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阐教第一妖 > 第一百零一章 神农尝百草

第一百零一章 神农尝百草

  当年为了人族的温饱,神农点燃了李清明留下来的第一支檀香。而今时隔多年,神农为了解决人族的病症问题,不得不再次请出一支。

  还是那副石刻,依旧是那间小屋。

  神农在李清明的石刻前点燃了檀香,随后便恭敬地等候在一侧。

  没过多久,一袭藏青色道袍的李清明,便飘飘然从画像中踏步而出。

  神农见状,俯身便拜:“弟子神农见过师尊,师尊万安!”

  李清明随手扶起神农,道:“神农,此番唤为师前来所为何事?”

  “师尊,弟子观族人们时常生有疾病,救治不及时就会病死轮回。弟子虽能以仙家妙法施救,但毕竟是饮鸩止渴,不是长远之计!”说道这里神农顿了顿,继续说到:“故此,想请师尊教弟子解决之道!”

  李清明闻言,从储物空间中摸出一卷莹白的布帛,道:“神农,这里有一部《华夏百草经》,其上记录了整个华夏大地上的大部分花草树木,现在便赐予你吧!”

  “谢师尊所赐!”神农闻言大喜,赶忙接过。

  李清明甩了甩袍袖,道:“神农,你能想到人族终究需要靠自己,这一点为师很欣慰。但是,你须谨记!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,没有付出辛劳,何来收获?”

  神农对李清明说这些话感到有些奇怪,但还是慎重地点了点头道:“弟子谨遵师尊教诲!”

  “如此。为师去了!”李清明的嘴角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,身形渐渐隐入了石刻。

  神农收起了石刻与檀香,满怀欣喜的回了陈都。当他打开《华夏百草经》打算仔细研读的时候,却是傻了眼。

  原来这《华夏百草经》上仅仅记载着一些药草的名字以及药理。并没有注图,标示其形其状。

  现在的神农,才深切的明白了李清明离去前的那番话。这是要你亲自走遍华夏大地,亲口去尝试每一种草药,来辨析它们,从而以此来救治族人。

  由于神农生而拥有水晶肚,对于身体内部的五脏六腑可以清晰可见。如此便可以更加直观的观察到。每一种草药在其服下之后的所有变化。从而分析出药理、药性。对号入座,在《华夏百草经》注图以示。

  下定决心的神农,在之后的日子里为人族之后的规划做了详尽的部署。而后便告别了族人们,独自向着深山老林行去。

  时光匆匆而过。离开部落已有二十余年。一路之上。奇峰险峻,大浪滔天,凶兽阻路。妖魔凶残。神农历经了艰难险阻,跋山涉水,整个东胜神州都漫布他的足迹。

  随着不断地试药尝百草。神农发现,各类草药都有五行之属,有些草药更是含有数种五行之力,而正是这种混杂不均的五行之力造就了一些所谓的毒草。食之不仅对人体无益,还会导致人吸食过量的五行之力而亡。若不是神农有着大罗金仙的修为,早就被那无数的毒草给毒死了。

  所以,神农根据各种草药的所蕴含的五行之力的属性、大小来辨析,最终得出可从其寒,温,平,热之性,研究出解毒之术。

  这一日,神农来到了一处小山谷。

  这个小山谷很奇怪,山谷呈现上窄下宽的葫芦形,整个山谷内并没有什么有用的草药,但是很青碧,全是一些松柏、青藤。

  神农感觉很失望,正打算走出这小山谷的时候,却偶然间发现,在一处绝壁之上有一株通体青碧,顶上开花的奇异小草。

  只见这株小草整株呈绿色,枝光滑,叶对生,卵形至卵状披针形,顶端渐尖,基部渐狭或近圆形。顶上生花,花呈淡黄之色。花冠乃是漏斗状,而且其内还有淡红色斑点。

  神农神色一凝,在这一路之上,他并不是没有见过生在悬崖峭壁上的花草。但多是一些藤蔓或者生命力顽强的小草,例如:石韦、瞿麦、卷柏等等。但是他们多不能开花,这种顶上生花,且长在悬崖峭壁之上的小草却是少见。

  想了半晌,神农脚下生祥云,直接腾空而起。飞进悬崖之后,先是再仔细观察了半晌,随后左手微微用力,将小草连带着周围尺许的石块都取了出来。

  待下得悬崖之后,神农先是将这多余的山石尽数敲碎,切下一些根须放到了储物空间。而后就毫不犹豫的将整株小草塞进了自己的嘴里,咀嚼了几下之后,一股淡淡的芬芳从神农的嘴里满溢而出。香甜的津液,顺着喉管直接流进了神农的五脏六腑。

  小草下肚,神农感觉浑身暖洋洋,一股说不出的力量从体内勃然而出。他奇怪的嘀咕道:“好香甜的小草啊,不过《华夏百草经》里似乎没有这种东西啊!”

  “啊!”

  就在神农打算继续前行之时,突觉腹中剧痛难忍,体内的肠道更是肝肠寸断。不禁痛苦地大叫了起来。

  原来这小花吃着香甜,初下五脏也确实可以产生一股奇异的力量。但是其实则名曰“断肠草”,内含无穷的锐金之力,只有吞服之后才会爆发。若是救治不及时,纵然是大罗金仙都难以脱得此难。

  神农透过自己那透明的水晶肚看去,一股金白相间的锐金之气,正在其体内迅速的游弋着,疯狂的破坏着他的五脏六腑。

  顿时,神农那庞大的元神之力铺天盖地地狂涌而出,开始有意识的引导那股锐金之气。

  可惜,这股锐金之气太过庞大,根本就不是神农那点元神之力可以压制的。

  “啊!难道我就要就此死了吗?族人们的病症问题还没有解决,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啊!”神农痛苦的哀嚎着,一对明眸中流露出浓重的留恋与哀伤之意。

  渐渐的,神农只感觉元神一阵晃动,竟然自行遁回了元神识海,水晶肚中的五脏六腑早就已经是一团乱麻,不成样子。

  神农只觉得眼前一暗,模糊的神智隐约看到一颗硕大的蹄子,向着自己的面门踢来,那股五行能量波动,感觉很熟悉。随后,他就人事不省,直接晕了过去。

  一头浑身散发着五彩光焰的神牛,摇晃着大脑袋,用前蹄奋力地掰开神农的嘴,喂下一粒丹药。嘴中还嘀咕着:“妈的,怎么又是你个人不人,牛不牛的异类!要不是老祖宗告诉我,要我做你的坐骑,老牛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!”

  不知道神农听到这句话,会不会气愤的背过气去。

  当神农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三天的正午。

  此刻日头正盛,炽烈的阳光透过天边的云彩,直接照到了小山谷中。

  “嗯!”神农梦呓般的惊叫了一声,腾地坐了起来。

  “你醒了!”始终守候在神农身侧的五色神牛,漫不经心地瞥了神农一眼说道。

  “嗯?”神农一愣,奇怪地看着身侧的神牛,忽然想起了当年围攻烈山部落的那头五色神牛,便问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娘的,你以为牛爷爷愿意来吗?要不是老祖宗命令我做你的坐骑,你以为牛爷爷我愿意来吗?”五色神牛腾地站起身来,一对牛目瞪得滚圆。

  “额……”神农颇有些无语的看着身前怨气冲霄的五色神牛,道:“你老祖宗是谁?”

  “尼玛啊!”五色神牛眼珠子瞬间变得通红,暴虐的气息冲霄而起。他的前蹄不断地刨着地面,低吼道:“你他娘的既然不认识牛爷爷的老祖宗,牛爷爷我为毛还来给你当坐骑啊!来来来,先让牛爷爷我揍你一顿,出出这口鸟气!”

  神农此刻伤势刚刚痊愈,哪里有多余的力量和面前这头愣牛争斗。苦笑着摇了摇头,神农心中暗自嘀咕道:“这都什么事啊?”

  “轰咔!”

  就在五色神牛打算先揍神农一顿的时候,其身侧的空间突然开裂,一名头顶牛角,生的无比魁梧的中年人,从空间裂缝中一步踏出。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清朗的笑声:“丑牛,好好管管你家的小五!再有下次,我就把他剥皮剔骨,炖了之后,打牙祭!”

  这名为头顶牛角的中年壮汉打了一个哆嗦,快走几步,凶狠无比的一巴掌扇到了五色神牛的头上,嘴中怒叱道:“牛小五,你个熊孩子!不能好好说话啊!”

  “轰隆!”

  丑牛这一巴掌,直接把这头名叫牛小五的五色神牛,给拍到了地底。地面之上瞬间出现了一个无比幽深的大洞,无比浑厚的土之灵气更是冲霄而起。

  那无比澎湃的土黄色能量波动,把小山谷中那幽碧的环境,破坏的杂乱不堪。

  神农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,这剽悍的中年大叔竟然如此生猛,那牛小五到底是不是他亲生子孙啊!还有,刚刚那道声音怎生如此耳熟?

  “哈哈哈,好了!教训教训也就是了,以后叫他好好侍奉我徒儿,要不然贫道还真就炖了它!”那道声音再次响起,同时一道青色的身影慢慢从虚空中显化,缓步走向了神农。

  神农激动的看着面前熟悉的人影,连忙恭敬地拜倒于地,口中高呼:“弟子神农见过师尊!”(未完待续。。)