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七十章 挑明

第七十章 挑明

  空荡荡的议事大殿中,凌晨、洛河以及红绸,颇为惊愕的看着突然对着伏羲行礼的烈山,心神登时凌乱了起来。

  “我说洛河小子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凌晨咽了口唾沫,轻轻碰了碰洛河的手臂。

  洛河翻了翻白眼,道:“师兄,你都不知道,我怎么会知道!”

  “你不是经常在我人族各个部落中走动吗?这么点小事都不知道?”凌晨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洛河说道。

  洛河瞟了凌晨一眼,干脆不再说话。

  “玉清,蓬莱岛门下弟子!师叔……莫非……”倒是红绸明眸闪烁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  伏羲盯着烈山看了半晌,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哈,也就大师兄可以教出你这样的弟子,不错!不错!哈哈哈!“

  烈山无奈的摇摇头,道:“师尊曾明言,叫我不得擅自在外面透露这则信息。方才在屋门之外,人多眼杂,未曾上前相认。还请师叔莫要怪罪才是!”

  伏羲扶起烈山,苦笑道:“不怪,不怪!大师兄向来说一不二,若是你刚刚在外面就贸然相认。不仅你会遭受大师兄的惩罚,就连我都要跟着遭殃!”

  凌晨实在是忍不住了,面色古怪的插嘴道:“师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伏羲敲了凌晨一下,道:“怎地还是如此毛躁!”

  凌晨委屈的摸了摸脑袋,嘀咕道:“不说算了!”

  烈山哑然失笑。道:“凌晨师兄莫要疑惑。烈山之师乃是我人族圣父,玄门三代首徒清明子!”

  “什么!”这下洛河与凌晨就不是凌乱了,而是彻底失神了,只感觉脑际空荡荡的,如遭雷殛。

  “好了!”伏羲无奈的瞥了陷入呆愣的两名弟子一眼,道:“烈山,这烈山部落在你的带领下,已经步入正轨,族人们生活也很充实。而今的烈山部落中,已经没有那么多的繁杂之事。你何不随我一同赶赴陈都。只有站在更高的位置上才能更好的造福我人族啊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烈山张开嘴刚要婉言谢绝。却直接被伏羲打断了。

  就听闻伏羲说道:“正好我想要带一些五谷的种子回去向全人族推广,你在我身边,也方便指导我人族中各个部落的种植。你就随我一起回去吧!”

  烈山思忖了半晌,道:“不是弟子不愿。而是不能!”

  “为何?”伏羲一愣。利害关系已经摆在了面前。这烈山怎么还如此顽固的想要留在部落之中。

  烈山眸中泛着神光,表情坚毅的说道:“想必师叔也知晓,这北俱芦洲本就是苦寒之地!其内野兽多是灵智大开者。弟子不才。虽然仅为金仙之身。但当部落遭遇妖兽侵袭时,多少可以帮衬一些。再加上部落当中的五谷种植尚不算太完善,弟子可是放心不下啊!”

  伏羲面上神色不断变化,最终他吐出一口浊气,道:“既然烈山你不愿去陈都,我也没有办法!不过你终究还是要去的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不过我倒是希望那一天早点到来,我也就能卸下身上的担子了!”

  伏羲此言似乎意有所指,但是此刻烈山的心神,全都沉浸到了先前婉拒伏羲的愧疚中,根本就没有听出个中之意。

  “好了!已经打扰多时,我等也该回归陈都了!”伏羲轻叹口气,站起身来说道。

  “师叔不再坐一坐了?”烈山赶忙出言挽留。

  伏羲领着三名徒弟出了大殿,脚下升腾云雾,道:“不了,族内还有很多事务需要我去处理。再说了,我也想早点把这些五谷播撒在华夏神州大地之上!”

  烈山躬身行了一礼,道:“烈山恭送人皇伏羲陛下!”

  伏羲微微颔首,深深看了烈山一眼,嘴角划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,破空而去。

  东海蓬莱仙岛。

  “大师兄,师尊和通天师叔,想要为玉鼎师弟与金灵师妹完婚。特意叫我赶了过来,请你和伯母,以及扬眉前辈去东昆仑山参加婚礼!”广成子毫无形象的盘坐在生机大殿中,“吭哧吭哧”地不停吞吃着灵果,畅饮着佳酿。

  李清明无语的看着正在肆无忌惮地吃喝着的广成子,道:“臭小子,感情你是借着送信之名,来我蓬莱岛混吃混喝来了!”

  “额!”广成子哪里还有一丝福德金仙的风度,他大声地打了个嗝,道:“师兄,师弟我难得来一次你的蓬莱岛。难道连吃喝都要限制我吗?”

  李清明隔空打了一个响指,一根仿佛木锤一般的东西凭空出现在广成子头顶,狠狠地却不带着丝毫发力波动地敲了下去。

  “嗷!”广成子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略带着些愤怒的看着四周,道:“谁,是谁?竟然搞突袭,有本事的就出来,你我正面干上一场!”

  “啧啧,既然广成师叔你诚心诚意地邀请了,那弟子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的挑战吧!”从虚无空间挤了出来的孔宣,手中敲打着木锤,满含笑意的看向了广成子。

  “嘎?”广成子看到一袭翠绿长袍的孔宣,顿时萎了!

  没办法,虽说他已经晋级准圣中期颠峰之境。可是孔宣走的是五行证道之路,这二十年间经过不断的努力,已经再次展出了水行之尸。水火相融相生,自己根本就打不赢他。

  回想起前短时间,被孔宣虐的抱头鼠窜的日子,广成子是欲哭无泪。

  “不打,你们蓬莱岛一脉全是变态!几只猴子是战斗狂,金鹏是个修炼狂,你孔宣是个仙法狂,就连玉莲师侄都整天琢磨着奇门阵法。这么一帮恐怖的变态,我才不和你们打!”广成子郁闷的吐槽,脸上囧的都快滴出水来了。

  “好了,哪那么多受罪的话!”李清明看着仿佛像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广成子,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说正事,师尊给他们俩定的是什么日子?”

  广成子气呼呼的坐回了蒲团,手中拿着一枚盈香扑鼻的硕大蟠桃,狠狠地咬了一口说道:“九年之后,东昆仑山!”

  “也好,我正有事情要找师尊!”李清明点点头,随手抄起一节娇嫩欲滴的笋根丢进嘴里,含糊不清的说道。

  正在这时,一袭粉色道袍的小童女清涵走了进来,向李清明盈盈行了一礼道:“启禀老爷,东海龙王敖广持大阵玉牌来访,不知老爷见还是不见?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