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五十三章 迟到的哮天

第五十三章 迟到的哮天

  (ps:订阅啊,熊猫的硬伤!人家都在求月票,只有熊猫跟这苦逼的求订阅!唉,苦也!)

  ……

  浩无烟淼的无尽星域中,星星点点的亮光,将这片宇宙空间映射的神秘而诡异。

  鸿钧虚立在星空中,淡淡的看着李清明,道:“清明子,你可知此番行为会对华夏大地以及诸天万界,造成何种动荡?“

  李清明瞥了鸿钧一眼,没有答理他。而是缓步走到了玄狐身侧,道:“骚狐狸,别装了!这点伤势虽说会叫你伤筋动骨,但还不至于要了你的小命!赶紧给我爬起来!“

  说道这里,李清明毫不犹豫的一脚踹了过去。

  “嘭!”

  玄狐弓着身子,被李清明直接踹出了数十丈。这才面色阴沉的从虚空中爬了起来,看向李清明的眼神中有怨怼,有惊讶还有说不尽的落寞。

  鸿钧毫不在意李清明对自己的态度,他遥遥对着玄狐打了个稽首,道:“道友,此番却是你输了!”

  玄狐面色沉的都要滴出水来,他恨恨地瞪了鸿钧一眼,道:“老泥鳅,你好,你很好!”

  “骚狐狸,不要以为自己是混沌魔神就那么嚣张!在这方世界中,有的是人可以轻易收拾了你!”李清明看着不爽,老泥鳅是你能叫的吗?闪电般出现在玄狐身侧,又是一脚给踹了出去。

  “咔嚓!”

  清晰的骨骼碎裂声传来,势大力沉的这一脚又一次把玄狐给踹飞了出去。不过这一次却是对着神州大地的方向,一脚让他归了西方界。

  “啊,清明子,本尊和你没完!”远方传来玄狐的一声暴跳如雷的怒吼,无尽的星域中不断的回荡着他的声音。

  接引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,半晌才缓过神来。

  他拖着不断流血的身躯,缓步走到鸿钧身前,单手打了个佛礼,道:“阿弥陀佛!道祖,此番准提师弟殁。神州大地定然陷入慌乱当中!贫僧还要速速赶回西方界。处理突发事件,就此告辞!”

  鸿钧仿佛没有见到接引似地,一双空洞洞的眸子,就那么直直地盯着李清明看。搞的李清明心中直发毛。

  李清明被这老男人搞的浑身起鸡皮疙瘩。过得半晌说道:“好了好了。算我怕了你了!”

  说着,李清明对着接引泊泊留着血液的臂膀一挥,一股满含着无穷道韵的玉清仙气。顺着其大手而下,直接将这股大道力之规则化解。

  接引皱了皱眉,摸了摸已经止住血,并且开始不断修复的左肩,道:“多谢道友!”

  李清明淡淡的撇撇嘴,道:“你先别急着谢我!这条臂膀你是别想要了,就当作此番尔等行为的代价!”

  “此番本就是我等自作孽,怨不得别人!好了,就此别过!”接引面上露出一丝了然,丢下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就下了虚空。

  李清明看着接引远去的背影,眸中光华闪动。

  “清明子,此番屠圣,天地同悲。而今的华夏神州大地上群魔乱舞,大地崩裂,湖海淹没内陆。无数的生林处在了水深火热之中,你若是不想些办法,这些业力就会落到你的头上!”鸿钧扫了远去的接引一眼,突然对着李清明说道。

  李清明撇撇嘴,对着虚空嚷道:“师尊,师伯、师叔以及诸位道友是不是看够了?看够了就出来吧!”

  “轰!”

  虚空爆震,面前漆黑的星域中,突兀的出现了数条深不见底的空间裂缝。三清、镇元子、冥河、女娲、昊天、水元子……一个个在洪荒世界开辟以来,数得上号的大能者们,从空间裂缝中走了出来。

  李清明懒得搭理那些不相干的人,而是径直走到了三清面前,恭敬地行礼道:“弟子清明子,见过师尊、师伯、师叔!圣人圣寿无疆!“

  三清满脸笑意的点点头,原始道:“清明子,你可比我们这三个老家伙要厉害多了!“

  “师尊说笑了!“李清明摸了摸光洁的下巴,扭头看向了周遭一位位的洪荒大能者,讥讽道:“诸位是不是看得很过瘾啊?”

  众多洪荒大地的大能者,脸上全都出现尴尬的神色。

  “你们有时间看热闹,难道就没有时间帮助人族清理那些域外天魔?”李清明冷笑了一声,道:“人族为这一量劫的天地主角,若是他们出个差池,天塌地陷都还是小的。言尽于此,尔等好自为之!”

  李庆明说完此话,转身划破空间而去。

  ……

  此刻的华夏神州大地乱象纷呈,群魔乱舞。

  人族中有的族人浑身缭绕着黑气,赤红着双眸,手中拿着石斧、石锤在部落中疯狂的烧、杀、抢、掠;有的在奋力抵挡着异变的族人,希望他们变回原本的阳光、谦和。

  每一个部落中,都上演着近乎一模一样的曲目。

  人族圣地,陈都。

  “师尊,此刻天机紊乱,群星颠倒,杂乱不堪!我人族的多个部落已经彻底沦为了妖魔的乐园!这,这可如何是好?”洛河侍立在大殿之上,满脸的焦急之色。

  伏羲紧皱着眉头,看着西牛贺洲的方向,道:“代表西极天地的三颗主星,如今已然隐遁了一枚。而在这主星之侧,突然升起的惑星,周遭却拱卫着贪狼和破军!如此已成杀破狼之势。再加上先前西极主星隐遁之时,天降异象,域外魔头侵入我华夏大地。哎,我人族又将面临一场浩劫啊!”

  “师尊,何不将我人族供奉阁的修士全部散发出去,让他们前往各个部落,消灭这些域外魔头。另外派遣使者赶往天庭,请求玉帝派遣下天兵天将,相助我人族!”站立在洛河身后的凌晨恭恭敬敬的对着伏羲行了一礼,说道。

  自从那日伤势恢复之后,就一扫原本玩笑人生、吊儿郎当的生活态度,变得沉稳、冷静了起来。

  这供奉阁乃是自李千秋出现之后,伏羲为确保人族的安全所建立的,类似后世锦衣卫的特殊机构。

  供奉阁内的供奉们,都是伏羲遍访各名山大川,特意请来的人族中的修道之士。虽说并没有大罗金仙以上的强者,但是均是在当年的人族大劫中挺身而出的人族修士。

  对于这样一群有血性,又对人族忠贞无比的修士,伏羲是佩服至极。

  伏羲摸着下巴,思索了半晌,道:“好,就依此法!凌晨,你速速赶往供奉阁,让供奉们前往各个出事的人族部落,尽可能多的消灭那些域外魔头,保存我人族的力量。洛河,你代替为师去一趟天庭,想必昊天道友也在为此事发愁呢!”

  洛河与凌晨齐齐躬身行礼,道:“谨遵师尊之命!”

  “报!”

  而就在这时,外面突然走进来一名侍卫,他单膝跪倒于地,叩首道:“启禀人皇陛下,红绸姑娘刚刚回到陈都内,现在正在殿外等候!”

  “哦?真的?”伏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看着台下的侍卫,道:“快快请她进来!”

  侍卫领命退出了大殿。

  洛河与凌晨齐齐松了口气,旋即相视而笑。

  过得半晌,风华绝代的红绸走进了大殿,她对着伏羲盈盈行了一礼道:“徒儿红绸,见过师尊!”

  伏羲上下打量了红绸半晌,道:“好,好,好!回来就好!”

  红绸面上带着一丝愧疚,她叩首于地,涩声道:“红绸有负师尊所托,于东海之上飘荡数年,却仍未曾寻得先天建木,而且还得罪了东海龙族。请师尊责罚!”

  伏羲上前扶起红绸,看着她那张满怀愧疚的俏脸,道:“红绸,这先天建木已经被寻得,而今逆反通道已成,却是不必再忧心此事。另外东海龙族之事,东海龙王已经亲自前来,与为师细细分说。此事错不在你,你又何必放在心上呢?”

  红绸闻言眼圈通红,顺势站了起来,声音中略带着丝哽咽地说道:“多谢师尊!”

  “好了,眼下正值关键时期,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感叹儿女情长!”伏羲拍了拍红绸的香肩,神色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:“红绸,你下去休息一日,一日之后便赶往就近的部落当中。此后以陈都为中心,慢慢地向周遭辐射,救助那些被域外天魔迷惑了心智的族人们!”

  红绸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,疑惑地看向了伏羲,道:“域外天魔?师尊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伏羲大踏步地走出大殿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此事你自去询问洛河,为师还有要事要办!”

  ……

  而就在人族,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灭魔之事的时候,这边的哮天,也已经带领着妖奴们赶到了早就化为废墟的姜氏部落中。

  “大人,咱们是不是来错了地方?”紧紧地跟在哮天身后,长得贼眉鼠目的家伙,看着空荡荡而且满布疮痍的大地,满含已获得对哮天说道。

  “嗯?”哮天摆摆手,摊手捻起了一把仍然散发着无尽毁灭气息的泥土,放在鼻子之下闻了闻,道:“看来几位圣人已经交过手了。就是不知道战局如何?”

  “嗯?”贼眉鼠目的家伙左右敲了敲,忽然看到离这里有百里方圆的地方,有一座5巨大的山坳,隐约可以看到一条冲天的烟尘,在这万里无云的碧空中袅袅而起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