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四十三章 明抢 上

第四十三章 明抢 上

  (ps:熊猫依旧求订阅!)

  ……

  烈山之下,姜姓部落上空彩霞弥漫,雾霭浓浓。炙热的太阳透过云层,折射下万丈光芒,把整个部落渲染的神异而祥和。

  “好一个天生神异的孩童!”燧人双眸绽放着金光,挥手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套明黄色的道袍,上前几步裹在了这婴孩的身上。

  此时女登已然转醒,她从燧人手中接过孩童,圣洁的面庞上绽放着母性的光辉。

  婴孩原本在燧人怀中“哇哇”大哭,谁知刚刚转到女登手中,立马就止住了哭声,张开白嫩、细腻的小手抓向了女登的发梢。

  女登嫣然一笑,探出小指伸向了婴孩。

  婴孩一把抓住女登的手指,咯咯笑着塞到了自己的嘴中吸允起来。其头上的两只牛角,竟然散发出迷人的水蓝色光华,并且缓缓地向着小院外蔓延。眨眼的功夫,整个小院都沉浸在了蓝色的海洋当中。

  姜姓部落的族人们,表情麻木的看着漫天的水蓝色海洋,眸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。

  过了约有一刻钟的时间,女登从喜得麟儿的兴奋中清醒过来,连忙对着燧人行了一礼,道:“先祖大人,这娃儿刚刚降生,未曾取得名字,还请先祖赐下姓名!”

  燧人低头想了想,道:“既然你是在烈山之上感金鳌入梦而得之,索性就名为烈山吧!”

  “烈山,烈山。谢先祖赐名!”女登欣喜地点点头,抱着孩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。

  其实想想也是,先祖燧人赐名啊!这是多大的荣幸啊!

  而就在这时,天际飘来一朵金色的祥云。无量的佛力蕴含着阵阵蛊惑之音,降落在九尺高空之上。

  旋即就是一阵异香袭地,地涌金莲,天花乱坠!只见那烟岚重重,彩虹横贯,两道散发着无穷威压的身影出现在半空当中。

  燧人抬头看到来人,心中顿时一惊。但还是跪地行礼道:“人族燧人。见过接引圣人、准提圣人!圣人圣寿无疆!”

  其余的众人族可没有见过着西方的两位圣人,见连人祖大人都跪地行礼,连忙紧随其后跪倒在地,口中高呼:“见过两位圣人。圣人圣寿无疆!”

  准提微微颔首。始终都挂着一丝笑容的老脸上。露出满意的神色。轻轻一拂袖,将众人扶起道:“尔等不必多礼!”

  燧人心中有些明白了西方两圣为何来此。他紧张的朝着东昆仑的方向看了一眼,道:“未知两位圣人来我人族有何要事啊?”

  准提没有搭理燧人。而是微笑着对女登说道:“女施主,你便是这婴孩的母亲吧?贫僧观你之麟儿与我西方有缘,特来度之,同赴西方共演三乘妙法,得享长生大道!不知女施主意下如何?”

  女登微微错愕,有些惊慌失措的看了看燧人,不知应该如何应答。

  接引看到女登的小动作,轻轻一甩僧袍,把燧人直接给扇晕了过去。对女登说道:“女施主,你不必在意这所谓的人祖,只管言明心中所想便是了!”

  女登紧了紧抱在手中的烈山,道:“多谢两位圣人抬爱。小女子于多年之前曾有幸得阐教广成子上仙指点,修习了一些玉清仙法。故此,小女子想要犬子拜入阐教门下!”

  接引闻言,脸上的表情更加悲苦,无奈地叹息了一声,道:“女施主不再考虑考虑?”

  女登很是坚定的点了点头,道:“小女子心意已定,还请圣人原谅!”

  “哼,那就没办法了!”准提脸上的笑容悠忽间消失不见,有些生冷的吐出一句话。土黄色的僧袍骤然划开,大手前探,一把就抓向了女登怀中的烈山。

  女登大惊失色,慌忙的往后退去。可是女登虽修有玉清仙法,但毕竟只练出了些许的玉清真气,岂能躲过圣人的攻袭。

  大手临空,散发着磅礴的佛力,绚烂的金色光华震动的虚空嗡嗡作响。

  女登下意识的将烈山紧紧搂在了怀中,一圈青蒙蒙的玉清真元弥散在女登的周身。虽然她明知道这样只不过是杯水车薪,可是心里多少可以求得一个安慰。

  “嗡!”

  而就在女登紧紧的搂着烈山闭目等死之际,被其随身携带的百草符录,突然从小包裹中飞腾而出,径自挡在了女登身前。

  “轰!”

  准提的大手与青光璀璨的百草符录瞬间相撞,无匹的能量波动顷刻间爆破开来,

  “轰!”

  金色的佛光以及青色的玉清仙光猛然向着四周弥散开来。

  本就不算太结实的小屋和小院,在这能量的碰撞中化为了齑粉,消散于虚无。而四周的姜姓部落族人们,在准提出手之时,就已经被接引转移到了数百里开外。

  毕竟人族乃是华夏神州大地的基础,无故屠戮人族,就算是圣人亦会有无穷业力降下。圣人虽说不惧,但总归会有些麻烦。

  东昆仑山,后山论道崖。

  正在崖上与李清明的弟子孔宣切磋法术的广成子,脸色猛然一滞,旋即变得铁青了起来。

  孔宣心中感到有些奇怪,遂收起了法宝上前问道:“师叔,出了什么事情吗?”

  广成子闻言微微颔首,道:“多年以前,我奉大师兄的命令前往北俱芦洲烈山之下的姜姓部落,将一本百草符录交到了那部落当中的一名女娃的手中。而就在方才,那本百草符录竟然被激发了自动护住的功效,想必是那女娃遇到了生命危险!”

  “奉师尊之命?”孔宣一愣,旋即思忖了半晌道:“师叔。与其在这里妄自揣测,不如亲自前往探查一番,也好解了心中疑惑!”

  广成子点点头,道:“此言有理,我这便前往北俱芦洲!”

  “等等师叔,我也去!”孔宣闻言,亦是飞身追了上去。

  三清大殿中,三清依旧面色淡然的端坐蒲团之上,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们动容。

  “三位道兄却是稳坐泰山啊!”

  “我们这边都火烧眉毛了,三位道兄却依旧不动如山。佩服。佩服啊!”

  突然,两道听不出喜怒的生疑从大殿之外传出。随之而来的,还有金花满天,地涌金莲。无尽的异香扑面。

  老子睁开双眸。道:“镇元子道友、冥河道友。你们何时变得如此刻薄了?”

  老子话音刚落。一袭土黄色道袍的镇元子以及一袭血红色道袍的冥河,就出现在了大殿之中。

  “没办法,西方那位都已经开始落子了。我等若是再不动一动,这一届的人皇怕是就要易于他人之手了!”镇元子笑了笑,言语中颇有些无奈。

  老子三人站起身来,相视一眼,原始开口道:“我等亦是无法!师尊刚刚传音我等,要我等安坐三清大殿,不得出东昆仑半步!”

  镇元子与冥河惊讶至极地看着三清,齐齐开口道:“这却是为何?”

  “我们猜测,师尊可能是想要清明子试探一下玄狐,看看玄狐还有何后手!”老子叹息一声,说道。

  “哦?”镇元子索性直接坐在了大殿之内,挥手拂出了一块水镜,道:“如此,那我等便静观其变吧!”

  东海,蓬莱仙岛。

  李清明懒洋洋的躺在软榻之上,双眸半睁半闭的看着正前方的硕大透明墙壁。

  一袭翠绿色草裙,浑身上下透着无穷诱惑之力的涵梦,皱眉指着水镜中的两道人影,娇声道:“李清明,我见过这两个金光灿灿的家伙!”

  李清明眉头微皱,道:“你在哪里见到的?”

  “这俩家伙曾经偷偷来到我灵之森,在探查无果之后就离开了!我记得当时族人们被他们掳走了有十几万呢!”涵梦越说越激动,到得后来,尖尖的耳朵更是变得通红。

  李清明闻言沉默不语,半晌危险的眯起了眼睛,遥望混沌天外天,自语道:“老家伙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  ……

  女登的小院子中,准提看着散发着玉清仙光的百草符录眉头微皱,对接引道:“师兄,看来这阐教在多年之前就已经知晓了人皇之母的存在!”

  “师弟还是快些动手吧,迟则生变!”接引咧嘴一笑,整张老脸变得更加悲苦。他现在心中有些发怵,此番他们师兄弟二人前来北俱芦洲,已经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。

  谁知这来到北俱芦洲之后,已经过去了盏茶的时间,东方圣人们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。事出反常必有妖,这让接引心中大为警惕了起来。

  准提点点头,右手中指轻翘,大拇指扣在了中指的第二节。张口轻叱道:“我佛慈悲,普渡众生!”

  “轰!”

  准提周身上下金光万丈,照亮了整座姜氏部落,有一种金色的佛性光辉正在扩散。

  一时间无量佛光普照,他化身为一尊大佛端坐,威严神圣,不可侵犯!

  “当!”

  大钟悠悠,像是蕴含着无尽的古意,接着一声禅唱响起,净化人的心灵,让人越发的宁静,整个人仿佛升华了。

  处在百草符录之下的女登整个人都呆滞了起来,双眸空洞洞的看着天际的准提,双脚无意识的挪向了准提的方向。

  “哼,好一个度人经!”恰在此刻,一声冷笑响彻整片虚空,将这无穷无尽的梵唱冲击的七零八落。

  “咔嚓!”

  一道空间裂缝突兀的出现在变为废墟的小院当中,一袭黄色道袍的广成子和孔宣从裂缝中一步踏出。

  “阐教广成子见过两位圣人,圣人圣寿无疆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