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五十六章 李千秋,你好狠的心啊!

第五十六章 李千秋,你好狠的心啊!

  伏羲闻言眉头紧皱,道:“方才为师观天象推演,发现在北方渭水之上竟然又升起了一颗帝星。此星虽然硕大,却光彩黯淡。在这枚帝星之侧,还隐藏有一枚黑的发亮的七杀。七杀诛杀,隐匿帝星之侧,怕是这新生的小家伙有性命之忧啊!”

  洛河闻言一愣,心说:“不对啊!这天道之下,应该仅有师尊一颗帝星才对,怎么又出现了一颗?”

  想到这里,洛河问道:“师尊,这天道之下,除去作为天地主角的人族共主为帝星,其余诸族的帝星不应显现虚空啊!难道我人族又当面临一场莫大的浩劫?”

  伏羲嘴角抽了抽,看着身前的洛河说道:“傻孩子,人族共主之位易主,难道不当有帝星出世?”

  “这,可是您尚未老去,主政期间更是仁德。这共主之位怎会易主于他人呢?”洛河脸带不忿地看着伏羲,道:“莫非是圣人逼您辞去人皇之位不成?”

  “放肆!”伏羲闻言面色立变,他有些脚步虚浮的站起身来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洛河,这天地间没有永恒不变的主角,更不可能会有永亘不变的人皇圣主!有写时候,是身不由己的!”

  洛河闻言,沉默的低下了头。

  大殿之中再次陷入了平静。

  过了约有一刻钟的时间,伏羲看着殿下的洛河,问道:“对了!洛河,你找为师有何要事啊?”

  洛河抬起头来。脸上一红,带着一丝羞愧道:“都怪我!险些耽误了大事!启禀师尊,方才供奉阁侍卫来报。今日临近日头将落之时,供奉阁中来了一只硕大的白毛老鼠精。这老鼠精放言与您乃是旧识,要求您亲自去供奉阁见他,如若不然,他就把供奉阁给拆了!”

  “白毛老鼠精?”伏羲先是一愣,旋即狂喜道:“你说谁?白毛老鼠精?他现在在哪?”

  这一幕叫洛河有些摸不着头脑,他晃了晃脑袋,道:“师尊。那老鼠精就在供奉阁。待徒儿去将……”

  “嗖!”

  洛河此话还未讲完,面前的伏羲就已经身化清风出了大殿,直奔位于陈都北部的供奉阁而去。

  当伏羲到达供奉阁的时候,就见一只足有尺余长的白毛老鼠。翘着个二郎腿。身上胡乱围着一块遮羞布。惬意的坐在石阶上,看着台下一众鼻青脸肿的供奉们。

  看到眼前这滑稽的一幕,伏羲先是一愣。旋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,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这时有一中年道人,对着伏羲行了一礼,说道:“哦,是陛下!贫道云湖见过陛下!”

  供奉阁的阁主,赫然是当年东极之地发生大灾难时,跑到伏羲这里求助的罗浮山练气士云湖。

  只是此刻的云湖不仅衣衫褴褛,头上的紫金道冠东倒西歪,就连脸上都多了两只黑眼圈。哪里还有当年的道骨仙风。

  “你是……云湖阁主?”伏羲看着面前隐约还能露出大体容貌的云湖,惊讶的问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云湖尴尬的笑了笑,道:“让陛下见笑了!刚刚见到鼠前辈,一时手痒,想与鼠前辈讨教一二,没成想……嘿嘿……“

  “你丫那叫讨教吗?威力小得都跟瘙痒差不多了!要不是鼠爷我手下留情,你们这帮小家伙统统都得去见阎王!”坐在石阶上的白毛大老鼠不乐意了。这家伙太无耻了,就那么点能力,也配叫做讨教吗?纯属找虐!

  伏羲无奈的摇摇头,走上前去深施一礼道:“伏羲见过子鼠圣者!”

  没错,这大白老鼠正是我们那失踪无数年的子鼠大人。

  自从那日主持伏羲完成人婚之后,子鼠算是被那些遭瘟的功德伤透了心。于是便独自找了个地方藏匿了起来,认真钻研禁咒之术。

  还别说,以前子鼠总是抱着一种得过且过的散漫态度。可是他这一认真修炼,竟然还真被他领悟了一种破禁之法。

  这么多年来,他借助蕴藏在体内的功德之力,竟然破掉了李清明对其施下的五分之一的封印。

  欣喜若狂的子鼠大人,终于开始了他幸福的路途。他从华夏神州大地的极北之地走到了极南,又从极东到达了极西。可算是享尽了世间繁华,看尽了世间百态。

  可是好景不长。这不,现在就被李清明给拉来当了壮丁。

  子鼠躲过伏羲的这一礼,道:“人皇不必多礼!贫道此番前来,乃是有要事相告!”

  伏羲心中的绞痛越来越强烈,他似乎隐隐明白了些什么。于是上前问道:“哦?未知是何要事?”

  子鼠摸出了大铁棒子,“噌噌”磨了两下大板牙,道:“此刻北俱芦洲,临近渭水之畔百里之内,有一人族部落,名曰姜姓!”

  说道这里子鼠就停了下来。他相信太青圣人传授的先天算术,更相信伏羲不会不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。

  伏羲在子鼠说出这句话后,整个人都蒙了,嘴中无意识的呢喃着:“北俱芦洲,姜姓部落……”

  字数一看傻了眼,没想到这家伙如此就顿悟了,无奈之下,只得大喝一声,眸泛金光道:“呔!人皇伏羲,此时不醒,更待何时!“

  “轰!”

  忽然,伏羲周身巨震,浑身上下浓郁的太清真气,开始不规则的波动了起来。

  半晌之后,一阵香风闪过,万里紫气飘荡而出,伏羲径自盘膝于地,现了顶上庆云。只见庆云之内天、地、人三朵含苞欲放的金花随风摇曳。其中最左侧的那朵,正在缓缓的打开花苞。

  很快这朵金花就散发出了无尽的馨香,一名丰神俊朗,着一袭月白道袍的青年,从这朵已经盛开的花苞中走了下来。

  他手中轻摇着羽扇,衣袂飘飞,浑身有股说不尽的儒雅气息,更是将其衬托得颇有大家风范。

  他拱手对着伏羲行了一礼,道:“贫道见过道友!”

  伏羲脸上露出一抹笑意,他对这男子还了一礼,道:“你我本为一体,何必如此客套!自此你名为庖栖,掌伏羲琴。且自回庆云吧!”

  庖栖淡笑着点了点头,直接飞身上了庆云,消失不见。

  伏羲没有管他,而是联系子鼠之前所说的话,再一次开始了演算。他在虚空中勾勾划划,一条条淡金色的大道符文凭空出现。

  须臾之后,伏羲猛地对着面前的大道符文,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,手中印决变幻,冷喝道:“诸天星辰,乾坤显宗!开!”

  就见一蓬金光乍现,那些飘荡在虚空中的大道符文全都飞进了伏羲的脑际。

  半晌之后,伏羲双眸爆睁,浑身暴虐的气息骤然狂涌澎湃而出。他疯狂的大吼道:“李千秋,你好狠的心啊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