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五十九章 坑爹的天罚之眼

第五十九章 坑爹的天罚之眼


  须臾,一袭月白长袍的洛河走进了凌霄殿。

  “人族洛河,见过玉皇大帝,大帝万寿无疆!”洛河恭恭敬敬的对着昊天行了一礼,神色间隐含着一丝阴霾。

  “免礼!”昊天淡淡的看着洛河,道:“洛河,伏羲道友近来可好?”

  洛河站起身来,道:“多谢玉帝挂念,师尊他老人家很好!”

  “尔此番前来有何要事啊?”昊天摆摆手:“莫不是那李千秋又有了异动?”

  “陛下,先前北俱芦洲发生异变,数不尽的域外天魔破入神州大地,搅乱人族。而阴阳界主李千秋,竟然趁势而起,派遣精锐手下赶往北俱芦洲,欲屠灭我整整一个部落!还请陛下派遣精锐兵将,救我北俱芦洲人族于水火当中!”洛河吐字连珠炮一般,将事情的经过细细说了一遍。随后就静静的看着昊天,等待昊天的决断。

  昊天轻轻抚摸着龙椅上造型精美的神龙,看向了李靖道:“李卿家,你的先锋队可知晓此事?”

  “这?”李靖皱了皱眉,欲言又止。

  “说!”昊天点了点面前的龙案,神色很是不耐。

  “陛下,昨日末将是发现有一群为数庞大的妖族,出了西牛贺州阴阳界,直往北俱芦洲而去。”说到这里,李靖顿了顿,道:“可是末将手下的兵士,刚刚靠近那只神秘的妖族兵团,就被这帮妖族给打杀了!所以,我们也就没有继续追踪下去!”

  “李靖。你大胆?如此重大的讯息,你怎么不向朕秉报?贻误了战机,朕就把你贬下十八层地狱,尝一尝这地狱的刑罚!”昊天勃然大怒,猛地站起身来,怒叱李靖。

  李靖慌忙跪倒于地,叩首道:“末将知错,请陛下责罚!“

  北斗小老头连忙走了出来,道:“陛下息怒!想必李将军定然是有难言之隐,所以并未告知陛下。还请陛下放过李将军。好叫他将功折罪。”

  “是啊陛下,李将军对天庭可是忠心耿耿!”

  “李将军定是有些原因未曾言明!”

  “陛下大度,莫要与李将军置气……”

  众臣属见状纷纷出演,为李靖求情。

  昊天看着群臣。脸色稍霁。重新做回龙椅道:“那好!李靖。你就说说为何没有将此则讯息告知于朕!”

  “陛下。首先这些妖族到底是不是李千秋的属下,还有待考量。其次,这些妖族均是太乙境界以上的强者。如此一只训练有素。战力强大的军团,可不是那么好攻下来的!以我天庭此刻的实力,纵然是能够取胜,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!”李靖擦了擦额头溢出的汗水,继续道:“所以,末将打算再观察一段时间,再秉报与陛下!”

  “太乙境界……”昊天闻言沉默半晌,道:“洛河,你说那李千秋的手下在北俱芦洲渭水之畔?”

  “正是!”洛河点点头,眸中闪过焦急之色。

  “李靖!”昊天忽然扭头看向了李靖,眸中寒光闪现:“你速速带领手下先锋队赶往北俱芦洲渭水之畔,尽可能多的劫杀那些妖族,即使付出再大的代价,也务必将他们全部留在此地!”

  “末将领旨!”李靖躬身领命。

  “陛下,俺愿与李将军一同奔赴北俱芦洲,剿灭妖族叛逆!”也就在李靖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。大殿中忽然响起了一道瓮声瓮气的粗豪嗓音。

  洛河顺着声音扭头看去,却发现这说话的乃是一彪形大汉。

  这汉子身高有六丈,生的浓眉大眼,虎背熊腰。一条赤红色的蟒皮裙将其下身牢牢裹住,**的上身肌肉虬结,浑身上下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。

  “巨灵?”

  “好!那朕就命巨灵为屠妖先锋,会同李靖一同下界诛妖!”昊天威严无比的大手一挥,再次重新下旨。

  ……

  北俱芦洲,小山坳。

  天罗幻阵中乌云漫布,浓重的压迫感比之方才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。

  几乎在瞬间,在这上古战场上空,无数漆黑的云团开始凝聚起来,在云层中,亿万条电光如雷龙般不断的穿梭,碰撞在一起,激荡出撼天震地的轰鸣声,但是却迟迟没有落下。那股浩大的威压,几乎在一瞬间,就覆盖了整个古战场。

  寂静!压抑!沉闷!

  在整个空间中,原本伴随着两方征伐,而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爆发的各种洪水、地火等等天灾,仿佛受不住那恐怖的威压一般。

  九天罡风不再吹动,万千地火不再喷薄,山脉不再坍塌,无限风暴不再爆发。

  仿佛连天灾都能感受到那充斥在天地间的可怕气息,那气息之沉重,几乎要将整个天地都要碾碎。

  天地间一片漆黑,无边的黑暗将苍穹彻底掩埋!

  整座古战场上除了那不断闪烁的万千雷芒,还有源源不断地往正中聚集的乌云之外,再也看不到半点可以移动的物体。

  那无形的压抑,简直叫大罗金仙都要彻底的癫狂!

  “故弄玄虚!”立在乌云下的广成子冷哼了一声,单手轻拍面前的阴阳太极图。

  就见一黑、一白两条神龙出现在半空中。他们相互纠缠着,竟然奇迹般的融为了一体,化为了一头滔天巨龙。

  只见他的身躯约有万丈,身下足有九爪,流线型的躯体两侧,竟然还长着一对巨大的龙翼。那漆黑的龙躯,散发出阵阵浩瀚的龙威,让整个天地间的空气,都显得无比的压抑。

  那颗巨大无比的龙头不断的开合,一口锋利的龙牙闪烁出缕缕的锋芒,简直让人观之胆寒。深邃无比的喉咙带着无尽的身寒之意。仿佛那是一处无底洞一般。

  “去!”广成子单手轻挥,遥指苍穹边的无尽乌云。

  “昂!”巨龙猛地发出无尽长吟,凶悍的龙威在虚空中拍打、抽击着。可怜的虚空,根本就承受不了巨龙那无匹的力道,顷刻间便被崩的粉碎。

  “轰!”也不知道凝聚了多久,就在巨龙腾空而起的瞬间,无尽神雷终于再次降临。庞大的压力,几乎在瞬间就落在了那万丈巨龙身上。

  巨龙周遭的虚空,在无尽天雷的打击下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变的扭曲了起来。那诡异至极的景象,**裸的呈现在广成子眸中。

  一道道银色的,不断跳动的雷电似水中的**澜一般,层叠起伏。那股无形的压力,直接穿透了巨龙的躯体,落在了古战场上。

  广成子只觉得身边的虚空好像突然凝固了一样。连动动手指都变得异常艰难,身上更是像被压上了无数座大山般,寸步难行!

  “嗯?这股威压怎么和当年的不周山如此相似?”广成子紧皱着眉头,细细感受着来自外部的威压。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了当年的不周山,想起了不周山顶盘古大神残留的元神威压。

  “轰轰轰!”

  忽然天际再次风云再起,刚刚不断向中间聚集的无数漆黑的云层,竟然诡异的旋转了起来,形成一个深邃无比的漩涡。当漩涡成型之后,悍然向着两侧四散开来。

  顷刻间,在古战场上空,一只硕大无比的眼眸突兀地从乌云中挤出来。

  那眼眸中,无尽灰色的电光如流水般荡漾,带着滔天的威势,以及漠视世间一切的冷漠。

  “他吗的,竟然是天罚之眼!该死的王八蛋,等我出去,一定要叫你灰飞烟灭!”这下广成子算是彻底傻了眼了。

  谁能够想到在一个小小的阵法中,竟然隐藏着如此的杀伐之阵。引动天地之力,形成天罚之眼,灭杀入阵之人。

  远在东海蓬莱岛的李清明,忽然从莲池中看到广成子此时的情况,不禁哈哈大笑:“哈哈哈,广成子你个臭小子!我看你这次还不蜕层皮?”

  孔宣的眸中泛着一抹笑意,他笑嘻嘻的道:“师尊,看来广成子师叔这次是倒了血霉了!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妖怪,搞的如此狼狈!这次回来,我一定要好好嘲笑他一番!”

  李清明抹了把笑出来的眼泪,道:“对,就应该好好敲打敲打他。免得日后他翘辫子!”

  ……

  “尼玛啊!我这是招谁惹谁了!拼了,这回再不拼就真没命了!”广成子恨恨地咬了咬牙,疯狂的鼓动起周身的玉清真元,青色的真元仿佛不要钱似的灌注到那黑色的巨龙体内。

  “昂!”刚刚被天罚之眼的威压透体而过的巨龙,猛然发出惊天动地的长吟,无匹的龙威竟然与天罚之眼的威压有分庭抗礼之势。

  “嗯?不对呀!”广成子突然眉头一皱,嘀咕道:“这天罚之眼的威力怎地如此弱小?竟然依靠巨龙之力就可以与之抗衡!”

  过了半晌,广成子哈哈大笑了起来,道:“我靠,原来如此!哈哈哈哈!”

  原来,这天罗幻阵虽然拥有无限幻境与杀阵。但也仅仅是依凭布阵之人的心思而出,未曾经历过天罚,只是单纯的依靠浅薄的对天道的认知而模拟天罚之眼,自然无法使幻阵中天罚的威力与正常的天罚一般无二。

  所以,这神罚之眼看似威力无匹,但是以此刻凝聚的力量而言,顶多和亚圣初期一个档次。若是广成子拼一拼,肯定可以破阵而出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