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五十五章 五行炼仙阵

第五十五章 五行炼仙阵


  碧空如洗的山坳上方,滚滚黑云如潮水一般漫漫而来!一名名身穿黑色道袍的妖奴,仿佛一支训练有素的军士,几乎在瞬间就组成了一个庞大的阵法,将广成子困在了正中。

  一只只通天的柱子,被一众妖奴们从口中喷了出来。一共一千根,一根不多一根不少!它们矗立在天地间,仿佛那永亘不变的不周山一般。

  “哈哈哈,广成子!我知道你是阐教高足,拥有仙法无数,又是准圣之境!可是如今你被那准提圣人重伤,体内法力不足,我倒要看看你如何逃得出这‘五行炼仙阵’!”哮天立在虚空中,张狂的大笑着,同时大手向着地下近亿的姜姓部落的人族一挥,道:“给我放手杀,一个都不能放过!”

  紧跟在哮天身后的,那漫如烟云的一众妖奴听闻此言,鼓荡起周身浑厚的妖元力,双眸中泛着嗜血的光华,笔直的冲了向了地上的人群,

  “啊!”

  “大家快跑啊,妖族又来了!”

  “王八蛋,我和你们拼了!”

  妖奴们夹在人群当中,四散穿梭,每一道黑色的影子划过,总会有一些人族惨叫一声,横死当场。

  “畜生!”猝不及防下,广成子骤然被众妖奴的大阵困在了五行炼仙阵中。他的耳畔不断响起人族的惨叫,满腔的怒火登时喷薄而出。

  他双眸通红,体内的玉清真元疯狂的翻滚了起来。大手轻拍额头。现了顶上庆云,古朴的翻天印在庆云之中上下沉浮。

  “翻天印,一印翻天!”广成子怒吼着,猛地砸出了翻天印。

  番天印在虚空中变得大如山岳,直接一印砸向了面前空荡荡的虚空。

  “哐当!”

  整个阵法空间剧烈的震荡了起来,一圈圈肉眼看见的金色波纹以阵法为中心,慢慢向着四周涤荡开来。

  虚浮在半空中的哮天,看着这股无形的波纹,眸中闪过一抹异色,心中暗赞:“不愧是准圣境!纵然是身受重伤。亦有如此强大的能力!不过。呵呵!也仅仅止步于此了!”

  想到这里,哮天双手飞速的掐动了起来。一缕缕黑色的丝线,仿佛一道道蛛网一般,向着大阵飘荡而去。

  “呼。呼”

  随着这些丝线入阵。阵法空间中异变陡升。突然从大阵的正东方向。弥散开一层层浓郁的火煞之气,他们化成一只只体态神骏的三足金乌,疯狂的煽动着羽翼。朝着广成子席卷而去。

  “该死的!”广成子脸色微微一变,他将番天印招了回来,护住周身。同时手中印诀掐动,一汪汪清泉从虚空夹缝中挤了出来,当头迎向了那些三足金乌。

  “呱呱!”

  三足金乌们浑身释放者灼热的高温,仿佛没有看到这些水蓝色的清泉,竟然不闪不避地冲将过来。

  “嗤!”的一声轻响,弥散在三足金乌体外的高温,瞬间将这些清泉蒸发的一干二净,连一丝水汽都未曾留下。

  广成子瞬间面色大变,暗道:“竟然是太阳精火,普通的水流根本就无法浇灭这些三足金乌!”

  稍稍思忖了一会,眼见着金乌即将临身,广成子咬了咬牙,从储物空间中掏出了一只蓝意莹莹的葫芦,闪电般的拔下葫芦嘴,朝着三足金乌泼洒了过去。

  “哗!”

  就见一片湛蓝如海的液体从葫芦口倾泻而下,满蕴着精纯无比的水之力。

  本来在这充满无比浓厚的火煞气息的阵法空间中,水之力是很难发挥出什么作用的,但是这一片片的湛蓝色液体,竟然生生的从这漫天缭绕着太阳精火的空间中,劈开了一个数十丈宽的通道来,他们化为了一条条狰狞恐怖的水龙,相互纠结着,朝着那些三足金乌冲了过去。

  “轰!”

  几乎就在那些湛蓝色的液体倒灌而出的瞬间,正前方的那些三足金乌们,仿佛感知到了某种危机似的。竟然闪动着翅膀,想要躲过这股逆天的洪流。

  “浪费了我这么多的宝贝还想跑?给我死!”广成子咬牙切齿地瞪着那些三足金乌,猛地一甩葫芦,又是一大片液体甩出。就像海上的浪涛一般,咬在第一片湛蓝色液体之后压了过去。

  “呱!”

  漫天的三足金乌只来得及惨叫一声,就被瞬间浇灭。

  而紧随在这些三足金乌之后的,乃是一片至阳的火焰之海,这片火海不断升腾翻滚着熊熊的至阳烈焰,像蹦腾不息的骏马,带着无比狂野的气息,撞向了前方淡蓝色的液体。

  “轰!”

  一股比之方才还要炽盛的波动骤然而出,庞大的威压顷刻间便布满整座阵法空间。无穷无尽的水火之力,将周遭的天穹彻底撕得粉碎。

  待这股波动消散,漫天火海已然消散,虚无的空间中,仍然散发着淡淡的火焰之气,但是阵法空间却依旧牢不可破。

  “收!”广成子肉疼的将仅剩的占蓝色液体收了起来。

  这些液体名曰太阴神水,乃是广成子在蓬莱岛上磨了李清明足有一个月的时间,才得到的。当真是珍贵无比!也就是他炼丹的时候,偶尔才用上几滴。此番为了浇灭这些三足金乌,无奈用了半葫芦的太阴神水,这足以叫他肉痛万分。

  阵外的哮天诧异的看着面前的五行炼仙阵,自语道:“没想到你还有些手段!不过,这次我看你还不死?”

  哮天冷冽的笑了笑,猛地轻捶了下前胸,一口殷红中泛着一抹紫意的血液从其口中喷吐而出。

  “乾坤借法,五行魔音!”哮天将这口血液弹射入大阵,随后仰天咆哮,整个身躯瞬间膨胀了起来。

  一股无双的毁灭气息从哮天的身上升腾而起,这股气息与李千秋的魔之双手如出一辙。他漆黑的双目仿佛无尽的深渊,又似连接着另一个时空的通道,深邃的无法言明,无匹的力量瞬间爆发。

  阵法空间内瞬间乱作了一团,空荡荡的虚空中,赤红色的烈焰;水蓝色的水流;灿白色的锐金之气;碧绿如春的参天巨树;厚重如山的硕大土丘……

  五行能量骤然炸开,化为无尽黑气,充斥着整个大阵。

  “嗡!”

  一时间,阵中鬼哭神嚎,杀意惊霄!刺耳的魔音声势浩荡,伤势尚未恢复的广成子本就心神不稳。骤然听到这声势滔天的魔音,整个身体更是摇摇晃晃,险些溃散。

  “吼!”

  浓重的魔音越来越刺耳,漆黑的五行之云几乎凝成实质,似乎化为了五行魔王,张口咆哮,洞穿一切。

  广成子眼神涣散,强行催动身体中仅剩的玉清真元,注入到翻天印中。使之形成了一方只有丈许方圆的翻天小世界。可是即便如此,他仍然是头晕脑胀,险些崩溃。

  毕竟那五行魔音的攻击无视防御,甚至可以穿刺元神,好似无数的钢针扎在自己的元神识海之中,可怕至极。

  阵法外面的世界,此刻已然变成了一座修罗场。

  山坳当中随处可见一名名妖奴,在疯狂的虐杀着姜氏部落的人族。到处都是残肢断臂,到处都逸散着痛苦的哀嚎声。那仍在流淌着的,赤红色的血液滚滚成河,将这出小山坳彻底变成了血狱。

  浓重无比的血腥味,充斥在方圆百里的空间之中,使人观之变色,闻之作呕。

  原本近亿的姜氏部落人族,而今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族人,他们把女登和烈山护在正中,作着最后的抵抗。

  远在南瞻部洲的人族圣城,陈都。

  伏羲正在为逐渐回复过来的人族部落作着规划,突然心中一阵悸动。揪心的疼痛,从胸口传来。就像被人猛然用大锤攻击了胸口一般,那股疼痛简直难以忍受。

  要知道,伏羲此时乃是大罗金仙巅峰之境的强者,只待机缘一到。便可踏出最后的临门一脚,得成准圣之身。大罗金仙的身体何等强悍,竟然还无法忍受这种悸动,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!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心中震惊无比的伏羲匆匆行到了偏殿。强忍着胸前传来的阵阵痛楚,将周身的太清真元尽数注入到地上的八卦天盘中。

  很快,硕大的八股天盘就飞速转动了起来。隐在天际的星辰,释放出一缕缕的银色星辰之力,顺着大开的天窗,洋洋洒洒地落到了伏羲身上。

  伏羲的身体随着八卦天盘的运转,急剧转动了起来,渐渐的身体开始弥散出一抹紫色的光华。越来越亮,越来越亮!到得后来,简直就像一轮紫月一般,光华闪耀九天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八卦天盘停止运转的时候,已经日落西山。

  伏羲面色苍白的从八卦天盘上站了起来,满目的疑惑。

  “师尊,你这是怎么了?”这时,洛河从大殿之外走了进来。当他见到面色苍白如纸的伏羲时,面色骤然大变,焦急地上前询问。

  伏羲摆了摆手,重新坐回御座,道:“无妨!为师只不过运功过度罢了!”

  洛河心中一惊,伏羲是大罗金仙顶峰之境的强者,竟然会为了一事,如此费心费力的去掐算!这究竟是什么事呐?

  心中疑惑万分地洛河愣了愣,上前问道:“不知是何事,竟然让师尊如此的费心?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