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八十章 布子五色神石

第八十章 布子五色神石

  万丈高的花果山巅,有一块奇石。高有丈许,宽近五尺。从远处看去,就像是一名丈许高的汉子抱腿团膝而坐。

  “嗖!”

  随着一阵清风划过树梢,一道青衣出尘的身影淡淡地划破虚空,出现在这枚奇石身侧。

  这道身影气息出尘,颇有些仙风道骨的韵味。山顶的碧玉草色,偶尔绽放的娇媚野花,似乎为他的道来而震颤不已。

  华夏神州大地似乎根本就没有人知道,这位屠掉圣人准提的杀神,此刻不为何不在蓬莱岛上享受新婚燕尔的幸福生活,却跑到了傲来这鸟不拉屎的小部落当中。

  这里虽然风景优美,灵气充裕,可是除了花草树木就是小兽野猴,别无他物。

  李清明轻轻抚摸着面前光华无比的奇石,喃喃自语道:“呵,想不到当年拳头大小的一块五色神石,经过多年的风吹日晒,暴雨雷劈,竟然结了层厚重的外衣。就算叫伏羲找破了脑袋,都不可能找得到你!”

  “轰隆隆!”

  似乎能够听懂李清明话中的意思,硕大的奇石竟然轻微地颤抖了起来,一缕缕的石屑簌簌地往下掉。

  “哦?”李清明诧异的一愣,道:“没想到这么早就诞生了灵智,倒是可喜可贺啊!”

  “嗡!”

  奇石颤抖了最后一下,终于停止了抖动。

  “小家伙,你现在还只是本源的意识骚动。待得你吸收够了天地元气,自然会有化形而出之时。此刻还不到时候,你还有别的使命存在!”李清明轻笑,直接盘膝坐在了奇石面前。

  一只古朴的小铃铛骤然出现在其掌中,“叮铃铃!”清脆悦耳的铃音,以古朴的小铃铛为中心,缓缓地向着四方涤荡开来。

  “嗡!”

  四方的小兽参娃,闻听这道清澈悦耳的铃声,似乎全都涌动了起来。它们循着这道奇异的声音,撒欢似地迈动着小腿。疯狂的向着山巅奔腾而来。

  无数的鸟儿被惊醒。他们惊喜莫名的煽动着七彩羽翼,在花果山巅上空组成一个个奇异的阵列。鸟喙中附和着铃音,发出阵阵轻鸣。

  李清明似乎没有被这些异象惊醒,依旧毫无所觉的晃动着小铃铛。

  越来越响亮的铃音中似乎夹杂着无限的道韵。一缕缕的铃音深深的烙印在了巨石正中的五色神石上。

  偏生这五色神石却好像能够听懂一样。静静的聆听着。仿若要陷入沉睡之中。

  一道道流光溢彩的光华在奇石的表面崩裂开来,随后消失无踪,嵌入了五色神石。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!

  匆匆赶到山巅。将李清明围在正中的小兽们,以及天上不断盘旋飘舞的鸟雀,全都莫名的看着这一幕,从开始的狂呼,到后来的轻吟,再到偶尔的支吾,直至最后的寂静无声。

  “叮铃铃!”

  古朴的小铃发出最后的嗡鸣。李清明站起身来,淡淡的对着四周围挥了挥手。

  小兽与鸟雀们,齐齐对着李清明匍匐而下,随后无声无息的退散开来,隐入密林。

  一曲沧桑铃音,道尽了世间的苦楚,说遍了修道的艰难。

  李清明凝望着眼前的奇石,忽然大手一挥,恶狠狠地拍击在了巨石之上。

  “咔嚓!”

  清晰的山石崩裂声传出了很远,丈许高的奇石,被李清明硬生生的拍裂出了一道硕大的缝隙。裂缝当中,一枚拳头大小的五色神石,闪烁着无量的璀璨光华,直冲云霄。

  “小家伙,你就在此地安心沉睡。待此劫过后,自有你出世之时!”

  李清明轻轻抚摸了一下五色神石,大手似乎有着某种魔力,一圈明晃晃的青芒直接包裹住了神石,遮掩了其上直冲斗牛的无量光华。

  “嗤!”

  芊华散尽,卡在巨石正中的五色神石变得暗淡无光,彻底陷入了沉寂。

  没有人会明白,为何李清明会对这块五色神石有如此的感情。就算其中隐含着他的元神印记又如何?

  只有他自己知道,这枚色神石会在十五年后的危局当中充当什么角色,亿万年后又会孕育出一个什么!

  不知不觉间夕阳西下,硕大的太阴星已经爬上了天穹。月华如瀑,将李清明与巨石的身形拉的细长。

  “老家伙们,既然来了为何又要躲避呢?”李清明遥望苍穹,手中光华一闪,出现了一把造型精致的茶壶。

  周遭的虚空像水纹般波动了起来,一灰、一绿两道苍老却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花果山巅。

  绿袍老者一把抢过李清明手中的茶壶,嘴对嘴灌了一口,猛地哈出了一口热气,道:”哈,痛快!你这猫熊崽子总是把极品绿竹茶藏的严严实实,我老人家想多喝一点都是千难万难!这次这一壶,全都归我了!”

  “清明子,你倒是好算计啊!”灰袍老道摸了摸颔下长须,面无表情。

  李清明飒然一笑,变戏法似的再次拿出一把茶壶丢给灰袍老者,道:“弟子可没有你们那么有闲心。整天闲得没事了,就在紫霄宫中逍遥的下棋品茗。这华夏天地间,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弟子去做。弟子这是典型的劳碌命啊!”

  看到这里,想必众位看官已经知道这两名老道是谁了!没错,这两个老货非是他人,正是华夏大地上资格最老的两个家伙,扬眉和鸿钧。

  鸿钧接过李清明递过来的茶壶,道:“你自己种下的恶果,怨不得别人!”

  李清明苦笑,掏出一只黑皮葫芦,仰头灌了一口九天仙酿,道:“这世间有太多的纷纷扰扰,并不是每一件都能尽如人意!就比如说十五年后,若是罗睺当真冲入华夏大地,你身为天道代言人,难道就置之不理?”

  “你这次做的却是过了!天道注定清灵子有帝皇之尊位,却没有让他有成圣的资本!”鸿钧摸了摸手中精致的茶壶,言语轻淡。

  “哼,天道,天道,我去他吗的天道!我为遁去其一,我说小二能够成圣就必然成圣,天道那个毫无情绪可言的死板之物,根本就管不到我!”李清明猛地灌下一口仙酿,面色酡红,表情狰狞。

  “哈哈哈,好!”扬眉突然抚掌大笑:“小崽子,我老人家喜欢你这句话,我去他吗的天道,哈哈哈!”

  鸿钧瞥了杨眉一眼,无奈的摇摇头:“有些事情已经注定,无法改变,也改变不了!”

  李清明别过头,摸了摸身侧的五色神石,有些事情争辩不得,日后自见分晓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