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七十四章 意外中的惊喜 上

第七十四章 意外中的惊喜 上

  瑞气喷薄的东昆仑山,须臾之前还是喜意洋洋,现如今却变得寂静无声了起来。

  “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,竟然要我等三清门人做那代力的脚程!”通天怒发冲冠,庞大的气势狂涌而出。

  一时间,在场的所有宾朋,只感觉一股森冷的杀意,伴随着沉闷至极的压抑感,顷刻间向着整个广场可弥散开来。

  广场的内的众位圣人,以及与李清明有旧的各方势力齐齐站起身来,凝望虚空。

  “哈哈哈,这是怎么了?大喜的日子,怎么搞得如临大敌似的?”突然,一道清朗的笑声从辇驾后面的迎亲队伍中传来。

  头顶大红花,身上系着大红色鞍辔的熊大,从辇驾之后踱步而出。

  同样一袭红色喜袍的李清明,嘴角带着一抹笑意。看向众人的眸光中,有着点点戏虐之色。

 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,通天的冲霄气势瞬间垮了下来。

  “嘎?”这下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愣住了。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?到底是谁结婚?怎么这勾陈上帝李清明也穿着一身喜袍。

  三清相视一眼,原始开口道:“清明子,你此番意欲何为?还不给我下来!“

  李清明笑了笑,引领着垄长的队伍下了虚空。

  他先是与在场的长辈,以及相熟的各方势力一一见礼。随后便拉起了龙凤辇的华盖,只见辇内正坐着三名女子。

  辇驾左侧的女子身着粉色罗裙。上绣姹紫嫣红的万灵花,一朵朵绽放的正艳。袅娜的娇躯,透着股端庄,噙着丝淡然。

  辇驾右侧的女子身着白色道袍,满印着白中带粉的莲花。欣长的身姿曼妙,俏脸上的神色无比圣洁,宛如放入掉落凡尘的谪仙。

  坐在最中间的那名女子,却是身着大红色喜袍,满脸的含羞带怯,水汪汪的大眼睛恰似秋水之眸。

  广成子等人偷眼望去。哎呦。还都认识!

  这三名女子,正是李清明的母亲李嫣然,其徒玉莲以及月神望舒。

  “清明子,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?”疑惑满心的通天挠了挠头。问道。

  李清明微笑着看向了通天。道:“弟子虚活亿万载。与望舒相识多年,感情甚笃。今日借着玉鼎师弟和金灵师妹大婚的日子,愿与之共结连理。望师尊以及诸君共鉴!”

  “哗!”

  众圣哗然,众生哗然!

  原本是阐截两教一门喜事,而今却是被李清明横插一杠,一门变双门。倒也算得上是一段佳话。

  “清明子,此事可不是儿戏,你可想清楚了?”原始闻听李清明直言,并没有很快地应承下来。而是眉头一皱,悄悄瞥了女娲以及后土一眼,沉声问道。

  “弟子已作出决断!”李清明坚定的点了点头,看向望舒的眸光满含爱意。

  “好,我等便做你这见证者!”老子须眉轻颤,没有在意原始的小动作,扬声说道。

  “刷!”

  女娲、后土以及玄冥闻言,脸色刷的变得惨白,只觉得脑袋似乎被人狠狠的锤击了一下,空荡荡的,找不到一物。

  “怎么可以……”后土双眸清泪直流,嘴中喃喃低语。

  女娲皓齿紧咬朱唇,眼眶通红,晶莹的泪滴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来回转动。

  “弟子拜谢师尊!”李清明看到了眸中含泪的仨丫头,却是强忍着心中略微泛起的酸楚,硬起了心肠,不去看她们。

  “嫣然师妹,你为清明子之母,却是不可坐于下首之位!”老子看着李嫣然,大手一挥,在其左侧的位置出现了一方蒲团:“坐到这儿来吧!”

  “谢师兄!”李嫣然微点螓首,盈盈坐在了蒲团之上。

  “玄都,开始吧!”老子看了看安静的人群,再次向玄都点了点头。

  玄都飘身而起,红色衣袂翻飞。他扫了众宾朋一眼,朗声道:“此番众宾朋皆至,吾大师兄清明子与月神望舒,阐教玉鼎真人与截教金灵仙子的婚庆大典,现在开始!”

  “嗡!”

  他话音刚落,滔天的异象凭空闪现。

  就见天际彩凤飘舞,神龙翱翔,七彩的灵气凝聚成一朵朵莲花,洒落苍穹。整个东昆仑山顿时沸腾了起来。

  玄都对广场上的两对新人微微颔首,轻喝道:

  “一拜盘古大神,叩谢大神开天之恩”

  李清明牵着望舒的小手,玉鼎领着金灵的柔荑,朝着无尽苍穹深鞠一躬!

  “轰!”

  天地威压临世,一股仿佛来自鸿蒙时代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。最终在虚空之上演化成了几个金光灿灿的大道符文:“小子,祝你新婚大喜!”

  那庞大的威压一闪即逝,留给在场众人的却是震惊与骇然。

  “盘古大神尚在世否?”

  “刚刚是不是盘古大神?”

  一声声的议论,从不明所以的宾客们口中传出,已死之人突然又崩了出来,这如何不叫人震惊?

  在场的所有人,除去众圣,只有李清明心里清楚。

  肯定又是扬眉那个为老不尊的老货在搞鬼。这帮老不死的混沌神魔们,除了扬眉能够如此肆无忌惮的编排盘古,还有谁有这个胆子可以这样做。

  无奈的摇了摇头,李清明嘴唇轻颤,吐出了一句话。

  与此同时,遥远的紫霄宫中,却是响起一道清亮的怒叱:“扬眉老家伙,你能不能叫我省点心?”

  鸿钧敲了敲棋盘,道:“道友,我说过不要搞这些东西吧!”

  “哈哈哈,我等生命无限,若是自己都不找点乐子,那还不如死了算了!”扬眉摸了摸颔下长须,极其猥琐的笑了起来。

  ……

  玄都作为圣人门徒,虽然经历的大场面不在少数,可仍然被这一幕给亮瞎了眼。

  “这尼玛太诡异了!盘古大神开天身陨,这谁不知道啊?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啊!”玄都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有些迷茫的看了老子一眼。

  老子冲着玄都微微颔首,示意玄都无碍。

  惊异不定的扫了扫骚乱的会场,玄都定了定神,猛然爆喝道:“二拜三清圣人,叩谢其传道授业之恩!”

  两对璧人闻言,朝着正东侧三清的方向深鞠一躬!

  三清相视一眼,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  “轰!”

  一时间天际仙音缈缈,奇异的花香伴随着一朵朵金色的莲花从天而降。

  所有与会的宾客,只感觉心中顷刻间平静了下来,对于道之感悟也逾加深刻。

  众人明白,这是三清圣人布下的的恩泽,遂齐齐向着是三清的方向躬身行了一礼,口中高呼:“三清圣人大德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