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五十七章 哮天困广成

第五十七章 哮天困广成


  ()  陈都北部,供奉阁。

  “洛河!你速速赶往天庭,秉报昊天大天尊,就说yīn阳界主李千秋,已经动手!请他务必派遣jīng锐天兵天将,速速赶往北俱芦洲,距离渭水之畔百里方圆的小山坳!”伏羲强忍着怒气,扫向周遭的眸光中满含着威严。

  “谨遵师尊之命!”洛河从未见过伏羲如此动怒,在他的言语中也隐含着一丝凝重之意。

  “供奉阁阁主云湖听令!”伏羲扭过头,看着云湖淡淡地说道:“朕命你率领供奉阁已经从人族部落中回返的供奉们,速速赶往上述之地,对姜姓部落的人族展开营救!”

  “尊人皇命!”云湖一扫方才的狼狈之sè,很快就召集起供奉们,直往北俱芦洲而去。

  子鼠抬起爪子,摸了摸光溜溜的大耳朵,道:“人皇,此番是你我最后一次相见!而今,你我之间缘分已尽,就此别过!”

  伏羲闻言一怔,魁梧的身躯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。他深深对着子鼠鞠了一躬,道:“弟子伏羲,向子鼠圣者拜别!”

  “哈哈哈,我自逍遥,何苦再寻烦恼……”

  虚空中传来子鼠畅快至极的大笑声,滚滚笑音,在无穷天际回旋、飘荡。

  此刻北俱芦洲之上,广成子的处境可以说是凶险万分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广成子,任你是圣人之徒又如何,还不是逃不出我这五行炼仙阵?”哮天凌空虚立在大阵之外,肆意的大笑着。原本冷面肃然的面孔上,满是掩饰不住的得意。

  想想也是,他哮天只不过是一只土狗修炼得道,地位低下。而广成子乃是堂堂玉清圣人门徒。身份尊崇。原本应该是广成子打得哮天抱头鼠窜,而今却正好掉了个。

 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。

  大阵中的广成子,处在丈许方圆的翻天世界中,被无边魔音折磨的头晕脑胀。体内刚刚恢复了一些的玉清真元,亦在魔音的震荡之下彻底的烟消云散。

  “该死的。这是你逼我的!”身受重伤的广成子,实在忍受不了这种荡人心魄的魔音了。他狠狠地咬了咬牙,掏出一只紫金sè的小葫芦,从里面倒出了一粒金光灿灿,隐隐散发着虚无道韵的金丹。

  轻轻捏着这枚金丹,广成子看了半晌。道:“大不了以后再去想大师伯讨要几粒!”

  肉痛的抬起手将之一口吞下。广成子就地盘膝而作,修复起受伤的躯体来。

  “嗷!”

  无穷的魔音继续肆虐在五行炼仙阵中,翻天小世界如浮萍一般,在这大阵之中四处飘遥。有几次甚至都濒临破灭,但是却依旧坚挺的支撑了过来。

 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,当大阵内的魔音再次掀起**的时候。翻天小世界的范围猛然大涨。一股凌厉无双的气势,顷刻间冲破了大阵,直冲霄汉。

  “不好!”哮天心中一惊,低头看向了仍在肆意屠戮人族的众妖奴,道:“天地玄黄四组听令,速速在五行炼仙阵外布下天罗幻阵,务必困住广成子!其余妖众。必须在短时间内将这些人族尽数屠戮,杀!”

  哮天一声大吼,在虚空中现了原形。

  一直凶威滔天的巨犬出现在虚空中。只见其身高有百丈,浑身毛发浓密,凶唳的眼眸中爆shè出丈许长的赤芒。锋锐无匹的獠牙,以及厚重硕大的巨爪,在月华的照shè下,散发着森森寒意。

  “嗷!”哮天对月狂啸,声似雷音,震人心魄。

  上万的妖奴从地面之上爆shè而出。他们浑身笼罩着浓郁的赤红sè妖气,无尽的杀戮气息被天地力量不断的接引而来,妖气的数量亦在不断地沉积。

  “诸天炼魔,星斗移位!天罗幻阵,起!”哮天神sè狰狞的遥望天际的太yīn星。漆黑的毁灭妖气顷刻间弥散开来。

  原本里许范围的五行炼仙阵骤然扩大,漫天的星斗之力都被引到阵中,地底的煞气亦被引动而出,无穷无尽的杀机骤然迸发。

  阵中,已经恢复了全部实力的广成子眸泛青芒,嘴角咧出了一个森冷的笑意:“该死的妖族,我要你们为我人族血债血偿!”

  “血煞番天印,一印翻天!”

  随着广成子话音落地,翻天印绽放出万丈光华,比之先前还要刺目,凶狠无比的轰向了前方的虚空。

  如山般的翻天印,携着无匹的力道,闪电般的印在了漆黑的虚空之上。

  整个世界仿佛都停滞了下来,沉重的翻天印定格在了虚空当中。

  “咔嚓,轰!”

  随着两声响彻天地的裂帛声想起,先前还叫广成子束手无策的五星炼仙阵,应声而破。

  看着身前破碎的大阵,广成子握了握拳头,自语道:“恢复力量的感觉,真好!”

  东海蓬莱岛。

  李清明静静地坐在莲池的小亭中,看着身前一朵朵洁白的莲花怔怔出神。

  身着翠绿道袍的孔宣静静的站在李清明身后,眸中的神sè有焦急,有担忧,还有一丝丝的幸灾乐祸。

  “小孔雀,你现在是不是在想,广成子到底可不可以将李千秋的yīn谋破去?”李清明忽然端起了石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,扭过头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  孔宣一愣,道:“师尊说笑了!广成子师叔乃是准圣之身,而那些小妖小怪只不过是太乙境界的小家伙,能掀起多大的风浪?”

  李清明笑了笑,道:“我看你这家伙就很有些幸灾乐祸嘛!”

  孔宣尴尬的笑了笑,道:“师尊,每次与广成子师叔斗法,我都没有一次赢过。这回让他在这些小妖手中吃些苦头,打压一下他的嚣张气焰也是好的!嘿嘿!”

  “你呀!”李清明无奈的摇了摇头,出神地看向了远方。

  ……

  收拾起心神,广成子当先踏出了大阵。却发现外面并不是那熟悉的万里星辰,而是大rì蒸蒸下的一大片葱郁森林。

  广成子仔细打量着眼前这片诡异的森林。

  说它诡异,是因为这里过于寂静,竟然没有一声鸟鸣兽吼。强烈的阳光被茂密的树丛挡住,再加上漂浮在树林间的一层薄薄的雾霭,整片森林被衬托得越发神秘。

  轻轻地踏前一步,广成子眼前的场景骤然变换,仿佛一步之内就跨越了千万里的空间,从茂密yīn暗的原始森林来到了广阔无垠的大漠戈壁:

  连绵起伏的沙丘被微风吹动,扬起一片片尘烟,一轮通红的夕阳挂在天边,挣扎着释放出最后的光和热,给座座沙丘镀上了一层金红sè的镶边。

  “广成子,这方世界乃是无边幻境,纵然是圣人进来都会有些许的心神恍惚!你就慢慢地享受这幻境中的生活吧!”哮天矗立在天罗幻阵正中,狰狞的手头上,顶着一只雕龙刻凤的镜子,闪烁着无比璀璨的光华。

  “幻境?”广成子闻言,淡淡的一笑。

  忽然,他感觉自己的左脚踝上碰到了一只森冷无比的物体,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脚下,半截的小腿已经被黄沙掩埋。随意地将右腿抬起,他感觉小腿仿佛被什么东西拉住一般,竟没有拔出。

  广成子下意识地一使劲,一蓬细沙飞扬,眨眼间便横在了膝盖处。

  沙尘顽固地飘荡着,似乎有意识般极力挣扎着,企图挡住他的视线。但这点屏障怎能阻挡准圣灵敏的感知?透过层层雾霭与烟尘,他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脚踝处,有一只白骨森森的枯爪牢牢地扣在其上。

  “雕虫小技!”广成子微微一笑,也不去管依然被枯爪抓住的左脚。他的元神瞬间沉静了下来,隐遁在元神识海中的灵识瞬间涌出,朝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而去。

  须臾,广成子骤然睁开了双眸,看向了大漠西北方向。两道尺长的jīng芒一闪而逝。他大手轻挥,青sè的玉清真元顿时汹涌澎湃而出。

  漫天的玉清真元在空中化为了一柄青sè的战刀,他脚下生风,一步踏上了战刀,朝着自己感应到的位置扑了过去。

  岂知,广成子刚刚驾驭战刀而起,周围的环境再起变化。从一望无垠的大漠空间,瞬间变成了凶煞之气满布的洪荒上古战场。

  此刻,古战场之上正有两方生灵正在征伐。这两方乃是上古鳞甲一族与上古走兽一族,他们浑身带血,双眸通红,无穷无尽的凶唳之气从那硕大无匹的身体之上,四散而出。

  而广成子的突然出现,却是让激斗正酣的双方陡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。

  他们眸光凶狠地投shè到了广成子的身上,那杀红了的双眸透出饿狼般的目光,让人毫不怀疑他们随时都会扑将上来,狂暴地将一切撕成碎片。

  原本烈rì炎炎的天际瞬间变得yīn云密布,道道闪电在乌云间穿梭不停,丝丝电光下,连苍穹似乎都渐渐压了下来。

  沉重的压抑感充斥了整个空间,让人的心头如同压了一块巨石般沉重。

  “吼!”

  整个古战场彻底暴乱了起来,鳞甲一族在巨龙的带领下,走兽一族也在麒麟的领导下,疯狂的踩踏着地面,向着广成子撕咬而来。

  虽然明知道这仅仅是环境,但那股可怕的威压,却直接作用到了的他的元神之上。无匹的煞气使整个空间都变得凝滞了起来。

  jīng彩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