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六十三章 收徒烈山

第六十三章 收徒烈山

  一尘不染的星空中,银亮的太阴星散发着柔和的光华,大地上像是披上了一层银妆,在这个宁静的夜晚,杀戮已过,徒留一片狼藉的战场!

  就见这座小山坳中,到处都是残肢断臂,到处都是仍在泊泊流着鲜血的尸体。猩红的血液染尽了土黄色的大地,森森的白骨掩不掉那濒死前的绝望。

  一条条生命赤条条的来到这个世界,却在转瞬间被夺去性命,又赤条条的魂归九幽。

  李靖看了看颇为伤感的广成子,无奈的摇摇头,道:“广成子仙师,贫道还要回天庭复命,不便在此地过多停留。就此别过!”

  广成子从调息状态中转醒,站起身来对着李靖再行一礼,道:“我广成子代表人族,拜谢李将军相救之恩!”

  李靖这次倒没有矫情,而是坦然受了此礼。之后,李靖命巨灵收拢死难天兵天将的尸首,自归了天庭。

  而在山坳东侧的一座小山上,姜姓部落中仅剩的一千多万族人全都聚集在这里,他们脸色苍白,眸中的仇恨简直让人观之心寒。

  ……

  东海蓬莱岛,莲池正中的凉亭。

  “师尊,难道这些无辜的人族就白死了吗?”孔宣眸中透着愤恨之色,问道。

  李清明沉默半晌,道:“你还想如何?人皇降世,所属部族必遭屠戮,这是定数,也是劫数!当年人皇伏羲降生,要不是有你太清师伯祖和女娲师叔祖为其挡劫。你以为风兖部落能够留下多少人?”

  “这,这完全就是两码事!”孔宣固执地说道:“当年伏羲人皇降世,并未有何灾难降临。而今烈山刚刚降世,先有西方两圣欲强抢其去西方。后有阴阳界主李千秋施以辣手。这分明是**,谈何天灾?”

  “不是吗?”李清明似笑非笑地看着孔宣,道:“当年伏羲登位人皇之前,东极之地发生灾劫,四海之水淹没东胜神州,地心烈火焚烧东胜神州之上的草木生灵……这些难道就不是天灾?”

  孔宣一愣,心道:“是啊!”

  “要不是有太清圣人和女娲娘娘的暗中出手。你以为东胜神州可以这么快恢复活力?”李清明继续说道:“人皇降世。虽有大劫。但是劫难过后,人族自然大兴!这都是天数,人力所不能及也!”

  孔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  李清明微微一笑,看向北俱芦洲的眸光。飘渺而深邃。

  北俱芦洲。渭水之畔。

  剩余的姜姓部落人族。在供奉阁供奉们的帮助下,全都搬迁到了渭水之畔。

  原本的姜姓部落,早在李清明与准提以及玄狐的攻伐中彻底化为了飞灰。虽说部落好建。但是那股对烈山山脉的依恋,却让部落中的人们心头泛起淡淡的哀愁。

  此刻整个渭水之畔,正呈现出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。

  天上满天都是飞来飞去的修道者,他们有的从远方的森林取来林木,有的从其他的山巅取来石料。每一位修道者脸上都洋溢着满足的神色。

  而地上的普通人族则在做着简单的修缮工作,他们日出而劳,日落而息。每日的生活又复归了先前的充实。

  就这样大概过了约有一个月的时间,新建的部落已经颇具规模。

  为了纪念当年烈山山脉下的部落,族长便把这新建的部落改名为烈山部落。而部落的图腾,则是大日下的险峻山峰。

 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烈山也不愧为天定人皇,却是三日能言,五日能走。

  待其三岁之时,即知稼稿。

  几年过去了,随着小烈山的种种事迹被传出,烈山部落的族人们也是越来越坚信烈山的不凡,甚至连他的事迹都渐渐的传到了周围的一些部落,另那些部落之人暗暗称奇。

  留在部落当中的广成子是看着烈山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。只是他顾虑到自己乃是其母女登之师,若是再收烈山为徒,恐遭人诟病。故此迟迟没有动作。

  倒是其母女登,见烈山自小乖巧,便将族内传承无数年的人族战技。连同百草符录上的东西,全都教与了烈山。

  烈山倒也争气,无论是什么东西都是一点就通,长到五岁之时,就已经将这人族战技练到了炼神返虚的境界,这等天资比之当年的人皇伏羲亦是不遑多让。

  这一日,女等正坐在院子中一边缝制兽皮衣,一边看着烈山在不远处习练战技。

  突然,天际飘来一朵祥云,降落在九尺高空,随即就是一阵异香袭地,地涌金莲。再往上看,只见那天际烟岚重重,一条七彩长虹横贯高空。

  一名身着藏青色道袍的道人,跨坐着一只肋生双翅的大熊,出现在院落当中。

  年仅五岁的小烈山停下手中的动作,好奇的看着这道人,说道:“这位大哥哥,你是仙人吗?”

  李清明闻言面上微微一笑,心中却是乐开了花,暗道:“你个老王八也有今天,叫你当年拉我下水!活该!”

  而正在缝制兽皮衣的女登心下却是一惊,蓦然想起部落中古老相传的青石拓上圣父的风姿。

  待她细细打量之后,却发现这身前的道人与青石拓上的圣父一般无二,这才知晓身前之人乃是人族圣父李清明。赶忙上前拉着烈山跪倒于地,口中高呼:“人族烈山部落女登,携犬子烈山拜见圣父,圣父金安!”

  李清明的嘴角扬起一个温暖的笑容,挥手间拂出一股柔和的力道,说道:“呵呵,不必如此多礼!”

  女登满脸通红的站起身来,道:“未知圣父大人此来所为何事?”

  李清明摸了摸烈山头上的牛角,道:“特为此子而来!”

  女登一愣,问道:“圣父大人之言,女登不明白!”

  李清明故作沉吟的低头沉默半晌,抬头说道:“你儿烈山乃是天定之人族大贤。将来定建不世之功。贫道与此子有师徒之缘,今日特来收其为徒,未知你意下如何?”

  幸福来得太突然,女登一时间被这则消息砸蒙了,半晌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“谁这么大的胆子,有什么资格收我徒儿之子为徒,难道就不怕耽误了人家吗?”说来也巧了。就在这个档口,一道略显愤怒的声音就从远处的屋舍中传来。

  身着黄色道袍,正往这边极速赶来的广成子面色憋得通红,略显狰狞的双眸中还兀自带着一丝煞气。

  李清明听闻这道熟悉的声音,猛地扭转过头,似笑非笑的看着广成子,道:“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资格?”

  方才离得远了,广成子对于那道声音虽然听得耳熟,却是略微有些模糊,再加上心头怒火正往上冲,故此也没有在意前方是谁。

  可是当他看到那熟悉的肥硕身影,以及那对可爱的小翅膀,心中却是咯噔一声,暗道:“娘的,不会这么巧吧?”

  当李清明扭过头看着他时,广成子是吓得俊脸煞白,双腿止不住地颤抖起来。

  半晌之后,他紧张的说道:“大,大师兄!”

  李清明摸了摸熊大的小翅膀,淡淡地道:“别扯那些远的近的,你还没说我够不够资格收这烈山为徒呢?”

  广成子这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,他抹了把额头上溢出的细密冷汗,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,道:“够,大师兄当然够了!”

  李清明不再搭理他,而是扭过头看向了小烈山,道:“小家伙,你可愿拜我为师?”

  “拜师之后就可以飞天遁地,就可以让我们部落的族人们不被野兽们欺负吗?”烈山摸着头顶的牛角,颇有些期待的看向了李清明。

  李清明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哈,别说仅仅是飞天遁地、打几只野兽了。就是上入星域,下行九都不在话下!”

  小烈山听的是双眸闪亮,翻身拜倒于地,道:“弟子烈山,见过师尊!”

  “好!”李清明眸中精光一闪,扶起烈山道:“为师名曰清明子,乃是道门三代首徒,我师为玉清元始天尊,师祖便是那道祖鸿钧!”

  烈山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道:“师尊门下就只有弟子一人吗?”

  李清明摸了摸烈山的头,道:“你之上尚有六位师兄师姐,待你以后去了蓬莱仙岛,为师再与你一一介绍!”

  说道这里,李清明从储物空间中掏出了一块拇指大小的古朴石碑,用一根九天冰蚕丝套起,递与了烈山,道:“对了,这块石碑乃是一件极品先天灵宝,乃是当年为师的一名老友赠送与我。虽说它并没有什么攻击力和防御力,却可以直接用来传承武之大道!徒儿你练的乃是精研肉身的人族战技,这块石碑便赐予你吧!”

  烈山看着手中这拇指大小的石碑,眸中的神色忽然有些沉默。

  过了不知道多久,小烈山忽然摸了摸晶莹剔透的水晶肚,道:“娘,山儿饿了!”

  虽说炼神返虚境界的修道者,已经不用再依靠肉食来摄取能量。可是烈山毕竟是一名小孩子,少不得贪嘴的毛病。

  颤颤巍巍站在一旁的广成子,感觉这是个取得李清明原谅的好机会。于是上前几步,手中光华连闪,出现了四五个果香四溢的灵果,递到烈山身前,道:“来,烈山吃吧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