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三十九章 伤别离

第三十九章 伤别离


  (ps:这两章写的有点不在状态,今天早晨看到昨天苦逼的一千零几的新增订阅,突然感觉很失落……无奈,熊猫再次跪求订阅!)

  ……

  茫茫苍宇之下,大地无垠。仅有一株参天巨树矗立在大地之上,这个景象多少有些令人匪夷所思。

  骤然见到李清明,敖广感到很惊讶。不过想到他那神鬼莫测的能力,也就释然了。连忙跪倒于地,恭敬地叩拜道:“敖广见过北帝陛下!”

  李清明随意的摆摆手,道:“敖广,朕说过多少次了,你我之间,不必如此拘礼!”

  敖广站起身,恭敬地说道:“敖广从未忘记陛下对我龙族之恩,不敢有所逾越!”

  李清明无奈的摇摇头,抬头看着巨树枝干上的涵梦,道:“小丫头,上面很有意思吗?还是下来吧!”

  言罢轻轻一挥手,一股轻风瞬息而至,直直地把涵梦托了下来。

  涵梦很想挣扎,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精神力竟然直接被封印了,无法调动分毫。

  这比李清明突兀的出现,还要来的恐怖。

  小精灵颇有些惊惧的看了李清明一眼,不敢上前说话。

  “没想到这普天之下,竟然还残存着另外的混沌魔神。想必你很孤寂吧!”李清明没有再理他们,而是漫步上前,轻轻抚摸着先天建木的躯干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与建木说话一般。

  下一刻。惊人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“你是谁?我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吞天的气息,难道你是吞天的后裔?”一个声音,突兀地出现这方小世界。

  巨树的根部,开始不断的冒出青色的气泡,很快就遍及了方圆数十里的土地。而后,就见巨大的枝叶从巨树的根部挤了起来,那些枝叶见风则长,不断地变大。

  短短几个呼吸间,原本就高可参天的先天建木,此刻已然面貌大变。无数硕大欣长的枝干肆无忌惮的蔓延而出。其上浓密的树叶密密麻麻。充斥在整个空间中。这才是真正的遮天蔽日!

  从眼前这株那完全看不出全貌的古树上,隐约传来了来自混沌世界的生命气息,这一股气息与金鳌身上的气息如出一辙,非常的古老。非常的庞大。然人感到仿佛重新回到了混沌初判。洪荒未开之前。

  “灵祖!”看到先天建木的变化,小精灵涵梦激动的都哭了。从被灵祖孕育而出至今,亿万年来。她只知道灵祖是一株独立的生命体。从未想过灵祖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意识。

  “你果然是混沌时期留存下来的混沌魔神!”李清明仰天看着巨树,淡淡地说道。

  “吞天还好吗?”先天建木沉默了半晌,说道。

  “先祖在开天之初就已经破开混沌晶壁而去,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还活没活着!”李清明耸耸肩,无所谓地说道。

  “哦!我从这方世界的天道中,也感受到了鸿钧、柳条、老鳌的意念,莫非他们都未曾陨落?”先天建木沉闷的说道。周身的枝桠微微颤抖着,无尽的生命气息缓慢的向四周弥散而去。

  很快,周遭的土地再也不是光秃秃的。一片片红花绿柳、草木晶石悠然而出。整个小世界在顷刻间变得生机勃勃,春意盎然。

  李清明随手拈起一枚盛开的花朵,道:“现在的世界与混沌之时不同!鸿钧老祖与扬眉、金鳌两位前辈,都已经转世重修。而凭着前世的记忆,鸿钧老祖已经与天道合,成就天道代言人。扬眉前辈亦是在多年之前成就混元大罗道果。至于金鳌前辈则是最惨,四肢成了撑天的柱子,而今灵魂亦转生而去!”

  “这些老家伙们倒是活得滋润!”先天建木哈哈大笑着,之时言语中难免戴上了一些缅怀和悲戚。

  李清明见先天建木陷入了回忆,连忙上前行礼道:“前辈,小子此番前来本欲直接砍掉先天建木,以作逆反通道之用!岂知这建木乃是前辈的混沌魔神之躯,却是小子狂妄了!此番小子多有打扰,还请前辈见谅!”

  说道这里,李清明再次对着建木行了一礼,带着敖广就欲离去。

  “小家伙不要这么急躁!你想要修建逆反通道,除去我这先天建木,世间再无可撑起空间通道之物!”

  李清明前行的身影一顿,随即低头思索了起来。

  看着安静思索的李清明,先天建木不再说话了。有些事情点到即止,他相信吞天的后辈如果够聪明的话,就应该知道怎么做。

  李清明也没让他等,只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儿,他就已经想到了所有的利害关系,扭转过头,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不知前辈有何条件?”

  到了先天建木这个境界的混沌魔神,很少有事情可以操心。现如今,他眼巴巴奢望着自残也要留住李清明,必然是有所求。

  李清明联想到金鳌转世重修的事情,心中有所准备,是以恭声问道。

  先天建木可没有想那么多,他整个周身都颤抖了起来,寂静的空间中,响起“刷刷刷”的声响。

  “条件只有一个!”苍老的声音再一次从虚空中震荡而出。

  李清明心中暗道:“果然!这些家伙们全都是无利不起早的货!”

  先天建木挥动着临近地面的枝桠,将呆立在一旁的涵梦推到了李清明身前,道:“我要你带着涵梦去外面的世界生存!我老了,此生此世注定了要埋骨此地。可是涵梦还小,她应该见一见外面的精彩世界!”

  先天建木的话音虽然苍老,却满含着无尽的温情。

  “灵祖!”涵梦水汪汪的大眼睛中。满溢着清澈的泪水,小脸顷刻间变得煞白。

  “呃!”李清明一愣,完全没有想到先天建木会来这一手。

  这尼玛算是把自己的子女可劲儿送给流氓吗?

  “当然,你如果不愿意也没有关系!看在吞天以及鸿钧他们几个老家伙的面子上,我依然会给你一段枝桠!你自己选择吧!”先天建木见李清明沉默,还以为他不答应。索性直接抛出了这句话就再度陷入了沉寂。

  稍一思索,李清明点了点头道:“好,一言为定!”

  “好,爽快!”先天建木那苍老的声音中,隐含着一丝难以言状的兴奋。

  “涵梦。以后你就跟在这小家伙身边。无论他要你做什么都必须答应!这不是请求,这是命令!”

  涵梦有些委屈的捏着裙摆,低头说到:“是,灵祖!”

  虽说亿万年来从未有过沟通。可是毕竟是孕育自己的母树。心地良善的小精灵。可不想悖逆了灵祖的命令。

  “轰!”

  就在此时。一株与先天建木一模一样的小树从黄沙似的地面上破土而出。只是相比起高不可见的先天建木,这株小树要柔弱的多,细小的多。

  就见整株小树散发着翠绿色的光晕。下一刻,小树的根茎已经从土地上拔了出来。而后飞腾而起,缓缓朝着李清明而来。

  李清明下意识的伸手接过小树,顿时一股沛然的生机之力从手心灌注到他的全身。再看那小树,已然变成了一块寸许长短,浑身暗淡无光的小木块。

  “这一株小树是我身上的种子发芽生长而成,它聚集了无穷的生机之力。凭借它,足可以撑起天庭与四大部洲的空间通道,你带走吧!”先天建木抖动着枝桠,漫天的绿光似乎黯淡了下来。

  李清明对着这株巨树恭敬地行了一礼,道:“多谢前辈所赐!”

  言罢转身就走。只是相比起来时,这次却是多了一位倾城绝代的佳人。

  待出得这方魔法的世界,李清明将先天建木交到敖广手中,说道:“敖广,你带着这先天建木速去人族陈都,将之交给人皇伏羲。之后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!”

  “是!”敖广接过建木,自去人族圣地。

  ……

  在距离东海数亿万里之遥的西海岸,一对璧人静静地站立在沙滩之上,遥望碧远处波涟涟的水平面。

  夕阳的余晖透过层层雾霭,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。

  “千秋,这段时间多谢你了!”红绸绝美的面容上扬起一丝甜蜜的笑容,她扭转螓首看着李千秋那棱角分明的侧脸,柔声说道。

  沉默半晌,李千秋漠然的说道:“要走了吗?”

  “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!如今已经耽搁了三年有余,是时候去完成了!”红绸捋了捋耳畔的青丝,言语间有些伤感。

  “嗯!”李千秋微微颔首,心中却是莫名的一痛。

  两人陷入了无言,西海岸再次复归了平静。只有不远处的海鸟,不时划过海面发出的清亮鸣叫,回荡在天际。

  “你!”

  “你!”

  过了不知多久,两人几乎同时开口。

  “你先说!”

  “你先说!”

  两人定定地对视了良久,红绸眨巴了一下大眼睛,道:“千秋,这三年的时光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时光!我想要它变成我最美好的回忆,也许!我是说也许,我们以后还会再相见!”

  李千秋突然伸出大手,轻轻抚摸了一下红绸那柔软的青丝。

  三年来,两人虽然共处一室,却相敬如宾,彼此之间,从未有过丝毫逾越。

  而今李千秋如此动作,却是让红绸娇躯剧震,眼角隐隐有晶莹泛起。

  “去吧!”李千秋豁然转身,几个闪烁间,身形消失无踪。

  “千秋,等我……”红绸终于热泪盈眶,单薄的身影在潇潇的海风中,显得如此的无助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