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四十一章 姜姓,女登

第四十一章 姜姓,女登

  就在天庭与人族陈都紧锣密鼓的防备李千秋的时候,人族的生活却并没有被打乱,依旧祥和、充实。

  在北俱芦洲临近渭水之地有一座山。

  这山上群峰相簇,直破云层,山巅更是常年云雾缭绕。每日太阳东升,透过层层雾霭照射到山峰之时,总会有一朵朵赤红如血的烈焰升腾,是以此山被命名为烈山。

  在这烈山脚下有一中型部落,名为姜姓部族。部族之中的人们淳朴、善良。每日里日出而猎,日落而归。虽然族长已经将这部落举族投到了共主之下,部落却依然停滞在北俱芦洲之地。

  在这个部落中,有一女子名曰女登。生的虽说没有那么美貌,却心地良善,圣洁的就像一朵绽放的莲花。

  她自小就聪慧异常,多年之前阐教上仙广成子路过此部落,见女登聪慧可爱,颇有灵气,而且生来就喜欢摆弄一些花花草草,便随手传下了一部百草符录,随后飘然而去。

  自此女登就迷上了这一部符录,无论走到哪里都带在身上。

  这一日,女登像往常一样,和家里打了一声招呼,就出了院门,一路直往烈山而去。

  烈山虽大,却是花草密布,很少看到那些高可参天的巨树。故此,这山上也没有什么凶狠的猛兽,多是一些小兔、仓鼠之流,族人们也放心女登上山。

  女登一个人坐在山巅之上,静静的看着朝霞从天际洒落。感受着万物复苏的脉搏,心中总是有一种莫明的感动。

  “唧唧!”

  几只淡黄色羽毛的鸟雀,叽叽喳喳的在女登头顶上盘旋飞舞,好像在欢迎女登一般。

  “你们这几个小家伙总是这么调皮!”女登抬头嫣然一笑,向着这几只鸟雀伸出手臂。她的手臂没有多么白皙,却被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,满逸着青春的气息。

  鸟儿们很自然的降落在女登的手臂上,亲昵的用鸟喙轻轻地啄着她的手心。如此熟练的动作,明显做了不止一次。

  “好了,好了!我今天还要辨析草木。你们飞到别处去玩吧!”女登被几只鸟雀啄的手心发扬。咯咯娇笑了两声说道。

  “唧唧!”

  鸟儿们欢快的拍打着翅膀,飞向了远处的花丛。

  女登迎着朝阳展颜一笑,从随身的兽皮包裹中掏出非金非玉的百草符录,细细看了起来。

  时间匆匆过。女登只感觉过了须臾。天上的太阳就已经从东方挪到了偏西的方向。

  整个烈山之上更是阴云密布。丝丝缕缕的寒风呼啸在山巅,刮动的花草尽折腰。

  “轰!”

  忽然一声闷雷炸响,一道银色的闪电顷刻间划破长空。无穷无尽的乌云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。将日上三竿的太阳遮挡在了身后。

  女登吓了一跳,暗道:“看来这山上马上就要下场大雨了!我还是找个地方躲上一躲,等大雨过后,再赶回部落吧!”

  从小就在烈山之上奔跑、玩耍的女登,对于烈山可以说是熟悉至极。山上虽说没有什么大型的树木,却是洞穴密布。

  女登挑了一处位置较高的,内部空间比较干燥的山洞。稍稍整理了一下,就躺在了山洞内。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,紧紧地盯着洞穴外的天气。

  须臾之后,天际彻底阴沉了下来。浓黑的乌云,一层又一层的折叠在天际之上,数之不尽的银色电蛇在乌云之中疯狂的乱窜着,巨大的雷声一声高过一声,响彻九天云霄。

  “看来又是一场暴雨啊!”女登低低的呢喃了两句,索性直接和衣躺在了洞穴之内。

  阴风习习,硕大的兽皮衣乃是取自花斑豹,不仅耐寒防冻,更是拥有可以驱除蚊虫的效果。所以女登几乎就在一刻钟之后就进入了梦乡。

  迷迷糊糊中,她感到自己畅意的奔腾在花海之中,闻着那透体的花香,难以自拔。

  突然,一只通体灿金如大日,身姿矫健,憨态可掬的小金鳌出现在其眸中。它只有巴掌大小,却很神奇的可以人立而起,做出一些颇有人性化的动作。一对金光闪闪的大眼睛,更是隐隐流露出一丝高高在上的意味。

  女登好奇的探出手,想要抚摸一下这小金鳌。当她的小手即将摸到金鳌的头顶之际,只见到金鳌身上骤然散发出璀璨的光华。隐约间可以看到一名身着青色道袍的青年,一脚踹向了正人立而起,表演太空漫步的金鳌。

  “嗷!”的一阵撼天动地的吼叫声,从金光之中弥散开来。

  随后就见一抹金光爆射向女登的肚腹,隐隐约约的好像还听到那青年嘀咕了一句:“你妹的,该死的骚包!我叫你得瑟!”

  如此之事,女登虽说修炼有微薄的玉清真元,却毕竟是一普通女子,如何会不惊。

  只见正在小憩的女登猛然尖叫一声,身子一个翻转,随即清醒,刹时间冷汗涔涔。

  她环顾左右,却不见金鳌与那青年的身影。抬起素手轻抚酥胸,狠狠地喘了几口气,抹一抹额头的汗水。看了看洞外已然放晴的天气,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道:“呼!原来是梦啊!天放晴了,我也该回家了!”

  而就在女登暗暗疑惑之际,正在混沌天外天中相对而做的扬眉与鸿钧,却是突然感到心中一阵悸动。两人皱眉掐指一算,却是已然明了了事情的缘由,不禁相视一笑。

  “老泥鳅,你倒是有一个好徒孙啊!”扬眉捻了捻雪白的胡须,随后直接端起茶壶一饮而尽。

  鸿钧看的是眼角微微抽搐,道:“老柳条,你能再无耻点吗?这是我徒弟孝敬我的。你怎么一下子都给喝光了!”

  扬眉哈哈大笑,道:“你不知道,那小猫熊崽子给我的紫竹茶定量,每日里只有那么一小捏。跟你这完全就没得比。我不喝你的茶我喝谁去?”

  “你呀!”鸿钧看着面前的老友,无奈苦笑。

  与此同时,其余众圣亦是心生感应。可是细细推算之下,却是只觉得天机无比混乱,没有丝毫所得,不由得疑惑万分。

  东昆仑山,三清大殿。

  “大兄,莫非神州大地又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?”通天永远是最急躁的那一个,此刻他正满脸兴奋的看着老子,希望老子可以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  “为兄亦是算之不得,只能猜测到当与人族有关!”老子皱眉沉默了半晌,抛出了一句话。

  原始天尊摸了摸手中的玉如意,道:“相比起这些,我倒是更关心清灵子的情况!”

  老子苦笑道:“谁知道清明子是怎么想的!竟然安排自己的亲弟弟去做一个大魔头,而且还是和转世之后的伏羲斗。唉,这局棋,老道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!”

  原始轻笑道:“既然决定了要走人皇之路,即使再艰难也要走下去!”

  通天看着打哑谜一般的两位兄长,内心这个纠结啊。心下更是暗暗发誓,以后一定要精研先天算数,以免日后再讨没趣。

  西方大雷音寺,八宝功德池畔。

  一袭白衣的玄狐静静的坐在菩提树下,面前的棋局已然下了三分之一。只见其上白子步步紧逼,黑子虽略显颓态却依旧分毫不让。

  始终苦着一张脸的接引长眉轻佻,看向了玄狐,道:“师尊,方才弟子心中一阵跳动。虽几经掐算,却始终不得!不知是何故?”

  一旁的准提,亦是目露疑惑之色的看向了玄狐。

  玄狐没有打理他们俩,而是不紧不慢的捻起一枚黑子,点在了一处看似毫无用处的右下七十二位。此黑子点下,犹如画龙点睛一般,使整局围棋的黑子都盘活了起来,散发出了无限的生机。

  玄狐微微一笑,道:“此子一落,围城之势已破。我佛门的机会来了!”

  “哦?”接引与准提对视一眼,问道:“师尊此言和解?”

  玄狐摆弄着手中的先天菩提子,轻笑道:“呵呵,时候未到!到时尔等自会知晓!”

  ……

  女登自从那日下山之后,就恢复了以前的生活。只是她对这次的事情一直将信将疑,始终沉浸在那梦幻与真实的夹缝中。

  一个月后,女登正在家中喂食家禽,忽然见从外面急匆匆地走进一人。

  那人浓眉大眼,身材魁梧,年纪约有四十上下,正是姜姓部族的族长姜维。

  女登看着气喘吁吁的姜维,好奇地问道:“族长,为何事如此惊慌?”

  姜维来不及喘气,一把拉着女登就直奔族内的议事大厅走去。

  路上边走边说道:“女登啊,你可是交了大运了!现在我人族的人祖燧人,正在族内的议事大殿中等着见你咧!”

  女登闻言眉头轻皱,暗道:“人族,燧人……这俩名字怎么听着这般耳熟?”

  反映了一会,女登彻底愣住了!心中狂喊道:“天呐!人族燧人大人!竟然是我人族的先祖!“

  一溜烟的功夫,两人就来到了议事大殿。

  此刻大殿正堂之上,正端端正正的坐着一名身着兽皮,手中托着一支枯燥树枝的青年人。

  女登从部落内,那古老相传的石壁上见过八位人祖大人,认出了燧人。连忙拜倒于地,口中高呼道:“女登拜见先祖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