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四十章 天庭布局

第四十章 天庭布局

  人族圣地,陈都。

  “师尊,红绸师姐已经出行三年有余,至今尚未归来!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?”一袭白色道袍的洛河,焦急的看着王座上的伏羲说道。

  “洛河,为师和你说过多少次了,遇事莫要急躁!至于你师姐那边,在她出行之前,为师就为她卜了一挂。此番她虽有劫难,却是得遇贵人,逢凶化吉!你就不要担心了!”伏羲有些责怪的瞪了洛河一眼,说道。

  洛河刚欲说些什么,突然有侍从前来通报,说东海龙王敖广来访。

  伏羲赶忙命人将敖广给请了进来。

  满脸威严的敖广入得大殿,对伏羲行了一礼,道:“伏羲陛下有礼了!”

  两人同为王者,自然不必行跪拜之礼,相互稽首已是最高的礼节。

  伏羲站起身来,快步走到敖广面前,道:“伏羲见过道友!”

  洛河作为伏羲的弟子,自然要上前见礼:“晚辈洛河,拜见龙王陛下!”

  “这是?”敖广看着面前的白袍青年,还以为这是伏羲的儿子,但是自已以看却长得一点都不相像,故有此一问。

  “哈哈哈,让道友见笑了!”伏羲哈哈大笑,道:“这是贫道的小弟子,名为洛河!”

  “哦?倒是俊杰之才啊!”敖广哈哈一笑,说道。

  洛河不卑不亢的淡淡一笑,道:“龙王陛下过奖了!”

  伏羲引领着奥光入了座位,疑惑的问道:“不知道友此次前来。所为何事啊?”

  敖广微微一笑,道:“贫道此番前来,乃是为了两件事。一来乃是奉了勾陈大帝符诏,前来将先天建木献给伏羲道友!二来是来向道友陪个不是!”

  伏羲一愣,心说:“这又是闹的那一出啊?送先天建木倒还有个说头,这赔礼道歉从何说起啊?”

  想到这里,伏羲不解的问道:“道友,这道歉之事,不知从何说起啊?”

  敖广亦是一愣,问道:“莫非红绸姑娘未曾归来吗?”

  伏羲看到敖广脸上那一抹讶然。当下闭上双眸。暗自掐算起来。

  此刻天机清明,红绸与东海龙族的恩怨,顷刻间被其算了个七七八八。

  苦笑着摇了摇头,伏羲道:“敖广道友。红绸之事乃是其自身的缘法。怪不得道友!却是龙三太子。身体无恙否?”

  敖广摆了摆手,道:“犬子已然无碍,倒是让道友挂心了!”

  说到这里。敖广从袖中取出一段长有寸许左右的木块,抛到伏羲手中,道:“此物便是先天建木!有此物相助,道友所图之事,却是大事可成矣!”

  伏羲低头一看,只见手中的木块通体青色,上面隐有青光流动,一股盎然的生机迎面而来。

  伏羲大喜,收起建木,对敖广稽首道:“伏羲谢道友所赠!”

  随后,其又朝着东海蓬莱岛的方向拜了一拜,吩咐洛河好生招待敖广。旋即就飞出了陈都,直往周山而去。

  待得一刻钟之后,伏羲来到断掉的不周山,亦是如今的周山山巅之上。喟然一叹,道:“如此傲骨天成的不周,竟然一朝倾倒!天数,天数啊!”

  伏羲将手中的短小木块直接往周山顶一抛,仰天喝道:“今有人族伏羲,筑逆反通道,自此众仙可随意往来于四大部洲,天道共鉴!”言罢轻拍胸口,朝着那木块喷出一口金光四溢的精血。

  “噗!”

  只见建木得了伏羲的精血,瞬间焕发了生机。寸许长的短小木块直接扎根在周山山巅之上,而后疯涨了起来。

  约莫过了盏茶的功夫,一株参天古树郁郁葱葱,直入苍穹,充满了威严与沧桑,力压一切,像是九天之上的谪仙,充满了磅礴的威势。数千丈粗细的树干上,满布岁月的沧桑,部分干裂的枝桠,还泛着幽幽的光泽,不停的吞吐着天地精气。

  “轰!”

  天道有感,无边庆云起,降下无量功德。

  其中一半径直落在了建木之上,一阵烟云翻滚过后,只见先前还遮天蔽日的先天建木,竟然在眨眼的功夫化作了绿色透明的通道,若隐若现,凡人不见,惟有得证仙道的修士方可感受到它的存在。

  而剩余的一半则化为三道流光,一份归了伏羲,一份归了东海龙王敖广,最后一份则直奔三十三天而去。

  其实此番逆反通道的建立,最高兴的就是昊天了。逆反通道建成,日后天庭的仙人只会越来越多,这才是他所在意的。

  伏羲呆呆的看着先天建木,对于入体功德却是视而不见。

  半晌之后,他感受着准圣初期那澎湃鼓荡的修为,低叹道:“哎,看来又一个多灾多难的时代到来了!”

  待伏羲回到陈都,敖广早就已经离去。

  伏羲把洛河叫到大殿之中,细细交代了一番之后,便命其登上逆反通道,独自往天庭而去。

  ……

  金碧辉煌的凌霄宝殿上,昊天正与众臣商议要事,忽然殿外走进来了一名金甲将领,仔细一看,不是李靖还能是谁?

  浑身金盔的李靖入得大殿,单膝跪倒于地,道:“启禀陛下,殿外有一白袍道人,经由逆反通道而来!称自己乃是人皇伏羲弟子,此番前来天庭求见陛下,乃是受了人皇所托,有要事秉报!”

  昊天一愣,没想到第一个通过逆反通道来到天庭的,竟然会是伏羲的弟子。不过想归想,见还是要见的。

  “李靖,你速去将那道人迎进殿来,莫要失了礼数!”昊天大手一挥,说道。

  “遵旨!”李靖恭敬地行了一礼,退出了大殿。

  半晌之后,一袭月白道袍的洛河从殿外大踏步而来。

  “人族洛河,见过玉皇大帝!大帝万寿无疆!”洛河俯身行了一礼,恭声说道。

  昊天混不在意的挥出了一道清流,扶起了洛河,饶有趣味地说道:“你叫洛河,当真是伏羲道友的弟子吗?”

  洛河闻言微微一笑,道:“自是不敢欺骗陛下!”

  昊天见状,无所谓的摸了摸雕龙的御座,道:“你此番上得天庭,所为何事?”

  洛河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,道:“前番我师尊夜观星相,发现西极苍穹的数颗星辰黯淡无光,其上满是污秽之气!便派我与师兄凌晨赶往西牛贺州查探……“

 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洛河将这几年里,四大部洲所发生的所有怪诞之事,无一遗漏地说与了昊天。

  起初,昊天等人权当玩笑的听着。在他们想来,人族之中能有何大事?无非是些人力所不能及的事情罢了!到时候自己随便派遣几名天兵天将下界,还不是手到擒来?

  可是后来听到那万里山河图、毁灭四大部洲、捅破天庭的时候,就再也坐不住了,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。

  当洛河将所有的一切全部讲完的时候,整个凌霄宝殿寂静的可怕。每一个人都表情严肃,眉头紧皱。

  那浓重的压抑感,险些令洛河喘不过起来。

  “洛河,朕来问你!你刚才所言,可俱都属实?”昊天敲了敲面前的龙案,沉声问道。他双眸紧紧盯着洛河,澎湃的气势直接压向了洛河。

  洛河咬牙承受着那莫大的威压,抹了把额头渗出的细密汗珠,道:“洛河所言,句句属实!”

  “嗖!”

  昊天瞬间收起气势,手指敲动龙案的频率越来越快。似乎他的每一次落点都是提前计算好的,每一次敲击都点在了洛河的心脏之上。

  须臾,昊天看着满殿的群臣,说道:“不知道众位爱卿对此事有何看法?”

  昊天话音刚落,一袭大红色道袍的北斗小老头就跳了出来,道:“启禀陛下,此事事关我天庭以及华夏神州大地的安危,当探查之后再下定论!”

  金甲的李靖沉思了半晌,站出来道:“陛下,末将以为北斗星君之言甚为有理!可若是那李千秋在我等查探期间,便展开行动,那我等岂不是落了下乘?”

  昊天眉头微皱,抬头说道:“那李爱卿,你有何良策?”

  李靖道:“在末将想来,李千秋若想要毁灭四大部洲,一定会想法设法的先缠住我天庭,要我等无暇他顾。所以,末将建议即刻加强天庭的守备力量,同时还要调遣高手潜入西牛贺州,暗地里探查!待得时机成熟,我天庭大军直接下界,一举击溃西牛贺州的反抗势力!如此,华夏神州大地无忧矣!”

  “好!”昊天眸光闪烁,盯着李靖细细看了半晌,道:“没想到李卿家竟然拥有如此细腻的心思,朕心甚慰!”

  “老臣亦同意李将军之言!”北斗小老头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,随声附和道。

  “李卿家,朕现在命你组建一只先锋队,速速赶往西牛贺州查探。这是庚金护符,凭此物,不仅可以召唤出拥准圣后期之境的西方圣兽,庚金白虎。更可以调动天庭内的百万庚金天仙!如今,便赐予你掌管吧!”昊天脸色一肃,随手挥出一道金光射向了李靖。

  李靖下意识的接住金光,却发现是一方金光闪闪的印玺,上面雕刻着一只活灵活现的猛虎,其内满蕴着庚金之力。

  “末将遵旨!”感受着印玺内无穷的锋锐之气,李靖浑身打了一个激灵,领命而去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