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三十五章 此生当只如初见

第三十五章 此生当只如初见


  (ps:新的一月,熊猫跪求订阅!真心跪求订阅!)

  ……

  碧空之下,东海老龙王敖广在李清明给出的方位疾速前行。自从上一次入得蓬莱岛之后,他对这蓬莱岛可是羡慕已久。曾经想以一个莫须有的借口再次前往蓬莱岛一次。

  可笑的是,他在东海之上转悠了百十来年,竟然未曾发现蓬莱仙岛的踪迹。这让他在四海众兄弟面前是丢尽了颜面。此番蒙李清明召见,他心中既感到惊讶又有些期盼。

  继续往前行了约有半柱香的时间,敖广停在了一处看似空无一物的水域前。他从储物空间中翻出了一枚玉符,随手掷向了虚空。

  “轰!”

  空荡荡的水平面上忽然光华大放,一座美轮美奂的巨型岛屿凭空出现在敖广身前。虽然早就领略过蓬莱岛那无比绚丽的风光,但他一时间还是沉沦其中,无法自拔。

  “嗖!”金桥乍现,一道笔直的金色桥梁,从蓬莱岛正中猛然射到了敖广脚下。

  一名大红色道袍的童子,脚踏金桥而来。待其走上前来仔细一看,赫然是赤虹童子。

  “敖广陛下有礼了!老爷已经等候多时,请敖广陛下随我来!”赤虹对着敖广老龙王行了一礼,道。

  俗话说得好“圣人坐下无贱民”,更何况是李清明的随身童子了。敖广自是不敢怠慢,赶忙还了一礼。道:“有劳仙童了!”

  赤虹不悲不喜的微微欠身,扭头就往蓬莱岛正中的生机大殿行去。

  敖广跟在赤虹的身后暗自点头:“到底是圣人门徒!单是这份不卑不亢的淡然,就不是常人可比的!”

  行了约有盏茶的功夫,古朴大气的生机殿赫然出现在敖广眼中。

  赤虹要敖广在殿外稍作等候,自己入了大殿。

  过了一会,赤虹走了出来对敖广道:“敖广陛下请进,老爷有请!”

  敖广微微颔首,入了大殿倒地就拜,口中高呼:”龙族现任族长,东海龙王敖广见过北帝陛下!陛下圣寿无疆!”

  虽然李清明此刻乃是天庭的勾陈大帝了。可是敖广等妖庭旧臣。依旧习惯称呼他为北帝。

  大殿正中,李清明很是随意的坐在一张软榻上,眯着眼睛看着台下的敖广,说道:“道友快快请起。何必对朕行此大礼呢?“

  言罢袍袖轻甩。发出一股柔和的力量。将敖广给强行托了起来。

  “谢陛下!”敖广借势起身,恭敬地说道。

  “敖广道友,难道你就不想问问朕。为何会叫你之三子前去挑衅伏羲的弟子,又为何将你叫到蓬莱岛吗?”李清明饶有趣味的看着敖广那张恭敬但不失威严的面孔,轻声问道。

  敖广始终低着头,闻言对李清明说道:“陛下要求的,一定自有道理,又何必小王来操心呢?”

  李清明一愣,旋即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哈!好你个敖广,竟然想套朕的话,朕偏不如你愿。”

  说道这里,李清明从怀中取出两件物事,一枚玉瓶,一柄光华闪烁的血色长刀。

  他仙将玉瓶丢给敖广道:“这一枚玉瓶中乃是一颗九转金丹。此丹药性颇为强烈,你将此丹溶于琼浆之中,分三次喂给你那宝贝儿子。三次之后,不仅修为尽复,而且还会突破到大罗玄仙之境!他可是有福了!”

  敖广闻言大喜,接过那枚小巧的玉瓶,道:“多谢陛下所赐,多谢陛下所赐!”

  李清明摆了摆手,将手中的那把长刀又丢给敖广,道:“此刀名曰化血神刀,乃是至阴之物。你持此刀,赶往东海西南之侧。那里有一处奇异海域,同时生有黑水与青水。在这两者正中有一参天巨树,名曰先天建木。你以此刀将那先天建木齐根斩断,而后将其带到人皇伏羲面前。他自知当如何施为!”

  敖广虽然心中有些奇怪,但还是恭恭敬敬的接过化血神刀,自往西南水域,寻找黑水与青水中间之物。

  临近西海之滨的大黑山中,一袭黑色道袍的李千秋从修炼当中清醒过来,他疑惑不解地摸了摸胸口,自语道:“奇怪,这是怎么回事?这一阵阵的心悸到底从何而来?”

  皱了皱眉头,李千秋对着殿外喝到:“哮天、哮地!”

  两名少年郎从殿外走了进来,他们一人着黑袍,一人着白袍,竟然长得一模一样。

  “哮天、哮地拜见主人!”两人恭恭敬敬的对着李千秋行了一礼,看向李千秋的眼神中满是狂热。

  他们本是乡下农家护院的两条土狗,只因农家圈养的小猪丢了两只,就要将他们打死。李千秋正好路过,以他那极度愤世嫉俗的性格自然是看不过眼,就出手打杀了那护农家。谁知这两条土狗竟然赖上了他,无论他走多远,这两条土狗都紧紧相随,即便是荆棘满地,即便是狂风暴雨依旧不离不弃。

  这叫受惯了世人白眼以及嘲讽的李千秋,感到些许的暖意。所幸就收下了这两只土狗,为他们开启了灵智,将脑际的无名功夫传给了两小。

  是以,只有这哮天、哮地才能明白李千秋内心的悲苦,以及那难以名状的愤恨。

  李千秋看着身前的两名少年,心下暗暗点头:“短短几十年的时光,竟然能够修到金仙之境,倒也算得上是奇才了!”

  “不知主人唤我等前来所为何事?”哮天作为老大,当下恭声问道。

  李千秋摆摆手,道:“近日来,本座修炼之时只感觉心中莫名悸动,想要出去走走。这大黑山和阴阳界就交给你们了,切莫耽误了本座所行之事!”

  哮天、哮地对视一眼,齐齐拜倒于地,口中轻呼:“我等定不负主人所托!”

  李千秋点点头,悠忽间消失不见。

  ……

  红筹现在的状况很糟糕,相当的糟糕。

  人族的身体虽然是先天道体,但是却远没有龙族的肉身来的强大。此刻红绸的体内的各器官都有所破损,简直乱成了一锅粥。她静静的飘荡在西海之上,随波逐流。

  突然,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其眼前,她努力地想要睁开双眼想要看清来人,可意识却是越来越模糊。到得后来,更是直接昏厥了过去。

  “没想到这悸动竟然应在这女娃身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李千秋皱着眉头看着怀中那张绝美的容颜,心头的悸动刹然间消失。

  李千秋把红绸带到了西海之滨的临时住所,将神识探出钻入了红绸的体内。

  “咝!”看到红绸体内那乱糟糟的情况,纵然是杀伐果断如他,亦是倒吸了口凉气,自语道:“这女娃到底是和谁争斗啊,怎么伤势如此之重!”

  言罢,只见其右手之上泛起耀目的乳白色光华,浓郁的生机之力顷刻间钻入了红绸体内。

  生机之力入体,红绸发出一声梦呓的轻吟,苍白的俏脸之上多了一抹红晕。

  “这,这是哪?”嘤咛一声,红绸那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两下,缓缓的睁开了双眸。

  李千秋后退了两步,道:“这是我的住处!”

  红绸那双魅惑艳丽的大眼中,透着丝丝异彩,上下打量起了李千秋半晌,道:“你又是谁?”

  李千秋看着红绸沉默半晌,道:“李千秋!”

  “哦!”红绸并没有从洛河那里听到有关李千秋的事,所以他们互相不认识,却又奇迹般的走到了一起。

  默默感受了一下体内糟糕至极的情况,红绸挣扎着站起身来,对着李千秋盈盈行了一礼,道:“红绸多谢道友相救之恩!”

  敢与人皇伏羲相撼的阴阳界主李千秋,此刻竟然手足无措的瞪着红绸,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。

  其实想想也是,李千秋自出生起到现在,何曾受过他人如此大礼!就算当年的哮天和哮地亦只是摇尾叩首罢了。

  “你,你先起来!”李千秋冷酷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慌乱,右手一挥,手上兀自残存的生机之力透体而出。

  “嗯!”猝不及防下,沛然的生机之力入体,红绸发出一声低低的轻吟,俏脸刷的变得通红。整个身子一软,就要跌倒在地。

  “道友!”李千秋心中一惊,那里还顾得上其他。骤然一个闪身来到红绸身侧,一手揽住她的腰肢,一手扶在她的香肩之上。

  感受着腰际那双温热的大手散发出的炙热,红绸整个身子都酥了起来。

  李千秋亦同样如此,他从未想过,女子的腰肢竟然可以如此的纤细、滑腻。

  两人相互对视着愣了半晌,李千秋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过于孟浪,赶忙将红绸拦腰抱起放到了软榻之上,道:“道友,你没事吧?”

  红绸还沉浸在李千秋那浓郁的阳刚气息中,闻听此言心下一惊,道:“无甚事!道友费心了!”

  李千秋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,道:“道友就安心在此地住下来吧。你此番受伤颇重,虽然有我的生机之力帮你恢复体内的各项机能,但是三年之内,道友却是不可轻易擅动灵气!”

  红绸是自家明白自家事情,以他次可能的能力,别说运转元气了,怕是走两步就会气喘吁吁。她无奈地点了点头,道:“如此,却是叨扰道友了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