尾随这红绸来到了东海的西南水域,这才有了先前的一幕。

  红绸脸sè淡然,平静地说道:“贫道乃人皇之徒,我劝你还是好好思量思量再做决定吧!”

  “人皇?什么东西?哈哈哈,给我带走!”青三本就是一连天仙之境都未达到的蝼蚁。岂会知晓人皇是谁,恐怕就连伏羲之名都未曾听闻过。

  轻慢自己不要紧,侮辱自己也不要紧,但若是侮辱了师尊,那就要为此付出代价!红绸银牙紧咬,满脸怒容地瞪着眼前的青三,道:“这是你自找的,怪不得贫道了!”

  言罢,红绸长裙飘舞,身周涌动着庞大的太清之力,那恐怖的天地灵气在其背后化为了一轮巨大的明月.将她整个人都映在当中。

  此时方圆数百里的空间,骤然变成了黑夜。皎洁的神月腾空,将她映衬的宛如无比圣洁的谪仙。

  青三以及众水族早就看呆了,他何时见过如此美貌与气质并存的女子。他的心中突然涌出无尽的渴望,想要一亲芳泽。

  “嗡!”

  红绸盘膝作于虚空,身前突兀的出现了一方瑶琴,散发着jīng光点点。她素手轻点,道道神光飞shè而出,拨动琴弦。一声空谷幽泉般的声音,自瑶琴当中涤荡而出。

  这琴音宛若琼瑶,愉悦而欢快,一重又一重的美妙仙音响彻方圆数十里内的空间。

  而随着琴音而出的,还有那无穷无尽的rǔ白sè太清真元。

  rǔ白sè的光晕变得越来越强烈,空气中的天地灵气似乎都在随着琴音而不断的上下律动着,那明朗而欢快的琴音此时已经暗藏杀机。

  作为完全传承了伏羲器乐之道的红绸来说,当她开始弹奏乐曲开始,这些修为低下的小妖们,已经注定了毁灭的结局。

  “嗡!”

  当红绸按下最后一道音符,整面瑶琴都发出一声悦耳的轻雷之声。

  再看那周遭的青三以及那些虾兵蟹将们,呆愣愣的站在水面之上,脸上保持着那副迷茫而欢快的表情。半晌之后,齐齐沉入了海底。

  银光一闪,星光闪闪的瑶琴已经被收了起来。红绸轻抚了下裙角,婀娜起身,自言自语道:“这是尔等咎由自取,怨不得贫道!下了yīn曹地府记得告诉阎王陛下,下辈子一定要托生chéng rén,你的样子太丑了!”

  或许青三听到红绸的话会被气的活过来,此生已死,又何必如此刻薄呢?

  “唉,终究是忘了询问建木之事,还是慢慢寻找吧!”红绸暗叹了口气,再次踏波前行。

  距离红绸所处海域有千里之遥的蓬莱岛中,李清明坐在莲池正中的凉亭中哈哈大笑。

  “清明,何事如此开心啊?”依旧是一袭白衣,温婉如玉的望舒手中端着一只托盘,上面呈放着各sè点心,从长桥上轻移莲步而来。

  李清明扭头看了一眼佳人,说道:“伏羲的小徒弟一来东海就开了杀戒!不仅将东海的水族打杀了,还将其沉尸海底,甚至连法力波动都未曾抹除。这不是明摆着让敖广老家伙前去寻仇吗?”

  望舒无奈的摇摇头,樱唇微翘道:“到底是刚出世事的小姑娘!怎么,你就不打算救一救故人之徒?”

  李清明微微一笑,道:“各人有各人的缘法,这小姑娘命相极佳,而且和小二乃是天定的姻缘,哪里用得着我去救她!”

  望舒温柔的笑了笑,不再言语。

  ……

  东海海底,水晶宫。

  “父王,青三虽然好sè如命,但是他毕竟是我东海龙宫的下属,而今他无故被人打杀,若是不做些什么,岂不是让华夏大地上的众生灵耻笑?”龙三太子敖丙满脸的怒火,指着青三的尸体大声的咆哮者。

  “你给我闭嘴!”看着这千年前生下的小儿子,敖广终于暴怒了,上前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扇了下去。他恨铁不成钢地说道:“你说这青三是你之下属。可是这些年来,你可曾问过他所行龌龊之事?为父看在你的面子上,一次次的放纵,他却屡教不改。而今被人打杀,死了倒也清静!”

  “哼!既然父王不肯出面,那儿子自己出手就是了!我一定要为我,为我东海龙宫讨还一个公道!”敖丙冷哼了一声,扭头走出了大殿。

  “父王,您为何不劝一劝三弟呢?”始终隐在屏风之后的敖玉见熬丙负气而走,不禁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  “唉!”敖广低叹一口气,道:“玉儿,不是为父不肯劝下敖丙,而是不能啊!想必你也能够感受到那浓郁的太清仙气。普天之下,除了东昆仑山的那两位,以及人皇伏羲,还能有谁能够运用太清仙气?我们惹不起啊!”

  敖玉神sè一滞,道:“父王,您这不是把三弟往火坑里推吗?”

  敖广苦涩的一笑,抬手遥指蓬莱岛的方向,道:“不是我想要舍弃敖丙,而是那位说要熬丙去锻炼一下!”

  敖玉闻言猛地倒吸了口凉气,旋即惊喜莫名的说道:“父王,这是好事啊!说不定三弟会因此受到那位的亲睐,进而收为弟子。那我龙族大兴近在眼前啊!”

  敖广闻言扭转过身自,遥望无尽的水域,沉默不言。

  水晶大殿中,一时陷入了沉寂。

  一路寻着太清之气前行的龙三太子敖丙,潜行了数百里,终于在一处低洼的水平面上见到了凶手红绸。乍见红绸之时,难免为其绝世之姿震惊,可是更多的却是愤怒。

  此刻红绸依旧不紧不慢的在东海之上游荡,丝毫不知危险正在悄悄逼近。那曼妙的身姿在水面之上,倒是一道不错的风景线。

  敖丙心中自是暗自恼怒,猛地一拍海水,一时间东海海面之上波澜顿起,一声滔天的怒斥传了过来道:“呔,我且问你,可是你打杀了吾之属下,青三?”

  红绸见其头顶龙角,身着一袭明黄sè龙袍,知其定是龙族之人,便停下身形,开口道:“道友有礼了!先前那丑汉子几次三番调戏于贫道,到得后来更是给贫道添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,想要强行将贫道带走!贫道被逼无奈之下,只得出手。还请道友莫要见怪才是!”

  敖丙听的是面红耳赤,明知道红绸说的乃是事情,可是他仍旧固执的说道:“青三虽说有错在先,但毕竟乃是我东海龙宫的手下,道友如此施为,却是有些过了!”

  “过了?”红绸闻言一愣,恼怒道:“那丑汉轻言侮辱我师尊人皇伏羲,仅仅是杀了还算是轻的。若不是看在龙族的面子上,频道早就叫他形神俱灭了!”

  “什么?”敖丙心中咯噔一声想,没想到这女子竟然是人皇之徒。敖丙并不傻,相反的还很jīng明。人皇伏羲可是当年的妖族大圣转世,而且其背后站着的乃是女娲、太清两大圣人。可不是他东海龙族可以得罪的。

  这青三端得是死的活该,竟然敢轻言侮辱人皇。

  可是如今场面话都放出来了,若是没有所表示,洪荒众多的势力会如何看待东海龙族?

  想到这里,敖丙微微一叹,道:“道友所说在理!但是这青三毕竟乃是龙宫下属,吾等还需做过一场才是!”

  红绸冷眼看了敖丙一眼,朱唇轻启,道:“善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