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四十九章 夺兵之道

第四十九章 夺兵之道


  刚刚倒飞而回的接引,见准提的身形从地底飞出,赶忙飞上前去探查。

  却发现准提此刻气若游丝,庞大的圣人金身已然被击散,而庞大的佛力也荡然无存。纵然是逃过此劫,也难以恢复到之前的颠峰之境。

  “啊!”

  突然一声爆吼从地底传来,接引骇了一跳。神情紧张地盯着不远处的大洞。

  “今日我就打破这圣人不死不灭的神话,准提,死!”李清明衣袂飘飘,周身的玉清真元疯狂的涌动了起来。其手中的莹白狼牙棒,此刻灿烂若星辰。

  他从地心之中一飞冲霄,笔直地向着昏迷不醒的准提飞了过去。

  “道友切莫冲动!圣人亡天地悲,到时后天降灾劫,对于华夏的生灵又是一场磨难啊!还请道友万万手下留情!”接引看着状若魔神的李清明大骇,慌慌张张的劝解道。

  “天地悲?哈哈哈,笑话!”李清明乱发飞扬,哈哈大笑道:“你认为天地会为了如此一个无耻的圣人悲伤吗?你给我滚!”

  李清明一棒子甩出,势大力沉的狼牙棒再一次扫飞了接引!他眸若凶神的看向了深受重创的准提。满目森寒地盯着准提看了半晌,晶莹若牛乳的狼牙棒,在虚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,无尽的白色纹络从虚空中显化。

  他以玉清仙法演变出了九只神骏的白凤,白凤浑身羽翼青白,眉目间含着无穷的杀气。它们拖着一口石质巨棺。划破长空,直接来到了李清明身侧。

  看着煞气冲霄的李清明,所有观战的大能者齐齐打了个冷颤。他们在心里打定主意:以后,无论如何都不要得罪李清明这个煞星!

  “轰!”

  李清明的狼牙棒前指准提。璀璨的玉清真元与莹白的乾坤尺之力,化为了一条青白交加的锁链,径直飞向了准提,将他锁了个严严实实。

  九只白凤腾跃而起,直接撕裂了虚空,探爪间抓住了锁链,将准提拖到了虚空中。

  “送你上路!”李清明语气阴森。声若钟罄。白凤身后拖着的石质棺盖轰然打开。要将准提收将进去。

  这都是李清明以玉清仙法演化而出,真被收压进去,这准提可就真会成为天地间的第一悲剧。堂堂的圣人,直接被镇死!

  “小辈张狂。焉敢如此欺我?”可是就在此时。灰色大手滔天。一把拖住锁紧准提的锁链,凶狠的拉扯了下来。

  “玄狐,你个骚狐狸!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吗?很舍不得你这枚圣人棋子吧!”李清明冷冷的一笑。道:“可是你千不该,万不该袒护道爷我欲杀之人!别说你不是天道,纵然你是,我也要将你捅出个大窟窿!”

  “轰!”

  李清明此言话罢,天际瞬间风云变色。无穷无尽的煞气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,无匹的天威降临。

  一袭白色道袍的玄狐,左手提着陷入昏迷的准提,从虚空中踏波而出。他这一张面孔上隐含着一丝恼怒,双眸却平静如海,嘴角略带着一丝讥讽的笑意。

  “小辈,我就看看你如何抵挡住天威!”玄狐剑眉斜挑,挥手间无穷电蛇涌动。他以**力强行遁入天道,引来无尽天罚,想要将李清明镇杀在此地。

  朗朗乾坤,原本湛蓝如洗,而今却突然间雷芒万丈,电光如海。彻底淹没了姜姓部落周遭数百里的空间!这骇人无比的场面,使三清大殿中五位圣人,无不骇然变色。

  “大兄,这玄狐不愧是和师尊一个时代的强者,竟然拥有如此伟力!”通天神色凝重的看着面前的水镜,语气沉重。

  老子紧皱着眉头,道:“师尊想要让清明子试探玄狐,此举未免有欠考虑!”

  原始眸中泛着无尽的担忧和焦虑,他抬头看了看水镜中那越来越强盛的雷光,忽然咬牙道:“我这就去紫霄宫,求师尊亲自出手救下清明子!”

  众人之中,最了解李清明的冥河这个时候说道:“诸位道兄请稍安勿躁!老师既然这样安排,就肯定有自己的打算!退一万步讲,就算他玄狐要下死手,可清明子作为老师的徒孙,他能见死不救?”

  “是啊原始道兄!”镇元子捋捋长须,道:“老师常言,个人有个人的缘法,说不定此番就是清明子道友突破的契机!”

  混沌天外天,紫霄宫。

  “老家伙,你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玄狐骚狐狸欺负你徒孙?”扬眉须发皆张的瞪着鸿钧,那样子简直就像要吃了鸿钧一样。

  鸿钧淡淡的笑了笑,道:“你可别忘了!此时可不是混沌魔神纵横的混沌时代!虽然我不知道玄狐是怎么逃过开天之劫活下来的。可是我相信,他的实力与清明子当在伯仲之间,甚至还稍逊一筹!另外,清明子为遁去其一,岂是那么好相与的?这一战,有的看了!”

  扬眉闻言脸上的表情一滞,喃喃低语道:“晦气,晦气……”

  ……

  仅仅这一瞬间的功夫,苍穹黑得吓人,像是塌陷了一般,电蛇狂舞,像是有数不尽的雷电蛟龙在冲腾。

  “落!”玄狐在乌云之中冷眼看着李清明,大手轻扬,白袍浮动。无尽落雷随着玄狐的手势轰然砸下。

  “轰隆隆!”

  闪电蛟龙奔腾翱翔,直接崩碎了周遭的虚空,裹挟着无尽涌动的混沌之气,汹涌澎湃的劈向了李清明。

  远远望去,方圆百里沉闷而可怖,一片银光闪现,如一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,密密麻麻,到处都是吓人的雷霆。

  “雕虫小技!”李清明冷冷的一笑,单手一指头顶。古色古香的乾坤鼎突兀的从虚空夹缝中挤了出来,虚浮在李清明头顶之上。一缕缕淡青色的光华,顺着乾坤鼎的鼎身而下,将李清明牢牢地护在了下面。

  “轰!”

  蛟龙临身,乾坤鼎骤然绽放出万丈青芒,无尽的吞吸之力从鼎口当中传出。

  蛟龙疯狂的嘶嚎着,扭动着虬劲有力的龙躯,努力的想要脱离乾坤鼎释放的无匹吸力,却仍是一点一点地向着鼎口而去。

  虚立高空的玄狐,冷冽地一笑,道:“小辈,你不过是仗着灵宝之威!那本尊就叫你无有灵宝护身,看你还如何张狂!”

  言罢,他整个人都散发出月白的光华,背后一轮神月当空,皎洁而明亮,如水月华洒落。一只巨型白狐,拖着十条蓬松的大尾巴,站在一座断崖上,对月长啸。

  他单手凌空,虚空画符。一道道乳白色的符篆随着玄狐大手的摆动,篆刻而出。

  虽然略显生涩,所刻之符文亦颇为简洁,但是此刻这拙劣的刻痕,竟然满蕴着道的神韵!每一条符文都似一条蛮荒神龙,神妙而不可言。

  月华冲霄,神华如水,流淌而下!这些大道符文彻底活了过来。一种古老的气息铺面而来。似乎满含着沧桑,更有神妙的音律传下。

  “夺兵!”玄狐薄薄的嘴唇轻抿,一道冰寒似严冬的冷酷声音从其口中喷吐而出。

  “嗡!”

  乾坤鼎开始剧烈地震颤起来,无匹的犀利从上方传来,似乎这乾坤鼎随时都会脱离李清明的掌控,破空离去!

  李清明大骇,强行稳定住乾坤鼎。与此同时,将元神遁入了识海当中,想要查探一下究竟是何原因。

  可是当他进入元神识海,一抹浩荡的力量就朝着李清明的元神激荡而去。那灿金色的光华,像极了一轮弯弯的明月,皎洁而又神秘。

  李清明呆愣的望着这轮弯月,似乎从其中,聆听到了一种仿佛来自鸿蒙伊始的神秘道音。

  “夫兵者,诡道之器!如无大道夺音而妄动刀兵者,当斩其身……”

  洋洋洒洒数百个大道之音,如入无人之境一般,穿行在李清明的脑际。直念得他头晕脑胀,心神不稳。

  李清明心中狂震,他怎么也没想到,这天地间竟然还拥有如此秘法,可以强夺他人灵宝!纵然是落宝金钱都没有如此强大的威力。

  李清明被这茫茫的大道之音吸引住了,心神难以挪动分毫,完全沉浸了进去,虽然仅有数百余字,却似乎耗费了他无数年一般。

  他放开心灵,神识一片宁静,慢慢体悟这大道之音,无比的沉迷。

  过了不知道多久,当李清明收摄回心神,外界却仍是那个乌云密布,雷势滔天的世界。

  李清明看着高高立于云端的玄狐,冷冷一笑,道:“玄狐,你以为仅凭此法就可以强夺吾之灵宝?”

  玄狐冷眼瞥了李清明一眼,道:“小辈,本尊承认你要比我那两个废物徒弟要强大一点,可是仅仅是强大一点罢了!这方世界中,还有很多你不明白的力量存在!”

  “哦?”李清明忽然咧嘴一笑,道:“就像这样吗?”

  忽然一股与玄狐如出一辙的夺兵之力出现,而同时浮现在半空中的,还有无数的幻影:有一尊尊的大鼎,一口口的巨钟,一柄柄的长枪……

  林林总总的不下千件!他们各自代表一种神秘的法则之力,有着各自不同的世界演化,繁复至极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