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一百章 躁动的巫妖

第一百章 躁动的巫妖

  此次人族人皇传位,伏羲直接证道混元。如此大的动静,让华夏大地上的各方势力都震惊不已。

  西极小北冥之地。

  硕大的太阳宫中,鲲鹏与太一相对而坐,面前的茶水早就变成了凉茶,空荡荡的大殿中,显得有些冷清。

  “陛下,看来这人族的天地人三皇并不是那么简单啊!”面容阴鸠的鲲鹏定定地看面前的茶盏,声音冰冷,嘴角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。

  太一捏了捏刚刚飞回来的河图洛书,冷声道:“这人皇功德竟然让伏羲直接证道混元,这简直是太可怕了!要知道,天道定下三皇五帝之位。这可是一共八位人皇,若是此后的每一位人皇都能获得如此庞大的功德,那人族岂不是就有了八位圣人?我妖族将永无崛起之日!”

  “陛下,你错了!”鲲鹏沉默半晌,说道。

  “嗯?”太一疑惑的看着鲲鹏,道:“错在哪里?”

  鲲鹏咧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道:“伏羲证道,虽然与其千百年来的德行有些联系。但是您可别忘了。他身后站着的,乃是太清圣人和女娲娘娘!若没有他们相护,您以为它可以得到这么大的功德?“

  “嗤!”鲲鹏嗤笑一声,继续道:“先不说那一年的东胜神州的天灾,便是两百多年前的那一场阴阳界之战,他人族就得彻底灭亡!没有圣人相护,他伏羲可以保住人族?笑话!”

  太一双眸一亮。看着鲲鹏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?”

  鲲鹏点了点头,道:“陛下,若是之后的人皇没有了圣人的庇佑,凭吾等的势力,还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?”

  太一猛地一拍在桌子,心粉的嚷嚷道:“对啊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”

  可是之后,他马上沉下了脸,道:“可是当今的人皇神农,乃是清明子道友之徒。却是不能下手啊!”

  “陛下。三皇我等是不用想了。但是那五帝……”鲲鹏瞥了眼太一,冷冷的说道。

  幽冥地府,巫族聚集地。

  “刑天,你看这人族如何?”一身材魁梧。头顶牛角的壮汉。站在一片清凌凌的水潭前。指着高台上散发着无穷威压的伏羲道。

  刑天擦了擦手中的干戚,瞥了这大汉一眼,道:“蚩尤。这人族尊清明大人为圣父,千百年前又曾是我巫族的兄弟盟友,我能有什么看法!”

  “这方天地原本就应该属于我等盘古血裔!人族,区区一个后天所造的种族,如何能够当得华夏之主了?”蚩尤双眸一蹬,身上散发出了无穷的煞气。

  “闭嘴!”翔天大惊失色,紧张的看了看周遭,道:“后土娘娘亦为人族圣母,若是让娘娘听到如此大逆不道之言,你就完了!”

  “哼!我说的有错吗?”蚩尤不忿地冷哼了一声,道:“盘古父神以身化洪荒大地,我等身为父神直系血裔,难道不应该替父神掌管华夏大地吗?”

  刑天闻言,无奈的摇了摇头,道:“父神既然身化洪荒大地,那洪荒所有衍生之生灵,自然都为父神后裔,都有资格掌管华夏大地。蚩尤,莫要再执迷不悟!我等答应过后土娘娘,不得娘娘之命,不得道祖鸿钧之命,不踏出幽冥地府半步!难道你想要给我巫族带来灭顶之灾吗?”

  “哼!”蚩尤脸色变得铁青,挥手间将水潭中的影像击得粉碎,愤然离去。

  刑天起身就要前去追赶。突然,只觉得眼前一花,一位身穿粉色罗裙,浑身透着股端庄圣洁之气,不染一丝烟火的女子出现在身前。

  刑天一愣,旋即跪倒于地,道:“刑天见过后土娘娘!”

  没错,这突然出现的粉色罗裙女子,便是那承天效法后土娘娘。

  后土眸中流出一丝淡淡的哀伤,看着蚩尤远去的背影,道:“定数,都是定数!就随他去吧!”

  ……

  自人皇伏羲传位之后,烈山部落的族长神农,龙袍加身,成为了继风兖伏羲之后的又一名人皇,尊号地皇。

  百事年里,人族在神农氏的带领下,逐渐的走出了茹毛饮血的原始文明。跨越向了农业文明。他种稼桑,开创并且改进五谷种植术。从此人族五谷丰登,家畜成群,再也无需担心与野外的兽族战斗。

  东海蓬莱岛。

  李清明拉着望舒的小手,漫步在寂静无声的莲池畔。

  这些年中,李清明感觉自己很对不起望舒,自从新婚之后,自己就在为了以后的谋划奔波,从来没有为望舒着想过。

  “清明,娘亲每天都会种植一些新的花花草草,前些日子还整理出了一本《华夏百草经》呢!”望舒歪着螓首看了看李清明的侧脸,忽然嫣然一笑。

  “杨眉那老家伙就是个柳树精,除了花草树木,别的都漠不关心!连着着,我娘也被这老家伙教坏了!”李清明无奈的耸了耸肩,忽然有些后悔让杨眉做母亲的师尊。

  “没有那么夸张了!”望舒轻笑,掏出一卷薄如蝉翼的布帛,道:“娘亲叫我把这卷《华夏百草经》交给你,说是你以后用得着!”

  李清明一愣,心道:“我用得着?我用这干嘛?”

  忽然他眉头一皱,想到了被他遗忘了百多年的神农。前世传记中,不是有神农尝百草吗?这东西不正好适用于神农吗?

  心中越想越欢喜的李清明,一把抱起望舒,在其绝美的容颜上狠狠地亲了一口,道:“走,去找娘亲!”

  这说来也巧了,神农虽然从母亲那里学到了广成子传于其母的《百草录》,已经初步创出了医之一道。可是对于一些疑难杂症,他很难下药,也很难针对病症找出相对应的草药。这也让很多的族人,得了病之后得不到救治,无奈身死。

  神农又一次陷入了困境。

  “虽然我有大罗之境的修为,对于族人的病症可以手到擒来,可是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。我总不能一直坐镇族内给你们治病吧,人族最终还要靠自己的!”神农眉头紧锁,几乎拧成了一个川字,心中苦苦思索却始终想不到任何对策。

  “哎,看来只能请师尊相助了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